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二卷 过江猛龙无所惧 第168章 上门收债(7)
    杀了四个武王后,萧邕原本有些暴躁的内心竟然开始平静下来;开始按捺不住心情,应该是看到路汉平和詹窦成受到如此对待,所以怒发冲冠。

    冷静地观察着周围九个武王,还有一个在后院并未出来;仔细观察,发现那人竟然是一个武王中期,心底暗自一惊,没想到在这里会遇上龙翔大陆的第二个武王中期。不过有过对战的经验,加上自己现在的功力比以前增加不少,也没大将其放在心上。

    一个薄家武王喝道,“和他们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专心杀贼!各位,一起出手,击杀此獠!”

    其他八个武王同时暴喝一声“杀!”都朝萧邕冲来。

    萧邕快速启动,看似冲向对面的武王,实则冲向庄姓断臂武王,在他刚刚反应过来之际,左手抓住他的脖子,右手抓住他的左手腕。

    右手一拧一旋,断臂武王的胳膊断裂;左手用力一抓一甩,其脖子断裂。断臂武王连嘶喊一声都没发出,就一命呜呼。他的孙子被杀,他报仇不成断一臂;组织诸多武王、武君织成一张大网想击杀萧邕,没想到会被活生生掐死在诸多武王面前。

    右边武王一剑扫来,萧邕松开左手,右手抓住死去武王甩去,接着一拳击向尸体。

    断臂武王炸开,断骨碎肉血花纷纷飞向使剑武王,武王止住前进的步伐,欲快速后退;没想到萧邕马上就附身过来,一拳击向他的头颅。

    “嘭!”

    头颅被击飞,离体而去。无头尸往后飞一丈多后,撞破墙壁,进入一栋房屋中。

    “吾草!火爆!杀神干架真是火爆!把老子的眼睛都亮瞎了!”

    “哇靠!我都没反应过来,两个武王就这么被击杀了!虽然有一个独臂武王,但断臂武王也是武王啊。”

    慕容燕等人把路汉平和詹窦成转移到一栋屋顶,专心致志地看着萧邕进行战斗。

    闵晨辉嚷嚷道,“萧师兄现在这么就像一只人形凶兽?肉身击碎武王,我是想都不敢想啊。”

    慕容燕,“你们三个到底经历了什么?三个都是后期,萧邕的战斗力这么强悍。”

    李静怡笑了笑,“等他打完后,我们好好叙叙吧,现在不能分心,这可是很好的观摩机会。”

    李媛笑眯眯地说道,“萧师兄可是击杀过一个武王中期的,这些人根本不在他眼里。”

    几人嘶嘶地直吸凉气,闵晨辉叽里咕噜说了几句,没人听懂他说什么。

    李媛笑道,“李师姐也击杀过武王呢,这样的武王,李师姐也能对付一两个。”

    李静怡拍了一下她的肩膀,笑骂道,“你就是一个传声筒,好好观战吧,还有七个武王在那里呢。”

    李媛嘟噜一句,“那七个武王现在都不敢主动出击,想等萧师兄进攻呢,不急。”

    七个武王没再前后左右包围萧邕,而是呈圆弧状围住他,两眼都冒着火。

    一个武王低吼道,“小贼,今天我们不死不休!”

    萧邕淡淡地说道,“我今天来,就是为了灭你们这些人,自然就是不死不休。到现在了,还用得着你来废话吗?”

    那武王暴喝,“你一个嗜杀狂徒,全龙翔大陆修士均可得而诛之!”

    萧邕不屑地说道,“你一个这样水平的武王,还不是靠人多才敢和我一战?你们不是写着五个大字让我来受死吗?来吧,我等你来诛我,不要立牌坊。我来到你们面前,你们却不敢上来击杀,只敢依靠人多去抓我师兄,你们就是一群上不得台面的懦夫!”

    那武王暴怒,“敢挑战武王的尊严,你就是在找死!”

    萧邕忽然冲出去,直接冲向对面那个武王,一把大刀从右手飞出,武王闪避不及,被大刀贯体而入,绝大部分刀刃从后背伸出,人也被带着朝飞去;从一栋屋子的窗户进去,又撞开一堵墙壁。

    萧邕飞向武王,飞进屋子,拔出大刀,顺手将其储物戒扒下。

    六个武王同时飞来,朝此栋屋子一齐发出招式,一声“轰隆”,接着就是屋倒扬尘漫天起。

    “吾草!杀神这下失策了,不应该去进去攻击那个武王。现在六个武王不用忌讳,可以一齐攻击他。”

    “杀神的手段,我们是不懂的,静看事态发展好了。”

    “哗啦!”

    倒塌的房屋顶忽然碎片四溅,萧邕从中冲出,手上的大刀一记横扫,嗡嗡叫着的刀芒扫向前方一字排开的六人。

    “唰!”“唰!”

    最右边的两个武王坠下,其余四个快速后退,其中还有一个左手捂住右腰,却捂不住一股血喷出。

    “哇靠,这是杀神故意设下的局?让他们前去攻击,然后乘其不意,再来一个攻其不备?要真是这样的话,杀神的算计也是忒深了。”

    一个武王大喝,“薄精武,去紧急呼叫大太上出来击杀此獠!”

    一个武君后期大声回应一声,朝后面的院子飞去。

    萧邕冲向前,三个武王也冲过来,谁都是致死不退;除了那个受伤的武王,他已经是摇摇晃晃朝地上落去,没能力再进攻了。

    “哗!”

    丹火祭出,瞬间将三人包围起来。

    连续三声惨叫发出,不过三息,三人只剩储物戒存在。

    “哇靠!杀神还有这一招,我怎么没听说过?”

    “人家在金元宗攻城的时候就使过,只是你没听全而已。听说在那里也是一把火烧了三个武王,这火真猛啊。只是不知道他开始为什么不使用呢,要不然早就解决战斗了。”

    “那么多人,哪能烧得过来?人家早就跑了!这杀神的算计很缜密,一次次给他们希望,一个个击杀,最后一把火烧光。”

    要是萧邕听到他这些分析,绝对会无比地佩服,自己就是这么想的。假如他们分散逃跑,他可以杀几个不假,万一他们绕回来攻击李静怡他们呢?

    “咦,储物戒也收拾完了,杀神怎么还不离开?莫非等着薄家那些武君来报复?”

    “你没听见还有一个大太上吗?杀神就是在等他。除恶务尽,免得今后再生事端。”

    站在薄家族长屋顶上,萧邕静静地看向宝库后那栋小屋,不带任何情绪波动。他看到,那个武王中期已经站了起来,也是目光如注地看向自己。

    颜思怡问道,“十三个武王全部杀完了,萧师弟还在等什么?”

    李静怡有些凝重地说道,“应该还有一个,并且不是武王初期,不然他不会在那里等的。”

    慕容燕惊讶地问道,“薄家还有武王中期存在吗?”

    李媛也也很凝重地说道,“反正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个,那次可是吓死我了,手脚发抖,控都控制不住。”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几人也是紧张起来,李静怡连忙说道,“没事的。那次萧师兄被武王中期偷袭了,最后还是战胜了他,我们每人还劈了很多剑呢。武王中期,也不过如此,照样可以劈死他。”

    闵晨辉嘟噜道,“早知道有这么精彩的历程,我们开始就一起走好了。”

    李静怡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笑道,“还有更刺激的事情,不过现在我不和你说,让你憋一会。”

    中期武王缓缓打开门,慢慢跨出大门,看向站在屋顶的萧邕,很平静地说道,“你,很不错!胆子不小!”

    萧邕淡淡地说道,“薄家武王不咋地,我在等你!”

    此言一出,薄家剩余武君不由大怒,纷纷张嘴呵斥。萧邕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个大太上。从外表看,充其量和甲三险地外那个差不多,甚至还要弱一些。

    忽然间,武王脚一点,朝萧邕急速飞来,犹如射出来的箭。

    萧邕牢牢地站在屋顶,身体微弓,眼睛一瞬不眨地看着飞来的武王。

    “嘭!”

    萧邕倒飞升空,所站周围一丈屋顶跟着稀碎;武王倒飞回地面,将地面砸出一个深坑。

    “武王中期,不怎么样!”萧邕淡淡地说道。

    “吾草!什么情况?薄家还有武王中期?这是新发现啊!”

    “唉,薄家的底蕴实在太厚实了,竟然还有武王中期,这可是龙翔大陆绝对的大拿。”

    “真的还是假的?杀神不会胡说吧?要是薄家有武王中期,这龙翔大陆还不都是他们家的?”

    “既然薄家有,你就没想过别的家族也会有?”

    武王慢慢飞起,这次不再直接冲向萧邕,而是垂直升空,眼睛看向再次站在屋顶的萧邕,好像在防止他偷袭,又像在想重新认识他。

    “哇靠!真的是武王中期!杀神竟然和他一招平手,佩服,佩服!”

    “要不然人家怎么能担得上杀神这个称号?距离这么远,我试着心跳加快不少。杀神也是后期,我们之间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呵呵,你刚才不是说过吗,要不然人家怎么能担得上杀神这个称号?”

    武王朝四周扫视一圈,转过头说道,“你很不错,竟然能杀得了这么多武王初期。如果能效忠我薄家,我会免你一死。”

    萧邕哈哈大笑,“效忠你薄家?我就是来灭你薄家的。这么多武王死了,你不气愤吗?薄家就要灭亡了,你不激动吗?”

    武王淡淡地说道,“修炼之途,强者为尊。他们打不过你,说明都是废物,死了就死了。你效忠我薄家,薄家照样能兴旺发达起来。”

    萧邕呵呵笑道,“你如果效忠于我,我今天保你不死,并不再追究薄家的责任。”

    武王怒喝,“你找死!”如箭一般飞来。

    这次,武王是真正怒了,从其脖子上的青筋鼓起就可以看出。

    萧邕快速冲去,左掌抵住他攻来的右拳,右拳朝他的头颅击去。

    武王左拳迎上,两人就这样连续出拳对攻,都把对方作为一个静止的靶子。

    “嘭!”“嘭!”“嘭!”

    两人拳击产生的风掀起一栋栋屋子的屋顶,接着是脚下的房屋倒塌,以两人为中心产生一个巨大的粉尘团。

    “吾草!这高手打架还带这样的?完全就是小孩子在赌气嘛。”

    连续十几拳后,两人分开,各自退却十丈,各自甩着自己的右手或左手。

    武王中期看着萧邕,淡淡地说道,“你一个武君后期,肉身很强大。”

    萧邕呵呵一笑,“你也不错。”从刚才交手的过程看,中期武王的左拳指骨已经全部骨折,可是自己的连裂纹都没有,可以说胜出他很多。

    歇息百息后,中期武王暴喝一声“再来!”来到萧邕身前三丈左右,武王左拳击来,右手握在腰侧。萧邕也是前飞而去,右手格住其左拳,左拳轰向其头颅。

    “嘭!”

    两人均倒飞而去。萧邕左拳击中武王的头颅,而武王右拳也同时击中萧邕的胸膛。

    武王的眼睛和鼻子淌出血,萧邕连声咳嗽。在武王意图以伤换伤的打法中,萧邕完胜,四级炼体完胜一般武王中期的身体。

    “哇靠!几个意思?武王竟然被杀神一拳打得四窍流血?杀神却只是咳嗽三声,貌似屁事没有。”

    “吾草!杀神的身体这么强大吗?”

    “是不是杀神先动手的原因?这样的话中期武王的拳就不会全力发出。”

    “不对!中期武王怎么看起来状况很不好,摇摇晃晃的?莫非被一拳打坏了脑子?哇靠!哇靠!七窍流血了!”

    “倒了倒了,看来就是这样,被杀神一拳打坏了脑子。吾草!绝对劲爆的消息,武君后期一拳打坏武王中期的脑子。”

    “不,应该是杀神一拳击杀武王中期,这样才算劲爆消息。”

    “杀神的那一拳很古怪,感觉他的出拳很模糊。”

    那个看客确实看出了一些门道,萧邕那一拳使出了暗劲,这才一拳建功,完全破坏了中期武王的脑海。

    看着缓缓倒下的中期武王,薄家诸多武君纷纷拿起兵器,哭喊着朝萧邕杀来。所有武王全被灭,上百个武君后期被杀,薄家已经掌控不了乌斯城。

    对于他们的主动进攻,萧邕杀起来没有丝毫负担,舞着花刀,在人群中不停地转悠。

    “萧师兄,这些小杂鱼,交给我们了!”闵晨辉和颜思怡、古瀚海、管轻语、慕容燕五人快速飞来,看来李静怡和李媛是留在那里看护路汉平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