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98章 膈应人
    一队人马快速朝这里跑来,三个武王后期带着六个武王中期,还有十二个武王初期,清一色的武王,完全没有武君参与,看来他们已经知道此处战斗不是武君能掺和得了的。

    萧邕踩着武王后期头,一脸淡然地看向对面克家修士;克家修士也是各自拿着兵器,满脸怒火地看向萧邕。

    城主卫队快速跑到跟前,把双方隔开;看到萧邕脚下的武王后期,为首的武王队长说道,“这位道友,还请先把脚抬开,先把这个道友放出来再说。”

    萧邕,“好说,不过要保证他不会攻击我。”

    脚下的武王一脸悲愤,心里狂吼,“你封住了我的经脉,我怎么还能攻击你?不就是想多踩一会?”

    武王队长说道,“克立明道友,说好了,等会你可不能趁人家抬脚之际进行攻击。”随后说道,“这位道友,相必他不会攻击的。”

    一个声音再次传来,“那要小心呢,克家人专门打人闷棍的。”

    那个队长喝道,“谁在胡说八道,找事呢!”

    周围人发出呵呵笑声。

    萧邕右脚一点,人往后飘去五尺,退到李静怡等人身前。

    可怜的克立明,脸上开始还没有任何伤,被萧邕这么一点,七窍都流出血来,脸上的鞋印也是清晰可见。

    克立明晃晃悠悠站起,人也是歪歪倒倒,一个克家武王后期赶紧过来扶住他,被他一手甩开,手指着萧邕就要张嘴。

    萧邕淡淡地说道,“队长,这人不知好歹啊,他指着我,应该属于挑衅吧。”

    队长喝道,“克立明道友,差不多就行了!怎么?还想挑起事端?”

    那个扶着克立明的武王后期说道,“程队长,我们克家人在这里买丹药,受到不公正对待,来讨说法时,人的功力直接被废,这事还请给我们一个说法,不然我们不答应。”

    程队长,“克立平道友,这事我们尚不清楚,还需要进行调查才能定论。这位道友,你能否将整个争执过程说一遍?”

    萧邕淡淡地说道,“整个事件本人不是很清楚,但我出来时,只听到一个武王说要本王向一个武君后期下跪道歉;作为这样的武王,作为这样的武君,本王觉得太过骄横跋扈,所以本王想给那个武君一些教训,没想到克家人群起而攻之,俨然早就是预谋好的,存心来捣乱。”

    “就是!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克家太不像话,把历城当成他们自己家的。”那个武王初期又大声说道。

    克立平转头怒喝,“谁在那里胡说八道?有种的当面说出来!”

    那武王初期大声说道,“哟,吓死我了,克家还真是霸道,作证都不让做了。”

    克立明颤颤巍巍地喊道,“程队长,这厮在抬脚的时候反而加重踩了本王一脚,本王现在还头昏眼花,完全没把程队长看在眼里。”

    周围的看客有的哈哈大笑,有的“噗”“噗”出声。

    克立平沉着脸说道,“程队长,我们要求当归药铺关门,所有人去城主府接受调查。”

    萧邕冷笑道,“难怪有人说你克家不像话,竟然敢指挥城主府办事。程队长,我请求城主府对这次事件进行彻底调查,抓出背后的元凶。一个武君后期,没人指使,他是不敢来有武王的店铺闹事的,还是那么胆大妄为要武王给他下跪。同时,我店铺今天刚刚开张,他们这一闹,给我们带来了直接损失,还有名誉损失,所以他们要对我药铺进行赔偿,灵石也不要多了,一百万。”

    克立平怒道,“不卖药给人家,废了我们的人,打伤我们的人,还要赔偿,真是胡说八道,胆大妄为!”

    萧邕淡淡地说道,“如果不给赔偿,本王就去你克家店铺走一圈,看本王会不会耍无赖。”

    克立平气笑道,“很好!我们欢迎你!有种的你现在就去!我们走!”说完,真的带着克家人转身离开。

    萧邕大声说道,“克立平武王,你真的不准备赔偿?你的态度能代表克家?”

    克立平头也不回地回应,“本王在克家的店铺等你!”克家今天丢人丢大了,这么多人没没打赢,一个接一个地被人家踩脸,他确实没脸面继续在那里待下去。

    萧邕淡淡地说道,“那本王从你们的克家药铺开始!”说完,朝城主府程队长一行抱拳作别,缓缓地跟着克家人前行。

    看着萧邕真的跟在克家人后面行走,看客们“嗬嗬”声四起,有的跟在后面,有的在人家的屋顶上快速前行。历城顿时出现一副奇特的景观,克家人扶伤前行,很多人在前行走;十丈外是萧邕一人,萧邕身后十丈又是密密麻麻的人;两旁的房顶上不断有人前进。四周的人群把克家人和萧邕包围起来。沿途不少人不明就里,也跟着加入看客队伍。

    看着萧邕真的跟着克家人离开,李静怡招呼大家进店。

    程队长一行看着萧邕真的跟着克家人离开,摇摇头,也带着人跟过去。他们负责历城的治安,自然不能让有大的争执发生。

    萧道礼看看远去的萧邕,又看看走进药铺的李静怡他们,跟着走到门口,听到里面有着抑制不住的笑声,探进头问道,“你们就放心萧道友一个人过去?”

    管轻语严肃一下表情,“那么多武王,我们去也没用,打不过人家的。他过去,只是找回场子而已,打不赢,跑还是跑得赢的。谢谢萧队长为我们主持正义,这让我们能在这里安全开店。”

    萧道礼呵呵笑道,“应该的,这里是我萧家的地盘,自然要保这里店铺的安全。不过你们确定萧道友没事?要不然我们也派一些武王过去,或者是请一个武皇老祖去站站台?”

    李静怡说道,“这事你们就不要管了,他自由主张。”

    刚进入北区,克立明就转头看向萧邕,眼色阴狠地说道,“萧雄,你很不错,竟真的敢来!”

    萧邕淡淡地说道,“这历城又不是你克家的,哪里去不得?就是你克家,说不定我也会去走走,不至于比龙潭虎穴更凶险吧?”

    “这位前辈还真浑身是胆,克家去找他的麻烦,他立马就来克家,也是一个不吃亏的主。”

    “这叫报仇不过夜,希望他有这样的能力继续在这里生存下去。”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这位前辈这样行事,对他今后的成长不利啊。”

    “你说的那是小树,树大了,风又能奈树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虚幻的。”

    “克家可是有十三个武皇,他再厉害也只是一个武王初期,你说的绝对实力谁更强大?”

    克立明等人直接走到克家药铺前,七个武王中期和初期站在门口分成两排站开,阻止萧邕进入其内。药铺里面的客人一看这架势,纷纷看向门口。

    萧邕淡淡地说道,“本王要进入药铺看药,挡本王者慎之。”脚下却是一步不停地朝门口走去,迈步坚实和沉稳。

    看着萧邕双手背在身后,一步步朝前走来,站在中间的两个武王中期脸色露出凝重,眼里有着些许慌乱,但他没退步,只是大喝一声为自己壮胆。

    “近了,近了,真敢撞上去吗?那可是大大的打了克家的脸。”

    “打脸算什么?人家已经踩过脸了。”

    看着萧邕照直往前走,马上就要撞上那个武王中期,克立明脸色铁青,持剑在手;武王中期脸色越来越凝重,忽然暴喝一声,侧肩朝萧邕撞来。

    “别动,只要你撞了本王,本王立马就废了你!”萧邕淡淡地说道,人却急速侧身,从他空出的那点位置中传过,来到两排武王中间。

    “吾草!这才是牛x人物,不挑事!”

    “现在他已经被武王包围,如何出来还是一个问题,难道打出来?”

    面前前面三个武王,萧邕暴喝一声,纵身跃起,跨过中间中期武王的头顶,直接就朝药铺大门走去。

    “哇靠!有一手!谁都没出手,但克家的面子可是丢大了,七个武王,就被人家这么突破进去。”

    “这武王不错,有超级无赖的潜质;有脑筋的无赖,很难对付啊。”

    “呵呵,克家这是碰上狠茬子了。对武皇来讲,这是小事,可他们的武王奈不何人家啊。”

    萧邕走进药铺,抱拳笑道,“各位客官,本人乃东区诚信街当归药铺的主人,敝铺今天开张,所有丹药一律八折;这里有的丹药,敝铺都有;这里没有的,敝铺也有一些,欢迎大家前去赏光。”

    一个武师后期伙计朝萧邕冲来,怒吼道,“什么人?!竟敢来克家药铺找事?”

    萧邕挥起一巴掌,将其拍进柜台,砸到一排排丹药玉瓶,“没大没小的东西,克家没教过你要尊重长辈吗?”接着走向前,把那个伙计抓起,转身朝街上正一脸铁青的克立明大声说道,“克道友,你们药铺的伙计太没教养,不是克家传染的吧?我代为你们克家进行管教一下,还请你们今后言传身教;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着,将其扔向克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