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199章 找事
    萧邕没费多大事就进入药铺,把克立明一行气得七窍生烟;没想到那个该死的伙计竟然主动找事,又被人家抓住把柄,更加恼怒。

    看着飞来的伙计,克立明顺手一挥,将其拨拉去身后;萧邕对那伙计本来没出重手,被克立明这么含怒一拨,反倒是加快速度朝后飞去,重重地撞在身后墙上,将其洞穿,伙计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萧邕朝克立明伸出大拇指,微笑着说道,“克道友,你厉害!把这伙计的腿都打断了!不过,平时不教,现在施这么重的手,本王觉得有些过。”

    克立明脸色黑如锅底,正待张嘴,萧邕却是已经转过身去,饶有兴趣地打量起那些没被砸倒的玉瓶来。

    “拿瓶聚灵丹给本王看看。”萧邕对还在目瞪口呆的伙计说到。

    那个伙计咽下一口唾沫,紧张地看了他一眼,又看向屋外克家武王,半晌都没反应。

    萧邕敲敲柜台,继续说道,“你听到了没有?拿瓶聚灵丹给本王。算了,叫你掌柜的来吧。”

    伙计如获大赦,转身打开后门,朝内院走去。

    药铺内的客人这才回过神来,一个胆大一些的客人谨慎地问道,“这位前辈,您真是开丹药铺的?”

    萧邕大声笑道,“如假包换,东区诚信街当归药铺,今天开张。各位还是先行离开吧,等会克家可能要动手,免得受连累。”

    听萧邕这么说话,有的客人快速溜出药铺迅速离开,有的直接进入看客人群,有两个留在药铺里面没动。

    一个满身肥肉的武王中期急乎乎地从后院跑来,看到站在柜台前的萧邕,首先是凶光一闪,但随即抱拳说道,“本王克立本,为本药铺掌柜。对不住,那伙计顶撞了道友,本王代为赔罪。本王做主,道友可以任选三种丹药,每样一瓶,就当本药铺给道友赔罪了。”

    萧邕呵呵笑道,“不必赔罪。克立明道友已经将他的退打断,这事就算过去了。本王就是开药铺的,就是想买一些丹药来比较比较,看看克家的丹药有何不同。这样吧,聚灵丹、造血丹、补血丹、疗骨丹、疗伤丹各来一瓶,本王买完就离开。”

    克立本连忙拿出无瓶丹药交予萧邕,萧邕也把灵石付清,转身就朝外走去。

    “妈蛋!这事就这样了解啊,害得我跑这么远,只是教训了一个伙计而已,还以为有什么大套路呢。”

    “教训了伙计,也是打了克家的脸,没看到克立明武王现在还是脸色铁青的?”

    “这毕竟是在北区,克家的地盘,谁也不能太过张扬。”

    “他这样行事,还没把克家彻底激怒,今后双方可以坐下来协商,相安无事。”

    “他想坐下来协商,只怕克家不同意;一个是小小的药铺,一个历城甚至龙坤大陆的巨头,迟早会被克家掐死的。”

    看着萧邕走出药铺门,克立本大大地松了口气,“妈蛋!总算把这瘟神送走了。”

    克立明等人也是松了口气,马上就想着今后如何去报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武王初期。

    城主府程队长一行也是松了口气,总算没往大里闹,绷紧的神经可以放松一下。

    萧邕左手抓住五个玉瓶,一步步朝那个躺在地上的武师走去。

    “妈蛋!莫非还要找那个伙计的麻烦?那就太没品了。”

    “就是!说过放过他的,现在还要去找他的麻烦,我都有些看不惯他的行为了。”

    克立明一行心中大笑,“去吧,把那个该死的家伙狠狠地教训一下,最好能打残或打死他。”

    程队长刚刚松弛的神经又紧绷起来,“还想干什么?”

    萧邕缓步走到那个伙计身前,低头看到他筛糠一般的身体,笑道,“不用害怕。你对本王无礼,本王没杀你;你家克立明武王帮本王教训过你了,所以此事算是揭过。你因为对克家很忠心,却被打成这样,我有些于心不忍,所以送几颗丹药给你。”

    打开疗骨丹玉瓶的瓶盖,倒出一颗,脸色一变,马上装入;接着又打开一瓶,倒出一颗又重新装进去,直至五个玉瓶全部看完。

    萧邕缓缓地转向药铺,大声说道,“克立本道友,本王没少拿灵石给你吧?”

    原本站在柜台后微笑着的克立本一愣,随即摇动脑袋,脸上的肥肉不停地颤动,“没有。”

    萧邕缓缓朝药铺走去,大声说道,“那本王就不明白了,为何你要卖这样的丹药给本王?还是你克家的丹药本来就是这样?”

    克立本满脸疑惑,“道友什么意思?”

    萧邕冷哼道,“这样品质的丹药也敢拿出来卖?程队长,还得麻烦您来做个证,免得再起纠纷。”

    程队长带着另外两个队长一起走来,接过萧邕递给他的五个玉瓶,问道,“怎么回事?克道友,你们也过来一起看看。”

    萧邕打开一个玉瓶,“您看,这十颗聚灵丹,三颗灵气仅有六成,三颗九成,只有四颗是完好的。”

    接着揭开疗伤丹玉瓶的瓶盖,“十颗疗伤丹,五颗只有七成药效,四颗只有九成药效。”

    打开第三瓶,“这是补血丹,程队长和各位可能对丹药的炼制不是很清楚,外边看来是有九成多的药效。”萧邕拿出一颗捏碎,里面是灰蒙蒙的粉末,“但是,最多有三成的药效。”

    程队长也拿出一颗掐碎,确实是灰蒙蒙的。

    克立本连连吼道,“不可能,不可能这样!我们克家的药铺怎么能出现这种情况?”随后一手指着萧邕,厉声叫道,“一定是你捣的鬼!对,一定是你捣的鬼!”

    萧邕淡淡地问道,“你哪里看到我捣鬼了?”

    克立本指着萧邕,满脸肥肉因为激动剧烈抖动,“出了药铺,概不负责。谁能保证你没把丹药给换了?”

    萧邕朝前一伸手,一掌朝克立本拍去,“你卖残次品给本王,还在大言不惭,这就是你克家药铺的行事风格?”

    “啪!”克立本旋转着往后退,一遍旋转一遍往外喷牙和血。

    “噗咚!”克立本摔在地面,连续翻了几个滚,这才停下来,如同一堆肉山躺在那里。

    “哇靠!对一个武王,还是该出手就出手,猛!”

    “我以前也在这里买过丹药,怎么没遇上这样的情况?这事有些怪!”

    “那是你没遇上那样的情况而已,谁遇上谁还不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只有克立本这样的克家人才敢往外喷。”

    克立明刚才没想到萧邕抽手这么迅疾,待他反应过来之际,克立本已经在旋转着后退,脸色再次铁青地吼道,“你的行为过了!”

    萧邕瞥了他一眼,“哦?本王怎么过了?要不本王也把手指着你的鼻子冤枉你一通,你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本王给你百万灵石。”

    程队长皱着眉说道,“克道友,你自己看看吧,究竟怎么回事?”说着,把那三个玉瓶递给克立明,接着又问萧邕道,“小友,你说这是怎么回事?”

    萧邕,“我们炼丹的人,即使水平再高,也偶尔会有失败的,这样的丹药就叫做残次品,更严重的就是废丹,像那瓶补血丹,那就是废丹。残次品可以出售,但价钱不足十成丹的三四成。”

    克立明大声说道,“为什么以前没人反映过这样的情况?”

    萧邕哂笑道,“有没有人反映,你们自己最清楚,我想很多人都已经失踪了吧?还有一些人,最多是偷偷扔到,自认倒霉罢了。”

    克立明退后一步,指着萧邕喝道,“你在胡说八道!”

    萧邕一巴掌将其手拍弯,冷冷地说道,“怎么?被本王说中要害了?想对本王下手?!”

    程队长急忙站到两人中间,冷冷地说道,“本王代表城主府在了解情况,再有捣乱者,视为与城主府为敌!”

    此言一出,周围的看客立马开嘴议论起来。

    “本人就曾经在这里买过一瓶丹,里面有三颗是废丹,哪敢来找他们啊,只能是自认倒霉。”

    “我一直在这里买丹,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不敢保证这样的情况不会发生。”

    “要是本人有这位前辈的能力,我那次三颗疗伤丹也要找他们索赔。”

    “本人在三年前就不到这里买药了,这样的事情,吃亏一次就够够的。”

    “哈哈!克家也是倒霉,遇上这个刺头。这下他们的丹药铺没谁再去光顾了,只能卖给克家自己人。”

    萧邕是如何得知克家丹药铺里有这种情况的?还是那天在和仁发丹药铺掌柜聊天,说自己也想卖丹药的时候,那掌柜把克家偶尔会有这样的丹药以次充好卖出,作为反例告诫萧邕做人要讲诚信。当然,今天的情况更加特殊,那就是他控制丹火神不知鬼不觉地在几颗丹药上转了一圈,把残次品率往上提提,制造一个更为惊人的效果。

    蛮力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在对待克家的问题上,萧邕首先就是要做一个有文化的流氓。

    萧邕之所以要开丹药铺,就是想从此入手,把克家从丹药行业挤出去,这是商业方面的打击;同时,抓住一切可以激怒他们的机会,彻底使他们躁动起来,抓住其要害,打得他们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