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218章 实情相告
    克家被再次重创,历城进入一个短暂的平静期,但这平静下暗藏多少漩涡,只有几大家族才能知晓。

    萧邕也重归正常的生活,一般不出药铺,每天不是教徒弟、炼丹、修炼,就是研究阵法、炼器和傀儡,老是觉得时间不够用。

    三个月后,萧邕盘坐在镇鼎内坠阵中,忽然第三十道经脉发痒,接着有些轻微的痛楚,随后开通,正式踏入武王中期;八个窍穴随之开通,里面形成半个穴位的灵液。

    “武王中期,暗杀武皇更加没问题,那就继续让克家痛吧。”四天后,完全适应了武王中期的力量,把从克家搜来的荒级功法《裂地刀》也演练入门。

    走出修炼室,看到萨利吾盘坐在外面修炼,皱着眉头问道,“你坐在这里干什么?不去自己的修炼室?”

    萨利吾瓮声瓮气地说,“我看公子五天没出来,怕别人前来打扰。”

    萧邕笑道,“你这家伙,明知道我们这里就是武皇也要攻击十几二十下才能打破阵法,别人来了有什么用?说吧,有什么事?”

    萨利吾嘿嘿笑道,“我说瞒不过公子的,他们说萧家的外压基本消除,我们也只有三人不是武王,都想出去走走。”

    “就是!萧师弟,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年,我们也该出去逛逛了,不然不知道龙坤大陆是个什么样子。还有,我也想去看看慕容长老他们,看他们现在的情况如何。”管轻语走上楼来说道。

    萧邕说道,“这样吧,管师姐,麻烦你们指点萧家那些小辈一段时间;短则六个月,长则一年,如何?”

    管轻语笑道,“那倒是没必要这么急,颜师妹和詹师弟也有进阶武王的迹象,想等他们进阶后再走,李媛师妹现在是唯一一个感觉还不明显的。”

    萧邕笑道,“大家也都算有进步了。李媛主要是爱玩,花在修炼上的时间少一些。”

    管轻语呵呵笑道,“那是你们说的,不要追求境阶提升的速度,免得影响今后的前途,她就没那么着急了。不过听我们说要离开出去逛,她这段时间也自觉用功起来。”

    回到萧家,萧邕过问了一下五人的修炼进展,接着找到父亲,把自己要同门来指导晚辈修炼的想法和他说了一遍,他自然是满口答应,这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萧邕拿了一个储物戒给他,“这里是六十亿灵石,坠阵每天开启也可以使用百年。”

    父亲没拿着储物戒惊讶地问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灵石?”

    萧邕笑道,“想要灵石,随时都可以找。我们药铺里也有一个坠阵,每天都是开启的。”

    父亲恍然大悟的样子,“难怪你们那些人进阶这么快,而且没功力虚浮的迹象,原来是在那个里面修炼的。萧秉他们回到家族,也是都要进坠阵里修炼近两个时辰,看来是在那里尝到了甜头。说实在,家族一直没很多的灵石富余,所以很少开。现在好了,有这么多灵石,天天开!把稍微有资质的子弟全部弄进去修炼!”说到最后,父亲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邕儿,你来了?也不过去看看奶奶。”奶奶推开门说道。

    萧邕连忙站起,笑道,“奶奶,我和父亲谈点事情,想等会过去看看您的。”

    父亲笑道,“娘,邕儿比萧家的底蕴要厚多了,不但有那么多功法,还有丹药、傀儡和阵法,现在又有灵石。”说着,把储物戒递给奶奶。

    奶奶接过一看,伸手抓住萧邕的胳膊问道,“邕儿,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灵石?萧家以前最风火的时候,每年盈余也不过五千万块。”

    萧邕拿出六块玉牌,笑道,“这里每年可以收入近两千万块。”接着把照海城一路来几个家族的事情说了一下。

    奶奶拍着萧邕肩膀,噙着眼泪说道,“邕儿,你才是萧家真正的撑天柱。从你进入历城开始,萧家就逐渐转旺,你爹进阶武皇,还有两个叔伯也马上要进阶武皇。”

    父亲说道,“有了这批灵石,有五个小家伙作为榜样,家族的下一代也会迅速崛起。”

    奶奶擦了一下眼眶,抬头看向萧邕,“邕儿,克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萧邕惊了一下,“奶奶,你说什么呢?”

    奶奶狡黠地说道,“你能瞒得过别人,可不一定能瞒得过你奶奶。功法、灵石、丹药,主动去找事;被人家暗杀的当晚,克家必定要死人。这一桩桩一件件,只要抽丝剥茧,就可以锁定你。现在有人怀疑你,但拿不出证据;我们得到过那么多高级功法,加上现在这么多灵石,相必就是你们干的。”

    听到奶奶最后一句话,萧邕心里暗暗吁了口气,笑道,“奶奶,您看我这样能力吗?人家那么多武皇镇守,一个杀不了我,两个是没跑的。”

    父亲说道,“我再熟悉武皇的力量后,准备去离洲把你娘接回来。”

    萧邕连忙说,“到时候我也一起去,叶家还有很多人需要接受惩罚。”

    奶奶说道,“那不能接受你的惩罚,他们是你娘的亲人呢,免得他们难做人。”

    萧邕,“奶奶,不管是谁的亲人。该死的都得死,该废的一个不能漏掉。”

    奶奶叹道,“叶家做得也是太过,以前竟然还联合成家一起对付我们。现在好了,成家被灭,他们在这里的眼线也全部消失,应该不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况了。唉,他们家事情,你们看着处理吧,我就不瞎操那份心了。你们爷儿俩在商量什么呢?我去把你爷爷他们也叫来吧。”

    从第二天开始,萧邕接受萧家两个仅有的丹师前来观摩炼丹,对萧家的阵法师和炼器师进行指导;药铺其余七人也在萧家收了两到五个徒弟,双方都是很高兴;尤其是李媛,竟然收了五个女弟子。不过这一切都是暗中进行的,在萧家内部都相对保密。

    萧家的坠阵全天开启,不同时段安排不同的人员进入修炼。

    克家接下来又陷入狂躁之中,连续三个月,有四个武皇和七个武王后期被暗杀于修炼室之内。都是一击即杀,尸体全在,储物戒却是不见。活在这里太过恐惧,很多旁支开始撤离历城,武皇都阻止不了;白天安抚得好好的,晚上该逃跑的还是逃跑。

    克家实力再降,排名竟然落到萧家之后,成为第五。

    萧家又有一个武王进阶武皇,坐拥六个武皇,成为名符其实的第四大家族。

    爷爷奶奶和父亲、三叔等亲人每次看到萧邕都是笑得合不拢嘴,新进武皇的二十一叔得知萧雄就是萧家的萧邕,那些新习功法都是来源于他,家族的所有阵法和坠阵每天消耗的灵石,也全是他提供的后,把他震惊得一愣一愣的;在得知肖道柳父子竟然是克家的暗线,被二太上亲手击杀时,连声说杀得好,二太上真是大义灭亲。

    一天,萧家六位武皇和新任族长的三叔喊萧邕喝酒,奶奶也参与进来。

    酒至半个时辰后,父亲说道,“我准备去离洲接回鸢儿了,家族的事情就请各位多多担待。”

    奶奶笑道,“这一年多,你本来就没管事,在不在都一个样。现在你的任务是把我大媳妇接回来,你们小家准备团圆。”

    萧邕,“爹,我过一段时间过来,你们在叶家等我。”

    奶奶有些疑惑,“邕儿,现在你的药铺也给家族,你那些师兄师姐也离开不少了,还有什么要耽搁的?”

    萧邕笑道,“李媛马上要进阶了,要等她进阶后才能离开。再说,我们是想慢慢走过去,体会一下大自然,沿途感悟一下。”

    三爷爷呵呵笑道,“邕儿,你们的训练方式还真的不一样。现在萧家这些晚辈,一个个嗷嗷叫,每天就像打了鸡血一般。”

    三叔,“唉,还是实力的问题。以前没灵石,没有布置坠阵;即使能布置,哪能天天开启,让那些小家伙每天使用的?”

    九爷爷笑问,“邕儿,说实话,克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萧邕吸了口气,正色地说道,“没错!那些在家里死的武皇,克家八个、成家一个、刘家一个,都是我暗杀的;那些武王后期,也是我暗杀的。”

    这话一出,把所有人都镇住了,三叔口中的酒顺着嘴角流下来而不知,全都瞠目结舌地看向他。

    奶奶忽然颤抖地说道,“邕儿,你是遭了多少罪啊。”

    爷爷问道,“你有什么功法能避过武皇的魂力扫描?”

    萧邕把镇鼎拿了出来,“我就躲在这里面。”说着,进入镇鼎,又把鼎变成一颗尘埃。

    爷爷叹道,“要是不知道的,还真是很难发现。”

    听萧邕讲如何得到镇鼎的经过后,奶奶的眼里止不住地往下流,其余七人也是很久都没出声;虽然萧邕是轻描淡写,但他们都知道内里的故事,可以推理萧邕曾经过的是什么日子。

    当晚,克家再次传出爆吼声,又一个武皇被击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