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241章 令人震怒的消息
    西部边陲一座小城,名唤姗兰城,是西部进入中部的必经之地。

    这天巳时,一行五人由中部走来,四人交上十块灵石另一人交上五十块后进入城内。

    一个男武王中期笑道,“小涵,看来你现在的境阶还不够,比我们要多交四十块。”

    一个女修士哼了一声,“哥,还不是你不准我进阶啊。要是在武师那会不压制我一下的话,现在说不定我已经是武王了呢。不过我三年就进阶到武君后期,也是够快的了;按静怡姐的话说,我的功力没一点虚浮,很扎实的。”

    这五人就是萧邕一行,自洞府中每人至少熟悉一部天级功法后,五人就换了全新面具连续不停地赶路,八天时间就赶到这里,扎扎实实地跨入西部土地。

    在洞府最终没吃成炖肉,五人找了一座比较有特色的酒楼,叫上酒菜,或默默地观察街道上的情况,或留心着食客们的言语。

    茶馆酒肆客栈,是通用信息和小道消息的传播地,这里南来北往的人多;闲着没事,总要吹牛打屁,所以大家都要讲一些所见所闻,也是一种信息交换。

    “十天前那个洞府,死了不少武王,最终还是武皇出动才得以进入,不知道最终的收获怎样?”

    “听说出了不少好东西,有几种是这个时代所没有的,有人准备拿出去拍卖。”

    “有什么好东西?”

    “好像拿出了水精。这东西没听说过,一般人用不着。”

    萧邕一激灵,这可是炼体所缺三种材料之一,并且可以直接将筋进阶至七级,当下就用心听起来。

    可他们不再就这个话题进行交流,而是讲起别的事情。

    萧邕趁他们讲话的间隙问道,“这位道友,水精会在哪里拍卖?”

    那个武王中期看了一眼萧邕,“应该是在番洲的拍卖行。”

    萧邕朝他抱拳表示感谢。心中盘算,这水精得收入囊中,这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李静怡低声问道,“那我们要到番洲停留一段时间?”

    萧邕,“看看再说吧。那里距离离洲也不远,来回最多十天。”

    萧涵嘿嘿笑道,“我都想快点看到婶婶了,如果时间来得及的话,我想先去离洲。”

    “听说东部出现了一个杀神,武王中期可以杀武皇。”

    “不会吧?是偷袭吗?”

    “偷袭算不上。都是面对面,只不过那武王出手更快,听说杀了两个。”

    “假如是面对面,那就不是偷袭。两个人战斗,不能说人家出手快就是偷袭,只能说武皇的出手慢而已。那人叫什么名字,这么厉害的?”

    “萧雄!”

    李静怡四人偷偷地看了萧邕一眼,然后若无其事地喝酒吃菜。

    “你是怎么知道的?从东部过来吗?”

    “我从鄂城那边过来,今天才到的这里。你们可是不知道,鄂城的大家族现在是谈萧雄色变。他杀了一个专业杀手,隐身的那种;杀了两个武皇,差不多废了两个武皇,还逼死其中一个。”

    “夸张了吧,武皇怎么能逼死?”

    “这你就不知道了。他杀了一个武皇后,休整三天,直接就打上了他们家族;如果那武皇不自裁,他就要对他的家族大开杀戒。武皇本来就被他砍了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应该是万念俱灰,当时就气血冲顶而亡。”

    “这真是一个杀神,能把武皇和武皇家族逼成那样。不过多去几个武皇,堆也要堆死他啊,怎么会这样呢?”

    “他最先杀去的家族姓蔡,四个完好武皇出来攻击他。你们猜怎么着?”

    “全部被打败了?”

    “断了一个武皇的一只手,另一个武皇的小胳膊差点就被砍掉,还有一个被他杀了。”

    “哇靠!这还真是一个杀神,四个武皇都奈不何他。那场战斗应该很激烈吧,他有没有受伤?”

    “他估计也受伤不轻,杀了武皇就离开,临行前说等养好伤就会找蔡家的麻烦,结果三天后真的去找了,还逼死蔡家的武皇。”

    “哇靠!真的猛人,敢于直面武皇家族,敢于正视高高在上的众多武皇。”

    “你们还不知道杀神有多狂,他到鄂城每个大势力那里收赔偿,一个家族开始还不给,被他一拳击杀一个武王后期,原族长的武王后期儿子过一招就跑。他一怒,一刀劈跨门楼,接着就要杀进去,武皇见识不妙,连忙跑出来给了他一千万灵石。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

    “他说那是打发叫花子。武皇连忙回去再取,杀神接过一看,转身就走。”

    “他第二次收了多少?”

    “哈哈,要你才敢去问。不过杀神就是杀神,竟然还跑到城主府去收赔偿,城主府也竟然老老实实地给了他。”

    “哇靠!猛人!他多大了?长得怎么样?”

    “三四十岁吧,听说牛高马大的,很是威猛。城主府的武皇供奉说他力压一城,你们就可以想象那杀神有多厉害。”

    萧涵和李媛同事把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一个喷在过道,一个从窗户上喷了出去。

    李静怡笑眯眯地说道,“难怪师兄有那么多灵石,看来着实收获不小;胆子也够大,竟敢去敲诈城主府,师兄应该是龙坤大陆第一号。”

    小涵嘿嘿笑道,“哥,这次没看到你索要赔偿的场面,下次一定要让我们看到,可不能把我们撵走。”

    李静怡白了她一眼,“那种情况下,我们都不敢给他增加负担,等你进阶武王中期有自保能力再说吧。”

    李媛咯咯笑道,“师兄的口头禅就‘打不赢,跑还是跑得赢的’,所以有那种底气。这也是一个人面对一个势力的优势,要是我们在的话,就没那么潇洒自如了。”

    萧邕,“进入离洲,萧雄就不存在了,只有萧邕。没有面具,没有假扮,只是本我。”

    “这事也巧了。我也听说一个有关姓萧的消息,也是东部来的,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个家族里的。”

    “东部大了,哪能这么凑巧。不过,你的消息是什么?”

    “那是一个武皇,说是去离洲叶家找妻,结果被叶家也抓了起来,关进地牢里。”

    萧邕一听,头发都竖立起来,拿着筷子的手巨烈地抖动。

    李静怡一把抓住他的左肩,低声说道,“冷静,冷静!现在着急也没用。我们不能过早暴露,等把情况了解清楚再说。”

    “那个萧武皇怎么到叶家去寻妻?叶家的实力可是西部一霸,家中有十三个武皇的。”

    “人家结婚都二十多年了,但叶家就是不承认。”

    “就算不承认,现在都过去了那么长时间,什么气都该消除了吧,至于吗?”

    “唉!大家族的事,我们不懂的。听说叶家有个武皇说要把叶家那位小姐嫁给一个大势力的公子,家族长老会也都同意了;没想到他们在游历过程中结识,产生情愫,最终结婚生子。”

    “吓!都结婚生子了,还在追究这事,这家族不地道。”

    “在大家族,违背太上的意愿是很难办的。生是家族的人,死是家族的鬼。”

    “他们也却是很悲惨,夫妻一个在东部,一个在西部;听说一双儿女都被迫丢弃在低级大陆,很可怜的。”

    “那个萧武皇怎么会被抓住呢?他应该可以逃出去啊。”

    “谁知道呢?有人说他为了见妻子自愿被擒的,也有人说是被叶家五个武皇围殴,重伤被抓的。”

    萧邕默不作声,脑袋里嗡嗡地响,眼睛直发酸。左手端着杯子快速地把酒倒进嘴里,右手机械地拿着筷子夹菜,神情很木然,但一股浓郁的杀气传出,将李静怡四人及其酒楼内食客吓得哆哆嗦嗦的;都是转头看向萧邕,一脸震惊,一丈范围内有九个武君已经倒在地上,七窍流血。

    他很后悔,当时没跟父亲一起去。他想得有些简单了,认为父亲现在是一个武皇,萧家实力也不是很差,叶家会给一定的面子,不至于太过为难他,没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

    本来经过奶奶的不停点拨和旁敲侧击,萧邕已经熄下去杀叶家人的想法;现在看来,该杀的还是得杀,该灭的一定得灭!

    能够围殴父亲,说明叶家的绝大多数对萧家有敌意,对娘都是不利的,这些人通通该死!

    李静怡不停地抓-揉着萧邕的肩膀,低声说道,“你要冷静。你不冷静,那谁也救不出伯父伯母。走吧,我们边走边想办法。”

    小涵伸手抱着萧邕的胳膊,噙着眼里轻轻地说道,“哥,这次我要和你一起去,我要第一时间看到伯伯和婶婶。我会远远地看着,不拖累你战斗。”

    李媛在后面朝酒楼里面的人说道,“对不住,我哥练功出了些问题,使大家受惊了。”

    李静怡和萧涵两人拉着萧邕走出酒楼,五六息之后,酒楼中的杀气才慢慢消退。

    “这么强的杀气,莫非是练了什么魔功?只有听说魔功才会有很强杀气的。”

    “这杀气也太强了,太可怕了。我都感觉浑身不受控制,如果他在这里久待三五息,保不准我也要七窍流血。”

    ps:感谢护法道德学子609的打赏。容我欠五章,本月内一定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