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285章 出击
    上百只飞禽撞击防护阵,也有武王境海兽跃起,用巨大的尾巴拍击阵法,长久下去,防护阵必破无疑。/p>

    虽然城主府知道了这次兽潮的严重性,但看到这么多武王境凶兽同时起攻击,为了保持己方人员,尽量降低损失,没有要求守城武王出击。/p>

    萧邕不是一个喜欢被动挨打的主,他对阵法相当熟悉,知道这阵法的极限,也知道自己的战力怎样,所以要主动出击,将战火引向海上,搅乱一处是一处。/p>

    看到有人类修士出击,凶兽开始调整进攻方式,鸟鸣叫,兽嘶吼,这片区域的凶兽全部对准萧邕。这是对它们的蔑视,需要狠狠打击这种行为。/p>

    李静怡等人纷纷走到阵法前,做出随时出击的准备,只要萧邕露出败象,他们就会冲出去救援。/p>

    萧邕飞身刚出得阵法,就看到一只飞禽就要撞来,跃起挥刀劈向大鸟。他不知道凶兽因为他的出现已经改变战法,但他对攻来的凶兽存有不放过一只的信念。/p>

    飞禽已经收起翅膀,双爪微缩,长喙前伸,就等撞飞这个人类,然后撞击阵法,将长喙随机撞伤阵法内的人类;忽然看到人类的大刀直接劈向自己的脑袋,慌忙展开翅膀,双腿提起,长喙微收,改撞击阵法为对付这个人类。/p>

    它的反应是正确的,可惜两者之间距离太短,眼睁睁地看着大刀劈向自己的头颅;它快偏转头颅,但大刀一直前行,大鸟只觉得身体不再受自己控制,剧痛马上传至它的大脑,身体猛地下坠并不受控制地朝城墙撞去。/p>

    萧邕一直朝前,没有劈中大鸟的脑袋,却劈掉了它右侧的翅膀,只听到轰然巨响,却没时间回头去看大鸟结果怎样,因为一头海兽已经跃起,巨大的尾巴拍向他而来。/p>

    一丈多宽的尾巴,五丈多宽的尾鳍,狠狠地、又是及其快地拍向萧邕,带起的隆隆巨响令人颤。如果被拍中,不死也要受重伤。/p>

    踏着劈落的鸟翅,萧邕身体稍微斜倒朝侧向退去,随即硬生生地止住后退的趋势;看着扫过自己下方的巨尾,加跃过,站在巨尾上,抡刀朝巨尾劈去一刀,一道刀芒骤然出现,奔向巨尾,一丈五六尺的尾部被切开七成,劈开了皮肉劈断了脊梁。/p>

    海兽“叽”的一声坠落,尾巴和身躯成一百三十五度角,顷刻重重地砸在水里,溅起的水柱冲上三十丈高空。/p>

    萧邕没时间欣赏海兽坠入水里那一刹那的风景,甚至这是什么海兽都没来得及看清,因为一只鸥鹭紧跟着抓来,长长的双脚伸向萧邕,长长的喙张开,双翅弓起;它是要趁萧邕的刀未收回的时候,给他来一记不死即伤攻击。/p>

    萧邕哪能如它所愿?就在它扑来的时候,他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就等它攻势固定,杀它一个措手不及。只见他身体朝前飞去,一记拔刀斩挥出,一道刀芒由下而上劈向鸥鹭。/p>

    拔刀斩是萧邕非常喜欢用的招式,力量大,度快,杀伤力强;他在研习了上千种刀法、剑法等兵器的招式后,将这一招进行了完善,随时可以信手拈来。/p>

    鸥鹭大惊,双腿一弹,翅膀舒展,长喙朝天嘶吼一声,就要朝上飞去。它没想到,自己感觉已经很隐蔽的突然袭击会被这个人类现,并且一刀破之,反而使自己陷入险境之中。/p>

    它慢了,就在它飞起的刹那,刀芒经过了它的翅膀经过了它的腿。只见鲜血狂喷,一截翅膀和一条腿没能跟随它飞起;而它惯性飞起不到三丈,也摇摇摆摆地朝下坠落,彻底残废,等待它的是被同类撕食的下场。/p>

    一条海蛇从右侧水面窜起,带起一大波海水。身部蜿蜒弯曲,如同一张张弓;在距离还有三丈的时候,身体绷直,蛇头猛然冲出,蛇口大张,撞向刚刚劈下一刀的萧邕。/p>

    萧邕面临的形势很危急,刚刚劈完一刀,刀还在上方,人在下坠;而蛇正是由右下方朝左上方冲击,如果萧邕不能及时调整自己的姿势,马上就会被蛇吞了。/p>

    城墙上的惊呼起来,李静怡跳起就要朝阵法外冲去,准备去救援。/p>

    萧涵一把拉着她的手,“静怡姐,不要急,我哥还有很多手段没拿出来呢。你们平常不是要我不要过于担心的吗?现在是你过于担心了,嘿嘿。”/p>

    李静怡深深地吸了口气,随即降落地面,“我是有些担心了。现在他的灵力还有八成多,辅助手段一样都没拿出。”/p>

    叶倩,“表弟还有丹火,有傀儡,打败这条蛇一点问题都没有。我们还是快恢复灵力吧,等会估计还有大战呢。”/p>

    看到蛇的攻击,萧邕就是萧邕,他以不可思议的度、不可思议的力量迅旋转,卸去下坠的力量;同时,大刀劈向蛇的嘴角,接着又劈中蛇的中段背部。/p>

    一次旋转,两次击中海蛇,度之快,力道之大,使得闵晨辉大叫,“萧师兄就是萧师兄,这一击看似慌乱,其实计算精准。打过三年多凶兽,我只成功过一次,而且没有这么大的杀伤力。”/p>

    站在萧涵肩上的小猪哼了一声,“看你那样子,就知道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我老大这是经过仔细计算出来的,说要劈哪里,就是要劈中哪里。”/p>

    闵晨辉怒道,“小猪,你说我是瞎猫?!”/p>

    小猪,“不是瞎猫,难道你还是一只死猫?”/p>

    李静怡叹了一声,“萧师兄的战斗意识,我是望尘莫及啊。一条武王境的海蛇就这么被杀了,再也没有活下来的希望。”/p>

    蛇嘴角被劈开一条四尺多长的口子,一直劈到脑部;第二刀劈中蛇侧,斩断了其脊梁。/p>

    不过,还没完全换过气来的萧邕,被无意识乱甩的蛇尾扫中背部,将他撞得朝前飞去,飞向海的深处。/p>

    也就在此时,一只鹫雕朝萧邕抓来,双爪泛出幽厉厉的黑光;五丈宽的翼展,把他的前方遮得严严实实的。/p>

    “吾草!粗看杂乱无章,实则进攻有度,不可小觑凶兽的智慧。这世界很大,得当心。”/p>

    凶兽体型巨大,为了不自己误伤自己,飞禽从上方攻击,海兽从下方攻击,并且相互之间相差三息左右,能使前者撤离战场后,后者的攻击接着到位;上下交错进行,都是一击出全力,只要对手稍有懈怠,必被它们车轮战击杀。/p>

    要是一般的修士,在换气的时候是最佳的攻击时刻,可萧邕不是,他还有丹火,有镇鼎,有傀儡。但他现在不想使用傀儡,更不想使用镇鼎;怕前者被打进海里造成损失,怕泄露后者引觊觎。他只想暴露丹火,因为他已经在城墙上用丹火炖过肉,也不算暴露。/p>

    看到鹫雕攻来,他左手弹出丹火,纵身往上飞去,大刀直劈鹫雕脑袋。这是生死厮杀,萧邕每一招都会有后招,做到不杀死也要杀残对手,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p>

    丹火中,鹫雕慌了神,展开翅膀就想逃,谁想露出的肌体越多,毛也被烧得越多,身体就越控制不住地往下坠落。/p>

    “五只凶兽,也要收一只才行!”萧邕冲上前,一刀劈掉正在坠落的鹫雕头,瞬间将其收入储物戒中,随后收起丹火朝后退去。/p>

    丹火一出,加上有两鸟两兽重伤坠落海里,把这一片那些接下来要攻击的凶兽给吓着了,纷纷停止攻击,有些惊惧地朝后退去,眼睛死死盯着萧邕,谨防他突然袭击。/p>

    萧邕不想冲入凶兽群里厮杀,他今天只是想试试凶兽要攻打马踏岛的决心有多大,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们不怕死的程度有多高。现在,他有了一个基本的概念。/p>

    看到萧邕退回阵法前方五十丈,这片防区爆出欢呼声,就是相邻区域也是如此,这些区域的守城修士开始议论起来。/p>

    “哈,萧前辈就是厉害,二十三四息时间重伤四只杀一只,吓得它们不敢再进攻。”/p>

    “要是这样下去,我们这次的危险就很小了。”/p>

    “也不能这样说。我们这里的压力降低了,其余区域的压力就有可能增加。萧道友这样的修士还是少了啊,要是多一些,我们马踏岛就可以少死很多人。”/p>

    “是啊,萧道友他们这一行人的战力太强了。我们马踏岛修士自诩和凶兽战斗最多,可从战斗架势看,比人家武王初期的小姑娘还差不少,令人羞愧呐。”/p>

    萧邕的战绩也给了其它区域修士以鼓励,消除了他们开始的焦虑,反击动作越来越流畅,杀伤力越来越大。城墙外,越来越多的凶兽惨叫着朝海里坠落;城墙壁上,凶兽的血液由团成线,很快朝下流淌。/p>

    萧邕快调整呼吸,看着前方蠢蠢欲动的凶兽。他知道,这么多凶兽,丹火是震慑不了它们多久的。/p>

    令他奇怪的是,凶兽接下来没攻打这里;百息之后,凶兽竟然开始后退,留下城墙前方十里空地。/p>

    守城修士爆出欢呼,庆祝第一次战斗胜利。接着一些武王后期穿出阵法,下海收拾那些被击杀的海兽,把那些受伤来不及撤离的予以补杀。/p>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