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298章 龙尸,传承,龙啸
    适应一下眼前的环境,萧邕沿着通道朝斜下方飞去三十余里后,眼前的场景差点让他叫出声来。这多么大的一个大厅啊,不说三四里长宽也差不多;里面有亭台楼阁,有水榭花台。

    五寸大小的夜明珠在顶上和地面、建筑上到处都是,把本来应该黑暗的地下世界照得通亮;灵气浓郁,已经浓郁成水。

    地上种植了不少药材,有的已经枯死,有的却具有勃勃生机。

    萧邕大喊一声,“小鼎,把这些全都收了!一样都不能放过!”

    镇鼎呼地出现眼前,首先冲向药材种植处,只见药材和泥土都在快速消失。

    看了一眼镇鼎的情况,萧邕转过头问道,“小猪,现在感觉怎样?”

    小猪有些虚弱地说,“本王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强烈地吸引我,我要过去看看。”

    萧邕,“我和你一起去吧,万一有危险还可以抵挡一下。”

    小猪蹲在萧邕肩膀上,不停地指引着前进的方向;萧邕则根据小猪的指引,在一条条通道中穿插,越走越令他惊讶。

    大厅不止一个,走过两三里就出现一个大厅,有大有小;大的五六里,小的半里许,每一个大厅都有不同的物品,引得萧邕心里发颤。都是好好东西,都是以前要花大量灵石购买的物品。顾不得小鼎没收完第一个,要它跟着进来,先捡好的收;自己在飞跑的时候,也顺手收了不少。

    “小鼎,把药材和土全都收了!”

    “哇靠!这么大一块钯精竟然拿着做台阶,得收了!”

    “真是奢侈!上千斤龙元金放在这里做装饰,这个必须得收!”

    “小鼎,这块上等玉石,你收进空间吧!只收大于八寸的夜明珠,如果实在搞不过来,夜明珠先不收了!”

    “哇靠!十万年的玉灵芝,不是七级炼体的主药吗?怎么就像很普通的物品一般摆在这里?收了!”……

    萧邕知道,外面那些武皇会马上跟进来,所以速度要快;不过他却是不知道,这“马上”的时间有些长,他们还在攻击洞府阵法。

    小猪现在的表现不同于以前,竟然对里面这些闪闪发光的物品没兴趣,只是神色凝重地盯着前方,不停地给萧邕指引方向。

    走了近二百里,小猪忽然说道,“老大,我感应不清晰了,感觉这里到处都是。”

    萧邕停下脚步,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大厅。这个大厅里什么都没有,完全没有前方九个大厅的富丽堂皇、光彩炫目,显得很沉闷,造成人的心情很压抑。

    运转龙眸,里面是一个大型阵法,将大厅全部覆盖。

    “小猪,这里是一个大型阵法,我都看不清是什么阵法,和进口处的阵法一样。”

    小猪忽然猛咳,一口血朝前喷去。

    惊得萧邕大声问,“小猪,怎么了?你现在还没感觉好些吗?”

    这时,整个阵法发出五彩光芒,一条通道出现在跟前,小猪有些虚弱地说道,“老大,没事。既然出现了通道,我们进去看看。”

    萧邕招呼一声,镇鼎飞速来到身前,接着进入识海。他不敢把镇鼎独自留在外面,谁知道里面会有多大,万一被那些武皇发现就危险了。

    “主人,这次收获很大!所有的药材和泥土都被我收了,还收了很多好矿石。不过时间太少,还有很多好东西没被收取,差不多三成吧。”

    “很不错了。这么多东西收了七成,该知足了。那些武皇进来,发现东西都不见了的话,会找我拼命的。”

    刚穿过阵法通道进入大厅,小猪就飞离萧邕的肩膀,笔直朝前飞去,嘴里呜呜叫。

    一股巨大的威压瞬间笼罩过来,把毫无防备的萧邕压得后退两步,心中骤然生起巨大的威胁。

    接着他就呆了,前方有着一条龙!龙头垂在地面,朝向他进来的方向,眼睛圆圆地睁着,好像无情地看向自己。

    萧邕心里狂吼,“怎么可能?这里怎么可能有龙?”他第一次起了胆怯之心,但小猪已经飞了进去,他只能盯着那眼睛,防止其暴起攻击自己。

    五六息过后,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对,那眼睛毫无生机,目光虽然有杀气但不锐利。强行移开看着龙眼的眼睛,忽然感到全身发冷,这才发现自己的全身已经湿透。

    小猪已经爬到龙的身上,转头冲萧邕说道,“老大,你四处看看吧,墙壁上有些功法,看能不能领悟。不用害怕,这前辈已经逝去,不会攻击你。”

    “小猪,你没感受到威压吗?我怎么感觉被压得挪脚都很困难?”

    小猪笑道,“老大,我说过是龙,这阵法就是利于同类进来接受传承的,所以我不会感觉到威压。你是人类,离开了我,就会感到威压的存在。我也是有些急,没跟你讲清楚这回事。”

    “接受传承?逝去的龙怎么给你传承?”

    “这是兽界修士的秘密,老大就不要问了,去领悟那些功法吧。传承快的话,五六个时辰就可以完成;如果慢,那就不知道需要多久了。”

    “你的状态这么差,能接受吗?”

    “没时间了,外面那些武皇正在攻打进口阵法,很快就会打开的。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要不我把龙收进空间里,你到里面去接受传承?”

    “不行!龙在,阵法就在;龙不见了,阵法随即消失,上面的功法就会失去。老大是阵法行家,应该清楚的。”

    听到小猪这么说,萧邕的心稍安。听说这龙不是活的,胆子就大了很多,慢慢走动,观察起眼前的龙来。

    龙身粗一丈八,长约一百二十丈,蜿蜒地躺在大厅里。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这龙应该是被人重伤后死在此地的。角断了一节,全身骨骼断了三成,就是颅骨也裂开了;背部八十一鳞,有二十七块或掉落或破损。现在还有这威压,比所遇到的武皇威压还要大很多,难不成它已经超越武皇境阶,是武帝?”

    萧邕围着龙尸转完,发现小猪已经躺在龙头上,头顶着头,嘴里念念有词,四条腿在不停乱划;虽说乱划,却又有一定的规律。诧异地看了一会,没看出什么门道,随后走向左侧墙壁。

    墙壁上有很多涂鸦,粗看杂乱无章,怎么看都不成一幅幅独立的画。从左至右,从右至左;从上到下,从下到上,反反复复看了两三遍,就是不能看出个所以然来。

    “不会真的是涂鸦吧?这么高境阶的龙,应该不至于这么无聊,应该是没发现其中的奥妙。”

    忽然间,他灵机一动,运转起龙眸。果然,一幅幅图清晰地出现在眼前。

    “这是两套不同的功法,一副先画,位于底层;一副后画,位居表层。两幅重叠,这才使得肉眼看不清。”萧邕恍然大悟。

    “《飞龙在天》?不对,这比《飞龙在天》多了四幅!”萧邕看完表层的画后,差点叫了出来。前面的动作一样,后面多了四幅画,龙的姿势显得更飘逸,也更灵活圆润。

    按照画面进行演练,识海中演练,动作上习练,总是感觉有些不如意。

    “动作别扭,速度好像没什么变化,应该是其中的窍门还没找到。不管了,先存在脑中再说,看第二套。”经过两盏茶时间的演练后,萧邕不再坚持,转而开始研究底层的画面。

    萧邕就是这点好,经过修炼,不能成功的,马上就停止或放弃;从不勉强自己,给自己增加烦恼。

    第二套功法,萧邕不知道叫什么,也没运用过这样的灵力运行线路.

    “不对,这功法还有魂力运行线路。”萧邕忽然叫了一声。

    灵力从下丹田、中丹田、上丹田发出,沿着奇经八脉运行,挤压于喉;魂力从识海伸出,与挤压的灵力汇合,两者瞬间喷出,沿着喉咙上行,经嘴发出,冲向对手。

    “这是灵力加魂力攻击,会产生出声波,属于声波攻击的范畴,墨鲨的主要攻击手段就由此一种。既然无名,又是龙的传承,干脆就叫《龙啸》吧。”

    按照《龙啸》的灵力、魂力运行路线,萧邕不断地控制灵力和魂力出来运行;不过没有释放出去,因为不知道会吼出多大的响声,怕影响小猪接受传承。

    小猪已经停止了四肢的动作,四肢四仰八叉地敞开,很安静地躺在龙头上;嘴巴不时地扯了扯,仿佛在经受着什么痛苦一般。

    一个时辰过去,两个时辰过去,萧邕盘坐在地面对墙壁;喉部时不时鼓胀如球,脸色通红,脸上甚至都有汗珠滴落,头上、手上都是青筋毕露。他在演练《龙啸》,这是他接触的一种新的攻击方式。

    “不对。灵力汇集的时间不同步,会影响攻击效果。”

    “魂力和灵力没同时抵达喉部,这样也会减弱攻击效果。”

    四个时辰过去,萧邕的喉部还是时不时鼓胀,但脸色已经没开始那么红,脸上不再有汗珠。

    五个时辰过去,萧邕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喉部的鼓胀比开始更大,已经可以运用于临场战斗。

    “还得找个地方练习才行,现在还相当于纸上谈兵。”萧邕站起来,长长地吁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