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02章 历城危机
    海外六岛虽然偏居一偶,但消息来源还是畅通无阻的;有外来修士的讲述,在内陆也有自己的信息渠道。

    由于萧邕端了刑天的一个分部,也力压过镇远宗、顾家、南天宗等大型势力;萧邕在两年多时间内没在龙坤大陆出现,也没传出过任何音讯,使得那些人以为他已经伤重不治或重伤未愈;在半年前就有人开始合纵连横,意图灭了历城灭萧家,以报昔日之仇。

    听着戴武皇的讲述,萧邕和其余同伴都是越来越愤怒,这些势力如此下作。当时都是口口声声事情已经翻篇,这个时候竟然联合去找家族的麻烦。

    闵晨辉大声吼道,“本来是想去找凶兽战斗的,现在去找那些畜生战斗一会也行。萧师兄,我们这就走吧,宜早不宜迟。”

    萧邕站起身朝戴武皇抱拳,“感谢前辈及时告诉我这个消息。”

    司城主脸色慎重地问道,“萧小友,要不要我们六岛派一些武皇和武王去给你加油助威?”

    萧邕摇摇头,“感谢前辈!你们不能参与这样的事情,免得今后难做人。”

    司城主叹道,“今天才听说兽界距离我们不远,没想到马上就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萧小友,我求你一件事,有些可以不杀的武皇,留着他们的性命吧;今后如果真的有兽界武皇攻击龙坤大陆,会多一些抵抗力量。”

    萧邕抱拳对司城主说,“前辈,可能很困难。他们想找萧家的麻烦,是心存灭萧家之志;本人的行事宗旨就是‘人不惹我,我不惹人;人若惹我,我惹他满门。’其实那些事情已经全部解决,也是我个人和他们之间的事情。现在他们把事情重新翻起,并找到我家族,那些人和势力显然是不能放过的。灭毒蜂需要烧其蜂巢,打蛇需要打死。”

    司城主叹了口气,“能放过就放过一些吧。”

    在萧邕和司城主对话间,萧博等人已经把辛怡的父亲放置在飞船内,萧翎则把客栈的费用结算完毕。

    客栈老板不收灵石,说是萧邕一行为马踏岛击退这次兽潮立下天大之功,就是齐武皇也说这灵石由城主府出。

    萧邕笑着拒绝了,“来这里和凶兽战斗,敬佩的是海外人族的齐心协力,敬佩的是大家的直率与人际之间的简单。大家都要过活,都要修炼;我们之所以付房租,主要还是今后还会有兽潮,权当我们为马踏岛出一份力,也是表达我们的敬意。”

    上了飞船,萧邕让萧翎和萧涵轮流控制飞船,急速朝龙坤大陆飞去。

    李媛问,“师兄,我们要不要到他们那些势力去暗杀一通?”

    闵晨辉立马说道,“那多没意思?这样的事情就需要当面将他们打倒,让他们永世翻不起身。”

    萧邕点点头,“在这样的时候,硬杀他们确实是一种最具威慑的的方式。我们需要用这样的方式打垮他们的自信,打得有关势力在几十年内再也不敢起任何冒犯萧家的心思。”

    李静怡呵呵笑道,“看你的架势,是想把他们全部杀了。人家实力都会大降,几十年内也没能力再起想法。”

    萧邕,“有的势力,必须打散;有的人,必须打残或消失。只有这样,修炼界才会少一些无谓的纷争。”

    叶倩犹豫地说道,“表弟,是不是也该去我们叶家看看,虽然戴武皇没说,但我感觉叶家也应该受到了不少的压力。”

    萧邕,“叶家确实会受到压力,但南天宗和顾家等正在围攻萧家,所以必须先去解这个围。放心吧,到了萧家,叶家的消息也会知道一些的。”

    一艘飞船从海外马踏岛急速飞驶,擦过埠梯岛、西雅岛、傲立岛、印堤岛、菲宾岛,从绥海城外围飞过,一直朝内陆飞去;沿途修士只看到一艘飞船一瞬而过,飞行速度不比武皇慢;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船,也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人,只是惊讶于这船的主人有灵石。

    历城南门外,数十位武皇正在对峙,一方是萧家和赵家、谭家、历城城主府,另一方是南天宗、镇远宗、顾家以及一些不明来历的武皇。前者有三十七个武皇,而后者则有六十九个,显然后者占住绝对优势。

    作为历城的统治者,历城城主府在这个时候能出面,有自己的算盘,也基于他们知道萧邕并未受伤,只是在龙坤大陆不知名的地方游历;所以他们出来一搏,赌萧邕的未来,也赌对方不敢动手。

    赵家和谭家自知道萧邕就是萧雄的时候,马上就知道该怎么做;当然,他们也是知道了萧邕现在安然无恙。

    不管怎样,萧邕都是萧家的骄傲,也是历城的骄傲;能帮一把就出来帮一把,这也属于雪中送炭的一种方式。

    来犯方一个叫葛布礼的武皇淡淡地问道,“钟城主,你确定城主府要掺和这个漩涡?”

    历城钟城主也是淡淡地回应道,“葛道友,本皇不知你是那个势力的,但你带着这么多武皇来历城,是想毁了我历城吗?”

    葛布礼说,“我们无意与历城为敌,更无意毁历城。我们只是想找萧邕,向萧家要人。”

    钟城主呵呵笑道,“葛道友,萧邕不在历城,所以萧家现在没办法交人。但本城主不明白,你们的怨仇不都是当时就解决了吗?为何现在还要来找他的麻烦?”

    葛布礼很随意地说,“此子杀戮心过重,我们当时为了减轻损失,所以没和他一般见识;还有,我们这些人中,很多人当时都不在,不然也不会让他离开。”

    历城这些武皇心中很不屑,当时赔礼道歉、礼送出境;现在人家两年没消息,确信不在家,这就找了过来。

    钟城主,“萧邕现在不在城中,各位要找他晦气的话,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当然,你们也可以到外面去找,他现在不是在北部就是在海外。”

    此话一出,那些来犯者的脸上就精彩起来。他们是得知萧邕有两年未出现的消息后才过来的,现在却得知人家不是在北部就是在海外,如何能令他们不震惊?

    葛布礼脸色马上有了变化,“钟城主,我们不管他在哪里,我们现在只向萧家要人,让我们各个势力手刃那个杀人恶魔。”

    父亲萧乾哼道,“杀人恶魔?想必你们才是吧?我家邕儿从不主动惹事,杀的人也只是那些恃强凌弱的修士,这在历城是有目共睹的。你竟然说他是一个杀人恶魔,说明你自己就有问题!”

    母亲叶鸢喝道,“你是哪个势力的?有种的就把自己的势力说给大家听听,使得我们可以评判你们这个势力的行事原则。”

    来犯阵营中,一个武皇哼道,“有什么样的儿子就有什么样的父母,萧邕在外如此骄横跋扈,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双亲。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他们不交人,我们就冲进历城,屠了萧家;当然,如果其余势力敢向我们出手,顺便灭了就是。就算完全毁了历城,也不是我们的责任,这是他们自己在寻死。”

    钟城主脸色难看地说,“看来你们早就有灭了我们历城的想法,刚才一切的说辞只不过是托词而已;要萧家交人是假,灭了萧家才是真。”

    葛布礼淡淡地说道,“我们本来的目的就是萧家萧邕,与历城其他势力无关;但是,你们要强行掺和,那我们也只能出手,顺手灭了历城也有可能。”

    母亲叶鸢哼道,“从这话就可以看出,谁是杀人恶魔,一目了然。满嘴仁义道德,内心龌龊卑鄙;嘴上大公大意,内心贪婪自私自利。”

    葛布礼喝道,“既然这样,那就不要怪我们了。杀进历城,灭了萧家!”说完,所有来犯武皇全部释放威压,人就要朝历城方向冲来。

    六十九个来犯武皇、三十七个历城武皇,本来就给历城修士造成巨大的压力,现在他们全部释放出威压,把历城九成五的修士压得趴在地上,就等任人宰割。

    不只萧家武皇脸色铁青,就是历城其它势力的武皇也是怒容满面,太欺侮人了!

    历城内传出一声大喝,“看来你们想找萧邕是假,灭了我历城才是真!”随后,又有十四个武皇出现历城城墙上。

    “鲍家的武皇也出去了,没想到在关键的时候,他们还是以历城的利益为重,不再不掺和历城的大小事情。”

    “萧邕是我们历城的骄傲,历城是我们大家的城池;就算不是为了萧家的事情,就是为了历城,他们也不应该置之不理。”

    “妈蛋!不知道那些武皇来自哪里,不然我要去他们那里去大杀一通。”

    “有一个势力就是镇远宗,就是东部的宗门,我们历城有很多晚辈在那里修炼呢。”

    再次出现十四个武皇,葛布礼脸上并没多少变化,哼道,“难道你们以为多出来几个武皇就了不起吗?既然这样,今天就把历城灭了!”说着,发出一声长啸,瞬间,从其余三个城门上空都飘起十六个武皇,还有百个武王后期。

    这一场景出现,历城所有人都陷入绝望之中。力量完全的不对等,陷入绝对的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