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07章 危在旦夕
    叶鸢虽然迟滞一下,但还在戒备着左特使,这是一个大敌。她稍稍侧转,避开了左特使的直接攻击。

    左特使一招未建功,转身又朝叶鸢冲来。距离短,速度快,叶鸢没能避开这一击,被打得也是倒飞而去。

    这时,萧乾飞了回来,冲向左特使,嘴里大喝,“你找死!”看到叶鸢被击飞,他暴怒了。神盟的武皇正围着大长老三人攻击,他不管不顾,直接朝前冲;冲飞第一个,撞飞第二个,第三个急忙稍稍闪开,让开一条道。

    左特使本来要追击叶鸢的,听到萧乾的一声大喝,他停下追击的步伐,侧身朝萧乾冲来,还是一拳砸去。他很自信,既然第一次能将萧乾击飞,那就能击飞第二次;毕竟境阶的差异在那,地域优势在那。

    萧乾看清了左特使的拳击路线,双拳直接抻出,迎向他打来的拳头。

    “嘭!”

    左特使后退一步,连续甩了几下手;很明显,他的骨头也出现了骨裂。这是他的右手第三次击中傀儡。

    萧乾却快速朝后飞去,十丈方才停下,明显可见,傀儡的指骨节凹了下去;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很清楚,指骨出现了裂纹,胸骨也有两根出现了裂纹。

    这是萧邕以前弄的最坚硬的材料,现在被左特使打瘪,可见左特使的肉身之强。

    大太上三人所在战场,葛布礼竟然嘴里流着血,坚持不停地冲击萧家三个太上的防线,想趁机将三人打杀。

    被打飞的叶鸢也飞了回来,和萧乾共同对付左特使。在绝对力量面前,两人只能联手,也只有打退左特使,萧家才有希望生存下去。

    历城内,萧家没有一个武皇存在,六个全部出了城;本来就是以萧家为借口的,不能不出动全部力量。那些家族武王看到五个武皇被围攻,心里不停地祈祷,有的也在请求历城其他几大家族出手。

    城主的脸色一直是是阴晴不定,他也知道,萧家被灭,历城的实力会更加脆弱,今后更不能扛得住神盟的打压。再说,他也了解神盟的一些情况,对这个组织的到来深怀戒心。

    一盏茶时间过去,萧家四太上没能躲避砸来的一棍,肩膀被砸碎,朝地面坠去。

    历城内,萧家哭声顿起,有的请求几大势力出手相援,有的请求萧琪滨回心转意,帮萧家渡过难关。

    萧琪滨大喝道,“神盟实力,天下第一,萧家只有归属于神盟,这才能迎得大发展。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归顺神盟,劝他们几人不要试图反抗。”

    左特使大喝一声,“聒噪!”拿出一根大棍,朝萧乾砸去。

    他一个武皇中期,战了这么久,竟然不能拿下两个初期,感觉十分不耐;不但有损自己的形象,也怕徒生变故。

    也就在此时,城主忽然喝道,“杀!不能让他们在历城为非作歹!”拿出大刀,朝神盟武皇冲去。城主的武皇跟着冲了过去,谭家的武皇迟疑了一下,也跟着冲过去。

    “梆!”

    萧乾被砸得朝地上坠去,砸进地面半个身子。他没能完全躲过左特使的一棍,被砸中右肩,傀儡右肩明显塌陷下去。他的右肩也被击碎,傀儡虽然能增强他的抗打击能力,但在绝对的打击面前,还是不能抵挡。

    奶奶大喊道,“历城的武皇,难道我萧家被灭,你们还能在这里生存下去吗?你们就愿意看着他们一家一家地灭?”

    左特使冷冷地说道,“你这是在找死!”说着,拿出一根铁棍,朝萧家方向扔去。

    萧乾从踹起一个被重伤的神盟武皇,撞向其扔去的方向。武皇擦着铁棍飞起,被拉出一条深槽,鲜血更加大量喷出。

    铁棍被稍稍撞偏方向,但还是撞开了阵法,撞进萧家,连续砸倒四栋房子。

    萧家内哭声大起,这一击,竟然砸死九人,重伤十七人,都是呆在屋内的老弱妇孺。

    三叔萧龙大喝,“不惜残忍手段,杀我萧家老弱妇孺。你是什么武皇,你就是一个畜生!”

    左特使脸色铁青,眼神阴鸷地吼了一声,“你们找死!”一棍朝叶鸢扫去。

    萧乾大喊,“鸢妹,闪开!游杀他们!”

    叶鸢已经来不及闪避,只能是曲起左臂进行格挡,挡在自己身侧,同时顺着棍砸来的方向飞。

    “梆!”

    叶鸢被砸飞,不过傀儡出现的塌陷并不明显,她已经卸去部分力量,但左小臂还是骨折。顺手之间,她还砸中一个神盟武皇的后脑,右肘顶击中另一个武皇的前胸,将其顶得洒血飞开。

    萧家五人不再集中对敌,而是进行游杀,把战圈拉大。

    看着神盟的武皇一个个往地面坠落,对历城武皇的伤害却不是很大,左特使怒了,也发疯了。他首先冲向萧家四太上,一棍砸下。

    萧家四太上扔出一个傀儡进行阻挡,傀儡被击碎并倒飞,撞在自己身上;四太上也被撞得有些懵,被接下来的一棍砸中肩膀,肩膀全部击碎,坠落地面。

    三太上在迎战追击而来的左特使时,被击回的傀儡撞中头部,左特使第二棍击中傀儡,不但击碎傀儡,而且将三太上震魂,他毫无知觉地摔落地面。

    大太上悲喊:“老九!老十七!”不再继续游击,转身朝左特使冲来。

    “你能主动找死,很好!”左特使抡起大棍朝大太上砸去,嘴里冷冷地喝道。

    大太上扔出六个阵法傀儡,将左特使阻在身前,抡着大刀朝他冲去。他怒了,知道今天不得善了,只是抱着能多杀一个是一个的想法,嘴里大喊,“乾儿、鸢儿,你们撤!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萧乾没有听从他的意思,而是迅速朝这里冲来,嘴里也是大喊,“要灭我萧家,我们也要他们脱一层皮!”和大太上两人围战左特使。

    在空中作战,萧家的傀儡还是有很大的缺陷,它们只能使出三板斧;连续攻击三五次后,就会不由自主地朝地面坠去,给对手的压力骤然减弱。

    阵法傀儡在战斗十息后,这个劣势就凸显出现。完成两次合击后,六个傀儡朝地面坠去,被追赶而去的左特使连续击碎两个。全部击打在头部,使之报废。

    萧乾扔出一个自发傀儡阻挡左特使,使得大太上能收回剩余四个,但阵法已经不能形成。

    叶鸢也赶了过来,也萧乾、大太上对左特使进行围攻。

    神盟很多武皇也围了过来,对三人进行反包围,使得他们不能专注攻击。

    见此情景,赵家武皇也参与了进来,和城主府、谭家的武皇在外面对神盟进行攻击,试图分担萧家三人的一部分压力。

    奈何神盟武皇实在太多,而几家武皇经过长时间战斗,不仅人数上有消耗,灵力上消耗不少,身体也受了不同轻重的伤,他们的参与,并没有解除萧家三位武皇的危险。

    如同萧家武皇一样,神盟武皇现在也是悍不畏死,有葛布礼带头,有左特使亲自参与战斗,他们是前赴后继,不求亲自击败对手,只求给对手造成伤害。

    萧家三人边战边朝地面降落,试图发挥傀儡的全部作用;他们知道,只有在地面,傀儡才能发挥出全部作用,表现出最大的战斗能力。

    战斗场地由空中转入地面,萧家迅速站稳脚跟,第一波冲击就造成三名神盟武皇失去战斗力,五人被击伤退却。

    左特使被气得吼叫,没有了开始的睥睨一切的模样,咆哮道,“萧家,我会击败你们,将你们慢慢炮制,也会让你们亲眼看到萧家灭亡!”转头又看向城主府和赵家、谭家武皇,大吼道,“你们很好!也等着家族灭亡吧!”

    城主府怒喝,“现在我们已经够本了!就等着多杀你们,每多杀一个都是赚的!”

    城主府和赵家、谭家武皇还是在外围进行游击,拉扯神盟的攻击力量,有时还打通至核心,这使得左特使暴怒。

    水平相当的情况下,人数是关键;有强大辅助力量,又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人数的不足。历城武皇之所以能坚持近两个,主要还是萧家的傀儡够多,等级也较高。

    但外物毕竟是外物,傀儡需要补充灵石,关系部位被击毁后,不能继续战斗。

    左特使发疯,葛布礼绝对不敢不发疯,其他神盟武皇也跟着发疯,神盟的战斗力一直就很强。

    最后一个阵法傀儡被击碎,最后一个自发傀儡被击碎,萧家三人除了萧乾和叶鸢身上还套着已经破损不堪的操控傀儡,再也没其余的辅助手段。

    三人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高强度战斗,一直在用地乳精补充灵力消耗;现在没了傀儡,只能直面对上神盟十一人的围攻,包括武皇中期的左特使。

    联手击退左特使以及神盟武皇的一波围攻,大太上背上、胸前都已经露出裂开的骨头,右手也是骨折垂下,他喊道,“乾儿,鸢儿,你们走吧!”

    萧乾晃晃身体表示不同意,他的伤只有自己知道,全身七成骨骼已经断裂,傀儡上到处都是裂口和凹坑,他转头对叶鸢说,“鸢妹,你走吧。找到邕儿,他会为我们报仇的。”

    叶鸢也是晃晃身体,“我不走,我们分开的时间太长,今后我不想再分开了。”

    左特使冷笑,“你们今天谁也走不了,都要等着看你们萧家灭亡!”说着,朝三人冲来,一棍砸向左侧的大太上。

    萧乾大吼一声,迎着棍飞去,一把撞开砸下的大棍,大太上没被咋着,萧乾却是被重重撞中,径直朝地面栽去,轰然撞入地里,久久没起来;他本来就重伤,现在又经受这一击,九成骨骼都已经断裂,没办法再起来。

    叶鸢吼着朝左特使击去,趁其旧力已出,心里未出之际,将其重重地击飞;但她也是直接朝地面坠去,这一击又使她的伤势加重,没办法再起来。

    怒不可遏的左特使吐出一口血沫,面目狰狞地抡着棍扫向叶鸢,嘴里嘶吼,“找死!”

    正在坠落的叶鸢没有丝毫的反手能力,眼睁睁地看着左特使的棍扫向自己的腹部,然后重重地打在腹部,朝远方飞去。

    叶鸢嘴里狂喷鲜血,鲜血顺着傀儡破损之出朝外流淌而出,在空中形成一带血雨。她有些陷入迷糊了,只感觉有重重的撞击加在自己身上,不知道是哪里受到了撞击。

    左特使不解恨,飞到叶鸢身前,又是一棍扫去,扫在她的后腰,把她又击打回来,血雨愈加明显。

    城内,三叔萧龙等武王怒目圆睁地看向左特使,有的萧家人大哭;萧家武皇全被击倒,不但他们没命,就是家族也不会存在于历城。

    萧龙等几个武王后期想冲出家族重地出去战斗,但被奶奶等人死死拉住;看到爷爷等人被连续击倒,奶奶虽然也是悲痛欲绝,但还是没失去理智。

    她安排一些族人偷偷离开家族,那些都是家族有潜力的晚辈,现在的最高境阶还是武君,这样的人不大受关注;又指挥一些武王检查家族阵法,即使神盟武皇来攻,也要耗死他们一些人。

    叶鸢不由自主地飞行,然后重重地坠落地面,巨大的撞击又使得她的疼痛加剧;在破损的傀儡里,她不停地吐血,眼皮也是无力地垂着,心里在默默地念叨,“邕儿,娘和你爹过不了这一关了,娘还没看到你娶媳妇呢;英子,你现在还好好吗?本来娘想和你哥来龙鸣大陆找你的,看来今后是来不了了。”

    一个傀儡被扔在她身边,发出重重地声响,她无力转动头颅,只是迷迷糊糊地感觉到这应该是萧乾,心里苦笑,“这就是我们的结局吗?结婚后被家族打压,造成一家人四散分离;现在我们到一起了,邕儿也找着了我们,但又要分离了啊,这次可是永别了。”

    接连三个身体被扔了过来,是大太上、三太上和四太上,他们已经昏迷不醒。

    左特使出现在空中,阴冷地说道,“现在,该你们亲眼着你们萧家灭亡了。”

    就在这时,一前三后四道身影出现,一个身影冷喝,“谁敢要萧家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