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30章 了结恩怨的一战
    萧邕自得知自己能感觉到空间法则波动后,就一直在找为什么能感应到。劈出刀芒,感受空间被劈开的感觉;隐身进入空中,感受空间是否有波动;使用暗劲,试图找到空间波动的感觉……自己能想到的方式都一一试验,但就是没能感受到空间波动,令他很苦恼了一阵子。

    一天,萧邕正在院里指导萧翎练习功法,忽然听到有人喊话,“萧邕,出来一战!”

    萧邕他有也没抬地问道,“你是谁?邀本人出战的话,是否带了足够的灵石?”

    那个声音笑道,“不就是一千万灵石吗?本皇多得很。”

    萧邕,“那我们就去城主府。算了,还是本人去联系,擂台费用本人承担。”忽然间,他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一千万,那是武皇中期的价格,龙坤大陆还有武皇中期?还是别的大陆来人?

    历城外,一个武皇中期漂浮在空中,还是上次和自己战斗过的那人,不过这次没隐身,“这家伙上次就没赢我的希望,难道这段时间来,他掌握了新的功法,再想和本人一试?”

    在萧邕此时的心中,对这家伙并没恶感,虽然上次向自己挑战,把很多历城修士都引向城外,导致历城防守很被动;但在随后的战斗中没有偷袭他,那个祁武皇也应该是被他所击杀。

    武皇呵呵一笑,“城主府就不去,还是外面更自在。那片地方既然已经被你们毁了,那还是去那里吧。”

    听到有人明目张胆地叫战萧邕,历城很多修士都出了屋子,或在二楼透过窗户看,或站到屋顶搜索。看清那人的长相后,叽叽呱呱的声音传了出来。

    “哇靠!又是那人,当时就是他挑战萧前辈,这才使得龙鸣大陆七个家族把我们历城打得措手不及;现在还敢来,不怕萧前辈击杀他吗?”

    “这个人说不定就是和历城过不去,没准这次又是想吸引我们历城修士出去观战,使得敌对修士混进来,破坏历城现在的局面。历城现在已经经不起这样的战争,得当心才是。”

    “是啊!两次战斗,要是没有萧道友力挽狂澜的话,历城已经被灭。希望萧道友不要上那个当,别出去和他战斗。”……

    更有着急者喊道,“萧前辈,不能上那人的当,说不定这是调虎离山之计。”

    也有人喊,“钟城主,还请派人到外面检查是否又有人想攻击历城!”

    听到这样的喊话,那武皇有些哭笑不得,喝道,“本人已经替你们进行过检查,这次没人前来袭击。”然后对萧邕喊道,“萧邕,你我一战,解决我们之间的因果。”

    萧邕淡淡一笑,朝南门飞去,“那就一战!”

    城中连连传出惊呼,“萧道友怎么会和这个武皇有因果?”

    飞出南门,两人却是转向东边,朝上次和龙鸣大陆两个武皇战斗的地方飞去。

    飞至战场上空,两人相距十丈停下。

    萧邕笑问,“前辈准备如何与本人解决因果?”

    武皇一脸严肃地说,“你应该看出来了,本皇是刑天的人,目前也是刑天的最高境阶;不嚣张地说,在龙坤大陆,本人战力也远超其他修士。以前刑天暗杀你,是因为接了人家的酬金,不得已而为之,刑天就是靠这个生存的。”

    萧邕淡淡地问道,“我想金主早已灭亡,为何后来一直在暗杀本人?”

    武皇咧嘴说道,“经我们调查,你挑了我们三个分部,等于是挑衅我刑天。”

    萧邕问道,“你们怎么说是本人挑了你们三个分部?”

    武皇咧了一下嘴,“总是有蛛丝马迹可循的,你那头小猪就是本皇在海外高价得来的,一直就放在中洲分部使用,据本人所知是独一无二的。”

    萧邕哂笑道,“如果你们刑天不暗杀本人,本人会去挑你们的分部?你们拿的是别人的酬金,要的却是本人的命。既然你们要暗杀,那本人的还击也应该要承受得住才行,哪有只赚不赔的生意?”没想到小龙竟然被他们认出来了。

    武皇,“所以本皇今天来和你一战,做一次全面了结。此战过后,不管结果如何,刑天和你再无恩怨瓜葛。对了,本皇是带着诚意来的,千万灵石也准备好了。”说着,扔出一个储物戒给萧邕。

    储物戒急速朝萧邕飞来,萧邕伸出左手一拂,储物戒就向自己飞来。

    就在萧邕伸手拂出的时候,武皇身体一动,急速朝萧邕飞来,周围的空间都好像被分开。

    萧邕快速将达到拿在右手,舞出花刀,而储物戒也在此时落入左手,随即进入口袋之中。

    “噹!”

    刀剑相交,萧邕连续后退五步,而武皇只是留在原地。

    “很好!这次本皇就和你进行力量对拼,看看你的力量到底有多大!”武皇挥剑接着朝冲来。

    萧邕淡淡地说,“我记得上次你的力量就比不过本人,还是拿出全部功力吧!”说着,左手也抓住刀柄,一记刀芒随即朝他飞去。

    武皇侧闪,马上就隐身,避开了那道刀芒。

    萧邕立即运转龙眸,人却是假装看不见他,只是慢慢地转悠,嘴上说道,“还没开始力量对拼,你就不敢了?”心里很是震惊于他的隐身速度,又感受到了些许的空间波动。

    对于空间波动,萧邕马上就感觉到了两种不同。无论是自己的刀芒,还是武皇和李静怡等人劈出剑芒,都是刚烈的,抱空间强行劈开;而他隐身进入空间产生的波动很是轻柔,如果不是很敏感的话,基本上感觉不出来。犹如刀切水果与刀坠入水中的区别。

    武皇不会给萧邕领悟或思索的时间,他慢慢地飘来,萧邕也不想在这个时候领悟,装就要装得像一些;换上一把千余斤的大刀,右手持着不停地舞花刀;一道道刀芒朝四周飞去,自然是武皇那个方向更多一些。

    萧乾、叶鸢和赵家武皇三人和一些武王也在此时飞抵战场外,看着萧邕独自一人在舞着花刀,刀芒四散飞射,而那个武皇中期已经不见,他们搞不清路数了;不过看到萧邕能这么密集地发出刀芒,心中也是很惊讶。

    “叮!”

    一声脆响传出,武皇中期在萧邕左侧三丈快速显出身形。

    武皇低喝一声,“你很不错!那就继续我们的力量对攻!”他距离萧邕太近,而萧邕又是一直在用余光看着他,往他那里挥去的刀芒自然会更密集。虽然左躲右逼,但在三丈远处终究是再也不能避开。

    萧邕迅速后退两丈,更换手中的大刀,轮到朝他劈去。

    赵家武皇叹道,“这应该就是刑天的八级杀手了,难怪想和萧小友解决因果。在龙坤大陆,估计也只有萧小友能压制刑天。”

    叶鸢有些担心地说,“我还以为那人已经走了呢,没想到他竟然是隐身在空中。如果他不断地隐身,邕儿想战胜他是很困难的。”虽然萧邕把《神隐诀》交给父母两人修炼,但他们没有龙眸,所以看不清对手在哪。

    萧乾却是没有一点担心,“邕儿的刀芒可以控制周围三丈,在这样的范围内是没办法隐身的。如果想要对邕儿造成伤害,除了近身暗杀,就是远距离的剑芒。但这两点,对方都做不到。”

    “叮噹!”刀剑硬碰硬,两人一齐后退五尺。

    萧邕对这一刀的力量表示满意,完全达到了自己的水平。现在一百四十三个穴位开窍,经脉开通三十五道,就等着领悟法则进入武皇境阶。自己较一般武皇粗六成的经脉和丹田,完全就是一个巨大的水库,其容量丝毫不逊于开通四十三道经脉的圆满武皇中期。

    武皇对自己被萧邕逼退同等距离表示震惊不已,没想到萧邕的力量如此浑厚,好像比上次战斗时增加不少。

    其实上次战斗萧邕还有三个窍穴未开,也没用全力,因为他心存野望,想扮猪吃虎,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将对手重伤或击杀。这次他的心态有所变化,没有了击杀对手的打算,所以一上来就是全力攻击。

    萧邕看到武皇后退,抡起刀冲向前,继续朝他劈去;武皇也是打出了兴奋,换上重剑朝萧邕钩来,战斗瞬间进入狂暴。

    剑撩刀劈,刀斩剑刺。两人的打法越来越狂野,两人也不时爆发出“哈”“嘿”“嗬”的声音。

    赵家武皇看着两人的战斗,叹道,“萧小友的力量和经验真是无与伦比的浑厚与精湛啊,没一招没一式,无不是恰到好处。武皇的战力也是娴熟得令人惊讶,他应该是一个走轻巧路线的,没想到力量与技巧也是这么的强。和萧小友相比,我们只是在境阶上高了一些;要是和那武皇相比,相差的不只是境阶。”

    此时历城有近十万修士来到战场外,看着两人硬碰硬的战斗,都是目瞪口呆,无人发声,就是叶鸢、萧乾也是如此。

    “叮噹!”

    两人再次后退,各自后退近一丈。

    此时两人已经战了近两柱香时间,都是气喘如牛。但两人都是战意斐然,没有继续向前冲,而是使出刀芒和剑芒,白白的剑芒飞向萧邕,白白的刀芒切开空间劈向武皇。

    “叮叮当当”一通乱响,两人的衣服都出现不同程度的损伤,武皇身上还出现了血迹。

    “哈!”萧邕一声暴喝,一道若有若无的刀芒朝对方飞去,犹如刀过沸油般。

    “叮” “叮”“叮”一阵乱响,武皇不断地朝后方退去,边退边阻击飞来的刀芒,身上的血痕越来越多。

    劈出这一刀,萧邕似乎抓住了什么,又感觉什么都没发生,竟然没有继续攻击武皇。

    武皇连续后退近二十丈,看着萧邕有些发呆的样子,说了声,“萧邕,我们之间的恩怨就此了结!”说完,转身就走,急速离开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