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71章 让你先跑五千里
    正在面带狰狞笑容的郭振武瞬间懵了,刚想有所动作,却见萧邕已经借力升空,双腿叉开,堪堪升过他的头顶;同时,一阵剧痛传来,身体也好像受到重撞,直接往后飞去。

    袁武皇懵了,他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萧邕的后背,转眼之间变成了郭振武的胸膛,想收拾已经不可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长枪刺进郭振武的胸膛,又从后面伸出,带出一喷血花。

    郭振武呆呆地看着袁武皇,袁武皇呆呆地看着郭振武,此时真是相对无语,只留下凝噎。

    袁武皇好像忽然想起什么,右手一震,拔枪后退,将郭振武胸膛上洞又扩大了一倍;见到此情况,他惊呆了,不知道自己刚才干了什么,还有半尺长的枪尖也不敢再拔出。

    “神盟的修士还真厉害,竟然可以在战场上自己人击杀自己人。”萧邕的传音又出现在众人耳中。

    正在下方担心的剑宗修士看到战场的变化,全都来了一个急刹车,生生止住过来的趋势,满脸震惊地看向空中三人。这样的战斗太出乎他们的意料了,从来都没想到过战斗可以这样进行的。

    听到萧邕快速的话语,剑宗弟子大声欢呼起来。他们今天太受打击了,三个武皇师傅死了一个,一百五十个武王和武君,现在完好的只有五十余人,轻重伤的有七十余人;关键还是他们仿佛就在被人家围猎,被人家戏弄。现在来了这么一个人,两招就把一个武皇打下来当武王的陪练,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杀一人,现在又不可思议借枪杀人,战斗力强悍,把他们的心都震痛了,震醒了他们脑海中的战斗意识和战斗潜能。

    袁武皇回过伸来,就要抽枪后退,却看到萧邕的刀已经劈下,就像要将其一剖两开一般;他惊了,往后方抽枪,身体极速朝右侧闪去。

    “不要急,既然来了,那就留下。”萧邕丝毫不带感情的话再次传出。

    郭振武也反应了过来,看到萧邕背对自己轮到劈向袁武皇,而袁武皇的枪也在往外抽,他在身上连点五下,抡起刀,就准备朝萧邕后背攻击。忽然,他感觉刚才伤口旁边又传来剧痛,袁武皇的强又进入了自己的身体。从双胳膊间往前看去,袁武皇的枪确实再一次进入自己的身体,不过此时的袁武皇已经不是囫囵的人,而是两扇肉;他的枪留在这里,肉却往地面落去。

    郭振武脸色死灰,被同伴同时击中两次,不知道是不是修炼界有史以来最最奇葩的,但他没想那些,只感觉自己现在已经全身乏力,不受控制地往地面坠去。

    萧邕淡淡地说一声,“武王后期,你们有练手的武皇了。”人却是朝另一处武皇战场飞去,目标很明确。

    正在围殴两个剑宗武皇的三人见状,抽身就要后退,两个剑宗武皇自然不能让他们这么轻易逃走,使出浑身解数,将三人迟滞了那么一瞬间。

    就是这么一瞬间,萧邕的镇鼎击中其中一人,将其砸倒在地,被跟上的剑宗武皇一剑割喉。另一人利用此空挡,极速逃离而去。

    萧邕将第三人一刀拍回原地,淡淡地说,“我去追那逃跑之人,你们两个把他给解决了,顺便照顾一下我那妹妹。”也没等他们回话,飞身向远处追去。

    他们三人都已经精疲力竭,都是因为性命攸关,所以在坚持战斗,防止自己以及同伴被杀;开始是剑宗两人,现在是神盟那人。不过神盟武皇的内心现在已经崩溃,没见过武皇初期这么杀人的,不到三百息,就把战局完全扭转。

    剑宗两个武皇迅速解决对手,服下武皇丹后,拿着灵石飞到两个战场的中间,关注着武王战武皇。

    “想我剑宗堂堂超级门派,没想到最后落得如此下场,真令人悲哀啊。”

    “遇到这样的事情,谁也没办法,希望我们能保存一些弟子,今后重建剑宗吧。”

    “师姐,你今天的战力也是爆棚了,竟然拖住他们这么久。要是没你在,换成其他人,我们这一队已经全军覆灭。”

    “这个不能假设。师弟,你看人家是怎么战斗的。一个武皇初期,砍瓜切菜般击杀同阶修士。这个小姑娘,竟然敢以武王后期的境阶来独斗武皇初期,她那个哥哥竟然也放心让她战斗,不得不说他的心很大。”

    “我估计啊,师姐,说不准他就是这么杀出来的。我如果看到两个武皇初期来围攻,第一反应就是坚持,第二反应就是闪避。今天能一直坚持战斗,还是因为有师姐你在。”

    师姐朝旁边一个武王喊道,“去一些人把同门集中起来。”转头说道,“师弟,我去把师妹也抱来,和宗门弟子放在一起吧。你留在这里,照看那个小姑娘和宗门那些战斗的武王。”

    再说萧邕,看到神盟武皇急速飞走,却没过多担心,也没全力追赶,他怕引起剑宗众人的怀疑,只是保持与此人同样的速度前行。

    飞行三千里后,那武皇转头笑道,“凭你这样的速度还想追本皇?回去吧,免得浪费灵力。”

    萧邕淡淡地说道,“本皇让你先跑五千里。”说着,真的停了下来,目送武皇急速前飞。

    萧邕不是真的停在那里让此人飞奔,而是忽然想起曾经在龙坤大陆海外的洞府中见到的《飞龙在天》后几式。在龙坤大陆,后来有几次想联系这几式,可每次都不能如愿,当时就认为是自己功力不够,所以没再练习。而进阶武皇后,由于时间紧,在飞船上的时间居多,也没来得及练习,今天在追此人时,忽然想起这是一个好机会。

    看到武皇跑出五千里,脑海中马上就出现后几式,抬腿就是以往的三倍距离,“哇靠!神了!现在还有些别扭,速度却是原来的三倍,这《飞龙在天》究竟是怎样的功法?”

    不断地迈步,不停地纠正自己的小缺陷,没到半盏茶时间,萧邕已经稳稳地跟在武皇身后,看着惊慌失措的武皇,慢慢地说道,“你继续,本皇还要练习一会。”

    武皇听萧邕这样说,以为是在戏弄他,咬牙转身,拿着剑就刺了过来。

    萧邕叹了一声,“本皇真心想让你多跑一会,你怎么就不相信呢?罢了,既然你不愿意跑,那就擒了。”说着,拿出大刀反击过去。

    自从那次中毒后,萧邕行事小心多了,明知道现在可以空手入白刃,却还是拿兔子当猛虎打。左手握刀拨开刺来的剑,接着身体不停地前进,逼近其身体,右手直接抓向其脖子。

    对方试图抽剑重刺,萧邕的刀继续前行,使得他的剑只能在外围活动。对方左手试图阻挡萧邕的右手,也被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左手也分开,使得胸口大开。

    对方想快速后退,萧邕正好利用这个机会练习《飞龙在天》后几式,做到与其距离保持在一尺以内。

    两人一退一跟进,持续三千里后,萧邕淡淡地说,“没多大意思,这样不能使得我的步伐更完善。既然这样,你就把你知道的东西全部交给本皇吧。”

    武皇本来已经寒毛倒竖,冷汗如流水,信心尽失,听到萧邕的自言自语,连忙哀求道,“我愿意把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还请事后我一个痛快。”

    萧邕笑道,“我想知道的事情很多,但懒得来问你,不如以自己的方法来得更快。”说着,抬起手,一把抓住其脖子。

    武皇脸红脖子粗地说了一句,“你不讲信用。”接着就感到脖子一紧,体内瞬间窜入巨大的灵力,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萧邕轻笑道,“我都没说什么,何谈不讲信用?”

    一盏茶时间后,萧邕从一棵巨树树冠中飞出,嘴里轻语,“这家伙竟然对剑宗的情况一点都不知道,地位该有多低?作为一个武皇初期,竟然只为了战斗,其余事情都不管,到底神盟有多强的实力?”

    “在龙鸣大陆,神盟武皇只是最低级的战力,看来神盟的主要目的就是速战速决啊。每次都要出动武王,并不是为了正面战斗,而是为了放冷枪,最大的作用竟然是为了搬人家的宝库。”

    “上次那个武皇不知道神盟的情况,这个武皇不知道剑宗的情况,今天却碰上了神盟武皇截杀剑宗修士,希望能从他们那里得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吧。”

    待到视线可及范围时,萧邕发现剑宗绝大部分人都在盘腿恢复,而萧涵正在和几个女修聊天。看到萧邕飞进,萧涵站起来朝他挥挥手;其他人看到萧邕返回,也全部站起朝他拱手。今天没有萧邕,剑宗这帮弟子不说全军覆没,至少也要消失七八成。

    萧邕飞至他身旁,开口问道,“我知道你们是剑宗修士,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个人。”

    萧涵笑道,“哥,我知道你着急,所以已经打听过了,站在我身边这几位都是知道英子妹妹的。你说,我今天是不是变得聪明了?”

    萧邕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笑道,“你什么时候不聪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