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79章 学无止境
    朱龙父子明显比庞瑾箐和史泰隆对剑宗的历史了解更深刻,萧邕从这里得到的信息更多更全面。但他们并不知道英子,他们对剑宗近五十年来的人了解都不多,除非特别优秀的人。

    酒足肉饱之后,四人辞别而行,萧邕兄妹继续往西北,朱家父子则往南。临行前,朱天勤把那个烤肉架送给萧邕,还真的送了他百方白精炭;萧邕接受了烤肉装备,送了他们父子十坛酒作为礼尚往来,没想朱龙又送了他两坛药酒。

    “哥,你怎么不喝他们的酒?是怕他们下毒吗?”

    “怎么会?我开始喝过一口的。这酒很特别,具有疗伤和快速恢复灵力的作用;我们在那里刚刚吸收那么多元素之力和灵气,喝这个有些浪费。”

    “哥,按朱天勤他们说,剑宗还真是没落了,难怪那么多武皇后期,只有不到一半在坚守。英子幸好有一个长老师祖在,不然更不好过。”

    “不要再想剑宗了,和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英子知道剑宗的内幕,估计她也不会惦记剑宗的,最多只是想念她的师祖。”

    “哥,我听他们说的那三个不明之地,怎么有一种进去闯闯的冲动。你说,龙鸣大陆真有那么诡异的地方吗?还有,这龙鸣大陆怎么就没有武帝呢?龙星大陆最高的境阶只有武师,却还是有武君存在;龙翔大陆应该只有武君,却有武王存在;而龙坤大陆只能容纳武王,却有不少的武皇。按照这样的推理,这里应该有武帝存在啊。”

    “所以他们也说,龙鸣大陆和龙啸大陆比其余低等级大陆更神秘,很多东西都不可以我们过去的经验来揣度。没什么特别需要,还是不要有去那三个不明之地闯荡的心思,只见进,不见出,说明很凶险。勇者无惧,那是对自己的能力有充分的信心;没有足够的能力去闯,那就是送死,属于无知者无畏,要送命的。”

    “我觉得你说的对,你们就是无知者无畏,要送命的。”一道嘲讽的声音从八十丈旁传来。

    萧邕和萧涵两人转头看去,是从旁边山顶飞来的六个武皇初期;之所以没引起萧邕二人的警觉,是因为他们没有流露出杀气,甚至到现在都没流露杀气,只有戏谑和满满的嘲讽。

    看到萧邕二人转头,那人继续说道,“本皇以为那个中期是和你们一队的,没想到只是酒肉过客而已。放心,这里和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至少有三万里,即使他们想就,也是来不及了。”

    萧邕淡淡地问道,“你们是谁?想干什么?”

    另一个武皇杀气毕露,“你们两人袭杀了我们师尊,你们说我们是谁?”其余五人也是凶相显出。

    这六人在他们师傅被击杀后悄然离开,却并没离开很远,一直在关注着萧邕兄妹;本来看到他们和朱龙父子一起喝酒烤肉时,心中已经不抱报复的念头,没想到事后四人分道扬镳,这才再次起了为他们师傅报仇的决心。为了不过早暴露,他们缓缓飞向萧邕二人的前行飞向,没露出一丝一毫的杀气,如愿地靠近二人八十丈,达成武皇的最佳攻击范围。

    萧涵微怒道,“有其师必有其徒,有其徒也可以推断其师。在你们的师傅被杀时不敢出面,现在却是找来了,一群鼠辈!以为你们六个就能把我们怎么样?哥,你先别出手,我来试试这六个有几斤几两。”

    萧邕,“你刚刚进阶,要注意把握力度,能不浪费的灵力就一丝也不要浪费。”

    萧涵嘿嘿一笑,“我尽量!”拔出剑就劈出一道剑芒,覆盖右侧三人;接着朝前冲去三丈,一剑平拉,又是一道剑芒挥出,覆盖尾部四人。

    “小涵,你第一剑用力有些大,这样的对手不值得用这么大的力量;第二剑有些小,要使用九成功力,你可是要对付四人,剑芒不能覆盖全部的。”

    “哥,我这不是刚刚进阶,力道还把握不好嘛。你看着,第三剑会好很多的。”说着,直接朝左侧第三人冲去,那人被接连两道剑芒覆盖,正在手忙脚乱地化解。

    都是武皇初期,无论怎么差,反应能力比武王后期还是要强出一些的;萧涵的两剑攻出,对方六人迅速反应过来,全都拿出兵器予以破解并反击。待萧涵距离目标还有三十丈的时候,有三人已经化解剑芒攻击,朝她包抄而来。

    萧邕嘟噜一声,“涵丫头刚刚进阶,对付一个两个还可以,多了就会吃大亏,还是帮她减轻一些压力吧。”说着,左手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分别一搓一弹,两道丹火穿透空间而去,直扑外侧两个武皇。

    这是在萧涵他们进阶的时候感悟出来的,刚刚感悟出的时候,一只手只能发出两道丹火,要么是左右包抄,要么是上下包抄;待撤离时,又感悟丹火用于战斗的新模式,丹火在出去的时候是一道,但最后可以爆开成四道,从而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左右两侧的武皇在冲向萧涵的时候,隐约感到有威胁传来,却没看到萧邕参与,余光也没发现有人前来助阵,强行按下心中那份惊惧,继续朝萧涵冲来。

    他们是有惊惧,因为他们曾亲眼目睹了他们的师傅没还手之力被两人击杀,现在只有一人来战,另一人却在那里看热闹,他们觉得这应该是各个击破的机会,也是他们最大胜算的可能。

    开始萧邕不按套路出牌,他偷袭了!只是四个手指轻轻一搓一弹,偷袭就已经开始。两道青蓝色的丝线在空间内快速前进,有转弯,有波折,但目标直指那两个目标。

    丹火的速度比萧涵还要快,就在她距离左侧那人还有五丈时,那人惨叫一声,接着就看到他身上出现四个拇指粗的黑洞,焦糊味也随之飘来。

    萧涵时间明白发生了什么,快速传念给萧邕,“哥,你这是偷袭,对他们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

    萧邕也传念道,“涵丫头,他们有六个,虽然这批只有三人,可是全劳力,很难打的。下面几人我就不管了,你自己练练手吧。”

    萧涵一剑拉去,左侧那人的头颅飞起,剑芒继续朝第二人飞去。

    第二人余光中看到队友身前出现焦洞,心中一激灵,降下前进速度;此时右侧的同伴又传来惨叫,转头看去,其身前还是出现四个焦洞,他瞬间要崩溃了。余光中,又看到一道剑芒飞来,转身已经来不及,只能是急刹后挥刀自卫,并朝后退去。

    他的这一退,把右侧同伴的命直接退掉。那人因瞬间受到袭击,惊慌中大失分寸,竟然低头查看伤口,被剑芒直接将脑袋切开。

    发完两道丹火,萧邕再次内视肉身,检查业火情况。看到丹火这么小量的使用并没有引发业火的变化,心中大为松了口气,今后还是可以利用丹火作为突袭手段。也对这次感悟很满意,不但空间法则和火之法则领悟有了一定进步,就是丹火的使用也增加了一些功能;如果不是有业火存在,按照一般规律,这次法则领悟的进步保不准已经又新开几道脉和窍穴。

    “业火就是飞来横祸,严重制约了我的战斗力。常说福祸相依,那么这祸也会带给我福吗?为何朱龙前辈也没听说过业火,他们家族以前在剑宗也是有一定地位的,业火应该是很基础的知识吧?低级大陆不知道还能解释过去,他们这里可是龙鸣大陆,是高级大陆,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看着萧涵逼退中间那个武皇,被剑芒阻滞一下的另外两人一起冲来,对手又变成三人,她此时好像信心十足,荒级剑法攻击完后,洪级功法又使了出来。

    “这丫头,把战斗当成了练习场所,是个好想法,不过实力还是有差距啊。对付一个到一个半还行,对付两个就只能处于下风了;现在是三个,马上就是四个,差距就明显了。也罢,让她在压力下对战一会,把潜能全部发挥出来吧。哇靠!他们也使用符?”

    正在观战的萧邕看到一个武皇从储物戒内摄出一张符,明显就是要用来攻击萧涵,连忙左右手的食指和拇指再次一搓一弹,两道丹火直扑而去。

    武皇的符在手,正弯手准备甩出的时候,突感身体剧痛,低头看去,腹部和胸部各出现四个大拇指粗的焦洞,其中一个洞穿心脏;他缓缓抬起头,呆滞地看向萧涵,又看向远处的萧邕,随后四肢展开,缓缓地朝地面坠去。

    萧涵愣了一下,但看到那武皇手中飘起的符,她似乎明白了什么,继续朝其余两人发动攻击。在进攻时,顺手将那张符抓起并扔出,一大堆剑刺向那两人。

    “哇靠!这符比我的剑符要强很多,我的剑只能是一把,这符竟然有十二把,真的是学无止境啊。”伸出手,摄来那武皇的尸体,一把撸下储物戒。令他失望的是,里面除了七十来万灵石和三把剑以及一些衣服外,并无其它东西。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