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90章 南洲乱起
    闭关七天后,萧邕和萧涵继续北上,还是一路飞行,到有人烟的地方打听有关消息。

    慢慢地,两人觉得有些不对。不时有一队队人在地面朝南跑去,也有修士从空中南飞,更有乘船、乘飞禽的队伍经过,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些许焦灼,越往北遇到的这种情况越多。

    在距离剑宗还有近两千万里时,两人看到一座小山上有十余人正在歇息,最高境阶为武皇初期,最低为武师初期,便也降落山顶。

    队伍中的两个武皇见两人降落在他们队伍旁边,顿时警觉起来,队伍中其余人也是紧张不已,有的脸色刷白。

    萧邕抱拳问道,“见过两位道友,本人萧邕。一路走来,见不少人往南飞,并且越往北越多,这是出什么事了?”

    两个武皇也抱拳还礼,其中一个问道,“道友是那个势力的?准备去哪?”

    萧邕,“散修。想去剑宗。”

    那武皇有些惊讶地问道,“道友不知道剑宗被灭吗?”

    萧邕,“剑宗被灭倒是知道,但本皇有一重要亲人消息不明,所以想去找找。”

    另外那个武皇说,“道友,还是劝你不要继续前往。剑宗近十五万弟子,除大战前据说送出八千,战后降五千,其余尽皆战死;说句不好听的话,恐怕是凶多吉少。道友此去,说不定是羊入虎口,置自己于险地”

    开始那武皇点点头,“是啊。道友可能不知,现在神盟开始征战周边,除了臣服就只有逃,本人还是劝道友不要去惹事。”

    萧涵问道,“神盟不是没多少人了吗,他们哪还有能力征战周边,不怕人家把他们全部给端了?”

    两个武皇都有些疑惑地看着萧涵,又转头看向萧邕,开始说话的人忽然问,“你就是那个杀了不少神盟武皇的萧道友?”

    萧邕点点头,“外界误传而已,只杀了九个。”

    那人有些激动地抱拳说,“本人穆浩强,见过萧道友。这是我弟穆浩源,其余乃我穆家精英子弟。想必这位就是令妹了。”看来他也是听说过萧邕的凶名,虽然开始没反应过来,但终究还是想起来这个名字代表什么。

    穆家弟子听说眼前之人就是萧邕,脸色立马转为崇拜之色,一双双眼睛灼热地看向萧邕两兄妹。

    萧邕抱拳,“萧邕和舍妹见过各位穆道友,大家南去,还请给我兄妹二人解解惑。”

    穆浩强叹了一声,“萧道友,想必你们错过了什么,现在形势大变呐。本来神盟已经朝不保夕,可忽然从龙啸大陆过来十八个武皇后期,接管了神盟指挥权。随后把剑宗地盘全面接管,变为神盟总部;随后开始往南扩张,一个势力一个势力地征服。几天时间,就横推千里。我等知晓较早,将家族分为两部分,武师以下的看守家族,武师以上的南迁。对武师以下,神盟还是不关注的,由他们留守。”

    穆浩源补充道,“神盟行事,只有臣服,否则就是死路一条。他们先前已经将周围大小势力的底细全部摸清,这次出来,有武皇中期的,他们派武皇后期带队去收编;有武皇后期的,他们派双倍武皇后期去收服。经此一来,臣服者众,其力量如滚雪球,迅速增强;想必不会很久,龙鸣大陆就是神盟的天下。”

    萧邕有些疑惑地问道,“不是有很多大势力、超大势力吗,穆道友为何如此悲观?”

    穆浩强不屑地说,“有很多大势力、超大势力不假,可他们只顾自己,不关心龙鸣大陆大势。要说破坏规矩的,首先还应该是四大超级宗门,他们最早建立联盟,不过建立的是自保性,四宗守望互助,只筑篱笆守护自己,根本就没想其余势力,将其余势力尽皆抛弃。他们如此行事,最终也免不了被蚕食的命运。”

    经过询问,二人了解了很多他们所关心的问题。最后,萧邕问道,“穆道友,你们一行十五人,其中武师八人,这样的速度不怕被神盟追上吗?还有,你们既然知道他们南扩,为何还往南行?”

    穆浩强苦笑,“我们也知道他们南扩,但他们已经将战线拉开近五千万里,我们无论往东往西都没安全保障,只能往南;越往南越荒芜,寄希望于他们不去不毛之地吧。两位萧道友,听本人一句劝,还是折向吧,神盟现在势头正劲,当避锋芒啊。我等也歇息了两盏茶时间,告辞!”

    看着飞跑而去的男男女女,萧邕忽然觉得很悲哀,一大家因为外来威胁,不得不骨肉分离。逃者不知前途在哪,守者不知命运如何,逃者守者不知此生还能否相见。

    萧涵看到萧邕有些发呆,说道,“闭关才七天,外面的形势就大变,我们的前路更艰险。哥,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萧邕甩甩头,将莫名其妙的想法甩开,接口道,“如果神盟这样扩张,不但我们,还有英子、李静怡他们的形势也会更加危险,我们要加快行动才行。”心中微叹,这样下去,业火又会增大,愁人呐。

    萧涵皱着眉说,“李师姐他们现在不知道在哪,我一直没联系上他们,不知道会不会出危险。”

    萧邕摇摇头,“他们不会有多大事,两个武皇、两个武王,战斗力都很强,只要不遇上武皇后期,跑还是没问题的。龙鸣大陆太大,八十万里很小,方向稍微出现偏差就远了。这个妆已经不行,需要重新弄一个才是。”

    刚飞起找想地方化妆,就听到远处传来剧烈的打斗声,不过十息,两支正在追逐的队伍出现在千里之外。

    两支队伍都有男有女,各种兵器使劲朝对方招呼,每次都会有人受伤,显然就是生死搏杀。

    两人没有继续飞行,停下看着逐渐朝这边移动的战团,萧涵问,“哥,莫非神盟修士已经追到了这里?”

    “不大像。两队都有武君,神盟战斗是以武皇为主的,数量也要占绝对的优势,讲求的是一个快字,速战速决。”

    “现在他们没那么多武皇,也有可能武君参战,毕竟对付的只是一些中小势力。不过他们确实不像神盟的做派,两边都只有六个武皇初期。”

    “走吧,我们找地方化妆。”

    “哥,他们应该不是神盟的,我们去劝一下吧,今后也是抵抗神盟的力量呢。”

    “呵呵,涵丫头,你就能确定他们今后是抵抗神盟的力量,不认为他们会臣服于神盟?”

    “是啊。如果他们愿意臣服于神盟,那他们为何要逃?还不如现在直接臣服算了。”

    “时事易也,此时非彼时。现在逃,是心存侥幸,南面还有亿里空间,但不意味着今后不臣服。要是他们有觉悟,在逃命的时候为何不能将以往的仇怨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还在进行生死搏杀?”

    战团很快移到两人前方三百里,一个武皇喊道,“两位道友,还请助我一臂之力,将这群浑水摸鱼的贼子击杀,我等不胜感激!”

    另一方有一个武皇也喊道,“两位道友,这伙人无恶不作,还请助我一臂之力,为我龙鸣大陆修炼界除害。”

    萧邕笑道,“涵丫头,你现在知道该帮谁了吗?”

    萧涵摇摇头,皱着鼻子说,“不知道。”

    萧邕呵呵一笑,“不知道就不能帮。他们战他们的,我们看我们的。”

    萧涵有些戏谑地说,“他们这样的水平有什么好看的?纯碎就是浪费我们的时间。我也想不清了,就这样的战斗力,还敢在这交通要道上战斗,不怕那些厉害的修士将他们一起灭了?”

    两人在那里小声交流,并肩看着越来越近的战团,也没回应任意一方的喊话;那两支队伍在距离二人还有八十余里后,双方慢慢分开,都是眼睛血红地看向对方,戒备着对方,人却是继续朝这边飞行。

    在经过两人身边时,一个武皇朝他们抱拳说道,“两位道友,神盟小股搜查队距离这里不到百万里,不如和我等继续南下,大家有个相互照应。”

    萧邕看了那人一眼,摇摇头说,“谢谢!我们想去看看神盟修士到底有多厉害。”

    那武皇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来,和队伍继续南飞。

    两支队伍也没再次战斗,而是逐渐的拉开距离。

    萧涵笑道,“他们也有意思,打生打死,知道谁也打不过谁,现在却干脆不打了。何苦呢,被打得断手断脚、皮开肉绽的,最后却是各自分飞。说不定遇上狠角色,把两支队伍都给吃了。”

    “估计本来就有恩怨,南逃的时候遇上了,想分出一个高下,没想到谁也奈不何谁。”

    “哥,按刚才那人的说法,神盟修士已经扫荡到前方百万里,看来他们的行动很快,我们要快点找出线索才行。”

    萧邕有些凝重地说,“小涵,我们这是要去杜城,很危险,我还是想你往南去找李静怡他们。这样的话,你们有三个武皇初期,一般的问题能够对付;而我也能冒死潜入,早日找到线索。”

    小涵摇摇头,“哥,我要跟着你,我要早日见到英子妹妹。放心,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大不了进入镇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