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399章 杜家的麻烦到了(上)
    杜武岭和三太上长老跟随着杜天浩、杜纯岗进入小会议室,两人对杜纯岗回来的过程进行了详细的了解,又要他释放魂力,没得到任何有用的线索,无奈之下让其离去。

    杜天浩面色凝重地看着杜武岭,“大太上,纯岗身上有什么异常?”

    杜武岭皱着眉头说,“我在扫视杜家的时候,感到他身上隐约的有魂力扫出,但只是那么一瞬,然后就没发现任何痕迹。很奇怪,在那么密集扫描的半盏茶时间里,竟然没有任何发现。”

    三太上也点点头,“我也感觉有一道不是很强的魂力发出,但比纯岗的要强,比我们几人要弱。”

    杜天浩,“两位太上是怀疑有人进入了我杜家,是隐身吗?”

    杜武岭摇摇头,“应该不是隐身。一般的隐身状态,在那样高密度的威压和我们魂力扫描情况下会显出身形的,说不定是利用了能藏活物的储物戒之类的东西。”

    三太上点点头,“有可能。能藏活物,意味着功能强大,可大可小。不过我们用魂力严密监控那里,想必没办法逃。”

    杜武岭严肃地说,“不能大意。从现在开始,要加强巡逻,仔细检查,不可漏过任何可以细节。有一点很明确,那就是有人已经混入我杜家,绝对不是好事情。”

    杜天浩站起说,“两位太上请稍等,我去安排一下防护措施,片刻就来。”随后出门而去。

    三太上似自语,“能储存活物的宝贝,也就十余个大势力才有,到底是哪个势力呢?”

    杜武岭叹道,“我们最早投靠神盟,很多人会对我们不利。但总的说来,除了剑宗,别的大势力不会出这个头。再说,那些大势力中,能带出这种东西的,必定是高层之人,甚至是武皇后期。”

    三太上低声道,“剑宗余孽现在是自顾不暇,郜思志也死于非命,听说那储物戒被常副帮主获得,可以排除剑宗余孽。”

    大太上摇摇头,“这个不好推测。这样的东西虽然罕见,但毕竟还是有一定数量,谁知道其余势力有没有。”

    杜天浩走进屋子,“已经安排族内力量加强巡视,魂力扫描可是要辛苦几位太上了。”

    杜武岭摆摆手,“我们干脆就在这里待着,等一个时辰后轮换。回家是静坐,在这里也是静坐。”随后,三人谁也没说话,房间内陷入寂静。

    第二天,杜城外传来大喝声,“神盟薄信前来见杜家大太上。”

    正在外面小道上监视路面情况的杜武岭皱着眉头朝城外看去,发现一个武皇后期和三个武皇中期正飘在西城门外,其中一个中期是潘造余,连忙松开眉头大喝,“开城门,开禁空,欢迎贵客!”

    杜城西门处阵法大开,杜府山门旁迅速跑出二十个武皇初中期,在两旁分别站定。杜家的这种做法,是对来访者表示最高的礼遇,几千年来,只有剑宗掌门享受过这种待遇。

    薄信哈哈大笑地直接从城门上空飞进,直接朝杜家腹地飞来;已经来到山门外站在最前的杜武岭见薄信没有下地的意思,脸色变幻几次后也升空,朝薄信抱拳道,“杜家杜武岭率杜家子弟欢迎薄道友一行的到来。”

    薄信哈哈笑道,“感谢!感谢!”也抱拳还礼。

    杜武岭摆手朝下导引,“薄道友,请!”

    薄信往前平着手一伸,“杜道友,请!”

    杜武岭刚刚降落地面,却发现薄信已经跨过山门直接进入里面,脸色立马阴沉下来。不管是近处还是远处在观看的杜家人也是脸色发黑,这是完全看不起杜家的节奏,是一种侮辱性的打脸。打完杜城打杜家,杜城就是杜家的,最终都是打的杜家。

    潘造余和另外两个中期没有跟薄信一起从山门上空跨入,飘在空中很纠结,脸上很尴尬。跟着薄信一起跨进去,就会完全得罪杜家;不跟着跨进去,就会得罪薄信,他可是龙啸大陆来的,现在神盟都被他们接管,等于是他们的直接上司。

    薄信忽然说道,“杜太上,很不好意思,想着事情,忘记了要走山门待我回去重新走一遍。”作势欲转身跨出山门。

    杜武岭连忙说,“无碍的。”心中却在咒骂,“想着你妈!踩了杜家一脚,想返身再踩一脚?小人得志!”自己不升空,从山门内一步步朝前走去。

    薄信在空中飘行,看到杜武岭只是在地面行走,心中怒气顿起。见潘造余等三人飘在山门外不肯跨入,冷笑道,“你们三人还等着本皇请你们进来吗?是你们跟着我办事,还是本皇指挥不动你们?”

    两个中期一咬牙,同时朝前迈腿,一步跨过山门;潘造余正在犹豫跨还是不跨,没到两息,已经转身前行的薄信扭头怒喝,“跟本皇出来办事,不听本皇指挥,按神盟律例,今日废除尔之功力!”极速转身,飞向山门外还在犹豫的潘造余。

    潘造余还在纠结,猛听薄信怒喝,全身虚汗顿起,他赶紧欲跪求饶;还没来得及跪下,还没来得及开口,薄信的食指已经点在他的中丹田。

    绝望中的潘造余发现,自己中丹田瞬间破碎,四根经脉断裂,灵力开始快速外泄。他心如死灰,这些外来神盟人真是嚣张,有那么一丝怀念原来自由修炼的样子。

    看着快速被废除功力正在下坠的潘造余,杜武岭心惊肉跳。没想到薄信翻脸这么快,一个武皇中期,说废除就废除;在大势力或超级势力中,武皇中期比较常见,但在龙鸣大陆,一个武皇中期可以组建一个中型势力。

    杜武岭抬手正准备抱拳搭话,薄信淡淡地话语传来,“出了这等抗命的属下,本皇今天的心情全无。杜家大太上,本皇今日来是为了通知杜家。三日内,派遣四个武皇后期、十五个武皇中期、三十个武皇初期来神盟总部候命。”说完,转身朝杜武岭方向抱拳,随后朝杜城外飞去,那两个武皇中期再也不敢犹豫,紧跟着飞去。

    杜家、杜城很多人看到了刚才那一幕,有的心情愉快,有的心情绝望。绝望的占了大多数,愉快只是很少数。

    看着眨眼不见的薄信三人,杜武岭咬着牙红着眼低吼一声,“闭阵!关城门!”指挥两个武皇将山门外的潘造余抬进来,并吩咐拿出最好的治疗丹药。

    回到会议室,除去三个在外监视路面的太上和外出的九太上,其余五人都汇集于此,同时还有族长杜天浩,六人的脸色均是铁青。

    三十息后,杜武岭长叹一声,“外来人与本地人终究不一样啊,就是为了来震慑我杜家的。”

    八太上狠声说道,“如果在剑宗最后时候我们能反戈一击,我杜家焉能有此窘境!”

    杜武岭脸色青紫,低声喝道,“当时还不是为了杜家今后的长远发展?即使现在,杜家的发展也没受到任何影响。神盟的力量有多大,我们又不是没见过;一来就是十八个武皇后期,如果需要,估计还会有更多的后期赶来。所以,这样的话今后不要再说,免得伤了和气,给别人以可乘之机。”

    八太上很坚决地说,“从今以后,本人将到龙鸣大陆游历。”说完,竟直接站起朝门外走去。

    四太上连忙喊,“老八,老八!”八太上只是挥挥手,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

    看着脸色不愉的几人,杜武岭说道,“随他去吧。”停了一会,又说道,“看潘造余的伤势如何了,我们了解一些情况再说。”

    潘造余现在已经变成一个凡人,对神盟也不再有神盟忌讳,加上杜家用最好的丹药救治自己,在面对杜家太上的询问时,便把自己所知道的一点一滴都给讲了出来。

    杜家四个太上听到潘造余所说,心中是惊天动地。虽然有家族武皇在神盟总部,但接触不到一些核心的情报;潘造余虽然是中期,但曾经是副帮主常遇春的得力助手;常遇春现在还是协助司徒望龙管理神盟,常遇春照样倚重潘造余,所以掌握着神盟的大量核心情报。

    自从司徒望龙等十八人来后,直接接管神盟,对原来的管理团队很不感冒,对本土武皇也没多少在乎;原盟主胡理被任命为第一副帮主,手中并无多少实权;原来本地那些武皇后期的职位全部下调半级,除了常遇春,他攻下剑宗的思路很和司徒望龙等人的行为方式对路。

    神盟计划三年占住南洲一半的地盘,七年征服全部南洲,十年内攻占相邻一洲。

    龙啸大陆来的十八武皇后期,有十二个长期驻守总部,其余六人和原来的武皇后期组织四处征战,向外扩展。一个月来,已经征服东南西三面近五千万里的范围,每天都有武皇臣服,实力急速变强。

    几天后再次攻打九岚宗,薄信就是总指挥,辖五百武皇,都是本地的。另一个武皇后期彭慧本制作盾牌已经有六千个,预计这两天就可以完成。

    潘造余被带走后,杜武岭等人的脸色阴沉起来,杜家的麻烦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