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415章 红黑色丹药
    萧邕不会完全出神,这是他一贯小心谨慎的作风。看到单队长启动,他不想再用《平天下》,不,应该是自己改良版的《平天下》。这一击发出,他的灵力消耗了近四成半。他体内有业火,在时刻不停地消耗着他的灵力,所以他的灵力储量比一般的武皇初期还要低。萧涵说使出一记宙级功法只需要三成三灵力,但他这一击却消耗了四成半。

    不使用灵力,萧邕的辅助手段还有不少,其中之一就是符箓,这次出来可是画了近六百张。一张电符甩去,单队长瞬间变成一块木头,全身绷紧,犹如木头一般朝前飞来。

    萧邕感觉全身剧痛且麻木,但还是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冲着飞来的单队长就是一个拳击组合。左拳砸向其鼻子,跟着倒飞的他又是一记勾拳,直接勾中下巴,下颌完全碎裂,皮肉碎骨一股脑散飞,而单队长则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着往后方飞去。

    “妈蛋!这龙鸣大陆的电符比以前那些要厉害三倍还不止。幸亏本皇适应了以前的那种,适应能力比他强,不然谁干谁还说不定。”看着不停旋转倒飞的单队长,萧邕两手不停的互揉,心中也是生有余悸。

    以前扔过很多电符,但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电符带给他这么大的痛苦,那个瞬间可以说是生不如死。巨麻,剧痛,全身的筋都绷得有些施展不开。

    单队长感到一阵巨麻剧痛后,想控制自己的四肢往旁侧移,却发现自己的眼珠都已经转动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萧邕笔直朝自己飞来,一记左直拳直接砸向自己的鼻子。又是一阵剧痛传来,自己也如同木头一般头朝后仰着倒飞而去。

    就在他感觉眼睛可以转动的时候,看到萧邕贴身而上,一记下勾拳朝自己打来,心中甚是焦急,也感到死亡伴随着这拳而来。

    “咔嚓嚓!”一阵连续的声音通过骨肉传至大脑,接着又通过空气撞击鼓膜,单队长感觉到识海急剧震荡,剧痛又使他马上就要能活动的四肢虚软无力,看着萧邕也是迅速地模糊,他心中忽然闪出一个念头,“就这么死了吗?”

    萧邕看到旋转着倒飞的单队长,握起右拳看了看,脸上透露着惊疑,这力量似乎比以前大了很多,忽然灵光一闪,“哇靠!我这是把《平天下》打通的那两条新经脉也给用上了!效果有这么明显吗?!”

    不过他没想很多,现在还处在生死搏杀之中,转头看了萧涵和吉达能两人的方向,两个初期正在围攻萧涵,而任武皇和一个武皇初期缠斗。从场面上讲,吉达能和对方能持平,而萧涵则稍落下风,那两个初期的战斗力也不是一般的初期所能比拟的。

    没有阻滞,萧邕迅速上前,抓住单队长的右胳膊,随后一拳击在他的左胸,确保其完全嗝屁,顺手扒下其储物戒收起,服下百滴地乳精后朝另一方战场飞去。

    在萧邕击杀单队长的那一刹那,任武皇和吉达能两人都感觉到了这一情况,不过是产生了两种不同的反应。

    任武皇被萧邕这么快时间就击杀自己四个同伴感到震惊,心中迅速生出撤离的念头,所以他大喝一声,全力击向吉达能,试图将其逼退后脱身。

    吉达能对萧邕的战绩感到震惊,但也刺激他爆发出全力,然后留下他们;看到任武皇全力朝他攻来,也是全力攻击过去,想将他们缠住。

    萧涵的两个对手似乎也感觉到战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任武皇大吼一声后,也同时朝萧涵攻去,将萧涵逼退后转身就走,丝毫不带拖泥带水。

    萧涵被击退后,脸色一变,娇喝一声,一剑挥出,三道若有若无的剑芒齐头并进罩向逃跑的两人。

    看着飞出去的剑芒,萧涵也是呆了呆,这剑芒比以前的颜色淡了很多,速度快了近一倍,看起来剑芒愈加凌厉。

    左侧的初期头也不回地朝前飞,忽然间,他感觉自己的魂魄飘飘忽忽,人也迅速陷入黑暗之中。来不及一声叹息,已经尸首分离。

    服下五十滴地乳精后,萧涵朝两人追去,看到左侧初期尸首分离,继续朝右侧初期疾飞。她进阶武皇初期后,速度又快了两成;虽然那个武皇初期先跑百里,但两人之间的距离却是越来越近。十五息过后,两人的距离缩短到四十里;二十息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十里。

    神盟武皇初期看着越来越近的追兵,他一咬牙,从储物戒中拿出一颗红黑色丹药服下去,不到两息,速度就增快三成,将两人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开。

    看到两人的距离越拉越远,萧涵有些不解,但她还是爆发出全力去追,直到追出三千里后,看到双方距离已经不低于千里,这才知道自己再也追不上对方,停下来盯着对方的后背看了几息后,方才转身朝战斗的地方飞去。

    待回到战场外时,看到萧邕和吉达能正在前后堵截任武皇和那个初期。此时,任武皇的脸上已经很憔悴,神情也显得很慌张,正在左冲右突;相比而言,那个初期似乎情况要好一些,虽然不能逃出战圈,但显得灵力充沛。萧涵见到此情况,持剑堵在那个武皇初期一侧,心中嘟噜,“也不知道哥想干什么,竟然不使用兵器。”

    萧邕此时没有使用兵器,也不使用《平天下》,而是在练习寸劲,这种打击方式已经很久没有使用,在将寸劲融入《平天下》后,他生起一个想法,是不是可以把寸劲的运转模式加以改进,引入更多的窍穴和经脉,使得寸劲更具威力。

    在飞至这个战圈后,看到萧涵瞬间击杀一人,拔剑就去追另外一人,便放心加入吉达能战团,直接找上任武皇。吉达能也是一个专找高手对练的修炼狂,他的目标也是任武皇,所以他也盯住任武皇不动,以任武皇为打击目标。

    任武皇本来就想逃,只是没能逃脱,现在萧邕加入进来,并且是击杀过自己队长的初期,心中更是慌张;使出十二分能力后,还是没能逃出两人的包围,心中更是惊慌起来。

    萧邕根据《平天下》的运转经脉的经验,每打出一击后,都要进行总结,然后继续出拳出掌。

    “啊”的一声传来,萧涵将那名武皇初期一剑劈开。自萧涵加入,萧邕和吉达能只是防止他从自己身边逃走,并没过多关注,这也是那个初期早先没有受到多少伤害的原因。

    萧涵将那人的储物戒收上后,娇嗔道,“哥,吉道友,你们还准备玩多久?那个初期我没能追上,不知道吃了什么丹药,快得不行。”

    正被萧邕和吉达能死死压住的任武皇脸色忽然狰狞起来,一颗红黑色丹药出现在嘴前,被他张口吞下。

    萧涵大喊,“小心!就是那种丹药,灵力马上会增加很多,速度也会增加很多。”

    萧邕呵呵一笑,“那就看看这丹药的效果。”人却是不自觉地往萧涵那边移动三丈,卡住他从萧涵那边突围的可能。

    吉达能也是呵呵笑道,“萧邕道友说的是,我们就看看这丹药有什么特别之处,总不能达到武皇后期吧?”

    两人嘴上说着话,身体动作可没停,该攻击的还是攻击。

    服下红黑色丹药不到三息,任武皇被萧邕和吉达能各击中一次,嘴里喷出血来,但就在那口血喷出后,他的灵力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盈起来,速度也是越来越快。

    萧邕皱了一下眉头,这应该是一种刺激潜能或涸泽而渔的丹药,不然不会见效这么快。再次朝其攻击时,任武皇竟然不闪不躲,直接用拳对上萧邕的拳头,两人同时后退三丈。

    吉达能从其背后攻击上来,一掌拍在任武皇的后背,被其缩了一下身体,将后背所受力卸去六成。任武皇并未被击退,他反而转身朝力已出尽的吉达能继续攻去。

    萧邕心中一惊,这家伙的反应能力比开始快了很多,在经受武皇中期这么一击后,竟然能转身就发出一击;便继续追上去,同时一掌拍向其后背。

    吉达能几完一掌,身体正往后退,没想到前掌还没收回,任武皇已经转身朝自己冲来,而且那一掌距离自己胸膛不到一丈三尺,连忙将双手护在自己身前。

    任武皇瞅准了任武皇,他就是要从这里突围,所以在转身飞出三尺时,他的右掌已经拍向吉达能,将其拍得后飞近十里,而他继续朝前冲去。

    就在他飞出八尺的时候,萧邕的那一掌已经落在他的背上,他喷出一口老血,被拍得加速前飞,但他在飞行中稍稍调整方向朝北飞去。

    萧邕稍微愣了一下,全速朝前追去,令他奇怪的是,追去两千里,始终不能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便转身往回飞,心中很是不解,“这是什么丹药,竟然有这样的效果;如果神盟修士都有这样的丹药,那神盟一统龙鸣大陆还真是有可能。不过要是狂暴丹,那就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