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458章 一死一逃
    来到第五个石室前,萧邕没有进去,里面两个武皇后期,自己绝对不是两人的对手。停留十息后,轻柔地抛下三千六百块灵石布下一个五行杀阵和三转迷魂阵的混合阵法。既然不是对手,那就用阵法给他们造成一些麻烦,有可能的话,击杀一人是最好的,能伤一人也是不错的成绩。

    巴适君和鸠力天两人在同一间室内喝闷酒,这一段时间来,他们两很郁闷,开始由于方向性错误,没能追上萧氏兄妹;到后来发现二人,一路追赶,还没追上,却已经来到扬涎城外,失去了下手的机会。

    本来扬涎城不让萧氏兄妹进城给了他们惊喜,没想到萧邕竟然钻入河中,不知道潜向何处;最令他们恼怒的是扬涎城修士竟然趁机群起而攻之,使得两人陨落,四人重伤。要是在别处,他们两人还会对那些扬涎城修士动手;但这里是西洲,不但现场有一个武皇后期在盯着他们,城内和城外还有四道魂力锁定了他们,使得两人不敢出手,只能忍辱后退。

    “巴道友,本人感觉那萧邕没有储藏活物的宝贝,不然他不会冒着被我们近距离攻击的危险,还拉着那个女修这么跑。”鸠力天喝下一口酒开口说道。

    巴适君摇摇头,“不好说。为何我们追入水中未见他们呢?那河不过七十丈深,我们两人都下潜了五十丈,没发现任何踪迹。难不成他们的隐身如此厉害,能逃过我们的魂力扫描?”

    “在水下,我们追踪速度快,扫描的漏点很多,说不定他们就在那些漏点之内。”

    “鸠道友考虑过没有?他救出了她妹妹师徒,她们两人又到哪里去了,难道还藏在那个湖泊内的水底?道友是去轰过湖里石山之人,觉得她们还会停留在那里?”

    鸠力天摇摇头,“这事就很诡异了!那两人不见了,这两人就大摇大摆地往这里飞,甚至不顾被我们攻击,就是不使用宝贝。”

    巴适君倒入一大口酒说,“鸠道友,现在不是宝贝不宝贝的问题,而是我们必须杀死他。在这里,我们已经死了两个武皇中期手下,不能回去交差,只能拿他们的头颅回去。”

    鸠力天咕噜咕噜喝下半坛酒,瞪着牛眼喝道,“对,必须得拿下他们,为我盟除去祸害!”

    忽然间,轻微的脆响从室外传来,两人都把举向嘴边的酒坛停住,一齐转头看向门口。

    巴适君喝道,“进来!”

    没人回应,门外也没有传出声音。

    鸠力天放下酒坛,嘟噜朝门口走去,“谁在外面?难道他们这么快就恢复了?”拉开石门,他就大喝一声朝后退却,盘坐在地的巴适君也朝后平移而去。

    刚刚拉开石门,鸠力天就看到萧邕站在门口,戏谑地看着他,急速抬起左手,一把符朝他甩来。白色的球,红色的火,蓝色的火,半透明的剑和石头、锤子,令人恐惧的电弧。

    在两人听到室外有脆响传出时,萧邕已经将混合阵布置完毕,左手拿出一把符箓,右手拿出两块灵石狠狠地砸在石门上,专等他们来开门,打他们一个突然袭击。果然,他们开门了,不过令他遗憾的是不是两人同时来到门口,只有一人前来。

    鸠力天二人后退的速度都很快,却没能快过符箓的速度,石室距离太短,很快就到了尽头,退到石壁前退无可退。

    鸠力天感到自己贴在巴适君前面,将萧邕的符箓全部承受。瞬间全身麻木,眼球不能转动;雷声炸得他耳朵轰鸣,红火、蓝火直扑他而来,身上连连遭受撞击,传来的剧痛痛入心扉。他内心恐慌了,全身不受自己控制,想喊又喊不出来。这种自己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的感觉很难受,这种被人拉在前面当做挡箭牌的心情很沮丧。这事还没完,萧邕已经冲入门内,大刀朝他的头颅劈来。他心死了,没想到要交代在这里,交代在一个武皇初期手里;就这么憋屈地死去,就这么莫名地死去。在南洲,他还有家族,还想去龙啸大陆神盟,现在还不到七千岁,还想继续进阶。

    鸠力天极速运转灵力,想努力去操控自己的身体,在这千钧一发的情况下逃过对方的劈杀。大刀越来越近,不到五尺就要劈到脖子上,鸠力天绝望了!眼睛可以转动,麻木感也完全传递至中枢,但大刀已经来到脖子前一尺。

    不到一息时间,鸠力天就快要从电符的打击下醒转,不能不说他适应力的强大,也说明了一个武皇后期的能力。

    “噹!”“该死!”

    鸠力天感觉自己受到重重一撞,斜里朝右侧飞去,狠狠地撞在石壁上。尽管身体传来剧痛,但他的心情一下子由地狱飘向天堂,获救了!自己获救了!躲在身后的巴适君出手了!

    萧邕劈出的一刀被巴适君恰好挡住,但他第二波符箓又甩了出去,将巴适君固定在那里:身体前倾,右手的短棍架住大刀,眼睛直直地看向前方,脸上有着痛苦,也有着绝望。

    巴适君怎么也没想到,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短的时间,萧邕能重复两次动作。他在第一次符箓时,就已经受到影响,虽然有鸠力天在前当挡箭牌,但电符还是承受了两成的,导致他的反应速度也慢了近四成。

    萧邕强力压下阻挡在刀下的短棍,刀口方向一偏,从巴适君的脖子间划过,一颗头颅飞向右侧,飞向鸠力天。

    鸠力天暴起,拿出长枪就要冲向萧邕。

    “嘭!”枪头刺在石室顶部,刺进石壁内五寸有余,鸠力天前冲的脚步停了下来。

    愤怒之下的鸠力天没想到石室只有一丈二高,而他的枪长一丈零八,刚出现在手中,就被卡在石壁内。

    “这是一个最好的机会!”萧邕心中大吼。

    假如能击杀两个武皇后期,今后的行程就会少了很多干扰;击杀这个武皇,那就杀了三个神盟武皇后期。

    拿出一把符箓,身都没转就朝对方甩去。只要麻住对方一息,萧邕就可以击杀修炼生涯的第三个武皇后期。

    鸠力天竖起的毛发更加绷直,他顾不上枪了,快速朝门口方向飘去。关键时刻,他知道轻重,不能享受这些符箓。巴适君死了,是遭受这把符箓而死的;自己本来是要的,因巴适君而获得一命。

    萧邕暗叫一声不好,嗖地往右前飞,一脚踏在石壁后转身、出刀,刀尖指向抡拳砸来的鸠力天,同时左手再次甩出。

    鸠力天的反应很快。在飘向门口时急速转身,直接攻向背对门口的萧邕,欲一拳砸向他的后背。他反应快,没想到萧邕的反应更快,五尺的距离没能追上,反而迎来大刀刺向拳头。再一看,他心又慌了,萧邕的左手甩了出来,又是几张符箓。

    鸠力天大吼,“萧邕小贼,你不用符箓试试?!本皇就地击杀你!”嘴上吼着,身体又朝右后方飘去,飘向门口。

    萧邕冷笑一声,“老贼,你把境阶压制在初期,老子一只手击杀你!”左手一抖,一把符箓再次出现在左手。

    鸠力天“哇”地吐出一口老血,有开始被锤符、石符、镇鼎撞击的因素,也有气的原因,他心中愤懑,“这小贼忒鸡贼,动不动就用符箓,今天没办法再战。”随后身体一闪,出门而去。

    萧邕一愣,左手拿着符箓,右手持大刀朝门外追去;待追至洞府门口时,发现鸠力天已经飞去三百里,便大吼一声,“妈蛋!老贼,你跑得挺快的!武皇后期,不过如此!哈哈。”

    鸠力天听到萧邕的大吼,脚步踉跄一下,身体没停留地继续疾飞,嘴里吼道,“小贼,你死定了!今日之仇,誓将讨回!”

    萧邕哈哈大笑,“老贼,你今天有两个后期都这副屌样,今后就更是来送死了。回去吧,你神盟妈妈喊你喝奶!”

    鸠力天的步伐再次一乱,但没再回话,很快就消失在前方的山顶之后。

    看着消失的鸠力天,萧邕释放魂力一直盯着,直到他消失在五千里之外,“妈蛋!他不逃的话,说不定该本人逃,看来狭路相逢勇者胜是绝对正确的。”

    服下百滴地乳精和各种丹药,萧邕转身走进石室,将巴适君的储物戒摘下,嘴里嘟噜道,“本来是想杀那个老贼就逃的,没想到杀了你。看来你是真的该死,怎么也躲不过啊。你要记住,如果有下辈子的话,要机灵一点,战力也要再强一些;还有,不要想着替神盟作恶,不然还是这副下场,白活一世。”

    鸠力天边逃边心中怒火迸发,“该死的贼子,本皇要杀了你!要活剐了你!”随后又惊醒,“敢对我们两个下手,莫非那四人已经被他击杀?怎么没有任何响动?他是怎么进的洞府?”随后咬牙切齿地低吼,“不能回神盟,不然会被废除功力的!要击杀这个贼子,拿他的头颅回去抵罪,这样才能保证家族在神盟的保护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