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464章 危墙之下
    鸠力天看到萧氏兄妹坐在洞口,心中一阵狂喜,终于找到他们了!想想自己被重伤狼狈逃窜的日子,想想自己被西洲武皇初期骚扰的日子,他对萧氏兄妹的恨已经无法言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杀了他们!他不敢想活捉他们,对萧邕一把一把的符箓心存恐惧。

    在飞离洞口十里时,为了保险起见,要尤成吉从对面堵截,做到万无一失。

    在飞入通道时,看着萧氏兄妹在前面狂奔,速度比己方两人要快,心中有些懊恼,自己的用意太过明显,打草惊蛇了;但转念一想,跑的没有飞的快,对面还有尤成吉在堵着呢,他们绝对跑不了。

    刚跑入通道十丈,忽然发现前方有大量刀芒从四周朝自己飞来,连忙减缓奔跑速度,朝刀芒拂袖挥去;转头一看,齐再天也减慢了速度,拿着一把弯刀在挥舞,护着自己的周边,便喊道,“齐道友,我们要全力冲击,不然又会被他们跑掉。”

    齐再天回应,“鸠道友,难道这是他们二人布置的阵法,他们已经发现了我们?”

    鸠力天心中咯噔一下,是啊,他们怎么会在通道口等着自己一行,又是怎么知道他们要赶来的?但随即鼓劲道,“不管他们,以力破阵,这等小把戏不够看的。”

    两人慢慢靠拢,往前方冲击的速度也不慢,不到半盏茶时间,已经冲过三十里。

    忽然,他们两人停下来,疑惑地看向前方,鸠力天咽下一口唾沫说,“齐道友,这里又会有什么阵法?前方已经经历了刀阵、剑阵、巨石阵、火阵、五行杀阵,难道还有更复杂的?”

    齐再天转头看了一眼鸠力天,情况和自己完全一样。灵力只剩六成,衣衫成缕,密密麻麻的的创伤,还有被烧掉近三成的胡须和近六成的头发,手脚都有些哆嗦。心中一叹,这就是萧氏兄妹布置,引他们入彀的,嘴里说道,“到了这里,我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前冲。对面还有尤道友,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鸠力天恨恨地点点头,拿出两颗皇力丹服下,“冲!一定要击杀这两个贼子!”在说这话的同时,他心中陡然生起一种担忧,想必尤成吉遇到的情况也不是很好。

    尤成吉现在的处境确实很不好。他飞到山的另一侧时,没看到几人出来,便来到通道内,只看到前方模模糊糊的,看不清通道前方十里的情况。

    待走进五里时,灵光一闪:这前面不是看不清,而是有阵法!呆在原地站了半盏茶时间,也没看到有人出来,心中一发狠,就朝阵法里走去。在他看来,萧氏兄妹也是陷入了阵法之中,堵在这里还不如早点和另外两人汇合。

    一跺脚,尤成吉拿着一对锏直接冲入阵法。没有遇到任何袭击,只感觉通道陡然放大,里面愈加模糊,目视距离不能超过五尺。

    在走了近三丈的时候,前方一块六尺大小的石头飞来,尤成吉冷哼一声,“小小障眼法,能奈我何?”昂首挺身继续朝前走去。没想到石块真正撞击在他身上,将他撞得后退五尺,老血差点被撞了出来。

    尤成吉揉揉胸口,咳嗽一声,脸色凝重起来。这忒出乎他的预料,在他的脑海里,没有阵法能演化出实物的。转头看了看,已经看不到出口,毅然转头道,“一切虚妄,本皇皆以力破之!”说着,双手提着双锏,再次朝前迈去。

    就在他右前方七尺处,萧邕和萧涵两人并肩站立,冷静地看着尤成吉的行动。

    “哥,什么时候开始袭击他?鸠力天两人距离这里不到四十里了呢。”萧涵传音道。

    萧邕笑道,“他们要破幻阵和杀阵相结合的阵法,还需要花点气力。等会我扔出一张石符,随后扔一张电符,你从他背后给他一剑,我从前面给他一刀。”

    两人开启阵法后,一路飞奔来到这里,却看到尤成吉站在通道口没动弹,便藏在迷魂阵内没有出去。等他进入阵法后,萧邕扔出一张石符,没想到尤成吉对阵法有些了解,也因为这了解而害了他,被重石击中,两人起了顺手击杀他的念头。

    尤成吉再次前行,再次萧邕扔出一张石符;在尤成吉提起双锏砸向石头的时候,他扔出了电符。

    尤成吉的双锏还没砸到巨石,就看到一道闪电朝他袭来,心中一紧,连忙后退,但他启动的速度慢了,电弧击中了他的身体,使得身体不大受控。正在后退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惊悸,机械地转头看去,密密麻麻的剑芒正朝他飞来,将他的后方全部覆盖。

    心中的惊惧无法形容,尤成吉只能勉强控制自己朝右侧移去,极力运转灵力消除肌体的麻木感。余光中,他看到前方一把刀横着斩来,后方也出现一把横斩而来的剑,他完全绝望了,心中狂吼,“我为什么要进来?为什么不守在洞口?”

    看着越来越清晰的大刀,看着急速出现在眼里的萧邕,尤成吉急得大吼,“萧邕,你敢杀我?!”

    萧邕只是冷哼一声,刀势未停,人的速度未变。

    尤成吉马上懊恼,自己怎么喊出了那样的话,自己现在可是待宰的羔羊;正想再次开口时,背上传来一阵剧痛,密密麻麻的的剑芒已经进入他的身体;他的呻吟只发出一半,又感觉腰间一阵“呲啦”的响声顺着神经传入大脑,灵力再也运行不起来。

    在他呆呆地看着萧邕的大刀从另一侧出现时,又感觉脖子一凉,通道内迅速变得更加灰暗,然后很快就陷入无边黑暗。

    萧涵收拾起尤成吉的储物戒和双锏,接着扒下他的面具,嘿嘿笑道,“哥,你是怎么知道他是尤成吉的?”

    “这种面具只能改变一半的面容,如果对他很熟悉的,完全可以认出来。”

    “是吗?我等会试试看。他们两个距离这里只有二十里了,我们是去干掉一个还是掉头就走?”

    “他们两个联手了,想干掉一个很困难,还是走吧。”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把灵力一直控制在六成以上,很难对付。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今后有的是机会。能击杀一人,我们已经小有收获了;如果他们三人一起,我们还真的只能逃。”

    “主要还是我们布阵很仓促。要是时间充裕一些,对他们的威胁要大六成,那样的话,即使三人在一起也可以重创一下。”

    “哥,这未尝不是好事。今后他们会认为我们的阵法水平就这样,更容易引他们上套。”

    “也是,走吧!”

    在萧邕和萧涵离开后一盏茶时间,鸠力天和齐再天抵达尤成吉被击杀之地。看到尸首分离的尤成吉,看着尸体旁边“等你们来”四个血淋淋的大字,他们用手中的兵器狂砸地面,嘴里不停地嘶吼。这是对他们的挑战,更是对他们的不屑。

    收起尤成吉的尸首,两人很快冲出通道,释放魂力扫描周围,没有发现萧氏兄妹的任何痕迹。

    鸠力天神情萎靡地瘫坐在通道口,嘴里不停地唠叨,“怎么会这样?这贼子是如何杀害尤道友的?他们怎么能杀害尤道友?”“要追杀他们!要活刮他们!要把他们下油锅!”

    相对齐再天而言,鸠力天是最难受的。巴适君被萧邕活生生地斩于他的眼前;重新纠集队伍来追杀,又被击杀一人,还被很蔑视地挑衅了。

    齐再天蹲在一旁,神情很是憔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真的不相信一个武皇后期同伴就那么摆在那里;只听说萧邕能击杀武皇后期,这次他亲眼见识到了。

    良久,齐再天长长地吁口气,站起来说道,“鸠道友,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需要继续去追那两个贼子。”

    有些魔障了的鸠力天停下唠叨,茫然地转头看了他一眼,随后忽地站起,声音沙哑地吼道,“对!我们还要去杀那两个贼子!”

    齐再天到底还是要清醒一些,说道,“鸠道友,我们静一静再走吧。他们进入这里,想来也不会很快离开,以道友现在的状态,也不适合去追踪他们。”

    鸠力天忽然问了一声,“齐道友,你说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会来这里,还有时间在这里布置了一个这么庞大的阵法?”

    齐再天沉吟良久,摇摇头,又开口说道,“他是不是早就发现了我们,提前来到这里布好这阵法,然后引我们进入?”忽然,他猛地拍了一掌,“如果我们没分开,估计尤道友就不会丧生于此。他们对自己的阵法很不自信,只想给我们添一点麻烦,借此脱身离去。”

    鸠力天无力地点点头,“应该是这样,我们太急躁了啊。齐道友,我们出发吧。”

    “鸠道友,你觉得你状态完全恢复了?”

    “没事,边追边调整。一个恶武皇后期,若被一个武皇初期的小把戏乱了心智,那才是真正的笑话。”

    两人从洞口缓慢飞起,斜阳照着他们的身影,下方拉出两道弯弯曲曲的阴影,老长老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