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482章 玉灵芝
    降落地面,萧邕踩着飞毛腿,速度比在空中更快,身体也更加灵活。

    地龙一再降低飞行高度,最后从最早的两丈六七降落地面,在地面游行追击。所过之处,草碎土飞,留下一道近三尺深的槽。

    看到一株八万年的药材被地龙压碎,萧邕恨得牙痒痒,那可都是龙鸣大陆难得的年份药材,被它这么一压就没了,当即朝年份药材稀少的方向跑去。

    地龙也是怒火滔天,只恨自己不会说话,要不然会喝令对方停下来大战三百回合。自在空中过了一招,这人类就滑溜的在自己前面转来换去。

    转着圈跑了近万里,萧邕拿出地乳精服下二百滴,在跑出千里后忽然折返,抡着大刀朝地龙跑过去。

    地龙嘶吼一声将头抬高三尺,总高度达到七尺,三成多身体立在空中,速度不减地继续冲来。

    萧邕忽然张开嘴,龙啸瞬间爆发,朝地龙笼罩而去。五尺宽的龙啸范围,将三尺粗的地龙头完全笼罩。

    地龙头瞬间摇晃着朝前趋来,萧邕的大刀随后就到,一刀劈中头顶,劈开一道两寸深的伤口,地龙头朝后方弯曲着倒去。

    萧邕双腿飞踹,踹中其头下三尺,使得地龙头摇摇晃晃加速朝后翻去。

    地龙被龙啸吼晕了,嘶吼的声音不再有力度,仿佛就是在呻吟。有识海被震动带去的痛苦,还有大刀劈在头上的伤害。

    作为一个战斗意识超强的修士,萧邕自然不会放过这一绝佳机会,“妈蛋!你害得我的业火又增加了近一成!”抡着大刀朝地龙原有的刀伤一阵猛劈,将其头部完全劈开四尺多,接着又将其劈成八块,这才把地龙收入储物戒。

    喘着粗气服下百滴地乳精,刚坐下一半,马上就弹起,快速跑向九莲根,很快将其挖掘移入镇鼎内的药圃之中,看着近九寸粗的茎,裂开嘴哈哈笑道,“妈蛋!终于到手了!只差一味主药就可以炼制七级炼体丹了。”说完,往后一仰,成大字躺在草地上。

    ……

    英子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在一颗巨树的树冠内,衣服破损,胳膊和背部传来火辣辣的痛;扭头看去,看到躺在一根大树枝上,上方很多细枝折断;转头往周围扫视一周,没看到萧邕等任何一人,激灵得马上坐起来,拿出传讯玉牌检查,只有萧涵的显示是比较清晰的,萧邕和齐琳的则很暗淡;给她发去一条信息,却没看到她回复。

    就在她站起准备出去寻找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那个女修肯定就在这附近,我亲眼看见她掉下来的。”

    另外一个声音接着说,“抓紧找,不然她就要苏醒了。”

    英子悄悄地换一身衣服,然后滑下树干,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释放魂力搜寻。很快,就发现了声音的来源,一个武皇中期,一个武皇初期,两人正在树冠间向这边并排飞行而来,各自搜索一边。她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心中默念,“不能着急,不能着急,一个中期和一个初期而已。”

    转头扫视周围,很快就冒出了冷汗,心脏急剧跳动。就在她身后二十里,一只武皇境飞豹正偷摸地朝这边飞来;在树冠间飞向,悄无声息。

    英子努力地镇静自己,隐身朝前方两人的方向飞去。穿过一棵棵巨树,在他们两人前方拐一个弯,径直朝玉牌所显示的萧涵的方向飞去。在飞去千里后,听到后方传来激烈的打斗声,转头看去,看到那个中期身前有一个豹爪印,急速朝远处飞去。而那个武皇初期则没看到出来,估计已经遭遇不幸。

    她内心嘟噜道,“十进九不回,这就是不回中的一人。”在飞出三千里,再没察觉飞豹的踪迹后,又显身前行,朝萧涵的方向急速飞去。

    “呀,那棵玉灵芝应该有三十万年,可是很好的药材!可以送给我哥当礼物。”飞行中,原本没打算分心的英子忽然发现最前方五百里有一棵直径丈许的晶莹剔透的玉灵芝,兴奋地叫出声来,稍微掉转方向,朝那里小心翼翼飞去。

    ……

    萧涵晕晕乎乎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一座小山脚下的一堆乱石里,周身传来痛楚;缓缓坐起,拿出丹药服下,同时转头看向四周,没发现任何一人。

    揉揉太阳穴,缓缓站起,走到一块大石后把自己的衣服给换了。

    茫然地朝四周再次扫视,刚想张嘴大喊,马上又停止,拿出传讯玉牌看起来,接着笑了出来,“英子就在我的南侧不远,已经给我发消息来了。不知道发来多久了,看来她比我厉害啊。”“噗呲”一声笑,回了一条消息给英子,马上跃上空中就欲南飞。

    刚跳上两丈五,她马上降落地面,“难怪青鸾兽王说里面很难空中飞行的,最多只能踏树而行,看来是真的啊。”

    踏着飞毛腿,萧涵快速跑上山顶,这才发现方圆三千里全部都是小石山。小石山最高的不过百丈,最低的七十余丈。

    辨认方向后,萧涵再次往南奔跑。

    两盏茶时间后,萧涵发现不对,自己还在这片小石山内,距离边缘还有近千里;她拿出地乳精服下,有些气喘地盘坐在一座小山的山顶,嘟噜了一声,“今天是遇上鬼了!”。

    努力使得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站起朝四周慢慢扫描过去,最后自嘲道,“我也真是蠢!这不就是一个天然的迷魂阵吗?一个也算阵法高手的人,竟然被一个简单的迷魂阵所迷惑。没有我哥在旁,还是不会动脑筋啊,绝知此事要躬行。”

    忽然,她转头看去,看向中心地带,惊疑地自语道,“那里有古怪,怎么灵气这么充足?”接着就朝那里跑去。

    知道了这是迷魂阵,自然难不住她。不到百息,她站在一座小山脚下,看着前方一个六尺大小、黑黝黝的洞口,吞下一口唾沫,“这下面不是有灵石,就是有地乳精。先去找英子再说!”说着,毅然转身,朝英子的方向跑去。

    英子小心翼翼地朝玉灵芝方向走去,刚走出五十里,就收到萧涵发来的消息,心下大喜,马上就回了一道消息过去。没想到,走了一盏茶时间,还没看到她出现;再次询问时,说正在赶来的路上。

    她没有多想,继续小心地朝前走去,想先把玉灵芝摘回。走去二百里,就看到前方百里的树冠内有着一只飞鹰武皇,正在那里缩头打盹。

    英子深深地吸口气,检查一下储物戒内的装备后,又检查一下周围的环境,继续朝前走去。来到飞鹰武皇前方五十里,英子被发现,飞鹰戾叫一声,从树冠内窜出,旋即来到树顶,双翅快速扇动,双眼盯着在地面行走的英子。

    英子拿出剑,眼睛也盯着飞鹰,停顿片刻后,又朝前走去。在她心里,这棵玉灵芝就是送给哥哥的礼物,必须得将其拿下。

    这里的树虽然大至丈许,树冠覆盖范围达到十丈;但普遍都不高,最高的也高不过两丈,树枝很密集。英子眼睛一转,抡着剑朝前跑去。

    飞鹰看到英子从树下跑,它戾叫一声,展开双翅,朝树下扑来阻击,断枝碎叶在它身后一路落下,。

    在地面,英子可是游刃有余。有飞毛腿,又有乱步,还有各种剑法,把飞鹰耍得团团转,气得它不时戾叫。英子虽然时不时给飞鹰来上一击,将其羽毛斩落不少,给其留下不少伤痕;但力量差距较大,两次和飞鹰对拼没取得战果后,她只是游击,不再正面对碰。

    英子虽然很想取到那株玉灵芝,但飞鹰就是不上当,死死地护在前面三十丈的地方,令她无从下手。

    飞鹰也想趁早撵走这个讨厌的人类,但其身法太过滑溜,根本就追不上。还时不时进行反击,把自己光亮如油的羽毛弄得东去一丛,西去一块。

    一盏茶时间后,英子喘着粗气站在一棵巨树旁边,拿出地乳精服下;飞鹰站在十丈前一棵树下,喉咙里不停地发出“咕咕”声。一人一鹰就这么停下,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

    时间在双方的对视中缓缓流过,快过一盏茶时间,英子再次拿出玉牌,脸上露出甜甜的笑容,随后对飞鹰说,“老鹰,你奈不何本皇,今天失败的只是你。”说着,再次朝飞鹰攻击过去,一人一鹰的战斗重新开始。

    这次战斗,英子边战边退,并且是缠战。飞鹰每次出击,都有可能击中对手,但又差那么一点点,它心里很不甘,所以一直追击下去。

    英子在连续后退近六百里后,咯咯一笑, “飞鹰,本皇今天不陪你玩了,希望再也不见。”转身就跑,拿出一颗皇力丹就扔进嘴里。

    飞鹰忽然感到自己上了恶当,转身就朝玉灵芝方向飞去。很快,那边传来凄厉的嘶叫,还有巨大的轰隆声。

    英子跑出十余里后,转头向北跑去,很快就看到萧涵飘在两棵树中间笑嘻嘻地看着她。

    萧涵把一个储物戒递给英子,嘿嘿笑道,“走,老妹,我发现了一个有可能有巨大收获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