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492章 大龟臣服
    萧邕独自一人不断前行,时而战斗,时而绕行,时而采收药材,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前行,只有很少的时间静下来用于身体恢复。也幸亏萧邕适应这样孤独一人行走,这样他反而有时间考虑一些问题,把以前很多零碎的东西慢慢汇总到一起,也属于意外之收获。

    来到一处沼泽旁,他再次拿出玉牌查看,还是没有任何显示,叹口气后将其收好,朝对面走去,嘴里嘟噜道,“青莲喜水,希望能在这里发现。”

    对于青莲子的信息,他知道得着实不多。只知道其喜水,长于阴凉之处,需要充沛的灵气,还要有足够的木元素之力。

    青峰峡谷内,所过之处,灵力都很充沛,沼泽之内所处,有水有木源力;所以,他对此寄予了一丝希望。

    沼泽内,凶兽数量比沙漠还多。不只是武皇境,就是那些武王境的凶兽也时不时窜出袭击人。开始时,萧邕只是逼退那些袭来的凶兽,但随着时间的延长,他也有些不耐,能杀的全部杀了,这才使得他前行的速度加快。

    就在距离对岸六百里的时候,前方左侧千里,一场战斗进入他视线之内。

    被围的是两个人类修士,一个武皇中期和一个武皇初期;围攻的是凶兽,一只武皇境大龟,还有一条武皇境加三条武王境黑蛇。

    长着蛇头的大龟挡在中期前方,四条黑蛇阻击他和那个初期,它们之间的协调配合可以说天衣无缝;进退有据,进攻犀利,防守无漏,使得两人怎么都突围不出去。人类修士虽然战力很强,场面上没处下风,但他们始终突围不出去;这样下去,形势会对他们越来越不利。

    见人类修士被困,萧邕第一反应就是前去帮一把,没想过其它的。

    没有直接上岸,而是直接朝战场冲去,不断击杀或败退那些忽然袭击的凶兽。

    在距离还有十里时,那个中期说道,“这位道友,还请帮我们击杀一条黑蛇,它们组成的包围圈实在很可恶。”

    萧邕笑道,“行!我们杀蛇喝羹!”

    内外夹击,尤其是战力超强的萧邕在外面用刀芒远距离攻击,四条黑蛇身上很快就出现见骨的伤痕,协攻协防的局面被打乱,包围的局面被瓦解。

    萧邕拔地而起,一刀劈向武皇境黑蛇,在它晕头晕脑之际,连续两刀砸在同一位置,生生劈碎它的颅骨,彻底击杀刺蛇。

    一蛇被杀,包围瞬间瓦解,大龟发出“呼噜”的大叫声急速朝水下前去,而其余三条武王境黑蛇也是钻入水中,四下散开。

    初期和中期踏在水草上,大口地喘着粗气,中期哈哈笑道,“感谢道友相助!这条蛇我们就炖了,好好喝一次。”

    萧邕此时却是忙不赢,他正追赶大龟而去,大声回应道,“两位道友,我去把这只龟抓来,岂不是更好?”说着,朝水下的大龟击去一拳,冲开水面,打在它的背上。

    那两人同声问萧邕需不需要帮忙,在得知不用后,收起武王境的蛇就朝岸上走去。

    大龟背壳近两丈四,厚度在一尺二,油光发亮的。被萧邕一拳击中,水雾四溢,往下方沉下近两尺,还是朝前游去。

    萧邕飞毛腿一踏,接着站立在龟背上,不停地用双拳击打,沉闷的“嘭嘭”声飘荡在这片沼泽之内。

    岸上,武皇中期正在炖肉,看到萧邕如此攻击,摇摇头道,“那可是一只上五十万年的龟,这样攻击,只是把自己的拳头打痛而已。难道这位道友心中有气,想借机发出来?”

    初期有些羡慕地说,“这位道友的速度很快,竟然能追上这只大龟,要是我们有这样的速度,就不至于被它们围困这么久。”

    本来,龟就属于比较脾气暴躁的一种,也是属于胆小的种类。开始是由于包围圈被破,所以它才急忙逃窜;现在进入沼泽已经七百来里,这个人类还是站在背上不依不饶地攻击,它的火气爆发了。

    大龟“呼噜”一声,从水下窜起,朝空中飞去,猛烈地摇晃着身体,试图把萧邕甩下去。

    萧邕哈哈一笑,“如果正面战斗,不让本皇上你的背,本皇拿你没办法。现在既然已经上来,你又能奈我何?”

    话音未落,大龟斜起身体近六十度,把猝不及防的萧邕甩了出去。龟壳一边在空中,另一边斜插在水里,犁出一条深槽,水波朝两边翻起,形成两道弧形水幕。

    一直在关注战斗的中期呵呵笑道,“这位道友的速度虽然快,但大龟也不是吃素的,很多战斗手段我们根本就现象不到。”

    初期深有同感,“如果只是拳击和速度,想击败大龟是不可能,最多持平。”

    落水的萧邕在水面一踏,再次站上空中的龟边,拿出大刀朝其劈去,“妈蛋!今天本皇要杀你吃肉喝汤!”一刀接一刀地劈下,六刀过去,将其劈开一个三寸长的裂纹。

    萧邕心中郁闷,“六刀才劈开一道三寸长的裂纹,还震得双手发麻,看来很难解决它。”没有原地劈砍,朝其左后腿劈去一刀。背壳不行,有皮有肉的地方应该好办一些。

    伸出长长的蛇头看着萧邕行动的大龟心中也是郁闷,这个人类怎么这么倔呢,非要和自己作对。不过看到自己的壳被破开,心痛不已,侧身往下压去,同时收起左后腿。

    萧邕一刀劈空,又被急速下降的壳甩离,身体一拧,又降落至龟背中央,抡起大刀朝前方跑去。

    大龟看到萧邕抡刀跑向头,连忙把头缩进去,接着把其余三条腿也缩了进去,浮在水面一动不动。它没法可施,这不是它擅长的战斗方式;除了嘴咬,身体撞,还有速度比较快的优势,别的都不行。

    远方的中期呵呵笑道,“大刀不能解决问题,看他如何继续。”

    初期笑道,“应该很快回来和我们一起喝酒吃肉了。这可是真正的龟壳,没几个人能对付得了的,我都不行。”

    见大龟将头缩进龟壳,萧邕有些郁闷,但马上想到一种方式,那就是丹火。自从魂力增强,他还没使用丹火进行过战斗。

    双脚紧紧抓牢龟背,右手食指抵住其头部上方的龟边,一股蓝色火焰从指尖透出,烧向龟背,很快就发出焦臭。十息后,龟壳被烧进三寸,出现一个手指粗的小洞。

    “人类,差不多就得了!”一道声音传入萧邕耳中。

    萧邕抬头看向四周,并未发现任何凶兽朝自己说话,心中一激灵,随后掩饰不住内心的狂喜,就是脚下这只大龟发出的声音!

    这么久以来,和凶兽之间要么是闷闷地战斗,要么是避而远之,现在有凶兽能出声,不是意外惊喜才怪。

    萧邕收起丹火,传音道,“乌龟,臣服于本皇!”

    大龟哼道,“本皇已经活过近八十万年,你觉得能屈服于一个百年不到的人类嘛?”

    萧邕笑道,“修炼世界,强者为尊,没听说过以年限来划分的。”

    大龟哼哼道,“如果不是本皇不察,被你偷摸上背,你如何能近本皇的身?有本事,你下去后再战一次。”

    萧邕问,“如果再次被打败的话,你就能臣服于本皇?”

    大龟哼哼唧唧,不再接话,不知在想什么。

    萧邕重新蹲下去,再次释放出蓝色火焰,对准那个小洞就要烧起来。

    大龟连忙大叫,“别再烧了!本皇同意了!你战胜以后,本皇就臣服于你,绝不反悔。”

    萧邕哼了一声,“本皇改主意了!不想浪费力气和你战斗,只想把你的头烧穿,接下来吃龟肉。八十万年的老龟,肉应该大补,说不定对本皇的肉身有很大的好处。”

    岸上的中期笑道,“这位道友拿大龟应该没治,都停下来了。龟壳太硬,我开始砸在上面,兵器都差点离手,而龟壳上只出现了一个白点。”

    初期有些疑惑,“他有蓝色丹火,应该是克制大龟的,怎么会停下来呢?”

    中期呵呵一笑,“两盏茶时间过去了,还没烧穿龟壳。说明他的丹火强,但龟壳更强。”

    大龟再度陷入沉寂,十息后忽然下潜并朝前窜去,水和污泥不停地撞到萧邕身上,接着在身后分开。

    萧邕迅速站起,双脚嗡嗡地抓住龟背,拿出大刀劈向小洞前方。一刀接一刀,震得他的双手几近麻木。

    一声轻微的“咔嚓”声传来,龟壳再次出现破损,破损处距离小洞不到三寸。

    大龟急忙停下,大叫,“人类,本皇臣服于你!”说着,往上浮去。它不能不害怕,壳上已经出现两道裂纹;最重要的是,如果再劈,那就要砍到头的位置了。

    萧邕冷冷地说,“发下血誓!不要试图糊弄本皇,对兽语,本皇也了解不少。”从小龙那里得知,凶兽和人类一样,可以用誓言来约束,血誓属于最厉害的一种。

    大龟这是自找的,萧邕原本只是让它臣服,没想到要它发下血誓;但这么一反抗,倒是激发了他心中的怒火,要它完全臣服自己。

    大龟别无办法,只能用发下今后完全服从萧邕指挥的誓言,最后吹出一滴血,徐徐飘向萧邕。萧邕左手拿出一块玉牌,右手抄起血滴,将其收入涂覆于玉牌之上。如果大龟今后想对自己不利,掐碎玉牌就可以击杀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