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538章 差点乱了方寸
    武皇后期姓孟名道远,另一个中期叫朱轶真,和方俊楷一样,都是西洲赴南洲历练的修士。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反抗神盟,附带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南洲现在已经被神盟全部占领,对内部进行不断地清剿,使得那些潜在深山险地修炼的修士、以及那些防抗神盟的修士全部暴露出来,不臣服的,大部分被击杀;其余的,则被重兵追赶出南洲。他们这伙人本来名声越打越大,但架不住神盟武皇力量太过强大;原本有九十六个武皇的队伍,在进入西洲之后,仅剩四十六人。

    进入西洲后,李静怡四人要来青峰峡谷找萧邕,有人响应跟随;西洲也有人已经心灰意冷,想回自己的老家,便随着他们一同出发。慢慢地,有人告辞回家,导致越往后走人越少。

    在距离萨藏城还有六百万里时,队伍只剩下十三人,其中有五个后期,六个中期,李媛是仅有的六个初期中的一个。

    刚刚飞过一座高山,队伍就遇到图发源等十一个武皇后期和十五个武皇中期的突然袭击,当时就被杀掉一人,伤三人,队伍被冲散。

    这支队伍也是被冲散了的,但后来在战斗中逐渐靠拢,这才没被各个击破,最终有三人活了下来。在被追杀的过程中,也击杀了对方三个武皇后期和四个武皇中期,从死亡的人数上说,自己一方并没有吃亏。

    李静怡他们不知道结果怎么样,但他们的速度很快,一般的武皇后期中期追不上;再加上他们和钟离形成了一套两棍三剑的配套打法,应该不会吃亏;当时五人是一起逃走的,但不知道有多少武皇后期追过去,所以现在的情况还是一个未知数。

    萧邕等人听完三人的讲述,脸色有些难看。被伏击的地点距离这里有近千万里,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天,现在真不知道情况怎样了。

    萧邕站起来说,“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去救他们的。”

    萧涵三人也同时站起,齐声说道,“事不宜迟,现在就出发!”

    小龙也嚷嚷道,“谁敢对他们不利,本王吃了他!”马上就飞上空中,朝东方飞去。

    四人没有二话,同时飞起跃上空中,朝东方笔直飞去。

    看着离开的萧邕等人,方俊楷叹道,“经常听闵道友等人说起萧道友兄妹,说他们的战力如何如何,今日一见,强太多啊。武皇后期,在他们手下过不了一个回合。”

    孟道远说,“闵道友他们分别的时候,一个只是初期,一个只是武王后期;现在,人家一个中期,一个初期,战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真希望他们能找到闵道友等人,按他们的性格,一定会杀向南洲;到时候,我还希望继续去南洲冲杀一回,杀掉一些神盟贼子。”

    朱轶真忽然笑了,并且笑得前仰后合,不停地咳嗽。

    孟道远有些不高兴地说,“朱道友,你笑什么?我讲的话很好笑吗?”

    朱轶真强行止住笑,连忙摇手道,“我是笑我们开始,相隔那么远就请人家帮忙,人家拒绝后,心生怨愤。现在想来,那才是真正的好笑。如果战力不行,他们绝对会掉头就跑;而他们没有跑,又径直朝这里飞,说明人家心里早就有了打算。我们大声吆喝,反而刺激神盟修士要尽快击杀我等,我们这是自讨苦吃呢。”

    孟道远听言,先是一愣,随后苦笑一声,“那也是被逼急了,不然也不会大失分寸的。方道友,你觉得萧道友那一声吼有什么诀窍吗?”

    方俊楷摇摇头,“没想清楚。他一吼,前方就出现一条氤氲通道,对手马上晕晕乎乎的,不是不能战斗,就是反应慢了七八成。我想,应该对识海有冲击,要不然不会有那么大威力的。说来奇怪,就是那头猪也能吼,它吼出来的范围更大,但效果好像要差一些。”

    停了一下,他又说道,“那些神盟武皇应该都戴有面具,面具全部被他们收走了。有一个后期我还认识,是贝家的三太上。”

    孟道远咬着牙说,“我就怀疑贝家有人参与,果不其然。待伤病痊愈后,我要邀人去灭了贝家。西洲腹地,竟然有家族被神盟收买,今后将如何自处?”

    方俊楷说,“等会我把那些尸体全部弄过来,到时候你们也认认,看还有没有熟悉的人。”

    朱轶真说道,“不如这样,待我们伤势好后,把他们的尸体带去萨藏城,把他们的行为公之于众。”孟道远和方俊楷听后,同时点点头。

    方俊楷说,“这事还得  告诉萧道友,不能让他们再上当才行。”说着,拿出一块通讯玉牌,给萧邕发去一道消息。

    萧邕正在疾飞,忽然感觉玉牌震动,拿出一看,是方俊楷发来的消息,看过以后狠声说道,“贝家该死!”

    齐琳连忙问什么情况。

    萧邕说,“被杀的一个武皇后期中,有一人是贝家三太上。”

    萧涵哼道,“在云霞山脉遇上贝家之人,我就感觉他们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是神盟贼子。哥,我们去端了贝家?”

    萧邕摇摇头,“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找李静怡他们,贝家的账是迟早要算的。”

    飞去三百万里,萧邕忽然发现闵晨辉的踪迹,也正在朝这个方向飞来;以为出了问题,要萧涵拿她的出来看看,也是一样。

    他有些疑惑地说,“怎么可能?闵晨辉怎么出现在这里?李静怡和李媛、萨利吾呢?”

    齐琳柔柔说道,“既然有他的踪迹,那就再好不过,我们可以一起行动。”

    小龙嘎嘎笑道,“闵胖子,你终于来了!看本王怎么笑话你,竟敢丢下静怡姐姐他们。笑话还不够,要狠狠地打他的屁股!”

    萧涵嘿嘿笑道,“你能打赢闵胖子?别被他狂虐一番才是真的。”

    看到前方三千里山顶上出现五个武皇后期和两个中期,萧邕低喝一声,“不对!闵晨辉的玉牌应该在他们某一人身上!那两个中期,就刚才逃跑的那两个,只是换了面具而已。”

    旋即说道,“我们还是要尽量留下一个活口,其余的能杀就全部杀了,五个后期力争全部留下。小龙,你还是先对付一个,你们三个先用弓箭,没箭了再用剑;但无论如何,你们四个不能分开。”

    萧邕现在有些后悔,没花一些时间制一些箭,哪怕是用矿石炼制一些也行。真是箭到用时方恨少,磨刀不误砍柴工啊。有足够的箭,接下来这场战斗就简单多了,哪像现在心中没底?

    五个武皇后期,萧邕心中不紧张是假的。自己战不过可以逃,可她们呢,她们绝对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进入镇鼎,一定会和自己一道共同杀敌。

    距离只有千里的时候,萧邕再次说,“如果他们不动,我们就绕山顶而行,把他们的部署打乱;最好能让他们追,我们可以一个个击杀,到后来再反杀。”

    距离五百里的时候,七人还是没动,只是站在山顶有意无意地看着萧邕一行,萧邕说,“我们要把他们的队伍拉长,伺机反杀。我说跑,你们就笔直前飞,千万不能恋战。还有,你们四个千万不能分开。”

    齐琳柔声说,“你现在太紧张了,这话都讲了三遍。现在的你不能紧张,我们因为有你而不紧张,如果你紧张了,也会令我们紧张的。”

    萧涵也接着说,“哥,我知道你担心闵胖子,但现在不是担心的时候,如何从他们那里得到有关信息才是最主要的。只有你不紧张失误,我们四个对付两三个武皇后期还是不成问题的。”

    萧邕忽然惊醒,自己确实被闵晨辉的玉牌弄得乱流分寸,加上有她们四个在侧,心情更加紧张;连忙减慢速度,缓缓地进行三次深呼吸,把心情平静下来,“妈蛋!闵晨辉一块玉牌,差点让我乱了方寸!”

    距离前方的山还有二百里时,萧邕右转,准备从两座山之间飞过。从表象看,他在绕过山顶七人,向他们示弱。

    七人立即斜飞,往山谷方向飞去,其中一个武皇后期大声问道,“前方可是萧邕萧道友一行?”

    萧邕没有停步,回应道,“本人就是萧邕,不知道友是哪位?”

    那人哈哈笑道,“本人慕萧道友大名已久,今日得见,倍感荣幸。对道友的修炼水平,本人很佩服,想当面请教一番。不知萧道友意向如何?”

    萧邕呵呵笑道,“道友是武皇后期,而本人只是一个中期,因修炼而向本人请教,道友真是太抬举本人了。不过,本人修炼也有一些心得,倒是可以和道友相互交流一番。”

    那人哈哈大笑,“那就对了!我等在前面空地把酒言欢,如何?”

    萧邕哈哈一笑,“道友相邀,本人自然不敢推辞。”

    英子在后面轻哼一声,“哥,你怎么也变成老狐狸了?人话鬼话,一套一套的。如果不是你刚才那番言语,我都会认为你要和他们交好呢。”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