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572章 没想到啊
    萧涵在丹火覆盖的时候也反应过来,拿出弓箭朝凶兽那一方射去。英子刚刚把食猿雕的藏品搜完,一剑刺穿它的脑袋后收进储物戒,接着拿出弓箭朝前方射去。丹火一出,除了萧邕,其他人都看不清三十丈以外的物体,所以她们现在就是漫无目的的射击。

    小龙大叫一声,“老大,说打就打啊!”接着嘎嘎笑道,“小兽们,快到这里来,龙爷很喜欢你们哟。”

    忽然间,萧邕感到悸动,扭头看去,一个武皇后期在边跑边射箭,他第一箭的目标竟然就是自己,也不知道是蒙的还是成竹在胸,如果没有预警,一定会射中。他冷哼一声,“既然你这么卖命,那就先解决你!”

    收起弓箭,祭出镇鼎。镇鼎撞向箭矢,将箭矢撞得原路返回,箭穿透了武皇后期的胸膛;镇鼎从他的颅中穿过,形成一个一寸大小的孔洞。

    镇鼎横向撞击,侧向攻击剑齿虎的耳部,没想到它忽然后退一步,镇鼎洞穿它的双吻,从右侧冲出,撞断它四颗牙。

    剑齿虎吐出四颗断牙,咆哮两声,四肢狠狠地拍打地面。忽然间,它转身就走,把跟在其后的山魈吓了一跳,朝它大声嚷嚷都没能阻止它的逃跑。

    山魈看着离去的剑齿虎,蓝脸变成了绿脸,纠结良久后,它躲在裂肉兽后继续呼叫凶兽加快攻击。

    萧邕吧唧一下嘴,“太小,穿透力增强,但杀伤力差了。对人类有用,对凶兽就小很多,看来还是需要放大一些。”

    余光中,看到三只凶兽同时朝英子她们扑去,迅速拿出三支箭甩去,分别甩向三只凶兽;镇鼎也跟着撞去,撞向中间位置的猞猁。

    三只凶兽同时伸抓拍向萧邕扔去的箭矢,动作稍微迟滞了一下。

    小龙一声吼,把扑在最前面的花豹吼落地面,被女修一剑刺穿心脏。

    处在第二的猞猁拨开了箭,但接踵而来的镇鼎将其身体穿透,穿透了它的肝肺,擦着心脏而过。

    女修抬起头,看到正九窍流血往地面坠落的猞猁,转头看了萧邕一眼,接着就看到英子在她前面朝猞猁刺出一束剑芒。

    萧邕没再关注她们对付那只盘羊,相信小龙不会放过这道美味,而是看着来到自己五十丈范围内的裂肉兽和跟在身后的山魈,“裂肉兽有时食腐,不知道它的肉好不好吃,但不管怎样,能量还是很充足的;听说山魈的肉是酸的,不过它应该会有不少收藏。”自语完毕,萧邕朝裂肉兽发出一声龙啸,主要笼罩裂肉兽,余波罩住山魈。

    裂肉兽和山魈立马倒地,萧邕急速飞去,将它们全部收入镇鼎,要齐琳搜刮它们的收藏。

    萧邕龙啸一出,浦城那座小院的那个老者马上抬起头,浑浊的眼神瞬间变得深邃,随后变得有些失神的模样。同时,那女修极速扭头看向他的方位,脸色变幻不定,插在一头灰狼身上的剑都忘记及时拔出。

    小龙低声嚷嚷,“老大遇上了哪一只凶兽,竟然迫使他使用龙啸?不行,收了一只盘羊还不够,需要主动出击,那些凶兽都是很好的食材。”

    萧涵和英子两人也快速扫了萧邕所在的方向一眼,同时冲向扑来的袋狮。

    小龙大叫,“袋狮太厉害,我先给它一嗓子!”

    袋狮的体型虽然不是很大,最多有雌狮及小型老虎那么大,但它们的前肢极度强壮,有可收缩的爪,有锋利的裂齿和强壮的颚肌,是袋类中专门的猎食者。

    小龙的担心是对的,萧涵和英子两人都不是它的对手;一照面,就被它扑了回来,撞断不少树枝,在地面留下两道深槽。但这也给小龙以机会,他张开大嘴,朝袋狮就是一嗓子,将其吼翻在地。英子和萧涵同时拔地而起,两把剑同时插入袋狮心脏。拔出剑后,想声讨小龙,可都觉得小龙没错。

    萧邕这一吼,不但吼晕了裂肉兽和山魈,还附带吼晕了旁边的两个人类武皇。看着两个歪歪倒倒的武皇后期,他朝两人劈去一道刀芒,右侧那个在往地面倒的时候慢慢变成灰灰,而左侧那人的尸首刚刚分离,就被从后面跑来的猪鳄一嘴含中;萧邕微怒,一把厚厚的符箓甩去,全部进入它的嘴里。他可以杀人类修士,但凶兽不能吃。

    猪鳄嘴巴一闭,就要吞入那个武皇后期尸首,没想到里面传来剧痛,鼓膜也差点被震破,它不由自主地张开嘴,武皇尸体伴随着浓雾滚出;接着,猪鳄在地上疯狂翻滚起来。

    跟在其身后的狒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快速闪避,躲避那胡弹乱砸的猪鳄尾。它叽里呱啦不停地喊叫,可猪鳄根本就不理不睬,照样疯狂地翻滚。

    “可不能让你跑了!”萧邕闪至狒狒身后,一拳击弯它挡来的前臂,接着一拳砸在它颌骨,再一拳击中它的耳部,狒狒晕了。将其扔进镇鼎,交由齐琳搜藏品,嘴里嘟噜道,“作为一只凶兽,战斗力如此逊色,那点点智商有什么用?也只能糊弄这些智商低下的家伙。”

    收起丹火,视野马上开阔,还在全身心警戒的萧涵三人和小龙快速看向四周。剑齿虎正在拼命朝外面跑,开始参过战的十一只凶兽跑到千里以外,正瞪大眼睛看向这里。它们看到丹火覆盖的时候,马上转身就跑,几日前那场战斗的情况已经传到它们耳中。战场内,只有猪鳄还在,它还在地上翻滚,嘴里发出呜呜声。

    看到大敌已退,小龙气势一垮,掏出一把丹药扔进嘴里,沙哑着嗓子有气无力地问道,“老大,怎么收拾这家伙?要不我给它一嗓子?”

    萧邕呵呵一笑,“不用这么麻烦。它吃了我十个灵力球,十张电符,十二张雷符,剑符和锤符、石符都不下三十张,活不了多久,留给它们处置吧。”

    看着快要消失在视野之内的剑齿虎,英子问道,“哥,你没把剑齿虎吼晕啊?”

    萧邕笑道,“哪能吼晕那么多?把它吓跑已经很不错了。”

    女修走过来笑道,“我看你这次战斗比上次更轻松,使用了什么秘密方法?”

    萧邕哈哈一笑,“你没听到我大吼了一声吗?把它们都吓退了。”

    萧涵嘿嘿笑道,“哥,你也太狠了。那么多符箓扔进去,不把猪鳄炸成白痴啊。”

    小龙吧唧吧唧嘴,“老大,本王觉得要把它的皮剥下来,可以制作几百套护具呢;我们用不上,其他人用得上啊。”

    萧邕服下五百滴灵液,摇摇头道,“现在杀它也很简单,我觉得还是留给云霞山脉的修士处理更好。”

    女修问道,“武皇的伤势不好说的。万一它坚持活了下来,今后有心怀叵测的兽界修士利用它去攻击人类呢?”

    萧邕一听,觉得不排除这种可能,“那行,我去杀了它。”

    小龙连忙叫道,“老大,待我吼它一嗓子,把它的东西搬出来再说,不能浪费呢。”说着,快速朝猪鳄飞去,在距离它还有三十丈的时候吼出一嗓子。

    萧邕摇摇头,自己去杀它,自然可以保证拿出它的藏品;但小龙现在还可以吼出一嗓子,就让他实施好了。对于他来讲,这也是一种历练。

    小龙一嗓子将猪鳄吼晕,接着把它翻转身体,使其肚皮朝天,拿出短短的铁棍撑开它的嘴,从其储物空间内开始转移物品。

    英子问道,“小龙那根短棍从哪里得到的?”萧涵摇摇头,萧邕也摇摇头。

    萧邕一想,确实,在邕府就看到小龙时不时拿着铁棍东敲敲西捣捣,却从来不知道是从哪里得到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得到的。

    女修凝声道,“它那根铁棍很不一般。至少从外观看,我是没见过这样的材质,这样的致密程度。”

    萧邕转头看向她,“你会炼器?”如果不是她提醒,萧邕都没看出那根铁棍的异常,所以对她产生了些许的好奇。

    女修嘟嘟嘴,“不会。但看的兵器多了,自然就可以看出一二来。这是另一种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萧邕一想,她说的也有道理。自己以前只研究过傀儡炼制,对兵器的炼制还只是上次炼的那些箭。还有,平时也只关注材质的适用性以及制成品的坚韧性,对她所说的这些还真没有注意过。当下叹道,“妈蛋!这修炼界要学的东西太多,我现在还只能是万丈深井底的一只蛤蟆。”

    浦城小院里的老者眼光慢慢回神,变得深邃,很快又回归浑浊,嘴里轻语一句,“没想到啊。”随即往后一靠,在靠椅上酣然入睡。

    小龙哇哇大叫,“我擦呢!这家伙竟然死了,真不可思议呢。可惜了,还有三成东西没弄出来,晚二百息啊,就全部出来了。”

    英子咯咯笑道,“是你的速度太慢。要是我们来弄,早就全部转移出来了。小龙,抓紧进阶吧,不然要浪费很多东西。”

    待小龙把猪鳄收起来后,萧邕说,“我们去山顶那亭子坐坐,顺便把身体恢复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