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579章 践诺
    下坠的萧邕被疾飞而来的英子一把抄起带离,然后放在一棵大树的树枝上。

    萧涵嘿嘿笑道,“以前都是我哥阴别人的,今天被别人给阴了。”

    萧邕心里那里郁闷,这是战斗手段,怎么能叫阴人呢?自己没能来得及逃离,那是胡理的速度太快,人家也是一个实力强劲的武皇后期。有心想说几句,可眼不能转,全身都已经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只能在心中碎碎念。

    仔细想来,这胡理的战力属于至今遇到过最强的武皇后期,无论肉身、力量、反应速度还是战斗方式的多样性,都和自己相差无几。他败就败在没有龙眸,预判比自己差那么一点点。

    躺了近两盏茶后,萧邕觉得眼珠可以转,手指也可以动弹,咳咳两声后问道,“胡理的储物戒弄来了没?”

    英子咯咯笑道,“哥,你刚才那模样很吓人呢。浑身漆黑,毛发倒竖,鼻子和嘴巴里还冒烟。你以前用符箓对付别人,是不是也是一样的情况呀?”

    萧邕咳咳两声,“我除了对付那猪鳄,什么时候用过这么多?这胡理还真心狠,开始甩了十来张,第二次又甩了十来张。”

    萧涵嘿嘿笑道,“哥,第二次他开始只想甩十来张的,但后来估计情况不对,又加了八张,幸好都没炸。英子抄起你的时候,她都被麻得直往地面掉。”

    听到萧涵这么说,萧邕心中大惊,胡理这家伙还真想弄残自己,竟然想扔这么多出来;也暗自庆幸那一拳出得快,并且使出了全部暗劲,干净利落地杀了他,不然真的会把自己的识海震乱,那就真成白痴了。

    萧涵把符箓一张张展示给萧邕看,只有雷符和电符两种。

    躺着研究了近两盏茶时间,萧邕感觉身体半受控了,缓缓坐起,靠在树干上继续仔细研究起这两种符箓来。一个时辰后,萧邕飞离大树,换了一身衣服,把仪表休整,招呼几人朝浦城走去。…

    来到浦城,武王境的修士都没发现几个,不知道是跟着西洲修士往东进发了,还是跟着什么溃退兵马逃走了。

    来到老者的院子外面,英子轻声问道,“就是这栋平常的院子?”

    萧邕转头看了她一眼,“在浦城这种地方,还会有什么特别的院子?不过里面不简单,等会你看看就会知道。”抬手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苍老的回应,“请进!”

    萧邕推开门,看到老者正躺在靠椅上,前面桌子上摆着四个空茶杯和一壶茶,抱拳道,“前辈,晚辈来送青莲子了。”

    老者干咳两声,“好,好!言而有信,温恭有加,宅心仁厚,难怪你能进阶这么快。来来来,坐下喝茶,自己倒。”

    萧邕看了一眼茶杯,老者好像无意识地说了句,“只有人类修士才能品出茶味,否则就是牛嚼牡丹,浪费。”

    雕鸮尖声尖气地说,“前辈说的是,这么一小辈,倒进嘴里就不见了,不能浪费,晚辈就不喝了。”

    萧邕三人转头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坐了下去。英子伸手去拿茶壶,却被萧涵抢了先。

    萧涵给老者先倒上一杯,接着给萧邕和英子倒上,待给自己倒上后,嘿嘿笑道,“前辈,您怎么知道青峰峡谷里有青莲子的?要不是凑巧,我们还不一定能得到呢。”

    老者干咳两声,“福缘自由定论,关键在于追求。这就是凡人所说的‘命里有来终将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英子咯咯笑道,“前辈,我哥如果不去青峰峡谷,是不是也会得到青莲子?”

    萧邕拿出一个玉盒恭恭敬敬地递给老者,“前辈,这是一棵青莲子,还请收下。”九颗青莲子,他夺得五颗,服用了一颗,允诺送给老者一颗,其余三颗还没想出怎么用。

    英子有些抬杠的问话被萧邕巧妙带过,老者呵呵笑着接过玉盒,打开看了一眼,“完全成熟的青莲子,刚刚成熟的青莲子,好东西啊。小家伙,这东西很罕见的,价值连城,你不心痛?”

    萧邕呵呵一笑,“晚辈还得感谢前辈的指引,区区一颗青莲子而已,为何要心痛?晚辈有些问题想要请教,青莲子到底有何作用?还有,青峰峡谷内,为何南北时间有很大差异?”

    老者干笑道,“小家伙,老朽不过一个武王,你是武皇呢。你都不知道,以为老朽就知道?喝茶喝茶,这可是浦城最好的茶,在数万里内很有名的,一般人我都舍不得给他们喝。”

    萧邕心中一笑,数万里内不就只有浦城有人居住?但还是喝了一小口,感觉除了轻微的苦味,好像并没其它什么,笑道,“前辈,我感觉这茶除了有一点苦味,没什么其它味道。”

    老者干笑道,“苦,好啊。人生就像这杯茶,不会苦你一辈子,但会苦你一阵子;良药苦口利于病;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往往说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很多时候却是苦尽甘来,这也是所谓的行亿里者半九十。”

    萧邕心中苦笑,不知道自己说了一句茶苦,竟然引来老者这么一大堆话。而旁边的萧涵和英子却略有所思,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茶杯。

    喝完一杯,萧邕又自己倒了一杯,在喝一口的时候,觉得这茶的味道变了,竟然有清香,还有丝丝甜味,有些诧异地看了几眼茶壶,转头又看向老者,“前辈,这茶壶有古怪吗?”

    老者咳咳两声,没有回应,端起茶杯小小地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子。

    英子端起茶杯,一小口一小口地喝,待喝完后,也是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后自语道,“这就是苦尽甘来吗?第二杯怎么这么甜?”

    萧涵好像被英子的话惊醒,在喝了一口第二杯的茶后点点头,“不但甜,还有清香味。”

    这时,院子门被推开,一个武王中期女修进来,嘟噜道,“师傅,你又在唬弄别人了。一种人家都不愿意喝的低等茶,被你说得天花乱坠。”

    萧邕没听见她说什么,这时呆呆地看着她。这容貌太熟悉了,可又不知道在哪里见过。在记忆中不断翻动,最后不确定地问,“你的箭伤好了吗?”萧涵和英子也是盯住进来的女修,表情都有些发呆。

    女修娇嗔地斥了萧邕一句,“什么剑伤?没见过你这样的人,怎么一见面就咒人家受伤呢?”

    老者睁开眼睛干咳一声,不高兴地说,“你这丫头,不懂茶也就罢了,竟然质疑起这茶来,到外面不要说是我的徒弟。”

    萧涵问那个女修,“你是否有姐姐?”

    那个女修笑道,“我是家中独女,何来的姐姐?”

    英子接着问,“堂姐妹,表姐妹呢?”

    女修摇摇头,“我有两个堂兄弟,一个表哥,没有堂姐妹和表姐妹。你们想要说什么?”

    三人都有些摸不着头脑,从神态上讲,这女修和云霞山脉上救的那个女修太像,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神似。但萧邕马上回答,她太像从前认识的一个朋友,所以有些吃惊,多问了几句。

    贸然问了这么多,萧邕都有些不好意思,喝完第二杯就向老者告辞。在人家家里,萧邕也不好意思运转龙眸去观察一个女修,但怎么都感觉怪怪的。飞出浦城,萧邕很疑惑地问,“你们是不是也感觉那个额女修像云霞山脉那个?”

    两人同时点头,萧涵说,“除了面部有些不同,那神态确实太像了。”

    英子有些严肃地说,“我觉得那位前辈也不简单,好像经历过很多事情,说的话都很有意思。当时我好像抓住了什么,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感觉到。”

    萧邕呵呵一笑,“两杯茶,竟然差点让你有所感悟,看来我们今后也要养成喝茶的习惯。这样,我们一路东行,一路收集茶叶,到基地建起来的时候,少喝酒吃肉,多品茶。”

    萧涵嘿嘿笑道,“喝茶与喝酒吃肉是两种体验,喝茶是宁静,喝酒吃肉是热闹,两种不同的心情,两种不同的生活方式,不能替代的。”

    英子咯咯笑道,“涵姐说得对!我们修士,该宁静的时候要能宁静,该高兴的时候就要高兴,这也是一种坚持秉心。”

    三人只顾自己谈谈笑笑,没注意到后面的雕鸮。他在那屋子里就感觉到了无上威压,所以老老实实地说自己不喝茶,一直站在英子身后。出了万里后,他才感觉留在他身上的压力消失,偷偷地连续深呼吸几次后,把惊恐的心情平静了下来。

    院子内,老者把玩着萧邕给他的玉盒,转头问那个女修,“乖徒弟,你说拿这颗青莲子换些什么呢?这可是龙啸大陆顶级宝物之一呢。”

    女修哼了一声,“欺侮一个武皇,很有意思吗?遮遮掩掩,我都过够这种生活了,和对手直接拼杀,多有意思?”

    老者哼了一声,“糊涂!”接着眯着眼睛说,“这几个小家伙还真不可小觑,竟然能认出你来,不简单。”

    女修哼道,“人家要是简单的话,怎么能闯进闯出云霞山脉?怎么能冲破神盟的西线?还有,又怎么能帮你弄来青莲子?”

    老者摇摇头,轻哼一声,“没有你师傅,那小子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样呢?为师还没说那小子的不是,你就这么气急败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