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599章 求道宗后院
    自从萧邕出手不到十息,三匹狼一匹倒地,另两匹踉踉跄跄回到原地,第一回合高下立判。萧邕淡淡地说道,“还需要继续吗?”

    狼中老大迅速变成人身,抱拳道,“再试已无意义,我等败了!”他也是干净利索不含糊,认输很光棍。

    萧邕反而对他高看了一眼,抱拳道,“承让!求道宗欢迎你去做客。”

    李静怡的双拳松开,英子也长长地吁了口气,“涵姐,你当时也出手了啊,那时候你还只是初期吧?”

    萧涵嘿嘿笑道,“我哥那时候也是初期呢。”

    萧邕带着一行继续前行,虽然和前面一样,偶尔有一两个兽界修士拦路,说要挑战萧邕;但他已经懒得出手,把几个机会让给小凤凰、英子、萧涵和李静怡,玄武他们几个愣没找着机会出场。

    来到一棵二十丈粗的大树前百丈,萧邕淡淡地说道,“求道宗萧邕前来拜会雅溪险地之王。”

    这时,树冠中缓缓飞出一个兽界修士,把萧邕和萧涵看得差点叫出声来。

    青鸾兽王!没错,这里旳兽王竟然是青鸾兽王!

    “哈哈,没想到吧?本王竟然出现在这里。”青鸾兽王哈哈大笑。

    萧邕摸了摸脸颊,苦笑道,“没想到你竟然来到了这里。我们经过云霞山脉时,都不知道你的去向。”

    小凤凰从英子肩上飞起,快速恢复本来大小,长鸣一声,“你是青鸾?”

    青鸾兽王脸色一遍,连忙抱拳道,“是!不知大人到来,还望恕罪!”

    小凤凰说了一声,“走吧,我有话问你。”说着,朝树冠内飞去。青鸾兽王朝萧邕一行抱拳,转身飞入树冠。

    这个情况把飘在千里以内的兽界修士弄迷糊了,“萧邕和兽王认识?莫非他们以前就有瓜葛?”

    “那只彩鸟又是什么?好像我王很紧张她。难道他们以前也有交集?”

    “萧邕和我王还会不会打起来?”……

    英子看着萧邕咯咯笑道,“打来打去,没想到竟然是熟人。哥,接下来怎么办?”

    “能怎么办?公事公办!他代表的是雅溪险地,我代表的是求道宗,总不能把私情凌驾于公事之上吧。”

    萧涵嘿嘿笑道,“今天我们又能喝道好酒了。青鸾兽王上次和我哥打了一架后,他拿出来的酒比百年猴儿酒还要好喝。”

    英子咯咯笑道,“如果他不拿好酒出来,哥,你就再把他打一顿。上次只有你们两人喝了,今天的人可是不少呢。”

    萧涵嘿嘿一笑,“小龙也喝了的。”

    李静怡嘻嘻笑道,“你们两个家伙,说起酒,倒是兴趣大增。要不,等会你们也和兽王比划比划?”

    英子咯咯一笑,“比就比,不过他的战力应该比外面那些要强很多。玄武第一个上,我第二个来。”

    齐琳拍了她的肩膀一巴掌,“如果人家直接向玄武认输呢?”

    英子噜了噜嘴,“不能主动认输,只能全力出击不敌才能算败。我们的战力也是不错的,假不假,随便一看就心如明镜。”

    萧邕看到几人模样,心中叹道,“都变坏了!”……

    几人在树下转悠,看着近三百丈高的巨树,都啧啧称奇。在龙鸣大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树。

    齐琳柔柔地说,“这是不是因为这里比较偏僻,所以才有这样大的树?想原来剑宗,也算是万年宗门,最大的树才十六丈粗。”

    “我们要在求道宗中种植一些大树,数万年过后,要做到比这棵还大。假如我们今后再回龙鸣大陆,看着那些树,心中必然会产生很骄傲的感觉。”英子抓住巨树的一根小枝笑道。……

    半盏茶时间后,小凤凰从树冠中飞出,重新变小飞落英子的肩膀;青鸾兽王随后也跟着出来,朝萧邕抱拳道,“大家上去坐坐?”

    小凤凰嘀咕一声,“一座小破亭子,有什么好坐的?萧老大,有什么事,抓紧告诉他照办就是,我还想去见闵胖子和黑萨他们呢。”

    青鸾兽王满脸尴尬,萧邕皱着眉头说,“小凤凰,要是你想回,那你先回去就是。我们还要喝喝酒,聊聊别的事情。”

    小凤凰从英子肩上飞起,“你们聊,你们喝,我把这雅溪险地逛逛。”

    青鸾兽王有些尴尬,萧邕摆摆手,“不要管她。我们就在这树下聊聊?”

    “去亭子里吧。对你们人类修士而言,这还是在屋外,不合规矩,是没礼貌的行为。”

    齐琳、李静怡和英子、萧涵跟着萧邕飞进树冠中的小亭子,萧涵嘿嘿笑道,“青鸾兽王,你对亭子还真情有独钟;在云霞山脉建了一个,又在这里建一个。”

    青鸾兽王拿出五坛酒,苦笑道,“我也就这么点爱好了。”他接着把青峰峡谷凶兽进入云霞山脉的过程大致讲了一遍。

    青峰峡谷凶兽裹挟一些人类修士和龙鸣大陆的兽界修士进入云霞山脉后,有些兽界修士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想要驱赶它们,被击杀。有些兽界修士后来找到青鸾兽王,请求联合对抗对付那些凶兽,没想到裂肉兽、食猿雕、剑齿虎和猪鳄实在太过凶悍,而山魈和狒狒又足智多谋,导致他们被各个击破。在抵抗力量损失近半的时候,青鸾要其余兽界修士后退,独自力战食猿雕,结果被其战败,多处受伤,直接离开了那里。

    因曾经听说萧邕要来韶星城建立基地,所以一路东行,在三个月前撵跑了上任兽王,伺机见面;前几日听到萧邕已经来到韶星城,准备等稍微稳定后再来拜访,没想到今天找上门来。

    青鸾兽王笑道,“你们进来的时候,我正在冥想,所以没能出来接你们,很抱歉。”

    萧邕一笑,“客气话就不要多说了。我这次来,是想把雅溪险地纳入我求道宗管理的。雅溪险地东西长六百五十万里,南北宽五百万里,恰好做求道宗东北屏障。还有,这里距离大海也不超过三百万里,有什么事可以及时告知求道宗,使得宗门有备无患。”

    青鸾兽王脸色有些变化莫测,试探着问道,“如果纳入求道宗管理,是不是这里的修士都要臣服于求道宗?”

    萧邕哈哈一笑,“不是这样的。雅溪险地只是相当于我求道宗的一个外围势力,并且只有高层知道这个关系的外围势力,平常该怎么办还是怎么办。需要背负的责任是,不能让人从东北进入,海兽发动兽潮时,你们不能参与,并要及时向求道宗通报;在求道宗遇到灭门之灾时,雅溪险地要帮求道宗保留火种。当然,雅溪险地遇到外敌入侵,求道宗也会派人前来帮助;在平时,雅溪险地有什么需要求道宗办理的,可以随时提出要求。总之,今后的雅溪险地就相当于是求道宗的后院,求道宗弟子的专门试炼场,外人不能进来。”

    青鸾兽王呵呵笑道,“你的心确实不小,雅溪险地也是龙鸣大陆十大险地之一呢。”

    萧邕摆摆手,“你知道的,对于现在的我来讲,龙鸣大陆没有没有所谓的险地。选这里,也是距离海较近,你没发现吗?现在海里的武皇境修士距离海边不到十万里,对别人来讲是可怕的地方;但我们昨天就进入海里五百万里,小凤凰他们进去千万里。宗门弟子需要压力,雅溪险地是压力,大海也是压力,我希望求道宗快速成长起来,毕竟我在这里呆的时间不会很长。”

    青鸾兽王抓起酒坛和萧邕的碰了一下,“既然没有大的改变,那我就同意了。”

    萧邕抓起酒坛喝一口,“我希望求道宗快速发展,也希望雅溪险地能扩大,最终达到云霞山脉甚至比那里更大。”

    青鸾兽王喝下一口酒,笑呵呵地说,“现在的你功力已经大涨,我该怎么试试呢?”

    萧邕呵呵一笑,“这里可没有沙漠,要不我们去海上试试?”

    青鸾兽王摇摇头,“没必要那么复杂。前面那块大石头,我看得有些碍眼,要么我们去比划一下掌力?”

    萧邕笑着站起来,“那就试试!不过要怎么评价,要先把标准先定喽。”

    两人放下酒坛,走到那块突兀出现在那里的巨石前,青鸾兽王说,“这块大石头宽八丈,看谁打的洞深;同样深的情况下,看谁打的洞大。”接着走到大石前,“我先来!”

    只见一道影子闪过 ,大石发出一声闷响。青鸾兽王的拳头离开石面,只留下一个六寸宽、布满裂纹的拳印。

    萧邕看着退回的青鸾兽王,对他的这拳暗劲感到惊讶;上次交手的时候,青鸾兽王好像没使用过暗劲,并且在自己的暗劲攻击下吃了一个小亏,没想到现在的暗劲掌握得这么好,嘴上呵呵一笑,“这是什么时候领悟的?”

    青鸾兽王哈哈一笑,“上次和你一战后,为了领悟这一拳,我专门闭关近五个月。”

    他的话音未落,萧邕也是如影一般跑出,接着是大石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响;待萧邕离开时,石面上留下一个不到五寸大小、布满细细裂纹的拳印。

    青鸾兽王哈哈一笑,“我已经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