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611章 庄牛
    两个时辰后,求道宗众人一齐回来,脸上都露着兴奋的神色。

    萧邕问慕容燕,“我们的人怎么样?”

    慕容燕呵呵笑道,“有三十七人受伤,但没死一人。追了千万里,击杀了近八成,大家收获颇丰,太过瘾了。”

    英子很不高兴地说,“哥,下次我也要先出战。杀这些武王境的,很没成就感;还有,我没收一只海兽,你要赔我。”

    萧邕呵呵笑着递给她一个储物戒,“你们在宗门镇守,责任很重大的。万一有漏网之鱼呢?我可不想刚刚建好的宗门就遭到破坏。”

    慕容燕哈哈一笑,转身问道,“坚持不住的去恢复,尤其是那些受伤的。我们今天炖肉,大家想吃什么?”

    一个武王境弟子大喊,“想吃武皇境凶兽肉乱炖!”广场上很多人都附和,却没有一人离开。

    萧邕笑骂道,“你还真不客气,就想吃好的。今天就算了,下次想吃,自己去杀。”说着,扔出两条“尖牙”、两只鹫雕、两条电鳗,还有上万斤地懒肉,冲着众人说,“武皇初期及以下,你们谁能刺进‘尖牙’的皮,我奖你一万灵石;能把它的头骨砸出裂纹,我奖十万灵石。”

    这话一出,母亲叶鸢第一个走出来,呵呵笑道,“我来试试。”还真拿剑就刺,只留下一个小白点;她不信邪,连劈两剑,也只留下一道三寸长的白线,最终很不甘心地回到萧邕身边。

    很多人好奇也好,不信邪也罢,都上来一试,结果没一人成功的,直到一个武王后期弟子走来。

    这名弟子叫庄牛,肤色栗红,身高六尺五,胳膊不比萧邕的大腿细,每走出一步都要造成地面晃动,走到“尖牙”前,拿出九尺长、五寸粗的大铁棍高高举起;忽然,他又放下,看着萧邕瓮声瓮气地说,“萧长老,如果弟子把这东西砸出裂纹,我不要灵石,想拜您为师。”

    原本很热闹的广场忽然安静了下来,没想到这大个子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现在宗门都是集中修炼,谁有疑问都可以找任何一位武皇中期释疑,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提出了这样的要求,都把目光看向萧邕。

    萧邕正饶有兴趣地看着他,想看他能打出什么结果,猛然听到他这么一说,盯着他看了几眼,随后果断地说,“行!不过,十万灵石照给。”

    广场上顿时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纷纷为这个大块头加油,在他们眼中,有期待,有羡慕,有鼓励,也有赞赏。

    听到萧邕的回答,庄牛憨憨一笑,在众人的加油声中,再次举起他的大棍,大吼一声,朝“尖牙”的脑袋砸去。大棍砸在“尖牙”头顶,庄牛身体也脱离了地面。

    萧邕眼睛一眯,这庄牛看似很笨拙,但身体的协调性相当好,力量的掌控很到位;在他砸中“尖牙”颅骨的时候,萧邕就知道,第二个徒弟到手了,因为一声微不可察的骨裂声传入他耳中。

    庄牛噗通一声落在地面,看着没留下一丝痕迹的“尖牙”颅骨,伸出蒲扇大的巴掌拍了拍后脑,

    不可思议地看着“尖牙”。

    广场上很多人都满怀期待地看着他砸,没想到还是同样的结果,不禁有些失望。这时,李静怡出声,“庄牛,还不过来拜见你师傅?!”

    “啊!”庄牛一脸懵懂地看向李静怡,接着将目光转向萧邕。而广场上其余人也用不解的眼神看着李静怡,不知道她怎么这样说。

    萧邕呵呵笑道,“虽然表面没破皮,但颅骨已经有了三寸长的裂纹,你们可以切开皮看。”

    赵以诚第一个走向前来,走到一般又退回去,“我去丢丑啊,刚才就没劈开,现在还去试,傻了傻了。”引来广场上众人善意的哄笑。

    英子有些不相信,她在庄牛砸中部位的前方三寸刺入,接着往前推,把受打击部位的皮割开,惊道,“大牛,你还真厉害,真的砸裂了三寸长。”

    庄牛嘿嘿笑着走到萧邕身前,把棍放在身边,跪下就拜。

    萧邕内心很满意,这是一个天生神力的人,只是没有好的修炼资源,使得璞玉蒙尘,在他三叩首后淡淡地说,“起来吧。你是我第二个弟子,你的师姐叫辛怡。”说着,递给他一个储物戒,里面装有十万灵石,一根长棍,一部荒级拳法和一部荒级棍法。

    辛怡俏生生地往前跨出一步,脆声说道,“你这大块头,想来很能吃,师姐给你五只武王境海兽。”说着,递给他一个储物戒。

    庄牛接过储物戒,嘿嘿笑道,“谢谢师姐!”

    萧涵对萧邕轻声说,“哥,你收的这两个徒弟要逆天。辛怡这丫头今天跑得比我们都快,杀了不下三十只武王境海兽,动作那一个凶狠,比静怡嫂子差不到哪里去。”看到李静怡转头瞪了她一眼,连忙嘿嘿笑着说,“嫂子,这是说明你战力强大,我想学还学不会呢。”

    有了庄牛作为榜样,过去试的弟子越来越多,结果再没一人成功,但这不影响接下来的乱炖大餐。

    广场上开始炖肉,小龙就飞了过来,听闻萧邕又收了一个弟子,他走到庄牛前左瞅右瞅一番,最后嘟噜一句,“怎么比黑萨还黑啊。”

    庄牛看着小龙嘿嘿傻笑,小龙又说,“就是笑声也和黑萨一样。”接着递给庄牛一个储物戒,大咧咧地说,“我和你师傅是兄弟,今后要叫本皇师叔。这是本皇给师侄的见面礼,你收着。”

    闵晨辉哈哈笑道,“小龙,你收买萧师兄的弟子啊。”

    小龙骂道,“什么收买?这是长辈应该给的礼物。闵胖子,你能拿了什么礼物?也对,你就是一穷人,能给什么礼物?”闵晨辉马上一脸苦逼,他确实没有很好的东西,但小龙这也太直接了。

    庄牛嘿嘿笑着接过小龙递出的储物戒,旁边的辛怡弱弱地说,“小龙师叔,你还没给过我礼物呢。”

    小龙转头看向她,“没给吗?凭你这一声师叔,我今天也得给。”说着,递了一个储物戒给她。辛怡笑眯眯地接过储物戒,脆声说,“谢谢师叔!”

    小龙哈哈大笑,“应该的!”

    闵晨辉叫道,“小龙,你这么大方,送的什么?有没有什么珍珠、夜明珠之类的?”被小龙笑话了一下,他还心有不甘。

    小龙哼了一声,“送了总比你这一毛不拔强。我说辛怡、庄牛,今后那些没给礼物的,不能叫他们,尤其是闵胖子。”……

    正在吃喝之际,韶星城五大家族的族长、大太上和城主一起飞来,慕容燕连忙把座位重新排一下,求道宗的宗主、长老和这十六人共同围着两只鼎。她和几个族长坐在一起,萧邕等长老和那些大太上坐在一起。

    邓远岗举起一坛酒哈哈笑道,“我们在城里左等右等,没见海兽到来,最后接到慕容宗主的传讯,才知道已经被你们赶跑了。厉害,我代表韶星城敬求道宗各位!”说完,把酒往嘴里倒去。

    “凭一己之力这么快击溃这么多海兽的进攻,在本人听说过的和看到过的场面中,这还是第一次,尤其贵宗刚刚成立,人数这么少,奇迹呐。”姜家大太上抓着酒坛对萧邕说。

    萧邕谦虚地说,“这是海兽第一次进攻,可能不是很习惯,被我们打了个突然袭击,导致阵脚大乱。”

    郑家大太上抓着酒坛问,“萧道友,这次贵宗伤亡大吗?”

    萧邕摇摇头,“死亡没有,倒是伤了几十人,都在那边喝酒。”说着,朝右前方指了指。

    韶星城来客朝萧邕手指所指的方向看去,西门家大太上惊讶地问,“受伤最重的也不过断骨头,你们怎么做到的?”

    萧邕呵呵一笑,“武皇境的被击溃,其余境阶转身就逃,这时候很容易形成慌不择路;我们一路掩杀,它们哪里还敢想着反击?所以它们兵败如山倒,我们受的损失也最小。”

    邓远岗有些凝重地说,“据得到的信息,除了我们这里击退了兽潮,其余地方没一处击退的。北边的金石城被击破,死伤无数;荷池城被三路一百三十余只武皇境和数万武王境围困,形势岌岌可危。”看了几人一眼后,他又凝声说道,“本来有三路海兽来围攻韶星城的,最北边一路被求道宗击溃,另两支队伍正在急速赶来,韶星城马上就会有一场大战。”

    萧邕很疑惑,“海兽都这么聪明了吗?三路进发,扫清障碍,切断南北支援,然后围城攻城。我想问一下,以前的兽潮也是这样?”

    姜家大太上摇摇头,“以前有过兵分两路的,距离也不超过万里。这次遇到的情况不一样,竟然兵分三路,匪夷所思啊。”

    黎家大太上直直地看向萧邕,“萧道友,我们听说求道宗这次使用弓箭对敌,不知还有没有富裕,我们想采购一些进行补充,以期确保战力。”

    萧邕看了几人一眼,摇摇头,“各位也看到了,求道宗只有这么些人,现在还没炼器的弟子;虽然还有库存,但着实不敢松懈。我们面对的压力不比韶星城小,北面的金石城被破,东北还有雅溪险地;还有,谁知道会不会继续有第二波兽潮到来?如果需要矿石的话,我们倒是可以提供一些。”

    (http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