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669章 不然灭了你!
    也合该他们该死,这八十六人不知不觉中已经飞进十三个岛礁的中心,加上对龙鸣大陆这批修士的轻视,只想着杀一儆百,先解决萧邕。在看到下方忽然出现大批弓箭的时候,心里就愣了一下,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箭雨从下往上飞来。

    很巧的是,那个为首的武皇和魁梧武皇并没受到箭的照顾。他们在一愣之下,急速朝萧邕飞来,先解决了他再说!

    萧邕此时的心情不一样,他担心对方有法宝,会造成己方更多人员伤亡;因为这样的战斗出现不必要的伤亡,那才是最无聊的。

    听到后方发出连串惨叫,两个武皇脸色骤然变得铁青,一人使棍一人使刀,在三十丈远处就攻击而来。

    萧邕也忽然加速,刚飞到距离他们二十丈准备出拳的时候,猛然看到一件短剑法宝从魁梧武皇身前飞出,极速飞向自己,他内心呵呵一笑,“看看本皇的想法对不对!”释放出魂力包裹周边十丈,前飞的速度不减。

    那件法宝在飞进萧邕魂力范围后,速度慢了下来,而魁梧武皇惊呼一声,“你使用了什么妖法?贝兄,我的法宝失控了!”语速极快,带着慌张。

    贝武皇冷哼一声,“管你什么妖法,今天必杀你!”随即一件小刀法宝从他下丹田冲出,也直接极速冲向萧邕。

    看到魁梧武皇的法宝飞来,萧邕冷声传音,“停下!不然灭了你!”

    短剑猛然停下,浮在那里不敢动弹,器灵随后传音给萧邕,“罢了!本皇认输!”

    萧邕一把抓起短剑收入镇鼎,一拳砸向魁梧武皇砸来的长棍,在长棍被砸得偏离方向的时候,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灵力运转,一下子将其经脉尽数冲断,随手往身后一扔,“悦琪,接着!”

    贝武皇的小刀遇到了短剑同样的遭遇,在进入魂力范围后与贝武皇失去联系,但它还是笔直杀向萧邕的上丹田。萧邕在呵斥它停下无果后,一拳砸飞它,但它竟然又绕了回来,试图攻击萧邕的后脑勺。

    萧邕冷哼一声,一把抓住其短柄,魂力冲击,将其记忆全数冲散,然后收入镇鼎之中。

    贝武皇看到自己的法宝也被收走,狂吼着劈来一刀。

    萧邕冷哼一声,“在本皇面前耍大刀,胆子够肥!”一巴掌拍向刀面,接着抓住刀背,往身前一带。贝武皇的动作被打乱,想弃刀后退又心有不甘,不弃刀又控制不住自己飞向对方。

    正在他犹豫不决之时,萧邕已经欺身而上,抓住了他的脖子,如同对待魁梧武皇一般,废了他的功力,随后往身后一扔,“君轩,接着!”

    小家伙呵呵一笑,飞身跑来,一手抄住就要坠落水面的贝武皇,在水面一点,往小岛礁上退去。

    战场已经只有稀稀拉拉几处还在战斗,其中一处是英子和萧涵、另一处是赵以诚赵以力兄弟,还有两处是金集榀、龙道全和滕秀奇他们。这四处战场的共同特点都是对方有法宝,所以才坚持到现在。

    萨利吾嘿嘿笑道,“齐琳嫂子今天收了一件法宝。那家伙刚刚出手,就被青山射杀。”

    萧邕转头看了齐琳一眼,她正盘坐在玉墩上,拿着短剑认主,转头对萨利吾说,“你观察一下,我去审审他们。”说完,转身下地,抓起两个武皇就朝远处的小岛礁飞去。

    半个时辰后,萧邕一脸轻松地飞向父亲所在的岛礁,此时战斗已经结束。

    看到萧邕飞来,慕容燕呵呵笑道,“八十六人,无一逃离。”随后神情有些低沉,“不过又有四人死亡,其中我求道宗损失一名武皇中期弟子,很可惜。”

    萧邕叹了一声,“那是没办法的事情,人家好歹也是八十六个武皇呢。有这样的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慕容燕晃晃头,笑道,“开始还是我们劝你,现在轮到为你来劝我了。不过真是痛心,好不容易才培养出来的弟子,说没就没了;连续两战下来,可是损失了七人呢。”

    环视四周一圈后,萧邕淡淡地说道,“大家还是好好恢复一下吧。这两场战斗下来,估计近期不会再有这样的战斗,打一场可以安静一段时间。”

    “伶仃城那边估计问题不大,就怕海兽前来报复,现在的伤员可有近百呢。”慕容燕有些发愁。

    萧邕呵呵笑道,“海兽也是能打怕的。三百多就这么葬送在这里,难道还能纠集更多的过来?好好领悟吧,我来警戒就是。”

    回到岛礁上刚坐定,母亲叶鸢就传音过来,“邕儿,审出什么结果没?”

    萧邕呵呵一笑,向家人们传音道,“这此收获比较大。”

    今天被萧邕擒获的两人中,一人是贝家三太上,另一人是贝家交好的中等势力——南家大太上。他们两人和前次被抓那些人不一样,识海没被封,所以把能搜出的信息全部搜了出来。

    在上次找事的武皇中,贝家七人,南家三人,葛家和朱家人各两人,携带法宝在龙鸣大陆纠集其余人员气势汹汹而来,没想到被求道宗全部留下,损失了家族一半的法宝。

    确实如金集榀他们所说的,那些武皇只是那些家族的一些二流角色,为的是逃过赵武帝的监控。事情爆发后,赵武帝飞抵伶仃城,将三个家族斥责一番;并严令,如果再犯,将彻底抹除三个家族。使得三个家族再没派人前去骚扰,捏着鼻子认栽。

    三个家族没派人骚扰,但贝家派人进入了韶星城,对求道宗进行日常监视。这次赵武帝要求各个势力至少派出一半武皇离开龙鸣大陆,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向伶仃城。

    在这周边海域,贝家控制了十七个武皇境海兽。在萧邕等人进入海兽的监视圈后,贝家再次召集几家前来截杀。在他们的想法中,原来去龙鸣大陆的只是家族中比较出色的族人,加之被突然袭击,战败也很正常。

    对于长期呆在海上的势力,经常与海兽战斗,对自己的战力很自信。在他们看来,这次携带家族所有法宝,几乎出动家族全部最强战力,一定会把萧邕一行击杀。

    在看到被四百多武皇境海兽攻击的时候,他们当机立断离开,想着海兽完全可以绞杀这一行。但飞到五十万里外时,又觉得不稳妥,想回来看看结果。没想到海兽已经不见,龙鸣大陆这些修士却还在,这才想方设法要击杀萧邕,强掳众人去充实家族守城和寻找矿石的队伍。

    萧涵有些疑问,“难道他们不知道在宗门战斗中你的表现吗?”

    萧邕笑道,“那个跑回去报信的人只说被宗门发动了突然袭击,使得众人措手不及。虽然说过我击杀了两人,但也是被袭击之后的。那些人想着龙鸣大陆没有能击杀携带法宝的修士,在这方面自然遗漏了。”

    英子问道,“哥,我又收了一件法宝。你问出他们是从那里获得法宝的吗?”

    萧邕呵呵一笑,“其实这种法宝是很低级的法宝,只能吓唬一般的武皇。你们今天也和拿法宝的武皇战斗过,战力根本不大;只要有了准备,对我们根本没用。要是真正的法宝,很难发生破损现象的,速度也要快很多;当然了,这是炼器方面的知识。这些法宝是伶仃城曾经有一个炼器大师,据说半只脚踏进了武帝境阶,不过在渡劫的时候被人偷袭,好不容易逃到伶仃城,在余生中研究法宝炼制,这才出一些这样的东西。”

    萧涵点点头,“我也觉得这不像法宝,攻击距离最多二十丈,还不如剑束,原来是这样。”

    齐琳接着说道,“不过这个也不错,可以在近身的时候忽然袭击。”

    母亲叶鸢问道,“你对慕容说可以安静一段时间,也就是说这段时间不会有伶仃城的修士前来攻击?”

    萧邕呵呵一笑,“贝家十七个武皇后期,现在只有大太上、九太上和十一太上还在,中期也来了三成;其余几家都只有一个武皇后期坐镇伶仃城,中期来了一半。余下那些人员,哪能再次发动攻击?再说,伶仃城表面虽然团结,但这么多武皇折损在这里,谁又愿意为他们出头呢?放心吧,和伶仃城已经打不起来了。”

    英子忽然说道,“哥,我们是不是应该去伶仃城走一趟,把几家的宝库给端了?”

    母亲叶鸢敲了她一个栗子,笑骂道,“你还真会找事呢!得了便宜还卖乖,不怕人家伶仃城修士把我们给端了?”接着扔给萧邕两个储物戒,“这次的收获不小,虽然没有高级功法和灵石,但兵器和矿石、药材都是龙鸣大陆少见的。慕容给了我三个储物戒,兵器的我留着,其余的给你吧。”

    悦琪眨巴眨巴眼睛,趴到萧邕耳边轻声问道,“爹,我看到你收了两件法宝,反正你们拿着也没多少用,能不能给我和弟弟啊。”

    萧邕转头看了她一会,笑道,“行吧,你和弟弟各一件。”说着将两件法宝拿出来。悦琪轻呼一声,在他脸上连亲几下,抓着小剑就跑到君轩耳边悄声几句,接着君轩扭扭捏捏地走到萧邕身前,把他手中的小刀拿走。

    看着两个小家伙轻声交流一会,然后各自盘坐,抓住法宝灌入魂力,萧邕感到很高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