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671章 一对六
    萧邕把话简短讲完,看到伶仃城修士不再前行,知道已经初见成效,心中松了口气。

    贝家大太上在萧邕讲话的途中曾试图打断,但萧邕没有给他机会,一气呵成地把话讲完;看到大家都看向自己,心中甚是着急,脑筋急速运转着。到最后,他干脆不再出声,等萧邕讲完后,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讲的很精彩!本皇很佩服你。没错,我贝家确实派人前去龙鸣大陆找你的麻烦,也受到了赵武帝的警告。但是,这不是你杀戮我伶仃城修士的原因。”

    “我贝家和南家、葛家、朱家此次出来巡视,是伶仃城例行巡视,并没有你所说的针对你们的意思。而你们仗着人多,对我伶仃城修士忽然袭击,这是事实存在。赵武帝虽然给我们不能去龙鸣大陆找你们麻烦的警告,但不能作为你们可以随意杀戮我伶仃城修士的依据。我伶仃城孤守北海,这才使得龙鸣大陆北边没经历过兽潮,对龙鸣大陆也是有极大功劳的。而那些修士,很多都参加过对抗兽潮的战斗;如果有冲突,也不至于全部该死!”

    金集榀冷喝一声,“他们不至于全部该死,那就是我们全部该死?我们就应该不反抗、让他们尽数击杀?”

    萧邕摆摆手,淡淡地说道,“金道友,让他继续说,看他能怎么说。”对于贝家大太上转移话题,萧邕感到了他的冷静,也感觉到他的老谋深算。但现在的形势稍微缓解,他再怎么诱导,估计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冒头,那么多弓箭指着他们,假如要冲上来,几十上百人还是可以在一波箭下收割的。

    赵家族长问道,“你们说杀了八十六人?又怎么知道是贝家、南家、葛家和朱家之人?”

    萧邕拉出一张影像,将对方拿着兵器冲向己方人员面目展示得清清楚楚。影像一出,伶仃城的修士绝大多数人开始低声交流,显然都是相熟之人。

    影像展示五息后逐渐消散,萧邕这才回应赵家族长的话,“很庆幸,那一战过后,贝家三太上和南家大太上并未死亡;估计是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吧,把上述话对本人讲了,所以我们才知道这么多弯弯绕绕。至于八十六人,刚才各位应该已经数清楚了。”

    王家族长再次发炮,“即使部分人有对你们不利之心,你们为何要将八十六人全部击杀?是想斩草除根吗?”

    龙道全呵呵一笑,“这位道友,那我们该如何处置?任那些人冲入我们的阵地内杀一通?”

    赵以诚不阴不阳地说,“如果你们现在要往我们的区域内冲,那我们的箭也不会认人;你们放心,这一波箭射出,最多能射下两到三成。萧道友说得对,我们修士,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要是这样,我们还修炼干什么?”萧邕瞥了那家伙一眼,自己何曾说过那样的话?

    唐吉黎脸色铁青,一是感觉被四家糊弄了,弄得他冲锋在前;二是被赵以诚的话气着了,说明人家根本就没大把他们当一回事。

    王家族长首先沉不住气,喝道,“你们想试试?”

    萧邕马上回应,“如果你想试试,那我们只能接着。本来赵武帝就告诫过我们,尽量不要和人族起冲突。只是不想引发大规模杀戮而已,并不意味着我们就害怕。”他看到现在有的家族已经起了观望之心,觉得对这种想找事的,可以重点打击一下。

    孙家族长淡淡地说道,“这事有很深的误会,我们伶仃城也不是不辩是非之地。但你们杀了我们那么多修士,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本皇的意思,你们只要交出为首者交由我们带回去,此事就此揭过。”

    慕容燕立马回应,“那不可能!你们的人想杀我们,难道我们就只能让他们杀,引颈受戮?”

    赵以诚懒懒散散的声音接着传了出来,“这位道友,你说的话就是辨了是非?虽然你们居住在伶仃城,给龙鸣大陆北边带去了安定,但我们也在东边抗击了兽潮,甚至不会比你们遇到的小。如果你们想和我们一战,就不要拿那些无谓的话来强词夺理。”

    赵以诚的话有点针锋相对,使得赵家族长脸色很难看;但他也不敢带着家族修士往前冲,那是家族带入衰落的节奏。

    萧邕呵呵一笑,“贝家大太上、九太上和十一太上,你们自己惹下麻烦为何要伶仃城修士为你们解决,难道你们自己不能解决吗?本人就在这里。南家、葛家、朱家,你们也是一样!”

    萧邕知道,这个阵势不能久拖不决,否则事情有可能出现反复。虽然己方有多人说话,代表着不同的声音,但有些话的针对性太强,容易引发伶仃城修士同仇敌忾。所以直接摘出贝家,将他们的阵营分散。在这件事上,对方有些势力能不出现伤亡,就不会想着来战斗的。

    贝家大太上见事情没按照自己的想法发展,萧邕又点他的将,知道自己已经不能后退,冷哼道,“行!只要你求道宗众人出来和我们四个家族战斗一场,本皇会对伶仃城通道求个情,不再计较你们屠戮同族之事。”

    萧邕冷笑一声,“到了这个时候还在颠倒黑白,你也真是够了!不知道你贝家在伶仃城是如何跟别人交往的,难道就靠着这点小心思?我知道,你们四家的武皇后期已经只有六个,不过不用别的人帮忙,本皇一对六!”萧邕准备狂妄一把,免得伶仃城修士起别的想心。

    贝家大太上眼睛精光一冒,四个家族可还是有六个武皇后期,作为久经战场的修士,如果对他一人的挑战都不敢接受,面子上过不去;而萧邕才一个武皇中期,就不相信他的战力能强到哪里去,当下回应,“那行!我们之间的问题,我们自己解决。”

    萧邕淡淡地一笑,对伶仃城修士喊道,“还请各位退至五百里之外!”

    五大家族的族长对自己家族修士示意一下,快速朝后退去。见到对方黑厉厉的箭矢,他们心中还是有些忐忑的;现在贝家愿意担当,那是最好不过,不然他们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唐吉黎看到其余人退得那么迅速,脸上有些挂不住,便淡淡地说了一句,“你既然要挑战六人,可要知道事关生死,龙鸣大陆余下修士也不能滋生报复之心。”

    赵以诚这厮又冒出一句,“尽管放心,我们不学你们伶仃城的做派。”

    唐吉黎脸色迅速脸色铁青,想张口,又闭上嘴快速后退。这件事情他已经想清楚了,就是被贝家等四家拉下了水;他对人族之间的相互残杀是排斥的,但现在只有这一种解决方法,毕竟事情总得有人承担责任。

    看到伶仃城修士如约后退,萧邕在龙鸣大陆修士有些担忧的目光中缓缓往前飞去。

    悦琪紧紧地抓住李静怡的手问道,“娘,他们有六个人呢,爹爹不会吃亏吧?”

    李静怡的神色很严肃,但回答悦琪的话有些轻描淡写,“放心吧,你爹能战胜他们的。”

    原本后退的六人看到萧邕飞出,迅速飞回,将他包围起来,贝家九太上哼道,“听说你的战力很强,今天就让你来尝尝我伶仃城的真正战力!”

    萧邕冷哼一声,“你们这点修武,还代表不了伶仃城。如果有能力,根本就不用煽动伶仃城修士,自己来报复就行。”

    南家二太上暴喝,“贼子,看招!”一刀挥出,一道刀芒朝萧邕兜头劈来。与此同时,其余五人同时发出攻击。顿时,刀芒、剑芒、棍风、枪芒攻击而来。

    这还是萧邕第一次看到这么凌厉的枪芒,暗感这里的修士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不过他不是很担心这些,而是提防他们祭出法宝偷袭。葛家和朱家已经没有了法宝,但贝家还有两件,南家还有一件。

    拿出大刀,萧邕舞出花刀,将刀芒、剑芒、枪芒和棍风尽数击散,没让身体受到一丝伤害。就在他们收回兵器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时,萧邕飞龙在天一跨,直奔收刀已经至半途的南家二太上。对方六人,不能一次行击杀,只能先击杀其中一人。

    看到萧邕极速朝自己冲来,南家二太上慌乱了一下,但眼里马上出现一丝狠厉,一件小刀法宝朝萧邕刺来,直指心窝。

    萧邕冷哼一声,魂力迎着小刀迅速释放,刀尖一指,刀芒刺向对方;然后一把抓住飞来的小刀,瞬间收入镇鼎;南家二太上刚刚避开刀芒,见到法宝不见,稍微发愣,就在此时,萧邕一拳击出,正中其胸膛。

    没时间去击杀南家二太上,贝家大太上祭出的锤子法宝已经飞抵身后,葛家大太上的剑芒也就要上身;萧邕冷哼一声,往旁一闪,转身一刀拍向转弯攻击而来的锤子,将其拍向葛家大太上;在他闪避之时,一拳击向他的头颅。

    也就在此时,贝家九太上斜里插出,一件剑形法宝极速冲萧邕腹部而来;萧邕来不及释放魂力,也来不及收回刀,只能是极速侧身后退,一掌拍向法宝。法宝被拍得稍微转向而去,不过萧邕的手掌出现了一道划痕,有鲜血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