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692章 让我来!
    萨利吾两拳过去,一个武皇后期基本失去战力,使得那些随后冲出的武皇改变了攻击方向,全部朝他攻去,瞬间陷入半包围之中。

    也就是那么刹那,李静怡和萧涵的剑芒冲去,刺透了两个修士的脖子,又接着在其后的三人脸上开花,鲜血喷涌。

    压阵的那个武皇后期大喝一声,“我来对付这个黑大个,你们分别出击,尽数杀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只是这么一瞬,己方就损失了三人,还有三人受伤,而对付只有三人出击。

    三个脸上开花的武皇后期看到有五人围住了两个女修,吃下一颗疗伤丹后,咬牙切齿地朝萧邕三人飞来。其中一人恶狠狠地嘶吼,“先杀了你们再说!”

    君轩喊了一声“让我来!”就朝前冲去。

    萧邕一把抄住他,“先让我来!”接着说了一声,“你们小心!”朝着三人飞去。

    三人是一前两后,脸上的血迹已被震飞,但皮肉外翻还是令人心里不舒服。

    突前的那个武皇后期看到萧邕冲出,拔出剑低声嘶吼,“本皇挡住他,你们先去杀了那两个小的!”

    萧邕冷哼一声,左拳击向此人,接着大刀迅速出现,随即又骤然消,旁人都会以为自己看花了眼。

    这个武皇自己却是感觉到了。虽然极力闪躲,但自己的左臂还是被击中了,疼痛伴随着发热迅速传向神经中枢,热量急速增大,好像被架在火上烤一样,马上就要传上肩膀。他也是一个狠人,一剑斩下自己的左臂。

    就在挥剑斩下左臂,左臂还未完全离体之际,感觉右臂不听自己的使唤,低头看去,他心中极度恐惧,右臂正在脱离自己的身体!

    他忽然间回想起来,就在他留意左臂的时候,感到前方出现过一刀刀光,不是剑芒,就是刀风,自己的右臂一定是被那刀风斩断的。

    他抬起头,看向冲向自己的武皇中期,不知道该怎么去继续。却见一颗丹药飞进自己张开的嘴里,接着化成药液,沿着喉咙往下溜去,在体内急速分散,左右肩膀马上不再流血。

    武皇懵了,这是什么路数?识海中传来淡淡地传音,“这样子给我女儿他们练手最好。”接着感到身体受到撞击,急速那两个小家伙的方向飞去,天地间传来淡淡的声音,“悦琪,君轩,交给你们了!”

    “让我来!”悦琪大叫一声,快速迎向飞来的武皇,一把小剑骤然飞出,直插无臂武皇胸膛。

    无臂武皇还没反应过来,又看到有攻击过来,而且是一个武王后期,心中暴怒顿时激发出来,嘶吼朝悦琪飞去,竟然不管飞来的法宝。小剑透胸而出,又带走他一蓬鲜血,令无臂武皇发出一声惨叫。

    这一连串的动作令人眼花缭乱,过程看似很长,时间却是不到五息。

    等后面两个武皇看到前方那个同伴已经没有了双臂时,萧邕已经来到他们面前,连忙急刹车,令人靠向一起。不能大意,遇到真正的杀手了!

    萧邕也降低速度,朝他们勾勾手指,“本皇不用兵器,一起来!”

    两人对视一眼后,脸色凝重地朝前缓行,一人拿着剑,一人拿着刀。

    萧邕干脆停下,左手背在身后,静静地看着他们逼近自己。他真的不想出手,如果后方没有两个小家伙在,可能会让他们离开,因为实在找不出动手的激情;重伤了前面那个武皇后期,心中没产生一点成就感。

    “妈蛋!不知道是对手太弱,还是自己已经厌战了。”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在还有三丈的时候,两个武皇忍耐不住了,他们同时暴喝,刀剑一同攻出;一个劈,一个刺,配合还算默契。

    萧邕身体一侧,避过刺来的剑,左拳接着击向剑手的胸膛;同时,右手手刀朝外砍在刀面上,一脚踹起,踹向胳肢窝,继续跟进,一拳击中其右肩,这武皇的右胳膊连同大刀一起开始自由飞翔。

    “爹,让我来!”又是悦琪在喊。

    萧邕微微一笑,将这个武皇后期一掌拍向悦琪方向。

    这个武皇后期刚刚劈出一刀,就看到对方一掌拍偏大刀,接着一脚踹来,想退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人家抓住,随即痛楚传来,胳膊与刀在同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人却已经朝前方飞去。心中悲愤地大喊,“我们究竟是遇上了什么鬼?”正在迷糊之际,看到一个武王后期小家伙朝自己刺来,猛然惊醒,欲闪身躲避之际,一把小剑刺进了自己的小腹。

    萧邕转过身,那个被自己一拳击中左胸的剑修刚刚坠落地面,七窍都在流血,进气少出气多,“只是肉身力量而已,一拳都经受不住,太差!”

    君轩正在战那个无臂武皇。无臂武皇没有了双臂,又被悦琪的法宝刺透胸膛,接着被她的用剑连刺了两剑;所以虽然是武皇境阶,但主动出战的能力已经基本没有,对君轩的攻击只能闪躲,偶尔跃起,双腿攻向君轩。

    悦琪的战斗过程也被萧邕尽收眼底。在用法宝刺伤了这个武皇后,马上甩出一块阵牌,将其困住,在外面连续使出剑芒,不断地刺向被困之人。

    对于她这种战斗模式,萧邕也是无奈,“这家伙,比君轩要狡猾多了,不想直接对抗,尽使用这样的辅助攻击。看来今后要多提供一些辅助攻击宝物给她才行。”

    李静怡三人走过来,萧涵不好意思地说,“跑了一个。那家伙反应太快,看到你这么快解决一个,他转身就跑。等老萨杀了对手后,没有追上。”

    萧邕看了他们一眼,“跑了就跑了。”

    看到悦琪和君轩正在和重伤武皇对战,萧涵嘿嘿笑道,“哥,你怎么老是想出这样的方法呢?在龙坤大陆的时候,你也是把一些武王打伤给我练手,现在是把武皇后期打伤交给两个小家伙练手。他们的起点比我高啊。”

    “那当然。你那时候是武君,他们现在是武王。我们那时候出去游历的比较多,战斗不少,而他们两个亲自参加的战斗基本没有。”

    李静怡说,“君轩的动作越来越熟练了。开始还有些生疏,力道把握也不是很好,步法也有些乱。”

    萧涵嘿嘿一笑,“有我哥提供这样的沙包,他们的功法领悟会很快提升的。悦琪这丫头也是狡猾,把对手的灵力消耗大半后才近身战斗,不知道学谁的。想当初,我遇到受伤的武王,可是拔剑就上,全部都是硬抗。”

    李静怡叹了口气,“他们三兄妹中,悦琪最喜欢讨巧,择鸣和君轩没那么多道道。”

    四个武皇在一旁围观着两个小武王对战两个重伤武皇,远方山顶上的六个武皇已经陷入极度震惊中。

    十三个武皇袭来,十人被杀,并且是时间短、死亡快,还有两个武皇后期竟然被抓去给两个小武王联手,这是多么的胆大,又是多么的不可思议!

    “齐道友,看来赵道友给我们的信息不是很对啊,那个中期的战斗力并没那么弱。虽然只是三个受伤武皇,但都是后期。那么快一死两伤,不是我等能想象的。”

    “可能赵道友也没亲眼看到过他们的战斗,只是凭境阶和血气观察得出的结论。这样的修士,幸亏我们只是跟踪,不然我等已经遭遇不测。”齐武皇停顿一下,又说道,“赵道友和潘道友要是在这里,估计也得被这样的场面震惊。刘道友,我记得他们两个说这些人是庐州求道宗的,你听说过吗?”

    刘武皇摇摇头,旁边的钟武皇应道,“我倒是听说过庐州新建了一个求道宗,听说还有武帝守护,但我们私下里人为不可能。求道宗众人来龙啸大陆不久,怎么会有武帝守护呢?现有的武帝,无不是本来就有势力的,龙鸣大陆肯定是不会出现武帝的,所以我们都认为那只是误传。不过,今天看到他们的战力,觉得这求道宗还真的不简单。”

    “那些修士应该是神盟的,只有他们才以十三人的编制行动。求道宗惹上了神盟,今后就有好戏看了。一个根基未稳的宗门,遇上如狼似虎的大鳄,不知道今后会有什么结果。”

    “确实值得期待!神盟现在四处扩张,屡次挑起事端,前几天还杀了我源城三个中期;今天他们逃了一人,想必会找上门报复。但他们又不敢大批次出动,不然别的大势力会出手。呵呵,我都想到庐州去,看看他们是怎么碰撞的。”

    “唉,我们也不能幸灾乐祸。如果求道宗与神盟对立,也是我们一条战线上的,多一个宗门,多一份力量呢。走吧,我们回城。从今往后,不要去惹求道宗修士,即使不能成为朋友,也不能成为敌人。”

    六人离开山顶,萧邕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接着转向两个小家伙的战场。

    两个重伤武皇被两个武王攻击,憋屈得不停地嘶吼。他们知道自己已经逃不了,但这样被拉来给两个武王当沙包,心中充满无限悲哀,都疯狂地反击,试图击中对方,留下一些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