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726章 冲动是魔鬼
    萧邕盘坐在大长老府修炼室中,这几天很忙,所以只是恢复灵力,还有就是对大刀进一步研究。还有一个原因是,六家要来谈赔偿,萧翎所需丹药的药材还得从他们那里抠呢。

    至于那销子,他现在只是偶尔想一下,不是自己目前能获得的。有那么多武帝盯着,总不能从他们眼皮底下抢东西;想偷,也没办法下手,胳膊和腿有些小啊。

    宗门外,陵水宗大长老带着四个武皇后期走来,来到门口,一个武皇后期大咧咧喊道,“陵水宗大长老率人前来求道宗交流,慕容宗主或萧大长老出来迎接!”这一声喊,震彻求道宗。

    萧涵正带人在宗门外构筑阵法,听到这一声喊,抬头看了一眼五人,对那些转头看向门口的门人说,“不用管,继续布阵。”

    一个武皇初期弟子冷哼一声,“手下败将!能力不强,脸皮很强。”这一声,令周围的弟子大笑起来。求道宗这次大败六家势力,弟子们的自豪感更强,向心力更加盛。

    陵水宗大长老一行五人也听到了那句话,顿时被臊得脸红脖子粗。

    值守南门的一个武王中期抱拳说,“大长老说了,如果是六家来赔偿的,自己去宗主府,大长老在那里等。”说完,马上退回原地,不再注视五人。

    陵水宗一行听武王门卫这么说,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给他们下马威吗?他们可是陵水宗的武皇后期,就安排一个看门的武王传这么一句话,要他们自己去宗主府?这是从未受到的待遇啊!

    五人站在那里呆滞了,木然转头看向大门两旁,发现众多武皇、武王、武君和武师都在布阵,没谁正眼看他们一眼;心中大喊,“这是怎么了?我们可是陵水宗的武皇,难道不应该被关注吗?”

    大长老反应还算快,咳嗽一声,“既然萧大长老在宗主府迎接,那我们自己过去就行。”说着,朝大门走去。其余四人疑惑地看了一眼他们的大长老,这画风不对啊,大长老何时这么好说话了?

    萧邕真的站在宗主府门前,看到陵水宗五人,淡淡地说,“陵水宗的?也该来了,进去吧。”说着往里走去。

    大长老的脸色终于变了,变成紫色,心中咆哮,“即使战败了又如何?我陵水宗的武皇后期和其余武皇比你求道宗还是要多!我们还是中型势力,你求道宗还只是小势力!”

    跟着萧邕走了一步,大长老马上反应过来,“他们……也算是中型势力啊!超过一百个武皇后期,那就是中型势力了。”心中马上好受了些,输给一个中型势力,不丢人。

    走进小客厅,各自在一方坐下。陵水宗大长老正要张口问为什么只有一人参与的时候,慕容燕和萧涵跟着进来,慕容燕面无表情地说,“对不住,战后很多事情要处理,来晚了。”

    一个武皇脸色讪讪正要开口,还是紫脸的大长老已经出声,“本人陵水宗大长老祁琶。余下四位分别是鲜鹄群长老、曹家君长老、容吉通长老和赵毅扈长老。”

    萧邕淡淡地说,“本人求道宗大长老萧邕,这两位是慕容燕宗主、萧涵长老。”他明显不想和陵水宗的人多扯,接着说,“这次要你们来,就是告诉你们,准备千亿灵石,以及价值千亿灵石的修炼资源。”没理会对方震惊的神色,“至于修炼资源,我们有一份清单,希望照此整理。”说着,拿出两个玉简放在桌上,推到他们身前。

    祁琶中间几次想插话,但萧邕讲话速度很快,不知该从哪里插;待他想强行打断的时候,话已讲完,玉简也推到他们身前,他内心不由得大怒,抓起一个玉简,玉简马上变成粉尘,脸由紫变白,嘴皮子急剧抖动,“不好意思,你们所提的要求不合理,有些激动了。”

    萧邕淡淡一笑,“很正常,要掏灵石和其它资源,谁的心里都不好受。”接着又拿出一个玉简推了过去,“玉简很难制作的,一个玉简一亿灵石,现在陵水宗需要赔我求道宗一千零一亿灵石。”

    慕容燕和萧涵紧紧抿着嘴,极力抑制着发抖的身体,但怎么也没能掩饰愉悦的眼神,干脆把眼睛闭了起来。

    祁琶的心抽搐起来,怒火直冲头顶,但他心中默念,“冷静,冷静!冲动是魔鬼,不要中计。”

    曹家君声音颤抖着说,“萧大长老,这边公平!我们也死了人,也是受害者,为何提出这么一个赔偿?”

    萧邕好奇地看向他,“我求道宗好好地在这里招收弟子,好好地修炼,你们为什么要来攻打我们?我们无辜死去那么门人,难道你们不该给一个说法?”

    曹家君噎了一下,苦着脸说,“萧大长老,同样是势力,为何他们只需要二百亿,而我陵水宗却需要两千亿?”

    萧邕淡淡地笑道,“你的意思是要他们也拿出两千亿?”转头看向慕容燕,“也是啊,应该每家都要两千亿的。宗主,派人去通知一下五家,要他们都准备两千亿。”

    祁琶终于压制了冲动的魔鬼,听到萧邕这句话,马上怒吼,“你们这是勒索!想自绝于龙啸大陆修炼界!告诉你,想要陵水宗赔偿,门都没有!”

    萧邕慢慢把目光转向他,淡淡地问了一句,“你今天是来刺激本人的,还是来接受赔偿要求的?”

    容吉通连忙站起来说,“萧大长老,慕容宗主,萧长老,我们大长老有些激动;也不得他不激动,我们经历这次大战后,损失惨重,现在要我们赔偿数量这么大的资源,很难接受。我说……能不能把数量降低一些?”

    萧涵冷哼一声,“数量降低一点?我宗门外千里阵法被你们破坏殆尽,需要多少资源去修复?各阶弟子死伤无数,死者需要安抚家属,伤着需要治疗,又需要多少资源?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慕容燕补充道,“你们六家战败后,宗门很多门人都建议乘胜追击,灭了你们六家,但被我们强行制止了。”

    陵水宗五人听得人都不好了,这萧邕狮子开大口,慕容燕也是张嘴就来啊。大战结束时,你们求道宗还有几个能战的人?不对……莫非是萧邕这个杀神想杀上门?

    祁琶冷哼道,“我陵水宗即使战败,现在还是一个中型势力,想踩我上位?大不了再战!”

    慕容燕淡淡地说,“我求道宗也是一个中型势力,还是打败了一个中型势力带着五个小势力的中型势力。你们也看到了,我求道宗门人从来没出去惹事,但事找上门来,我们就没有怕的概念!”

    萧邕听他们打嘴仗,有些不耐烦,直接说道,“三天后,陵水宗务必要把一千零一亿灵石和千亿修炼资源送到;否则,本皇上门讨要;不过,到时候的数目可能还要视情增加。而且,这两份玉简里的资源必须齐全,少一样,以十倍价格另算。”

    五人的脸又变成了酱紫,这完全就是命令,完全就是威胁,完全就是强盗行为。

    祁琶用颤抖的手拿起一个玉简,释放魂力去探查,接着玉简就变成灰,跳了起来,“不可接受!我们再战,即使宗门灭亡也在所不惜!”

    萧邕淡淡地说,“一千零二亿块灵石。”接着又拿出一个玉简推到他身前,“要战?可以!我求道宗接着就是;当然,我们也愿意上门,去接受一个万年宗门的地盘。”

    赵毅扈连忙拉着浑身发抖的祁琶,收起桌上那个玉简,对萧邕说,“容我们回去准备一番。”这时候,他不得不出面了。作为宗主的人,虽然愿意看到祁琶吃瘪,但也不能让陵水宗吃亏。

    萧邕淡淡地说,“这数目不是给你们讨论的,而是要你们照办。希望回去后,你们快点准备好,三天内送来。记住,现在是未时一刻。”说完,站起来就朝门口走去。

    祁琶被拉住,心中还在默念“冲动是魔鬼”,但看到萧邕这么离开,他的怒火再次上涌,魔鬼……控制不住了!

    挣脱赵毅扈的手,祁琶跨前一步,跟在萧邕身后;忽然,他拿出一把大斧朝萧邕头顶劈去,一件法宝也被祭出,直冲萧邕后背。

    祁琶的这一攻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太突然了!

    萧邕也没想到祁琶竟敢在这里动手,这可是求道宗内部,难道他想自己能安全离开吗?不过,他没有瞬间迟疑,身体往前一窜,大刀拍向法宝,一掌拍开砍来的大斧。

    宗主府轰然倒下,八个人从漫天木屑中冲出。第一个冲出的是持刀的萧邕,他左手还滴着血;刚才那一斧虽被拍开,但下角还是擦过他的掌,皮肉被割开,露出了里面的骨头。

    第二个是拿着大斧的祁琶的,他两眼通红地看着萧邕,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同归于尽!”

    连续四人出来,第一个是鲜鹄群,第二个曹家君,第三个是容吉通,赵毅扈因为被祁琶甩开,落到了最后一个。

    慕容燕和萧涵两人最后出来,但手中剑已出,怒视着陵水宗五人。

    萧邕转身抬头看了一眼宗主府,淡淡地说,“毁我宗主府,扫我求道宗面子;现在,加灵石三十亿。”随后,拿刀指向祁琶,“你,留下!活着的武皇后期值一亿灵石,死的只要一千万。”

    鲜鹄群四人顿时牙痛,“合着死活都需要花灵石才能赎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