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848章 你讲的,全部都是垃圾
    街道上,密密麻麻的人看着一脚跨出店铺的萧邕,眼里满是热切和崇拜;更多的是绿油油的眼神,显现出极度的贪婪。

    开始,萧邕感觉有人看向自己,认为那是新老生大战,导致他受到关注程度较高的结果。在看到那块大空间石后,心中激动,忙着在一家家店铺穿梭换荒币,对外面的情况关注很少。

    他之所以没有过多关注外在的情况,主要还是因为荒门规定,在宗门内部,严禁弟子偷窥别人,严禁弟子劫掠。集市也是荒门的地盘,以往的秩序较好。

    “妈蛋!情况似乎不可控啊。”萧邕吞了吞唾沫,把后退迈出门槛,缓步朝店铺外走去。

    小二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况,迅速收拾心情,转身走向里间。

    很快,一个皇级弟子出来,看着萧邕前方的众人冷冷地说,“想来大家知道集市的规矩。如果在这里动手,格杀勿论!”

    萧邕转头看了这个弟子一眼,继续朝前走去,“难怪每家店铺都有一两个皇级坐镇,原来是预防这样的事情。不过,外面还有二十里山路呢。”

    脑筋急转,干脆不往外走了,继续转店铺,换荒币,买空间石,买矿石,买药材。最后,把集市内的荒币都全部换完了,东西也买了不少。

    那些人跟着萧邕一家店铺一家店铺的走。有的进,有的出,最终维持在三千人左右。

    萧邕脸不改色,朝集市外走去,心中却在感叹,“这么大一个集市,一万两千多家店铺,总共才换了五十三万。集市的荒币还是太少啊,只消耗了五千三百亿宝币,何时才能把宝币换完?”

    他也很苦恼,“还有很多矿石可以购买,可储物戒的空间有限啊。小鼎也不能用,不然可以大量购买。唉,怎么会这样?”

    走到集市外,萧邕转身,淡淡地朝身后的人群说,“各位,感谢相送!既然大家这么热忱,那我就经常来,今天就送到这里吧。”这些人中,有的跟他走了两天,从他开始换荒币开始。

    “萧师弟,欢迎你这个大富豪经常来集市。到时候,别忘了到我的店铺多买一些资源!”一个弟子哈哈大笑。

    在这群人中,有很多人是想看看萧邕到底有多少宝币,要买什么,有好奇,也有继续交易的心思。

    当然,也有很多人是贪婪的。

    一个弟子大声说,“萧师弟,我现在想修炼一部荒阶功法,还差一万六千荒币,能不能借给我?十年内归还。”听到他的话,大家都紧盯着萧邕,想看他如何回答。

    萧邕哈哈一笑,“对不住。你们都知道,我只是一个新弟子,换荒币的目的,就是为了修炼。荒阶两万,洪阶五万,宙阶二十万,很贵的。”

    另一个弟子大声说道,“萧师弟,你还有三十多万荒币,即使宙阶也只需要二十万。宙阶功法,不是一朝一夕能领悟的;我们借的荒币不多,保证在十年内还给你。对我们来讲,那是救急;对师弟你来讲,无伤无损,双方获

    益,何乐而不为呢?”

    萧邕哈哈一笑,转身就走,朝后摆摆手,“各位,再见!”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都是老狐狸,这么简单的问题,谁能算计谁?

    萧邕进入树林,近千返身就往集市走去,近千却不约而同地朝树林跑去;原地留下一千,都看向萧邕离去的方向,有的纠结,有的淡笑。

    “萧师弟有那么多荒币,我们只是暂时借用一下都不肯,完全没有同门之谊。”一个飞跑的弟子大声说道。

    “就是!江湖救急,今天一定要借到。那部功法,我都想了三年多了。”

    “即使花二十万荒币,他还有十八万多;留着干什么,又不能增殖。今天,他借也得借,不借也得借!”

    “一个新生,这么多宝币,一个大家族都拿不出来。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他的宝币来历不明。既然来历不明,那就应该大方一点,送我们一些又如何?”

    “他只是一个新生,现在就修习宙阶功法干什么?我们要和他说说,不能好高骛远,应该先把基础打好了,不然今后很难进步的。”……

    一千人吵吵嚷嚷、闹哄哄地朝萧邕追赶,速度飞快。

    看到那一千进入树林,站在集市外的千余人也跟着出发,有热闹不看白不看。

    萧邕前行的速度本来就不是很快,听到后方密集的脚步声,转头淡淡地看了他们一眼,接着前行。

    很快,萧邕就被他们包围起来,他抱拳呵呵笑道,“各位,送到集市外还不满意,想保护我回去?感谢各位的好心。没这个必要了,宗门还是很安全的。”

    一个千多岁的弟子笑道,“萧师弟,我们就不绕弯子了。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想从你这里借点荒币;你不知道,荒币很难赚的,要想借一部荒阶功法,往往要耗费我们几十年甚至百年时间。”

    萧邕笑问,“所以呢,你们找上我了?”

    “对!你现在刚刚进入宗门,没必要修炼宙阶功法,那是好高骛远。作为一个师兄,我建议你从天阶功法开始修炼,这样有利于稳固基础。这样的话,你的荒币就剩余很多,借给我们一些,对你对我们都有好处,共同进步,我们也会感谢你。”

    萧邕脸色一整,“这样说来,师兄是对我好了,让我把基础打牢固。”

    千岁弟子点点头,呵呵笑道,“你是师弟,是我们的同门,自然要为你考虑……”

    萧邕打断他的话,“既然这样,你们怎么不去任务处接任务呢?可以击杀凶兽,可以击杀海兽,可以破解宗门发布的案子,赚荒币的途径还是很多的嘛。最多二十个任务,就可以得到两万荒币,就可以换回一步荒阶功法。”

    对这些人,萧邕心中一点好感都没有,甚至开始产生了厌恶之情,语气也不再委婉。

    另一个弟子急吼吼地说,“没有足够的实力,接任务很危险的,很多同门就是因为接任务而陨落在外。我们只是想把功力提升一些,然后再去接

    任务赚荒币。”

    千岁老者腆着脸问道,“萧师弟,你看怎么样?借我一千五百荒币,十年内还清。”

    “不借!我不认识你。”萧邕斩钉切铁地说。贪生怕死,只想不劳而获,不找自己的问题,这是他最厌恶的行为。

    “我叫雾冉,住在九区二百零八号,这是我的身份玉牌。萧师弟,现在该认识我了吧。”他继续腆着脸说道。

    萧邕心中一阵厌恶。在宗门呆了近千年,义务服役的时间就要过去,竟然还没修炼过荒阶功法,现在还差一千五百荒币,这雾冉也是差的没边了。

    作为他们那样的人,只要能力稍微强一些,宗门就会安排他们当一个执事,每月都有一块荒币的收入;有不愿意当执事的,赚的荒币比当执事肯定更多。没想到。他竟然为了一千五百荒币,做出这样不要脸的举动来。

    “即使知道你的名字,知道你住的洞府,但我还是不认识你!”萧邕很认真地说。

    雾冉的脸马上铁青,眼睛通红,吼道,“你一个新生,师兄我给你讲了这么多,最后还是这样一个结果?!”

    萧邕冷冷地扫了他一眼,一字一句地说,“因为,你讲的,全部都是垃圾。”本来想呵斥他两句的,又觉得没那个必要;都是几百岁的人了,哪能说改就改?

    一个弟子吼道,“你竟敢对师兄这么说话,太不尊敬长辈了。各位,宗门倡导尊师敬长,他这个新生完全没领会,看来我们得教训教训他;让他知道,到荒门,就要遵循荒门的规矩!”

    萧邕淡淡地看着他,冷冷地说,“你跳啊,继续跳。开始想借,现在变成想抢了?”然后抬起右手指一圈,“一个个贪生怕死,不敢出去挣荒币;看到我的荒币多,就想来抢。来啊!”

    那个弟子吼道,“我们知道你能打,但我们这里有一千人!有本事,你把我们全部打倒!”无赖劲上来了。我就在这里不动,你敢怎么滴?

    萧邕还真敢怎么滴!他一步跨去,抓向这个七百岁的弟子。还没等他回过神来,萧邕已经抓着他的脖子退回原地,目光炯炯地看着众人,“还有谁?”

    雾冉跳将起来,“没天理了!竟敢袭击师兄。各位,教训他!”说着,就朝萧邕冲来。

    萧邕就在等这个时刻,他想让他们知趣退却,不想主动动手。在宗门,很多条条框框在限制着他,重要的一点,他又恢复了要保持低调的心态。

    现在,他们主动出击了,朝他发动攻击了。千般想法,万般心思,最终还是要通过拳头来实现。

    “看来,还是不能委屈自己,该打就要打,遇到憋屈就要反击。”萧邕大喝一声,抓住手中的弟子就往地上砸去,如同前一场新老生战斗时摔普川一样。见谁砸谁,周围没人就砸向地面。

    这个弟子的筋骨远远比不上普川,才砸翻九人,在地上砸了两次,就已经颅骨裂开,昏了过去。

    ps:祝各位新年快乐,心想事成!

    .com。妙书屋.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