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851章 有人来讨债
    萧邕看着迅速离去的瑞平,心中很疑惑:他为什么要来掺和这件事,是临时起意还是蓄意为之,为什么离开前意味深长地看自己两息。

    “呵呵,这么快就诈了两千荒币,还真是无赖中的极品,我不如啊!”

    “他对自己的狠,对别人的无赖,也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这是我完全不能及的。一个好汉三个帮,没有那七人的完美配合,他也达不成自己的目的。这么严谨的配合,应该是长久的配合,我是做不到的。”

    “不管怎样,他的出现,把事情引向了另外一个方向,使我免于被萨比针对。对我而言,利大于弊,算是帮了我一把,得感谢他。”

    转头扫了还在发呆的众人,转身就走。没有萨比在,这些无赖看都不敢看他。

    来到功法库,出示一下身份玉牌,坐在门口的老者面无表情语气平淡地说,“一盏茶时间,不然会被阵法驱逐。别想偷功法,不登记是装不进储物袋的。”

    听老者讲完几句话,萧邕抱拳,身体微弓,对老者行了一礼,朝大门迈去。

    在跨进大门后,转身看了一眼,“这阵法不错,还可以记时。”运转龙眸,发现功法库内到处都是阵眼,“这阵法水平很高啊,为何下面的城池没阵法呢,真的是想让那些人自生自灭吗。”

    很多正在一楼选功法的弟子看到萧邕,不时地交头接耳,指指点点。

    沿着书架往前走,一本本书籍的名字进入大脑,“竟然还标注出了‘外陆’两字,有意思。”萧邕拿出这部功法,快速翻阅起来,书中内容快速被复制进识海。

    “八十万部功法,其中二十一万外来功法,真的不少。时间已经过去一半了,得抓紧去第二层看看。”

    二楼功法都是天级以上的,阵眼密度比一楼更密,还有一个大不同,每部功法只能看到封面和扉页的功法说明,至于里面的内容,则是被封住不能看;和一楼不同,没有功法被特意标注“外陆”两字。

    “看来只能借走,不能偷窥了。”作弊神器遇到封堵,萧邕很无奈。

    “《宝湾迷踪》?一部札记竟然出现在这里,还标注为荒阶,先拿了。”

    “《深入浅出》,宙阶刀法,先弄回去看看。”把二楼十六万部书籍的名字全部浏览一遍后,转身走到事先圈定的几部书籍前再筛选,最终选定《深入浅出》。

    拿着两本书来到入口处,老者抓过他手中的书,拿着一块玉牌分别在树上一扫,接着递还给萧邕,淡淡地说,“还书期限十五天。”

    萧邕笑呵呵地问,“两本就是三十天?”

    老者面不改色,“十五天。二十二万荒币。”言简意赅,清晰明了,没毛病。

    萧邕拿出玉牌,把二十二万荒币转给老者,拿着两本书转身就离开。

    “十五天,应该不会有问题。”回到洞府,萧邕马上拿出《深入浅出》和《宝湾迷踪》,接着又把《宝湾迷踪》收起……

    “萧邕,出来!”

    “萧邕,出来赔偿我们的丹药!”

    “萧邕,你再不出来,我们就进来了!”……

    正在识海内推演《深入浅出》,萧邕忽然听到外面吵吵嚷嚷,有大量的人在院子外面叫唤。他睁开眼朝外看去,心中怒起,“妈蛋!才过去一天就有人来捣蛋,想不让我领悟功法?”

    他真的怒了,气呼呼地站起,拉开房门,走到院子里大吼,“打扰我静修,你们找死吗?”接着大吼,“执法队,执法队在哪里?”吼声响彻洞府区。

    “我们是来讨要丹药费的,你拒不出来见我们,何谈打扰你静修?分明是你想赖账!”

    “对!我们只是要你赔偿丹药费。倒是你,这么大声,搅了洞府区大量弟子的静修!”

    “就是执法队来了又如何?难道你无端打伤我们,就想躲过赔偿责任了?”……

    八十余人在院子外大声嚷嚷,你一言我一语,群情激奋。这些人中,有上次被自己打伤的十多人,有三十余人参与但处在外围并未受伤的,包括雾冉,还有二十多人并未出现在上次事件中。

    新生洞府,也有三十余人走出院子,莫名其妙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乔祝问道,“萧邕兄,怎么回事?要不要帮忙?”

    萧邕快速平静自己的心情,朝他摆摆手,“不用!遇到了一群无赖怂货。”接着拿出玉墩放在门口,施施然坐下。

    他要等,要等执法队到来,看执法队如何处理。也要看他们表演,看他们的无赖到底有没有底线。

    见萧邕坐在院子里看着他们,那些人继续吵吵嚷嚷起来,无非是一些什么“赔偿丹药费”“要尊师敬长”“新生不要太狂妄”……之类的。

    萧邕无所谓,倒是乔祝等人听怒了,冲过去就要和他们动手。

    萧邕哈哈笑道,“各位,你们回去吧。狗咬你们一口,你们就要回咬过去?他们放屁,你们还跑到他们身边去闻?和懦夫计较,长久下去,你们也会变成懦夫的。在垃圾堆旁边走久了,身上难免会带上一些垃圾的气味。”

    乔祝等人哈哈大笑,转身就走,回到院子里,静静地看着这八十余人。

    萧邕的话,把那些人气得七窍生烟。虽然是懦夫,可不能被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啊;语气更激烈,频率更高。

    一盏茶时间后,执法队还没到来,那些人在外咒骂越来越起劲。

    “萧邕,不尊师敬长,你完全是没有教养!不过也对,一个外面的修士,想来父母早就死了,没教养也是必然。”雾冉满脸潮红,骂得很起劲。

    萧邕动了,院子大门木屑朝他们飞去,人如闪电冲入人群。

    雾冉话音还飘在空中,就看到前方冲来一道模糊身影,还有一把冷幽幽的大刀,他慌忙后退,大喊,“杀人……啊~!”

    一条胳膊飞起,飞上空中,带着一串血珠。

    雾冉淡淡地看着的右肩,胳膊不见了!血还在喷。

    “啊~”

    还没反应过来,他感觉左边又传来一样,急速转头看去,左臂也齐根而没,血柱朝左侧喷去。

    “啊~”

    剧痛传来,他又看到自己半边下巴朝右侧飞去,上面的槽牙黄黄的。

    他弄不清了,自己怎么成了萧邕首先打击的对象。出刀了,他竟然出刀了!他心中,没来由地出现了惊恐,这是一个恶人啊!自己真的被一千五百荒币迷昏了头,竟然自己来找死!

    “咔!”

    雾冉感觉右腿离体而去,他一歪就倒向地面,极度恐惧紧紧摄住了他的心,惨叫声发不出了。

    “萧邕兄,好样的!对付这样的垃圾,就应该这样!”新生们大声吼道,心中郁气瞬间排泄出去。刚才一盏茶瞬间,可是把他们憋坏了。

    事情还没完,萧邕收起大刀,一脚踏上雾冉的脖子,“咔嚓!”

    雾冉绝望了!这个萧邕今天要杀他了!

    可萧邕不会!他也学会了利用规则。刚才一盏茶时间,外面的鼓噪被他当成耳边风,头脑中显现的是瑞平挑衅萨比的过程,又把荒门的规全部则研读了两遍。

    不得不说,瑞平就是一个狠人加无赖的极品,对荒门的各种规则律例吃得透彻无比。有那么高深的功力,还有这么精深的领悟,荒门之内,谁人可敌?

    拿出一个储物袋,萧邕挥舞着说,“你们不是想要丹药吗?这里有一百颗!”接着,打开储物袋,百颗疗伤丹哗啦啦全部掉落地面。

    抬起踏在雾冉脖子上的右脚,在地上跺了一脚,混有雾冉血的尘土把洁白的丹药变成灰中带着红。

    “你们不是有伤缺丹药吗?现在都来吃吧!”萧邕摄起两颗,直接朝雾冉嘴里扔去。他没了半边下巴,颈椎被萧邕踩断,根本没有挣扎的余地;不过,他现在也不会挣扎,心如死灰了,两颗丹药瞬间进入他敞开的嘴。

    有人见势不妙,转身就跑

    “别跑!谁跑断他一对胳膊!或者是两条腿!”萧邕可不想让他们跑了。既然来讨要丹药费,怎么不把丹药送出去呢?

    没有人听,他们亡命狂奔。太凶残了!太恶心了!

    “唰!”“唰!”

    一个弟子嚎叫着朝地面扑倒,朝前滑去,啃了一嘴泥。

    “啊~”

    一个弟子在地上滚葫芦,双腿没有了,跑得太快,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跑得最快的两人被兑现,其余人战战兢兢地停了下来,一脸惊惧地看着萧邕。

    “这样才对嘛!有丹药不用,多浪费?值很多荒币呢。都退回去吧,一个个排好队,等我发丹药。”萧邕将两个被卸了零部件的弟子踢回到雾冉身旁,很“温柔”地对众人说。

    “都听好了!张嘴!”

    “够了!”一道声音远远传来,一个半帝带着十个执法队弟子朝这边急速跑来。

    萧邕当做没听见,看到有人如同劫后余生般、高兴地立即闭嘴,一刀捅向其嘴巴,捅出一个窟窿,狠声喝道,“要你张嘴,竟敢不张?你不是要丹药吗?”

    这一刀,把本来就成了惊弓之鸟的众人吓得嘴巴大张。

    萧邕退回原地,双脚快速踢动,一颗颗丹药飞向那些人的嘴巴,不容他们反应,已经进入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