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868章 血战到底
    走进大门,看到广场边矗立的三块大碑,萧邕走到前方观看。

    “不错啊,你们竟然都榜上有名。小涵,你还排在三十五位,名次很靠前啊,宗门内第一吧?还有赵以诚、赵以力、谭博群,也都在三百名以内,不可想象啊。”

    萧涵嘿嘿笑道,“那是打了一个伏击。当时有十二个皇级,误打误撞跑到我刚刚构筑的阵法里,结果被阵法围困,三死九伤;我一通偷袭,又杀了六人,名字噌地上来了。”

    英子笑了一声,“三种榜,我求道宗有两千七百余人上榜。”随后有些黯然地说,“现在只是开始不久,所以上榜的人比较多。不过,宗门损失也不少,两年时间,已经损失了两成弟子。择鸣上次受了重伤,现在尚未完全恢复。”

    萧邕转身走向广场,淡淡地说,“有战斗,就会有伤亡。遇上这样的时代,只能接受大浪淘沙了。”

    悦琪拉着萧邕的手说,“爹,你还没看王级榜呢。”

    萧邕呵呵一笑,“那我去看看。”在看了一眼王级榜后呵呵笑道,“你们两个不错啊,竟然都在前十;君轩第三,悦琪第八。悦琪,你什么时候也开始喜欢战斗了?”

    悦琪立马严肃起来,“抵抗外来侵略,人人有责。”

    虽然不知道多少武君级弟子的名字,但既然看了王级碑,接下来把武君级碑也看了一遍。

    回到广场上,萧邕对列队欢迎的门人说,“现在形势严峻,我辈修士当勇往直前。近期,我有一些功法传下,希望大家静心修炼。本身强了,杀敌才不至于自损,才能为龙啸大陆做出更多的贡献。”

    玄武这家伙就是懒。萧邕把他留在宗门,就是想它护住宗门。两年时间,它竟然没出过那片水潭,一直躺在一口三百丈方圆的水潭里睡大觉,把水潭水面遮得严严实实的。

    带着蛟胜来到那片水潭边,萧邕在玄武裙边重重地踢上两脚,把他踢醒。扔给它一个储物袋,“这里有些精血,不知道你用不用得着。”

    玄武接过储物袋,拿出里面的玉瓶马上打开一看,接着就往嘴里倒去,倒完一瓶又一瓶,很快就把三十瓶全部服下,嘎嘎笑道,“公子,好东西啊,临门一脚,我想我也马上可以进阶武帝境了。”喝了精血,他的话也利索了。

    看向萧邕身旁的蛟胜,它有些鄙视地说,“怎么带来了这么一个家伙,没什么前途啊。”玄武的眼界是很高的,他以前和小龙那几个小弟一起的时候,根本不正眼瞅它们一下;只有对小龙,还有那么一丝敬畏,主要是因为他的境阶比小龙高很多。

    蛟胜不知道这求道宗山后还有这么一只玄武,扫了几眼后,神色凝重起来。听玄武这么一说,脸色变得难看,心中腹诽,“本帝好歹也是一个帝级,你不过血脉浓郁一点,也不该这么鄙视本帝吧?”不过,这话,他还真不好回,自己的血脉之力确实有些弱啊。

    看到蛟胜的表情,玄武挑衅道,“要不,我们现在打一架。等我今后进阶武帝,你绝对打不过我的。”

    蛟胜实在没退路了,哼了一声,“你是追随者,我也是追随者,我们两个打什么打?”

    萧邕笑骂了一句,“喝了几滴血,就开始嘚瑟了。你没跟着我以前,还不是可怜兮兮的?他叫蛟胜,算是追随我的,今后也就在这一片地方修炼,我不想你们在这里打生打死,把宗门的风景给破坏了。”

    听萧邕说它今后也在这里修炼,蛟胜马上在峡谷内迅速来回转了一圈,“公子,我选好地方了,就在三百前那处悬崖下。”这个狭长峡谷宽约五十里,长千里,悬崖乱石林立,也不乏巨树;玄武所在之处,距离宗门最近,也最平坦,符合玄武懒惰的性格;而蛟胜所选之地,是这条峡谷中最奇险之地,水深石巨。

    “你既然跟随了我,那也有礼物。”说着,扔给青蛟一个玉瓶,“好好修炼吧,不要被玄武给鄙视了。”

    青蛟接过,揭开盖子一看,马上盖上,朝萧邕深深地一鞠躬,语气急促地说,“请公子放心,我会好好修炼,不给公子丢人的。”接着就朝目标之地飞去。

    玄武哼了一声,“即使是一滴真正的五爪金龙血,今后也打不过我。”

    萧邕淡淡一笑,“玄武,今后,你也打不过他。”

    “最多半斤八两而已。”随后把头和四肢收进龟壳里,朝萧邕说,“公子,我要抓紧进阶了,不然还真的打不过那家伙。”

    回到大长老府,在家没闭关的家人——齐琳、英子、萧涵、择鸣、悦琪和君轩——全部都在;李静怡在闭关,父母、管轻语、二叔和萧翎等人在险地未回。

    英子有些惊讶地问,“哥,你怎么带回一个蛟武帝?”

    萧邕笑道,“他想追随我,我就把他带回来了。宗门有一个武帝压阵,难道不好吗?”

    检查一下择鸣的伤势发觉无碍后,拿出从金龙洞府得到的巨大夜明珠放在桌上,“每人两颗夜明珠,自己拿。”又把在回来的路上采摘的野果拿出来。

    悦琪迅速抓过一个通红的野果咬一口,不满地说,“爹,你到那里好歹也过了二十年,只有每人两颗夜明珠啊。”

    萧邕苦笑道,“我在那里待了二十年,可是只去过三座城池,除了买一次衣服和信息,就只好好地喝过一次酒……啊!说起酒,我酿的酒都没有取出来,用的药材都是五十万年以上的啊,一百坛呢。”一想到洞府里的酒,萧邕就心痛起来,一脸痛苦。

    见此情景,齐琳莞尔一笑,转移话题道,“宗门有了一个武帝,我们也算得上大势力了。这两年,随着异界入侵,宗门招生情况愈加好起来;每年招收一万弟子,每年进阶武皇的有近四百。”

    “这么多人进阶,和这环境变化有关系吧?煞气加重,但灵气也跟着浓郁,天道反哺啊。”萧邕笑道,“我这次回来,在路上两天,把有些东西梳理了一下。觉得有些修炼方式可以改善一下,一是炼魂,二是炼体。”

    对于练魄,从目前消息看,龙啸大陆没发现有黑风洞那样的地方。但可以自己在识海内掀起波澜,对魂魄进行拍击,促使魂魄稳固牢实;至于炼魂,可以加大魂力使用次数,强行提升。

    对于炼体,首先要打通横向连同,把所有的窍穴连通以来;其次,多战斗,把肉身力量发挥到极致,不要怕受伤。

    这些方式,都要自己能忍受极大的痛苦,不然不可能成功达到目的。不过,要想能力提升,哪里又会有轻松的方式呢?

    萧邕有些懊悔,如果自己的实力再强大一些,说不定已经进入了黑风洞;只要弄清了黑风洞形成的原因,他说不定可以再造一个黑风洞。但没办法,得不到的,再怎么也不是自己的。

    最后,拿出五百亿宝币,悦琪和君轩每人五十亿,其余人各百亿,痛苦地说,“我有大量的宝币没来得及花出去。不过,这里面含有一定的荒气,对我们的炼体大有好处。”

    又拿出玉床,“这里面也有荒气。不要暴露在外面,用时才拿出来,不然荒气很快会逸散,宝币也是一样。”

    英子收起玉床和宝币,笑问道,“这些宝币能买有些什么?”

    萧邕拿出一瓶节食丹,“这是节食丹,一般的修士可以十天不吃喝,五十万宝币。”

    接着拿出两套衣服,“战斗服一套二百万宝币,日常服一套五十万。”又拿出一块拳头大小的空间石,“这是八千荒币,八千万宝币。”最后拿出一坛酒,“一千万宝币。”

    六人看着萧邕拿出的一件件物品,听着他报的价格,脸色很茫然。其实萧邕自己也是糊涂的,一个一般的人,每天收获一百宝币就很不错了,可这些东西却这么贵,只能说明宝湾大陆贫富差距不是一般的巨大。

    萧涵抓过酒,马上掀开酒封,嘿嘿笑道,“我尝一下宝湾大陆的酒。”

    萧邕拿出一个储物戒,里面有二百八十多坛酒,是曹旦储物袋里的,都是好酒,“你们自己分吧。这酒里的荒之力含量比宝币的含量要高不少。”

    其余人很快离开,只余萧邕和齐琳在,萧邕抱着她笑道,“琳儿,夫君好久都没吃肉了,二十年呢。”

    齐琳笑容可掬,“谁吃谁还不一定呢。手下败将,焉敢言勇?”她有足够自信,每次都是萧邕首先纳粮败退的。

    萧邕嘿嘿一笑,抱着她就朝起居室走去,“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单骑独马必破城。”

    齐琳捧腹娇笑,“城确实已破,但哪次不是壮马进、焉马出?”

    萧邕一激动,身体一震,双方马上坦诚相见。天雷勾起地火,激战迅疾爆发。

    两柱香以后,娇声传出,“夫君,暂停,我要晕了,我去把静怡拉来接力,好不好?”

    “嘿嘿,不允许投降,血战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