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896章 无力吐槽
    萧邕反击的那一掌,有着十成暗劲,空间都打裂了。但还是没能挡住武帝一掌,仍旧被拍飞,拍进山中。

    在空中,萧邕反应很迅速,马上把身体微弓,灵气护体,保护着后背;不过,因内腑受伤渗出的血没能忍住,喷了出去,气息萎靡不小。

    萧邕一掌拍出,空间碎裂,令武帝稍愣一下,但他还是把那一掌拍了出去。拍完后,他喉咙咕噜几声,快速甩甩手,接着飞向前,又是一掌拍向小洞。

    刚才萧邕那一掌,给他的肌肉带来了伤害,肌肉间很多东西不见了。如果不是迅速调集空间之力对付进入体内的那股不明力量,他的右上臂也会失去战力。

    他瞬间明白了萧邕为何能击杀那么多战将,也更加激起杀灭萧邕的决心。他的想法简单粗暴,就是想把山拍碎,把进入洞中的萧邕拍死。在山里,萧邕绝对没有跑出来的可能,只能被动挨打。

    这是一座土山,武帝这一掌下去,山体震动,山坡上的泥土扑簌簌朝下滚落。这一掌,拍进土山近一里,那个小洞只有三尺大小了。

    武帝第二掌拍去,前方忽然出现一个白发白胡子武帝,出现在他和大山之间,一掌拍向这个武帝这一掌。

    “嘭!”

    土山崩塌一半,山土巨石巨树纷纷滑下,把小洞完全覆盖。

    “道友,你没有规矩了。”白胡子淡淡地说道,接着他左掌闪电般往左侧一拍。在三百里外,接连出现两声惨叫,两个战将被拍入巨石中,染蓝了周边一片。

    这是在警告冥界武帝,在这周围,还有不少战将存在。如果冥界武帝要继续,白胡子就有可能“误伤”更多的战将。

    武帝看了一眼碎石中那两具血肉模糊的身体,伸手一摄,把两具软塌塌的身体抓在手中,转身就走,不做半点纠缠。

    白胡子看了一眼消失的冥界武帝,伸手把塌下的泥土扫开,重新露出洞口。连续两拂,一个浑身血污的萧邕露了出来。

    “还好还好,脑袋没有受伤,只是全身骨折而已。”白胡子扫了萧邕一眼,把他从洞里摄出来。

    萧邕艰难地睁开眼睛,加难地说道,“谢谢前辈。”心中却有些不满,“氤氲绕身干什么,难道不想让我看看你的尊荣?”不过,没想用魂力进行刺探,这样做是不礼貌的。

    白胡子老者呵呵一笑,“还算及时,不然就后悔莫及。萧邕小子,你现在可是我们龙啸大陆武皇战力第一,不能这么就死去。”

    萧邕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难看的笑容,心里却在吐槽。不早十息赶到,不然也不会被拍入这土山。驱使镇鼎往前掘进六里,耗费了他十亿灵石,心痛得不行;如果再不出现,自己都准备在镇鼎里不出来见他了。

    白胡子又把萧邕上下扫视两圈,笑道,“不错,被一个武皇追杀了那么久,周边十万里竟然都被拍成这样了,你还能活下来。”听这语气,好像对萧邕被追杀有些幸灾乐祸的意味。

    萧邕已经无力吐槽。人家有武帝来报复,龙啸大陆的武帝不知道在哪里花天酒地;自己被人家打了个半死,他这个老爷子姗姗来迟。

    白胡子拿出两颗丹药,“张嘴!”接着朝萧邕嘴里弹去。

    两颗丹药,都有些氤氲,法则环绕,最低也是二级帝丹。甫一入口,萧邕就感到丹药融化,药力开始往外逸;连忙施展灵力包裹,把药力引进身体,一阵清凉进入身体,把火辣辣的伤痛减轻。

    看着闭着眼睛的萧邕,白胡子叹道,“这么多龙啸大陆武皇,敢于来到冥界据点十万里的,也只有你一人了。你小子胆儿也够肥的,明知道冥界已经把你重点打击对象,还敢往这里面闯。”

    萧邕声音无力地问,“前辈,龙啸大陆这么多武皇,这么多武帝,为何不早点把冥界撵回去?煞气这么扩散下去,即使龙啸大陆最终胜利,该多少年才能恢复正常?”

    白胡子戏谑地说,“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现在那些所谓的武帝,你都能杀那么多,杀一个战将比杀他们困难很多吧?黎明前的黑暗,天晴前的雷暴雨,都是暂时的,也是必须的。”

    萧邕有些无语,怎么又把自己给拉出来了,“如果他们出来战斗,杀一些战将还是没问题的,总比闲在那里东想西想强多了。”

    白胡子呵呵笑道,“他们可是武帝。你想让人家的武帝出战,杀灭你们这些拔尖的武皇?”

    “在冥界,人家把那些人成为战将。我们可以把他们也称为战将啊。”

    “小子,你知道的不少,竟然还知道冥界把他们称为战将。可你想多了,人家都是经历了雷劫的,是百分之百的武帝。你说是战将,人家就是战将了?他们自己会承认,冥界会承认?”

    萧邕没顾对那些武帝的牢骚,换个话题问道,“前辈,为什么不把那通道完全毁灭,留下这么大一个隐患?”

    “龙啸大陆和龙鸣、龙坤、龙翔、龙啸、兽界等大陆本是一体,现在也是一栋房子里的,只不过被切开了而已。在房子外,还有很多的房子,这些房子都是相对独立的,在空中不停飞。有人看到别的房子,就想冲出来,把别人的房子占为己有;当然,也有人是想到别人那里拜访一圈,就如你们进入所谓的宝湾大陆。”

    听着白胡子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萧邕好像想清楚了些什么,“前辈,您说这些房屋是不是同一个人盖的?后来分了家?”

    “天下人类起源就那么几个,说不定我们两个就是同一个祖宗下的。小子,你到宝湾大陆探险一场,听说收获很大。”

    “要是收获很大,就不会被一个冥界武帝打得这么惨了。”萧邕也是无语,白胡子竟然问起自己的秘密来,“前辈,您估计我们把冥界修士撵回去,得多少年?”

    “这就要看你们的了。你们何时能完全成长起来,何时就可以把他们撵回去。我们已经老了,也是不应该存在于这片天地的,龙啸大陆是你们的天下。不过,要是按你这样杀冥界战将,估计二三十年就杀完了。”

    回想一下,今天就杀了五个战将,总计达到十人,确实也够可以的。如果再多一些专门捕杀对方战将的,把这个数据继续扩大,他们确实不退也得退。

    初次见面,不知根不知底,白胡子可能没觉得有什么,萧邕总感觉这些对话有些别扭,有些刻意,听到白胡子这么一说,他竟然觉得无话可续,便安静了下来。

    白胡子也没再多话,沉闷了呆了差不多两盏茶时间后,他说道,“我要走了,把你送回去吧,免得被人打死在这里。”伸手一抄,把萧邕托在手中,朝求道宗方向飞去。在刚刚飞起的时候,他顺手一拍,又把躲在五百里外的三个战将拍得口喷蓝血,朝北方飞去。

    北边传来怒吼,“你过分了!”

    白胡子哼了一声,“胆敢偷听本帝谈话,对本帝心存敌意,没打死就不错了。”

    萧邕无力吐槽,除了开始几句是明言,其余均是传音;还有,人家只是从南边跑回,到那里后不敢继续北上,老老实实躲在一棵树里,何来偷听?一个武帝想玩报复,怎么都是理由;不像自己,到底是在人家家门口杀人,那个武帝怒发冲冠也情有可原。

    白胡子的丹药确实很高级,身上的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痊愈着,但浑身瘙痒也随之传来,令萧邕很难受。

    可能是忌于萧邕的伤势,白胡子没有撕裂空间而行,而是托着他在空中飞行,速度也不是很快。看到萧邕的模样,他笑道,“没想到你的恢复能力这么强。这样看来,不到五十天,你有可以活蹦乱跳地出现在战场上了。”

    “被武帝追杀这么久,应该有所得,这就是否极泰来。利用这五十天时间,好好领悟一下,保准你有一个很大的提升。”

    他看到方圆十万里成了那样子,遇到自己报复,那个武帝只是抖着右手没再出手,以为萧邕应该和对方战斗了不是一时半会。

    他不知道,萧邕只是被那武帝追得狼奔豕突,根本没有多少收获。在逃跑时,绝大部分时间都专注于武帝何时迈腿,迈哪一条腿;怎么出手,出哪只手,使得自己能及时调转方向,不被武帝拍中。

    能想出来对付武帝的招数,他无时不刻没在想。镇鼎不敢放出,岁月刀也不敢扔出,魂龙和丹火也没释放,人家可是在千里外攻击,即使最后那一掌,也是在五百里距离。自己的攻击有效范围最多五百里,不能白白耗费自己的力量。

    如果那个武帝敢托大,那他就敢利用所有技能和手段发出全力一击,不能让他死,也要让他脱层皮。

    唯一的收获,就是把新步法全力施展了一回。证明这功法不错,不比武帝的速度慢。

    对了,这套功法还没起名字,那就叫《龙步》吧。虽然土了点,但确实是起源于龙族;横脉开启后,速度又增加了五成,完全可以称得上风驰电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