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899章 进入圈套
    赵以诚和择鸣等人在退入峡谷过程中,又有一人被神盟所杀,只剩七人。

    赵以诚等人退入峡谷,外围赶来救援的求道宗门人不再朝前进发,而是在远远地盯着神盟修士,等待宗门派人来救援。

    择鸣虽然主攻刀法,但有萧邕和萧涵的榜样,他对阵法也有一定研究。被逼入阵法后,他带着赵以诚六人慢慢前行,最终和开始进入的十四人汇合。不过,此时已经没有十四人,只有九人。

    在一棵巨树下,赵以诚皱着眉头说,“神盟贼子这番行为,用意很险恶。说不定,他们很早就有计划了。说我们的人闯进他们的阵法,他们不开阵,不就行了?还开阵,外面这么多人潜伏在那里要杀我们,提出的要求是我们加入加入神盟;一环扣一环,想的倒是美啊。”

    赵以力哼道,“待宗门救我们出去后,我不再把主要精力放在击杀冥界修士身上,专门击杀神盟。狗屁的神盟,无耻的联盟才是!”

    谭博群闭着眼睛说,“他们想把挑起冲突的责任安在我们身上,不大好办啊。”

    赵以诚呵呵笑道,“那是萧道友没有来。只要他一来,这些个弯弯绕绕,他一刀劈开。在实力面前,再多阴谋诡计都耐不住他一刀。说到底,我们的进步还是小了些。杀来杀去,只杀了他们三十多人;如果杀了他们三百,看他们还敢向我们要赔偿?”

    谭博群睁开眼睛问,“择鸣,这阵法情况怎样?”

    择鸣是一个很少话的人,他很简洁地说,“这阵是一个复合阵,不是很复杂。我破解不了,但有几个薄弱处的阵眼已经被我改掉;如果像现在这样打打停停,他们要想给我们造成很大的伤害也难。”

    赵以诚拍拍他的肩说,“择鸣,你老厉害了!一刀一人,有你爹的风范。现在又知道阵法,我们就安全了。”

    择鸣摇摇头,“这就要看他们是否拼死攻击了。如果他们想我们死,到底还是他们的阵法,顶不了很久的。”

    赵以诚呵呵笑道,“不用担心很多。在龙鸣大陆,神盟的弓箭还是很厉害的,要不然也不会攻下剑宗和九岚宗;龙啸大陆神盟没有那一套,不然我们还真难办。我们进来的时候,已经有三十多同门在外面牵制他们,不会有很多贼子来攻击我们。我们现在还有十六人,有弓箭,有近击,想要灭了我们,没有百来人,他们还吃不下。”

    论群战,求道宗是群战之王。只要有六人在一起,他们的弓箭威力就会发挥到极致;加上单打独斗的能力,一般的六十人都能难牵制他们六人。

    神盟现在也是骑虎难下。

    他们认为求道宗据点距离冥界据点那么近,有那么大一个威胁在,不会有这么多修士前来参与救援。没想到,救援的虽然数量不多,但在持续不断地赶来。

    第二个没想到的是,求道宗的人这么拼命,战力也这么强。按预先设计,他们困一批,时不时派遣一些人去骚扰,待他们精疲力竭后抓获;对于外面那些前来救援的,杀一些

    ,逼退一些。

    现在,求道宗不断赶来的门人远距离箭击,近距离搏杀,把大部分修士拖在外面,不能加强阵法内的力量。

    连续不断的战斗下来,对方只死了十一人,他们反而有四十七人被杀。更可气的是,包围圈外面那些修士,慢慢地形成六个小团队,互为犄角,看到形势不对,边打边退;待他们折身回返的时候,又反攻过来。他们进退维谷,双方就这样一直处于拉锯状态。

    神盟修士现在只能双线出击。阵法内,百余人攻击赵以诚十六人;外面,和求道宗八十余人纠缠,互有进退。

    李静怡和萧涵带着五百武皇一路疾飞,千万里路程,不到两个时辰。

    看到驰援而来的同门,那些牵制神盟众人的弟子大大地松了口气,连忙吞下各种丹药,跟随大部队反攻而去。

    为首的神盟胖修士大喝,“在这抗击冥界侵入的时刻,你们求道宗想挑起盟友之间的摩擦吗?”

    萧涵怒喝,“谁挑起的,你不知道吗?说!为何要杀我求道宗弟子?”

    胖修士还是老一套,“你们闯入我们伏击冥界修士的阵法,后来的修士二话不说就攻击我们,难道认为我盟好欺侮?”

    李静怡手中的剑一挥,一道剑芒朝对方驰去,人也跟着飞去,哼道,“神盟贼子,杀过几个冥界修士?现在竟然杀我求道宗弟子,找死!”在求道宗中,如果说谁对神盟抱有最大的敌意,莫过于她了。

    胖修士快速后退,“好!既然你们不顾当前大局,执意要杀我们,那我盟也不是好欺侮的。今天就来个鱼死网破!”接着长啸一声。山顶上,又出现了一千神盟修士,列队朝峡谷冲来。

    李静怡哼道,“我就知道神盟贼子居心叵测的,原来是在等着我们。所有人,列箭阵,杀灭这些贼子!青山,你单独行动!”

    身后五百人全部拿出弓箭,跟着李静怡朝前飞,箭矢在前面开路。而甄青山悄然脱离队伍,往旁边闪去。

    山顶飞下的队伍中,也有传出一声大喝,“射击!”他们也全都拿出弓箭,朝李静怡一行射来。

    双方箭矢在空中飞行,密密麻麻的,有的相互碰撞,有的射向对方阵营。

    萧涵哼道,“这帮贼子,竟然还埋伏着一千人,看来想使我们吃个暗亏。不过又怎么样?三百武皇和七百武王的箭队,能扛得过我们五百武皇?”

    李静怡没有拿弓箭,而是在对方的箭矢中快速前行,把剑舞得密不透风,没有箭矢能近她的身。

    一个神盟武皇大吼,“射杀那个女修!”

    就在他搭弓的时候,一箭飞到,他抬弓一拨,箭擦肩而过;然而,第二支箭紧随而来,直接射中他的心窝,箭矢从其背后出现,又进入他身后十丈一个武王体内。

    五百求道宗武皇的箭虽然没很多技巧,但力大无穷,根本不是那些武王所能抗衡的。

    一拨对攻下来,神盟七百武王,已经有四百坠落;三百武皇,也有三十多人

    退出战斗,包括那个指挥者也坠落地面。而求道宗这边,也有四人死亡,十七人退出战斗。

    团体战,讲究的是气势,拼的是速度。

    李静怡大喝,“今天要把这些贼子全部留在这里!”飞舞着箭继续朝对方逼近。

    胖修士大吼,“今天,我们誓死不退!有本事,你们就把我们全部杀了!”指挥着神盟修士朝求道宗这边发起攻击。

    李静怡哼道,“全部杀了也未尝不可。攻击我求道宗的百万冥界修士都未曾畏惧过,一千多神盟贼子,小菜一碟!”五百多武皇对神盟七百多武皇,她还是很自信的。

    “你是李静怡,萧邕的妻子,我说的没错吧?峡谷内,还有他一个儿子。”三个身影从山顶飞起,大刀在握,缓缓朝山坡下飞来,其中一个鹰钩鼻淡淡地说,“很好!妻子和儿子都来了;哦,对了,还有一个妹妹萧涵。把你们全部抓起来,想来萧邕也会来,让他来和我对话。既然你们想屠我神盟修士,那本皇也没了什么不好意思的。”

    李静怡没再继续前进,而是凝重地后退,“刘基贼子,你早就认出本皇了,装什么蒜?没想到,是你设计了这个圈套。你还是这副德性,欺软怕硬。从龙星大陆开始,到龙翔大陆,到龙坤大陆,这付德性始终如一。”

    萧涵哈哈一笑,“你就是刘基?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哥一句话都没提起过你,想来他从未把你当回事。我知道你的名字,还是从我静怡嫂子这里知道的,把你当成一个欺师灭祖的案例讲给我们听。”

    刘基喝道,“李静怡,你们求道宗闯我阵法,杀我盟修士;冥界在侵略,你们却在内讧,当我盟无人?”

    李静怡哼道,“刘基,你在龙星大陆的时候,就想谋求占有宗门,欺师灭祖;在龙翔大陆的时候,也是欺师灭祖,杀师傅,抢宝库;在龙坤大陆的时候,见到我们就如丧家之犬;在龙鸣大陆,因为你,使得神盟被覆灭。纵观你的修炼过程,就是一部欺师灭祖、祸害宗门的发展史。怎么,你想把龙啸大陆的神盟也拖向灭亡?”

    李静怡对刘基的历史了解得很清楚,把他的根脚都盘了出来。

    刘基还是很能沉得住气,他朝左右两人说,“维奇道友,斯基道友,我们三个速战速决,把这两人抓回去。”

    维奇两人哈哈一笑,“没问题!冥界没打过瘾,今天就尽情发挥一下。”

    斯基伸手指了指两人,“都这么细皮嫩肉的,打坏了可不好,令人心怜呢。”

    萧涵大喝一声,“射击,灭了这帮贼子!”

    听斯基以那种语气说话,不但萧涵生气,后方那些武皇更是出离愤怒了,一把把弓抬起,一支支箭指向他们。

    刘基哼道了一声,“还想负隅顽抗?”大刀一挥,一道刀芒扫出,所有射来的哗啦啦坠落,维奇、斯基两人也是一样,根本没有箭矢能近身。他们三人,完全不是一般武皇的实力!

    事态的发展出乎了她们的意料。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