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950章 元凶擒到
    贾武帝见刘基不是萧邕一合之敌,瞬间被擒,不顾其余盟众在侧,转身就逃。

    萧邕哼道,“你以为这次还能逃跑?”将手中的刘基往地上一扔,踏出《跬步》,一步迈过去。

    本来双方距离就不过五百里,萧邕的速度比贾武帝的快得又不是一星半点,他右手直接拍向他的后背,没有使用暗劲。

    贾武帝全神戒备地跑,感觉萧邕就要拍上他的背,身体急闪,偏转角度而飞。但很快,他惊了,萧邕还是跟在他的背后,右手还是继续拍向他,仿佛方向未变一般。

    他急速再闪,发现还是一样的处境后,转身欲防守。

    就是这么一转身,萧邕一掌拍下,拍弯他的右臂,拍中他的左胸,把他拍得朝地面飞去。

    贾武帝毛发倒竖,在不受控制的倒飞中,双掌护在身前,抵挡萧邕再次拍来的一掌。还是没能挡住。

    萧邕一掌再次拍中贾武帝双手,把他拍得飞向地面的速度再次加快。

    贾武帝怒吼,“萧邕,你想我们同归于尽?!”

    萧邕不屑地说了一声,“你想尽,本皇不会与你同。”又是一掌拍去。

    贾武帝咆哮一声,身体急速变大。他想自爆!双方距离没超过十里,而他的自爆可覆盖三百里,萧邕完全处在他的炸伤范围内。

    看到萧邕根本没有惊慌失措的表现,贾武帝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自爆会炸死他?

    刚刚冒出这个念头,他看到萧邕张嘴一吼,一股氤氲冲向他。接着,他头昏了,感觉注意力不集中,身体不受他自己控制。迷迷糊糊中,他看到萧邕加速冲来,右手抓向他的脖子,在有最后一丝意识之际,他感觉经脉传来剧痛,接着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刘基被萧邕扔向一颗巨树,从树尖一直朝下方坠落。经过和树枝的不断碰撞,他逐渐清醒过来,好死不死的是,他恰好看到萧邕抓住了贾武帝的脖子。

    他弄不清楚了,这还是萧邕吗?是那个曾经只比自己稍胜一筹的师弟吗?

    感觉到自己身体已经凝不出一丝内力后,他绝望了,心中无限懊悔。为什么要贪多?如果当初只是击杀几个求道宗弟子,估计他也不会如此追杀自己。一次只杀几个,多杀几次也是一样的啊,怎么会这么愚蠢呢?

    不对!他是怎么修炼出这么强大战力的?在龙星大陆,他还有师傅,有宗门;可出了龙星大陆后,他们就没有师傅,全是自己修炼,怎么会修炼到如此水平?

    想自己,除了龙坤大陆,在其余大陆都有师傅,并且都是很强大的师傅,可为什么战胜不了他呢?龙翔大陆的师傅被他们杀了,龙鸣大陆的师傅被他们杀;现在,龙啸大陆,自己被他废了,师傅也不知道去向;不过,既然找到了这里,想来总部已经挡不住他。

    想到这里,刘基心中更加绝望,双眼无神,狠狠地摔在地上。

    刘基被抓被废,接着是贾武帝被抓被废,剩下那个武帝带着二十余人也不敢再战小龙,也不敢继续冲向萧邕,全都惊慌地停在空中,有的看着前方的小龙,有的转身看向身后的萧邕。人家有如此战力,他们再抵抗也是白搭。既然人家不是来击杀自己的,又何苦找死呢?

    抓着贾武帝缓缓飞向巨树上空,伸手把地上的刘基摄起,转头看向神盟那些修士,喝道,“冤有头,债有主。今天,伏杀我求道宗弟子的主凶已被抓捕,本人与你神盟的这一页翻过。今后,如果你们想报复,欢迎来找本皇;但是,如果你们还如同那次行事,本皇将继续击杀。”

    转头看向小龙,“我们走?”

    小龙吧唧吧唧嘴,“走吧。没意思……不过,你不想这样一直抓着他们回求道宗吧?”

    萧邕呵呵一笑,将两人扔下,找到一根软枝,把他们两人捆在一起,牵着就朝东南飞去。

    这里是神盟总部,虽然被击杀近两万武皇,但还有近三万存在;另外,还有近万武王武君,还有六个武帝。他们飘在总部周边十万里,看到萧邕拉着贾武帝和刘基从后山飞出,一脸悲伤。

    白胡子太上长老被杀了,战力最强大的项武帝被废了,总部被打透了,精英战队被杀得差不多了;在众目睽睽之下,贾武帝和刘基被抓走了。

    神盟,现在有名无实,今后该如何自处?

    神盟今后该如何自处,不是萧邕该考虑的事情;联盟中少了一个真正的武帝,也不是他想考虑的事情。现在,元凶抓到,他心情很畅快,感觉神清气爽。

    小龙在旁边郁闷地说,“老大,我这次出来,没找到一个可战的对手,很不甘心呢。那个武帝,本来我还想参战的,但又怕抢了你的风头。结果一招都没上,已经被你杀了。”

    萧邕呵呵一笑,“你杀的武帝也不少,不枉此行啊。”

    小龙哼道,“那些武帝,哪是武帝啊,一嗓子都受不住,扑棱棱直接往下面掉,一点意思都没有。老大,我都想离开龙啸大陆了。”

    高手寂寞,萧邕也是有很深感触的。对于小龙这种想法,他不好说什么,“我现在还不能离开这里。冥界和魔界的入侵没击退,对求道宗有觊觎之心的势力还没完全浮出水面;需要把这些解决后,才能安心离开。要不,我们还是按照你想的,合伙击杀一些冥界武帝和魔界武帝?”

    小龙摇摇头,“我不想掺和这场战争。如果我掺和,涉及面就大了,还是旁观的好。这样吧,我还是留在求道宗,如果有人想攻击宗门,我是可以击杀来犯者的。”

    萧邕点点头。小龙说过,两界入侵,除非他们攻击兽界,否则兽界不会参与。现在,大陆上的低阶兽界修士正在朝兽界迁徙,也是一种不想掺和这场战争的表现,也是防止低阶兽界修士被误杀。

    冥界和魔界入侵,对兽界而言,并没有很大不适,因为他们的适应能力更强,魔气和煞气甚至有助于他们的修炼。

    谁都计算成本,谁都会权衡优劣。外来物种侵入,是对原有秩序的挑战,也会给原有秩序带来好处。

    龙啸大陆之所以近三百年法则逐渐薄弱,就是因为冥界和魔界在打通通道,把有些法则屏蔽。此战一旦以龙啸大陆胜利结束,那法则将很快恢复健全,整体修炼环境又将恢复到以前。

    萧邕其实很希望战争马上结束,这样的话,他可以亲见龙啸大陆法则恢复,这时候领悟法则,比以往更加容易。

    听小龙这么说,他笑道,“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现在反正是走不了。祭奠过英灵山后,我还需要闭关一段时间。这次出来,还是有所收获的。窍穴增开一个,又击杀了以俄国真正的武帝,虽然他有伤在身,只能发挥出七成战力,但还是一个真正的武帝,法则、力量等运用还是娴熟无比的。”

    小龙惊道,“怎么可能,你竟然又开通一个窍穴?这么说来,你只差两个窍穴和一条经脉就可以进阶武帝了?在进阶武帝前,这是很难的。老大,难道这场战争就是你的机缘?”

    萧邕一笑,“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个窍穴开通得毫无征兆,完全就是忽如其来的。现在,另外两个窍穴和那条经脉,完全没有一点异样。”

    两人边飞边聊,沿途看到的是一张张惊慌的脸。

    他们不知道,在攻击神盟总部时,两个白胡子站在万里外的一座山顶,神情复杂地看着神盟武帝被击杀,看着神盟总部被破,也看着萧邕牵着刘基和贾武帝飞向东域。

    整个过程,他们只是偶尔发出一声叹息,并没现身出言阻止,更不说以前那种直接插手的行为。

    看到他们消失不见,一个白胡子叹了一声,“没想到神盟在他面前如此不堪一击,这就可以理解他是如何击溃冥界百万大军的了。可惜啊,睚眦必报,这种性格,很不好。”

    另一个白胡子呵呵一笑,“打伤两个冥界武帝,还有一个垂死的也与他有关,击杀一个联盟武帝,他这是在平衡吗?如果是这样,这心思也太过恐怖了……不过也好,这场战争估计很快就会结束。”

    “这次战争后,估计我们在这里呆不下去了,还是得飞升啊。想来也真是可怕,镇守这里近千年,结果最后还得飞升。以我们的年纪,再去适应一片新的大陆,很难啊。”

    “哈哈,有什么难的?你还没三千岁,正是修炼的好时候,说不定很快就进阶虚神,在神龙大陆马上崭露头角,再次成为一方大人物。”

    “成为大人物是不想了,只求平安渡过此生吧。”身体一晃,消失在原地。另一个白胡子看了一眼萧邕消失的位置,也跟着消失不见。

    来到求道宗阵法外,萧邕把刘基和贾武帝解开,分别往两根树杆上一扔,将两人挂在那里,嘴里喝道,“伏杀我求道宗弟子的元凶抓获。半月后,祭奠我英灵山英灵!”声音隆隆散开,传向周边十万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