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镇鼎 > 正文 第961章 你们好好杀将一番
    闵晨辉等小团队在原地休整到十二天时,忽然看到北方飞来一百五十战将,还有五万武皇,俨然是冥界准备清扫求道宗这条战线的架势。看到这情景,闵晨辉连忙发出信息,安排人回宗门示警,其余人边战边退。

    求道宗此次出来找冥界修士战斗的武皇不到三百人,总共只有六十余个小团体,面对如此强大的冥界修士队伍,根本组织不了有效的抵抗。稍微接触,马上被冲散,有的被屠杀,其余人只能后退。

    闵晨辉和甄青山、庄牛这个小团队的战力较强,远攻有甄青山的箭,他现在有十七种攻击方式,杀伤战将的距离高达百里。面对攻向他们的十余战将和千余武皇,甄青山用箭打散他们的队形,射伤大部分,闵晨辉和庄牛则抡着棍跟进打击,不求击杀,但求将他们打得退出战场。

    冥界战将的速度很快,部分人近身战斗,部分人绕过去进行包抄,不久就把求道宗三百余人全部包围起来,摆出一副围歼的架势。

    求道宗门人在战斗中,边打边相互靠拢,待汇合时,已经是后退了近二百万里,人员也只有二百一十人,且有一半带伤,三成伤势严重。

    闵晨辉大吼,“保持队形!弓箭开路,弓箭殿后,我们一定要杀回去!”

    赵以诚还是和赵以力、谭博群三人组成一个小团队,三人都已经负伤,其中赵以力伤势最重,赵以诚跟着大吼,“尽量收紧队形,弓箭分批射击,防止他们的联合魂攻!”

    二百人合并到一起,战力凸显,重伤员被围在正中间,弓箭手在其外,而最外层则是可以战斗的武皇。

    弓箭开路,前方挡者被射杀或射伤,伤着被冲来的武皇击杀或重伤,完全退出战斗序列。后方攻者被弓箭所扰,只要没进入百里范围,求道宗武皇就不管,保持队伍急速后退。

    面对求道宗武皇这种撤退形式,一个南面的战将吼道,“全部往南靠拢,集中力量冲击!”如果一百五十个战将和五万武皇都不能把求道宗这几百人击杀,他们丢人就丢大了。

    他这一声吼,冥界修士的行动就有序起来,北面追击的大都跑到南面,或从正面或从侧面朝求道宗这二百多人进行阻击,分批次地发动攻击。

    面对南下速度延缓的局面,闵晨辉大吼,“防止他们联合魂攻,队伍收缩三成!”二百余人,原本占据方圆百里,马上又缩小至八十余里,行进速度再次加快起来。

    一个战将吼道,“十人一组,联合攻击!”他讲的联合攻击,就是魂攻。

    一波冥界武皇往前冲击,十个战将跟在其后,在突入八十里的时候,同时朝求道宗的队伍发动魂攻。

    “妈蛋!他们发动魂攻了,我的头有点晕。”

    “射杀那些武皇,能杀一个战将最好。”

    “不能让他们再靠近,一定要阻击他们于武师里范围之外。”……

    第一波魂攻,对求道宗这方有些影响,但只是有些头晕而已,他们有应对冥界魂力攻击的方法,身上都有魂力盾牌;同时,求道宗弟子,或多或少地修炼过魂魄,承受能力较强。但这次面对的是战将,他们的魂力本来就比求道宗门人强,现在又联合魂攻,所以还是中招了。

    “唰!”

    一箭忽然出现在一个刚刚发出魂攻的战将身下,箭矢从其下腹入,从其后颈出,战将惨叫一声,往后仰一下后仓皇后退。

    几乎就在同时,隔他一个人的战将脖子上突兀出现一支箭,箭矢在外,箭尾也在外,蓝血喷射而出。

    于此同时,一支箭闪过,连续穿透两个武皇的身体后,最终插在一个武皇的胸膛,将三人带得倒飞。

    闵晨辉大笑一声,“青山,不愧是箭神!比我萧师兄厉害多了!青出于蓝啊。”

    甄青山没有回话,而是再次同时射出三支箭,分别射向两个战将和一个武皇,箭无虚发,再次将三人击伤。

    武皇作战,由于对法则利用根本就没入门,所以还是靠力量、靠速度。求道宗队伍一收缩,冥界人多的优势被缩减一大半;只有少部分人能发动攻击。但也有利于他们,那就是可以分批次发出攻击,一波接一波。

    在这样的情况下,百里的范围不断被突破,最近的时候攻击到了十里,但被那些非射击修士击溃。

    冥界修士也不是吃素的,他们见迟迟打不破求道宗修士的防守,有的战将祭出骨棒,不断远距离攻击求道宗队伍,而且只要有机会,他们就发出联合魂攻。这样一来,求道宗队伍中受伤的越来越多。

    闵晨辉在扫飞一根骨棒后,晕晕乎乎地转头看去,看到身后众人脸色都是惨白,明显都在勉力支撑,大吼道,“前方三十万里就是我们的据点,大长老就在那里坚守。坚持住,胜利属于我们!”

    冥界修士可能也是忌惮萧邕,在这四十万里,他们不断发出魂攻,意图将求道宗众人击杀在据点以北。

    他们的攻击是很有成效的,求道宗修士被他们击杀三十余人,尚有战力的只有百余人,其余几十人只能勉力跟随队伍,根本没有了任何战力。

    扫视一下周围,闵晨辉心中大急,虽然这一路来使得退出战斗的战将达到六十余人,但还有九十余战将和七万多武皇在围杀,他只能再度将队伍收紧,收紧到三十里,不顾一切地往南门冲,嘴里大吼,“一定要冲出去,再冲十万里,萧师兄就会前来救援,我们就有救了!”

    此时,有一个求道宗弟子已经来到据点,看到据点的情形,他呆住了。山顶没有了阵法,大半房屋被毁,地上有一个巨大的坑。而在山顶上,没有人存在。

    他大吼,“大长老,大长老,您还在吗?”吼到最后,他的声音中带着悲沧。从那一掌的规模,他知道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

    萧邕被炸伤,他并没把消息传送回去,小龙回去后,也只将这个消息讲给有限的几个人听,所以宗门门人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大长老已经受伤。

    这弟子在呆滞几息后,疯一般冲向大坑,嘴里大吼着“大长老!”手足并用开始翻找,扒开粉碎的木块,扒开下面的泥土,试图从中找出一些什么,但他又不想找出什么。

    翻完大坑,他又冲向那些坍塌的房屋,一栋栋搜索过去。

    就在他带着哭腔声嘶力竭地吼着拍飞碎木块的时候,一个淡淡的声音出现在他耳边,“秦必成,你怎么到了这里?”

    秦必成停下手中动作,缓缓直起腰,僵硬地转过头,看到站在他身后的萧邕,大叫一声,“大长老,您还活着?”

    萧邕心中一笑,这算什么话,再次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他正在闭关,小鼎说有一个求道宗弟子在外面疯狂地找他,这才出鼎。

    秦必成哈哈傻笑,“大长老,您还活着,那就太好了!”接着又着急地说,“大长老,我们在北面三百万里受到大量冥界修士的围杀,损失了很多同门。闵长老、赵长老他们都被围住了,形势很危急。”

    见据点被打成这样,他心中无比悲伤,那是武帝的一掌,他们的大长老虽然战力很强,但还不是武帝,只能战胜战将,所以他心中只能祈祷大长老还活着;现在萧邕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他大悲过后出现大喜,把他给冲晕了;但他还牢记着使命,知道自己是来干什么的。

    “你确定他们还在北边三百万里吗?”萧邕的语气还是那么冷静。

    秦必成挠挠头,很不好意思地说,“大长老,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本来也想往北面去找冥界修士战斗;刚才讲的是我收到的消息,我是自告奋勇来这里请您的。”

    萧邕没等他的话说完,马上飞起,急速朝北飞去。

    秦必成看着很快消失的大长老,呆滞一下后哈哈大笑道,“冥界修士,我们的大长老是打不死的,你们的死期到了,都去死吧!”接着,又傻笑道,“我刚才说的都是什么傻话啊。”跃上空中,也朝北面飞去。

    在求道宗弟子心中,只要萧邕出现,没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

    萧邕知道闵晨辉等人要出去寻找冥界修士,但没想到他们竟然杀入北面三百万里。听到他们被围杀,二话不说,马上就朝北面赶。

    还没飞出十万里,就看到了双方的战斗。此时,求道宗的队伍还是圈在一起,方圆只有十里了。在他们周围,尤其是南侧,有着数万战将和武皇。

    “闵晨辉这些家伙还不错,知道汇拢成一个拳头,使对方不好下手。”同时对镇鼎里说道,“谁醒来了,可以出来战斗,这里大量的冥界战将和武皇。”

    话音刚落,择鸣第一个冲了出来,接着是英子、齐琳、李静怡。

    萧邕笑道,“等会我用丹火将他们覆盖,你们好好进去杀将一番。这么多修士,够你们杀一阵子了。”

    小龙也摇摇晃晃站起,“老大,我也出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