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剑下乾坤 > 正文 第六篇 满船清梦压星河 第一百零一章 打劫
    据《山海万物志》记载,成年期的千鸩蝶极为恐怖,已经不是人力所能抗衡,冥蚕窟却有实力去抓捕,天知道那个宗门强大到何种程度。

    在此时的周然眼中,下十八门垫底的千绝门都是一股强大得难以想象的势力,以他有限的想象力实在很难明白“九宗”二字代表的究竟是何种意义。他本以为自己要很久之后才可能有机会与九宗扯上关系,不曾想却在这个时候与九宗有了一丝瓜葛,当真世事难料。

    幸好,目前还仅仅只是一丝瓜葛。

    将千鸩饮重新镇压后,周然的意识重归身体。

    窗台上,那头小黄鼠狼睁着黑曜石一般的眼睛看向周然。

    经过这几日的恢复,小家伙终于有了些许生气。

    周然伸出手来,小东西一跃而起,轻轻跳到他的胳膊上,而后快速爬到肩膀趴下。

    关于截天塔开启之事,禹州城除了知道开启时间,其他几乎一概不知,扶风城比禹州城好不到那里去。直到来到云鲲大舟,这方面的信息才更多一些。

    自踏上云鲲大舟那天起,江南星兄妹就从各个方面搜集相关信息,他们身上带的灵晶大部分都花在了这方面。可与白薇送来的那本《截天塔密注》对照后,他们才发现自己辛辛苦苦花费那么多灵晶换来的,九成以上都是假的。

    “城主!”

    江南星将周然下来,将《截天塔密注》与重新整理过的资料交给周然,他指着《截天塔密注》说:“这是白管事亲自送来的。”

    《截天塔密注》是天河坞花大力气搜集编著而成,详细记载了截天塔内的诸多机缘。

    白薇送来的虽然不是原本,但也足够令中九门弟子垂涎不已。

    周然通过白薇之手用四品灵源兑换四星星卡让白薇大赚一笔,但没有方九章同意,白薇是断然不敢将《截天塔密注》送出来的。

    方九章看不出周然根底虚实,但他有权限调阅天河坞散落在各地的眼线搜集到的消息。这几日时间足够让他发现一些有用的信息,而将这些信息结合之后,他很容易就验证了见到周然第一面时的那个猜测——周然已在真元三炼之上。

    真元三炼之上,自然就是七魄炼。

    数百年来,冀洲西北部只出现过一个七魄炼,那便是跨过了天门的陈是知。

    即使是十二洲,每年又有多少人能达到七魄炼?

    真元三炼圆满都值得下重注,更何况是达到七魄炼之人?

    所以,方九章自掏腰包从天河坞兑换《截天塔密注》送给周然时一点都不觉得心疼,虽然那本《截天塔密注》花了他一枚三品灵源,让他茶不思饭不想了好几天。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有风雨将至,也会有艳阳高照。

    周然对这些完全不知,而就算他知道也不会太放在心上。

    再大的风雨,趟过去便是。

    再明媚的阳光,他也能以平常心对待。

    他无所畏惧,也问心无愧。

    周然只用半日时间就将《截天塔密注》与江南星兄妹搜集的信息仔细看完,却用了数倍时间才勉强消化这些信息给他造成的冲击。

    周然看过之后就将这些资料扔给典惊蛰与虞均衡等人,一个人离开了星辰殿。

    走在下山的路上,他脑海中尽是截天塔三个字。

    在这之前,周然一直以为截天塔大概就是比千绝楼更大的一座巨大建筑,可是现在看来,是他想得太过简单了。

    “真想现在就能亲眼见上一见啊!”

    周然来至山腰,很是认真的感叹了一句。

    跳出了井,才知天地之大。

    “周城主!”

    前方岔路口有人拦路,那人背对周然说道:“有人出钱要买周城主的性命,不知道周城主愿不愿意花双倍的钱将性命买回去?”

    周然看了眼前面之人,又回头望向来路,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被人给包围了。

    云鲲大舟上竟然还有杀手!

    云鲲大舟上的杀手竟然这么会做生意!

    周然嘿地一笑,看向前面那背对自己之人,说道:“不知道我这条命值多少钱?”

    那人伸出一只手掌,说道:“五枚二品灵源!”

    “这个价钱太低了吧!”

    周然摸着自己的下巴说道:“实话告诉你们,这单生意你们亏大了,我这条命怎么也值几枚四品灵源,要不你们回去跟出钱要我性命之人重新商量商量?”

    “如果周城主是在拖延时间,那我劝周城主最好还是打消了这个心思。”

    那人转过身来,露出一张没有五官的面孔,像是带着奇巧阁售卖的一种特殊面具,他警告意味十分明显的对周然说:“我们既然敢在云鲲大舟上做人命生意,自然与天河坞有默契。”

    “默契?”

    周然觉得太有意思了,他见前后二人与隐藏在周围林子的三人并不着急出手,便蹲下来拔跟枯草叼在嘴里,问道:“你说的这些,天河坞知道吗?”

    “这就不劳周城主操心了。”

    那人继续说道:“身为禹州城城主,想来周城主也不缺十枚二品灵源,不如破财免灾?”

    周然问道:“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那也应该知道我是怎么坐上这个城主之位的。连星纵强者都被我重伤过,你们几个先天第二境哪里来的底气敢杀我?”

    “周城主若真舍得动用那张底牌,我们几个自然认栽。”

    那人停顿片刻,问周然:“可周城主舍得吗?”

    不等周然开口说话,那人接着道:“就算周城主真舍得,这艘云鲲大舟承不承受得住?周城主是去风云谷抢那场天缘的人中龙凤,何必在这等小事上与我等浪费时间?”

    “你等等!”

    周然打断那人,问道:“怎么就成了我浪费你们时间了?”

    “都这个时候了,周城主还计较这些小事?”

    那人说道:“十枚二品灵源而已,周城主真不愿意考虑?”

    “不是十枚二品灵源的问题,也不是我愿不愿意考虑的问题。”

    周然吐出嘴里的草梗,用手擦去嘴边的草渣子,指着那人大声说道:“是你们自己蠢也就罢了,却还要把我也当成傻子。”

    那人问:“周城主这是什么意思?”

    “我现在后悔跟一个蠢货说了这么多废话。”

    周然视线直接从那人身上移开,望向不远处一棵大树,大声说道:“找这样的蠢货杀我,是不是也觉得自己够蠢的?”

    大树那边一片安静,随后闪出一道白影。

    白影正是言风!

    言风暗中跟来是想看一出暗杀游戏,而不是听了一段脑残对话。

    言风心底极怒,脸上还算平静:“周城主误会了,在下只是正好路过。”

    “正好路过?”

    周然真想翻翻黄历看看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遇到的尽是蠢货:“你是把我当傻子,还是把你自己当傻子?”

    言风眯起眼睛冷笑道:“周城主是聪明人,难道不知道该装傻时就要装傻?”

    “是不是觉得我把事情挑明了,咱们双方就都没有回旋余地了?”

    周然嗤笑道:“想要回旋余地的是你,不是我!”

    “哈哈哈哈哈!”

    言风闻言大笑不已,而后瞬间收敛起脸上全部笑意,问道:“在下便也来问一问周城主,是否真敢在云鲲大舟上动用那张底牌?”

    周然看着言风,笑而不语。

    言风冷笑道:“既然周城主不敢动用那张底牌,那就请周城主继续装傻!”

    说完,言风转身就走。

    周然摸了摸鼻尖,说:“我让你走了?”

    言风转过头来,大声笑道:“我若要走,周城主能耐我何?”

    周然直接施展天风寄影,几乎瞬间来至言风前面,再次问道:“我让你走了?”

    言风只闻见一道轻微风声,而后周然就到了他的面前,这对先天第三境的他来说实在有些不合常理。但双方实力摆在那里,即便面前这小子真如千绝门金童玉女又如何?真元三炼圆满也不过是与先天第二境有一战之力,在他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言风冷笑问道:“周城主,真要与我动手?”

    “凭你也配?”

    周然嘴角扬起一丝不屑冷笑,这次施展的是御天行云。

    超脱了时间束缚的速度连星纵强者都望尘莫及,言风又哪里来得及反应?

    周然捏着言风脖子将人提起,面上是人畜无害的笑意,他笑问神情惊恐的言风:“如何?”

    脖子被捏住,言风拼尽力气也没能挣脱。

    白皙俊俏的小脸转眼就成了紫红色,面孔因为窒息与痛苦很快扭曲起来,两颗眼珠子瞪得巨大,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炸开。

    再英俊的一张脸这个时候都奇丑无比。

    见先天第三境之人在周然手中毫无还手之力,五个无面人哪里敢继续呆下去,赶紧逃走。

    “哼!”

    周然冷哼一声,这才松开手,他抬起一脚踢中言风丹田,直接将人踹飞。

    “我让你们走了吗?”

    周然侧过脸对五个无面人冷冷说道。

    五人闻言,顿时作鸟兽状飞快朝着五个方向逃走。

    先天第二境本来不值得周然动用《九书》武学,但他现在是三魂炼圆满,施展御天行云无非是多消耗几分真元,而周然最不缺的恰恰就是真元。

    言风瘫坐地上剧烈呼吸,眼睁睁看着周然只用几个刹那时间将五个杀手一个一个扔回来。

    当最后一个杀手被丢回来时,周然拍着手一步步走过来。

    这时的周然就跟刚来禹州城那会儿一样,口袋比脸都干净。

    刚刚这个无面杀手让他拿十枚二品灵源买命时,周然一度以为这混蛋是在嘲笑自己。

    他蹲在那个一直与他说话的杀手面前,伸出手来,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恶狠狠道:“把身上的钱都交出来,敢私藏我就抽死你!”

    杀手懵了,言风也懵了。

    好好的一场刺杀,怎么就变成了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