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66章 沽名钓誉
    “李主任,您来了。”

    院长其实对方一鸣的话也似信非信,毕竟这个外甥的水平他是知道的,现在看到李浩明来了,他才彻底松了口气。

    “李主任您好,钱大少的情况确实已经稳定了下来,不信您跟我去看看。”方一鸣自信的一笑,接着带着众人进了重症监护室。

    只见病床上的钱大少面色平和,呼吸平稳,显然肺叶里的碎骨已经被取了出来,头上包着绷带,双腿也用夹板固定好了,确实已经脱离了危险期。

    “我的儿子啊。”张兰英看到儿子这个模样,心疼的不行,扑到钱子峰床前就开始痛哭。

    钱海德虽然心里也悲痛不已,但还是不忘跟方一鸣道谢,“方医生对吧,你救了我儿子的命,就是我们钱家的恩人,你放心,我一定亏待不了你。”

    “哎呀,钱总,您客气了,治病救人,是我们医生的本分嘛。”

    方一鸣一听乐的嘴巴都咧到后脑勺了,装模作样的虚伪道。

    “钱总,我这外甥积极上进,确实是个好苗子,以后还得请您多关照啊。”院长笑呵呵的说道,语气十分自豪。

    现在眼见为实,他没想到自己这个外甥还真有两下子,这次不只给他争了脸,也给仁爱医院争足了脸面。

    “小方,据我所知,你是西医出身吧?怎么对中医也如此精通吗?”

    李浩明看到钱子峰身上的银针,不由有些诧异,而且更令人惊奇的是,不用开刀,病人身上的断骨便被接好了。

    “不错,李主任,我闲暇的时候也会研究一些中医的书籍,所以对针灸和接骨之术也略通一二。”方一鸣面带微笑,自信道,“今天情况危急,所以便冒险试了一下,没想到竟然成功了,也多亏钱大少自己福大命大。”

    刚才在李浩明他们来之前,方一鸣就已经把各方面的措辞都准备好了,所以回答的有条不紊。

    “嗯,这台手术你做的确实不错,没想到啊,长江后浪推前浪。”李浩明摇头苦笑了一下,没想到平日里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医生竟然远远超过了自己,内心不由生出一股挫败感。

    “李主任,我儿子现在是不是已经没事了?那他以后还能站起来吗?”张兰英满眼泪花的朝李浩明问道。

    “这个就不要问我了,方医生在,你还是请教他吧。”李浩明闪身往后退了一步。

    在方一鸣面前,他竟然有种才疏学浅的感觉,以前这种感觉,他只在宋老和林羽面前有过,没想到啊,仁爱医院也是卧虎藏龙之地。

    在他看来,单从这台手术的水平来看,方一鸣的能力,可能已经比肩林羽。

    没想到啊,中医沉寂了这么久,一下便出了两位如此才华横溢的青年才俊。

    “方医生,我儿子有站起来的希望吗?”张兰英看着方一鸣,满脸期待的问道。

    “这个……这个嘛……”

    方一鸣皱着眉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毕竟现在钱子峰的情况如何,他压根也不知道。

    不过他反应倒也迅速,叹了口气,惋惜道:“这个我也不敢保证,只能看钱大少的运气和意志力了,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后面具体恢复的如何,得看他自己的了。”

    他简单几句话,便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意思是他手术已经做完了,其他的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那方医生,我儿子大概什么时候能醒过来?”钱海德着急道。

    “这个也很难说,还是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方一鸣面色凝重道。

    “他身上的针怎么处理?”院长问了一句,对于中医,他也不太懂。

    “针千万不能动,否则出了什么后果,可就怨不得我了!”

    方一鸣想起林羽走前的话,急忙说道,心里有些懊恼,林羽这个混蛋,只跟他说针不能拔,为什么不告诉他需要多长时间。

    “老实交代,你的医术从哪里学的?”

    往回走的路上,江颜回想起刚才那神奇的一幕,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书上啊。”林羽小心开着车,随口说道。

    “你看的什么书,神书?”江颜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骗鬼呢,要是看看书都能成为医生,那全世界的人都是医生。

    “我看的书本来就比较精深,而且,你听过什么叫天赋吗?”林羽转头冲江颜笑了笑,说道:“你老公我,何家荣,就有这种神医的天赋,所以什么东西都是一点都通。”

    江颜见林羽故意跟她打马虎眼,有些生气,见他不愿意说,也没强迫他,反正这也不是什么坏事。

    第二天一早,林羽正在厕所刷牙,江颜立马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语气急促道:“你昨晚救治钱子峰的事上新闻了。”

    “啊?这么快?”林羽不由有些纳闷。

    “不过不是你,是方一鸣。”江颜冷声道,显然有些不悦,把手机送到了林羽跟前。

    只见清海市新闻网首页有一个显著地红色标题:富商之子深夜飙车危在旦夕,仁爱医院青年医生妙手回春。

    下面的配图则是一张版面很大的方一鸣近身照,新闻的内容讲述的也是方一鸣如何将重症伤者医治好的云云。

    林羽笑了下,也没当回事,点点头示意他看完了,继续刷起了牙。

    “你难道不生气?!”

    江颜皱着眉头问道,如果换做别人,辛辛苦苦的劳动成果被人抢了,肯定早就火冒三丈。

    但是林羽脸上竟然没有一丝恼怒的神色。

    “生气?生什么气?”林羽刷着牙含含糊糊道:“沽名钓誉之辈,早晚会现出原形。”

    “傻子!”

    江颜翻了个白眼,气的骂了一声,说道:“你知道这台手术的价值是什么吗?是在整个清海医学界的声望、地位……”

    “我治病救人,不是为了这些东西。”

    没等江颜说完,林羽就摇摇头打断了她。

    江颜一愣,望着林羽出神,不知道该骂他傻呢,还是该佩服他高风亮节。

    不过无论如何,她对方一鸣这种小人行径十分不耻,气呼呼的说道:“看着吧,我一定要揭发他。”

    “不用。”

    林羽懒洋洋地说道:“我说了,他早晚会原形毕露的,我扎的那几针功效有限,可能到傍晚钱子峰就撑不住了,本来今天还打算继续过去给他扎针的,现在看来,还是交给妙手回春的方医生吧。”

    江颜不由一怔,见林羽如此自信,便也再没多问,转身换衣服上班去了。

    林羽到了回生堂之后卫雪凝早就已经来了,正用红色的粉笔在他门口的防盗门上画着一个王八,接着在王八后背写上了何家荣三个字。

    “你干什么呢?”林羽有些无奈,这个卫雪凝这么大了,还这么孩子气。

    “给你画像呢。”卫雪凝笑嘻嘻的说道,“你这个防盗门太单调了,我给你加点色彩。”

    林羽摇头笑笑,也没跟她一般见识。

    开门进屋后,卫雪凝首先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五百块钱,啪的拍到桌子上,昂着头高傲道:“今天上午本姑奶奶包了你了!”

    “你说什么?!”林羽皱着眉头瞥了她一眼。

    卫雪凝被林羽眼神吓了一跳,气势立马降了下来,说道:“本妹妹包你一上午,专门给我做推拿,可以不?”

    “不行,我还要看其他的病人,你这个盆骨推拿半个小时就足够了。”林羽说道。

    卫雪凝冲他哼了一声,也没再敢多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别的男人见了她都跟老鼠见了猫似得,但每次见到林羽,她都有相反的感觉。

    给卫雪凝推拿完之后,林羽就接着看其他的病人。

    卫雪凝今上午也没事,索性就没走,坐在椅子上看他治病。

    “您这是营卫不和,我给您开个方子,以发汗而止汗,很快便能痊愈。”

    林羽说完便低头写方子。

    卫雪凝看着林羽一本正经给人看病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莫名的小帅,感觉林羽跟她从小接触的男生都不一样。

    别的男生都怕她,跟在她屁股后面恭维她,吹捧她,唯独林羽能让她感觉到震慑力。

    这种感觉,她只在自己的老爸卫功勋身上感受到过。

    傍晚的时候,林羽这里闲淡自如,仁爱医院却乱成了一锅粥。

    “怎么回事,今中午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病情就恶化了?!”

    重症监护室外面院长戴伟对着方一鸣在内的一众医生怒气冲冲道。

    就在刚刚,原本病情稳定下来的钱大少,突然间情况急转而下,呼吸困难,身体抽搐,各项生命指标快速下跌。

    “这……这我们也不知道啊,好端端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一众医生也是满头大汗,不知其然。

    方一鸣也是面色煞白,没敢吭声。

    “一鸣,你快去看看啊,昨晚上就是你给医治好的,现在怎么就说医治不了了?”院长皱着眉头冲方一鸣急切道。

    “院长,那什么,他现在情况有变,已经超出我能力范围之内了。”方一鸣急忙推脱道。

    “治不了也得给我治,这里面就你医术最好,抓紧给我进去!”院长声音威严的命令道:“无论如何要给保住钱少的性命,否则我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