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119章 你这不还有我这个兄弟嘛
    过了足足有一个小时,厉振生才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将手里的医药箱递给了林羽。

    林羽打开药箱一看,见里面装着针袋和一个小木盒,小木盒里是一些掺杂均匀的药粉。

    林羽捻起一些药粉闻了闻,拉着厉振生走到了外面,低声道:“厉大哥,人参和灵芝你用完后给我藏好了没?”

    “放心吧,都藏好了。”厉振生急忙说道。

    林羽这才点点头,转身走了回去。

    进了急诊室,林羽便对里面的医生和护士客气道:“能不能麻烦大家出去一下,接下来交给我就行。”

    “你谁啊?你是我们医院医生吗?轮的着你治吗?!”其中一个戴着蓝口罩的男医生十分不悦的冲林羽说道。

    一旁的钟凡面色平淡,丝毫没有替林羽说话的意思。

    因为方才就是他偷偷吩咐这个男医生给林羽点颜色看看的。

    “钟医生,麻烦你让他通融下吧。”江颜有些恳求道。

    “江医生,不是我不帮你,但是这确实不符合规矩啊。”钟凡一脸为难道,心中冷笑,让你相信你这个脑残老公,看一会儿把你爸害死了,你怎么哭。

    “这位大哥,人命关天,希望你体谅一下。”林羽客气的跟蓝口罩说道。

    “客气?我客气你个头,让你进来看看也就罢了,还蹬鼻子上脸了,你会治吗你就治,知道出了事情我们得受多大的牵连吗?”蓝口罩不耐烦地说道,扬了扬手,示意让林羽滚出去,接着他身子挡在江敬仁面前,不让林羽靠近。

    林羽看了下时间,见老丈人身上的麻药效力快要失效了,有些焦急的恳切道:“这位医生大哥,我认识祁明青祁院长,麻烦你行个方便吧。”

    “甭跟我废话,规矩就是规矩,别说你认识祁院长,我告诉你,就是祁院长在这,也没用!”

    他并不认识林羽,以为林羽说的认识不过是见过他们院长而已,所以他说话才如此肆无忌惮。

    说完后他还不忘看了眼钟凡,钟凡抛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

    “是吗?连我来了也没用?!”

    谁知道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接着就见祁明青沉着脸走了进来。

    “院……院长?!”蓝口罩吓得猛地打了个激灵。

    钟凡看到院长后也是一愣,不知道院长怎么亲自过来了。

    “规矩就是规矩?规矩比人命还重要吗?!”祁明青冷冷的瞪了蓝口罩一眼,满脸愠怒,“再被你这样拖下去,恐怕真要出人命了吧?!”

    “院长,我……我……”

    蓝口罩脸色惨白,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瞥了钟凡一眼。

    “院长,他的问题您过后再说吧,现在病人要紧。”钟凡一看蓝口罩要供出他来,急忙走过来给祁明青提了个醒。

    祁明青点点头,伸伸手,示意林羽该干嘛干嘛,接着叫着一众医护人员出去了。

    众人出去后林羽便拿出银针,在江敬仁的百会穴上扎了一针,随后小心的将江敬仁受伤的小腿曲起来,接着将厉振生磨好的药粉厚厚的倒在了江敬仁露着白骨的腿上。

    处理好之后,他取过沙袋,用纱布将江敬仁的小腿和膝盖整个缠包了起来,随后又在江敬仁的脚底针灸了一番,将自己体内的灵力过渡到江敬仁体内,促使药粉更快的生效。

    忙完整个过程后林羽额头上已经布满了一层细汗,他长出了一口气,希望这次配制的药粉能有所成效。

    等他出来后,几个护士便进去把江敬仁推到了加护病房。

    祁院长特地吩咐了护士长一声,让她们这几天要小心看护,一有情况及时通报。

    其实在听完钟凡的描述之后,他也不相信林羽单靠一些药粉便能将江敬仁的坏腿医好,因为这有点太扯淡了,毕竟起死人而肉白骨,不过是史籍里的传说而已。

    接下来的几日,林羽和丈母娘还有江颜三个人轮流在这里陪护江敬仁,林羽隔个一两天就要给他换一次药。

    江敬在车祸后的第二天就醒了,养了几天之后整个人气色好了很多,根本没有出现钟凡预想中的恶化情况。

    钟凡也觉得十分不可思议,江敬仁腿上的伤势竟然真的被林羽那点破草药粉给治好了,而且更为震惊的是,他的小腿肌肉正在以一个十分惊人的速度重新组织生长,不过几天的功夫,江敬仁裸露的腿骨便已经不可见了。

    “好女婿啊,这次你真是救了我一条命啊,这条腿要是没了,我真就活不成了。”

    江敬仁坐在病床上啃着一根鸡腿,兴冲冲的跟林羽说道。

    “哎哎哎,你怎么给江伯伯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啊?不知道这东西忌口吗?”钟凡进来后沉着脸狠狠的数落了几林羽一句。

    “没事,我这药不忌口。”林羽笑呵呵的说道。

    “到底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啊?”钟凡皱着眉头有些恼火的说道。

    “你还有脸说你是医生啊,要是听你的,我这条腿早没了。”江敬仁十分厌恶的白了钟凡一眼。

    钟凡咕咚咽了口唾沫,也没敢多说什么,他也没想到林羽这药竟然有如此神奇的疗效。

    “何先生,何先生,麻烦您出来一下。”

    这时祁明青突然来了,在门外轻轻地喊了林羽一声,林羽赶紧起身走了出来。

    祁明青四下看了一眼,把林羽拽到了一边,低声道:“何先生,我听说你岳父的伤情恢复的十分不错?”

    “还行。”林羽笑着点点头。

    “你这药真是神了。”祁明青冲他竖了个大拇指,接着换上一副讨好的神情,“有没有兴趣跟我们医院合作啊,这种药要是用在临床上,那简直就是……”

    “不好意思,祁院长,不是我不给您面子,是这种药真无法大规模配制。”林羽无奈的笑了笑,接着把配方中必不可少的千年人参和百年林中灵告诉了他。

    祁明青听完脸色不由一变,重重的叹了口气,无比惋惜的摇了摇头。

    接着他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嘿嘿笑着说道:“家荣啊,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不错啊,尤其是我老丈人住院这些日子,一直托您照应着呢。”林羽急忙说道。

    “那你这药能不能给我预存一点啊,万一我们家以后有个什么事,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啊。”祁明青有些讨好的恳求道,“你放心,明天开始,江颜就是副主任!”

    来往的护士和医生看到林羽和院长缩在墙角里说悄悄话,都会忍不住扫上一眼,以为林羽在巴结院长呢。

    如果他们知道自己高高在上的院长竟然在试图贿赂林羽,估计都会惊掉下巴。

    “好说,好说。”林羽笑呵呵的答应了下来。

    这次配制的药粉能在老丈人身上见到效果,让他也兴奋不已,只不过兴奋过后,他又迷茫了起来,老丈人的肉之所以能再长出来,那是依托着原本的腿骨和肌肉组织,可是自己的肉体都被烧成灰了,自己要想重塑肉体,恐怕仍是难于登天。

    不过管他的,走一步算一步吧。

    等到了小年那天,江敬仁已经在医院里住了半个多月,在林羽的调理下,他身体恢复的已然差不多了,受伤的小腿也能慢慢的下地走路了,索性便直接办理了出院,准备回家过小年。

    因为江颜还没下班,所以林羽便带着老丈人和丈母娘先回来了。

    “家荣,快,给你干妈和振生打电话,叫他们来家里吃饭,腊八那天没喝的酒,今儿必须补上!”

    江敬仁望着窗外飘着的大雪,不由又想起那天出车祸的场景,心里畅快不已,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他相信以后的日子必定会越过越好。

    当然,他心里门清,这一切都因为他有这么个好女婿。

    到了家之后,雪已经下的十分大了,地面上宛如铺了一层厚厚的白毯。

    “妈,你先扶爸上去,我把车上的东西拿上去。”

    林羽下车后便去后备箱拿东西,一转头的功夫,突然看到墙角蹲了个人影,穿着一身劳动服,戴着个黑棉帽,身上盖满了白雪,也没有反应,蹲在那一动不动,跟死了似得。

    “哎,大哥。”林羽赶紧冲他喊了一声。

    那人听到喊声,身子猛地打了个激灵,一下醒了过来,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接着面上一喜,急忙跑了过来,“何老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在这都等你一个多星期了。”

    “你是?”

    林羽扫了他一眼,没有认出来。

    男子赶紧把脸上的雪擦干净,急忙道:“是我啊,我是何金祥。”

    “哎呀,何大哥,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林羽在他身上打量了一眼,见他这身打扮,颇有些意外,“你找我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呵呵,我手机摔坏了,没你手机号了。”何金祥呵呵笑着挠了挠头。

    何金祥是丽达珠宝行的老板,也是原石拍卖会结束后第一个登门来请林羽的珠宝老板,当时为了表现对李素琴的尊敬,还管李素琴叫阿姨来着,惹得李素琴记恨了他好几天。

    当初他来家里的时候,穿的可是一身阿玛尼服装,而且林羽前两个月才见过他,当时也是西装革履的,不知道为什么这才两个月的时间不见,何金祥看起来就这么落魄了。

    “何老弟,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笔薪资了,以后咱俩的合作关系就解除了。”何金祥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林羽,“以前的账号被冻结了,所以给你转不了钱,我就放在这张卡里了。”

    林羽赶紧把卡接过来,疑惑道:“何大哥,你这是这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事,兄弟。”

    何金祥笑了笑,转身要走,林羽一把拉住了他,沉声道,“何大哥,你不跟我说清楚,这钱我不要。”

    何金祥有些局促的舔了舔嘴唇,眼神有些闪躲,接着低下头,捏着衣角,故作轻松的笑道:“我被同行陷害,破产了……老婆卷了剩下的钱跟人跑了,等过完年,就准备去南方打工了。”

    林羽心头微微一颤,急忙把卡塞回到何金祥手里,说道:“何大哥,你现在这种情况,这钱我不能要。”

    “何老弟,你这是骂我呢,这钱是我应该给的,你必须得手下!我何金祥从不欠别人一分一毛。”何金祥有些急了,慌忙的把林羽的手推了回去。

    林羽迟疑一下,把卡收了回来,心中五味杂陈。

    其实从他跟何金祥接触的几次中,他便已经发现了,何金祥是一个极其重信誉和情义的人,要不然他也不能这么冷的天在这里连等自己一个星期。

    “现在欠你的最后一笔钱也还清了,我心里就踏实了。”何金祥把手往袖口了一抄,冲林羽咧出一个憨厚的笑容,“何老弟,以后有缘再见了。”

    说完他再没迟疑,转过身,嘎吱嘎吱的踩着雪大步而去。

    林羽望着他大雪中微微佝偻的背影,竟然不觉眼眶有些泛热。

    “何大哥!”

    林羽动了动喉头,赶紧冲何金祥喊了一声。

    何金祥站住身子,回头望了林羽一眼,“怎么了,何老弟?”

    “想不想东山再起?”林羽冲他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起不来了,什么都没有了。”何金祥冲他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

    “谁说的。”林羽挺了挺胸膛,瘦弱的身影在大雪中是那么的挺拔坚毅,朗声道,“你这不还有我何家荣这个兄弟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