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175章 县官不如现管
    凡是经常打牌的人,谁都有牌风不顺的时候,往常这种连输的情况藏狄安也遇到过,通常第二天都会手气大爆,狠狠的赢上一笔。

    藏狄安相信这次也不例外,而且自己已经连输两晚上了,今晚绝对比以往还要运气爆棚,他有信心将前两天输的一举赢回来。

    藏狄安和荀副院到了茶楼之后,马爷和他的朋友早就已经等着了,还特地准备了一些果盘和茶水。

    见到藏狄安的时候,马爷和他朋友笑的合不拢嘴,这可是来给他们送钱的财神啊。

    牌局开始前藏狄安特地用一捧清水洗了洗手,这叫净尘,为了图个好彩头。

    不过跟他设想的不一样的是,前两天的惨剧再次上演,他还是如坠崖般一把接一把的输,时不时的就给人点上一炮。

    他额头上冷汗连连,后背的衣服也基本上都被汗水浸透了,摸牌的手禁不住微微颤抖,出一张牌都要思考很长时间。

    但越是如此,他输的就越厉害,手提包里的钱也越来越薄。

    但越输他就越想翻本,不停的督促大家提高倍数,但是换来的,却是他手提包里的钱加速减少。

    他感觉自己宛如陷进了一个巨大的旋涡,身不由己。

    四人玩到后半夜,藏狄安再次给马爷点了一把炮,颤抖着手摸向手提包的时候,突然发现包里空空如也!

    他身子猛的打了个激灵,一把扯过包,用力的撕开,发现包里一毛钱都没有了,再次输了个底朝天!

    “怎么了,藏院长,没钱了?要不兄弟先借你点?”马爷笑呵呵的说道。

    藏狄安面色铁青,脸色阴晴不定,身子剧烈的打着哆嗦,突然狠狠的一甩手,用力的把包砸到了牌桌上,嘶声道:“我借你妈,一定是你们两个合谋出老千!”

    “操你妈的,又不是你小子赢钱的时候了!”

    马爷被藏狄安摔包击起的一块麻将砸中了眼角,顿时也火冒三丈,抓起手边的烟灰缸就朝藏狄安头上砸去。

    藏狄安压根没反应过来,生生被烟灰缸砸中了额头,顿时惨叫一声,一个趔趄做到地上。

    “荀副院,打电话,打电话叫人!给我弄死他们!”

    藏狄安有些声嘶力竭的说道,现在的他已经输红了眼,全然忘记了这个马爷也是道上的人。

    “操你妈的,老子先弄死你!”

    马爷怒喝一声,抓起桌上的茶壶狠狠的砸到了藏狄安的脑袋上,随后拎起凳子狠狠的在藏狄安身上抡砸了起来。

    “哎呦,哎呦,救命啊!”

    藏狄安抱着头惨叫连连。

    “怎么回事?”茶楼几个看场子的立马跑了上来。

    “他赖账!”马爷冷声道。

    “该!”几个看场子的吐了口唾沫,他们在这里就是为了维护赌桌上的公平性,见到这种情况自然不会插手。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我错了。”

    藏狄安已经被打的鼻青脸肿,实在承受不住了,连声求饶。

    “马爷,别打了,别打了。”荀副院也赶紧冲过来劝说。

    “呸!”

    马爷这才停下手,朝藏狄安身上吐了口唾沫,“玩不起就别玩,这把的钱老子不要了,赶紧滚!以后别再让老子看到你,否则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在荀副院的搀扶下,藏狄安一瘸一拐的艰难的下了楼。

    “藏院,我打个车送您回家吧。”荀副院小心的说道。

    “我哪儿还敢回家啊,我们家那母老虎要知道我输了这么多钱,非宰了我不可,我还是回医院凑合一晚吧。”藏狄安捂着头有气无力的说道。

    “我们先生早就说了,您今晚上运势不佳,不想输个底朝天,就打道回家,可惜您不听。”

    这时秦朗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笑眯眯的看着藏狄安说道。

    藏狄安和荀副院看到他后身子猛地一颤,脸色煞白,宛如看到了鬼一般,这个人怎么阴魂不散啊。

    “你……你们先生是谁……”

    藏狄安颤抖着身子,无比惊恐道。

    “何家荣。”秦朗脸色瞬间一寒,“我们先生说了,恶有恶报,你作孽太多,会遭报应的,让我最后再奉劝你一句,不想倾家荡产,就改掉好赌的毛病。”

    说完秦朗便闪身离开,飞速的消失在了路口。

    “何家荣……何家荣……”

    藏狄安心头颤抖不已,这个何家荣莫非是神仙不成,竟然知道他会连输三晚上。

    不,这小子一定是故意的,故意找人跑过来说自己会输,给自己做心理暗示,所以自己在牌桌上才会紧张,才会输。

    他学过一定的心理学,知道什么叫启动效应和霍桑效应。

    对,一定是这小子的暗示导致了自己的惨输。

    他紧紧的咬紧了牙冠,满面赤红,冷声道:“好你个何家荣,竟然敢故意整我,老子早晚要你好看!”

    虽然他猜错了林羽用的手段,但是他猜的却不假,确实是林羽故意整的他。

    此时林羽正和江颜依偎在沙发上看着电视。

    “颜姐,何大哥今天给我打了电话,说第二家何记玉饰的门店已经考察好了,位于市中心的汇古广场,门店比宝玉阁要大上一倍,现在正缺个店长,要不你过去担任吧。”

    “我哪懂玉饰啊。”江颜摇摇头。

    “不懂可以学嘛,我再雇几个懂行情的专业人员过去帮你。”林羽笑眯眯道。

    “行吧,不过亏了可别怨我。”江颜想了想,便答应了下来,反正自己在家闲着也是闲着,去店里帮帮忙也行。

    不过她最希望的还是能够回医院当医生,可惜被藏狄安这么一搞,她在圈子里的名声算是败了,这两天她联系了好几家医院,都不愿要她。

    哪怕是一些以前她看不上的小医院都犹犹豫豫的拒绝了她,让她感受到了极大的挫败感。

    至于以前工作的华安诊所,也早就倒闭了。

    她现在颇有种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觉。

    因为头上的伤太过惹眼,藏狄安第二天早上也没再开早会,怕被人笑话。

    昨天马爷下手不轻,他这一起来,头上还是昏昏涨涨的。

    “咚咚咚!”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进。”他不满的嘟囔了一声。

    “藏院长,您没事吧?”荀副院急匆匆的走进来,关切的问了一句。

    “没事。”藏狄安叹了口气。

    “院长,您出气的机会来了,卫功勋卫局长今天亲自陪他夫人来咱医院看病了。”荀副院急忙说道,眼神热切。

    “公安总局局长卫功勋?”藏狄安脸上顿时也是一喜。

    要是在京城,他被马爷打了,早就一句话让人把马爷抓进去了,但是在清海就不行了,他人生地不熟的,说话没有那么大的分量,人家不一定能卖他面子。

    现在卫功勋带着夫人来看病,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啊,他一定得趁这个机会好好跟卫功勋打好关系。

    不过他要是得知林羽与卫功勋也是相交莫逆,不知道会怎么想。

    “走,快,快带我过去,我要亲自去接待他!”

    藏狄安急忙起身叫着荀副院往外走去。

    此时肿瘤科外面,卫功勋背着手焦急的来回踱步,妻子已经进去好一会儿了,还是没消息。

    “爸,您别着急,我妈一定不会有事的。”卫雪凝轻声安慰了父亲一句,但是说话的语气是那么的没有底气。

    “哎呀,卫局长,卫局长,没亲自过来迎接您,实在是怠慢了。”藏狄安小跑着走了过来,满脸的恭敬。

    比他在电话里对谢长风佯装出的恭敬态度要真诚的多。

    毕竟卫功勋能直接帮上他的忙,县官不如现管,就是这个道理。

    “您是?”

    卫功勋看到藏狄安后微微一怔,有些意外。

    “卫局,这是我们医院新上任的院长,藏狄安藏院长。”荀副院急忙介绍道。

    “奥,你好你好。”

    卫功勋赶紧伸出手跟藏狄安握了握。

    毕竟他老婆现在在人家医院看病,自然得对人家客气点。

    “嫂子是哪里不舒服啊?”藏狄安颇有些讨好的直接称呼卫功勋的夫人为嫂子,显然想要故意攀交。

    卫功勋没介意,而且也乐意跟藏狄安打好关系,说道:“最近老是肚子疼,食欲不振,可能是肠胃方面有什么炎症之类的毛病,以前也犯过。”

    至于妻子到底是什么毛病,他也不清楚,在他认为,无非是胃溃疡、肠炎之类的毛病,本来他不想陪着来的,毕竟妻子以前这种情况都是吃吃药就好了,但是这次她疼的格外厉害,脸上的表情都扭曲了,所以女儿才给他打了电话,让他陪着一起过来。

    “您放心,只要进了我们医院,我藏狄安一定保嫂子安然无事,否则您拿我是问。”

    藏狄安一听大概是肠胃炎方面的疾病,立马拍了拍胸脯,夸下海口担保道。

    “那就多谢藏院长了。”卫功勋一听他这么说,顿时也松了口气。

    “荀副院长,去,吩咐下去,各项检查都已嫂子优先,催促下化验科,尽快把五项检查结果汇总出来。”藏狄安转头冲荀副院吩咐了一句。

    “是,院长。”荀副院立马急匆匆的走了。

    “藏院长,多谢您了。”卫功勋颇有些感激道,暗想这新来的院长人还挺不错的,第一次见面竟然就这么帮忙。

    “您客气了,说不定我以后还有事要麻烦您呢。”藏狄安笑呵呵的说道,侧了侧头。

    “您头上这伤是……”卫功勋这才注意到藏狄安头上的伤。

    “嗨,被两个小流氓打了。”藏狄安摆摆手,装出一副不愿多提的样子。

    “谁这么大的胆子?藏院长,你告诉我,我这就派人把他们抓起来,一定严惩严办!”卫功勋面色一冷,威严道。

    “这,这点小事麻烦您,不好吧……”藏狄安佯装推辞,内心却是窃喜万分。

    你就等死吧马爷,老子攀上了卫功勋的关系,不仅要让你把赢老子的钱吐出来,还要把你整个半死!

    藏狄安越想越激动,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畅快报仇的那一幕。

    “应该的,藏院长,你说吧,那俩人是谁。”卫功勋点点头,既然藏狄安这么给他面子,那他自然也得卖人家一个人情。

    “说来惭愧,是……”

    “院长,院长,检查结果出来了。”

    未等藏狄安说话,荀副院长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单子,满脸惊慌的看了眼藏狄安和卫功勋,咕咚咽了口唾沫,没敢说话。

    “你慌什么,什么情况,倒是快说啊。”藏狄安面色一板,不悦的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