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255章 胸襟
    “军方也有自己的制药厂吗?”

    林羽颇有些纳闷,在他印象中,好像军工企业只包括核工业、航天科技、航空工业、兵器工业之类的。

    “军方没有自己的制药厂,部队用药都是跟大药企合作,订购的军需特供,但是像你这种药,军方一定感兴趣,专门出资为你设厂也不无可能!”

    韩冰信誓旦旦的说道,这种药的疗效给人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对于任何一个国家而言,都是巨大的宝藏。

    “如果军方愿意的话,我没问题。”

    林羽无所谓的笑了笑,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太好了,剩下的药能让我拿回去送给军方检验机构化验化验吗?”韩冰兴冲冲的问道,如果这些药物能够通过检验,那部队肯定也会记她大功一件。

    林羽点点头,帮她把剩下的药装好。

    其实林羽自己并没有当回事,毕竟军方用药标准比较严苛,而且多以见效迅速的西药为主,不一定会接受自己随手研制的这款药糊。

    但是没想到的,两天后,一辆军用吉普车直接开到了回生堂门前,接着车上下来一个穿便服的五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跟他一起的还有两名身着军装的男子,肩章都是一杠三星,上尉级别。

    两个上尉下车后十分紧张的左右看了看,神情破有些紧张。

    “我都不紧张,你们紧张什么,这里是京城,天子脚下,谁敢乱来!”

    便服男子有些不以为意,抬头看了眼医馆正门,念道:“回生堂,不错,好名字!”

    说完他便带着两名上尉进了医馆。

    林羽正在给病人把脉,瞥了眼进来的两位军官,也没太在意,依旧冲眼前的病人嘱咐道:“大娘,您这个病怕风怕寒,天气冷了,注意保暖……”

    “哪位是何家荣何先生?!”

    其中一位上尉扫了屋子内的人一眼,目光落在了林羽身上。

    “你好,我就是,看病的话请排队,有其他事的话,那等我看完这几个病人再说。”

    林羽十分客气的说道。

    “我们首长亲自过来,找您有要事相谈,麻烦您停下手里的一切事务!”另一名中尉声音威慑的说道。

    大堂里的病人看到这种气势,不由有些胆怯,有两个病人起身要走。

    “大家不用害怕,我这里是医馆,不是部队,在我这里病人最大,再大的长官来了,都得乖乖排队!”林羽面色坦然,说话铿锵有力。

    “你!”

    “住口!”

    那个中尉还想说什么,便服男子冷冷的打断了他,说道:“何医生说的对,这里不是军营!而且何医生是少校军衔,是你们的上级,有你们这么对自己长官说话的吗?!”

    “是!我们错了!”

    两个上尉立马低下头。

    其实他们两个也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心急,首长就带了他们两个来,实在是有些危险,他们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事情谈完,尽快护送首长回去。

    “不好意思,何医生,打扰你了,你继续!”

    便服男子冲林羽笑了笑,接着坐到了一旁的会客区。

    林羽打量了便服男子一眼,对他印象不错,微笑着点了点头,接着加快了看病的速度。

    等把剩下的病人看完,林羽这才赶紧端了杯水,走向便服男子,客气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客气了,是我们打扰到你了。”

    便服男子立马站起身,热情的冲林羽伸出手,“你好,我来自军需处,上次你研制的那款药膏,经过我们研究所检验,疗效显著,所以我这次来想跟你谈谈合作的事宜!”

    “您好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林羽也赶紧伸出了手,发现便服男子的手掌不算粗糙,看来确实是后勤人员。

    “我姓卢。”

    便服男子简单的说了一句,显然不想透露太多,林羽也很识趣的没有多问。

    “我们进屋谈吧,方便吗?”便服男子四下看了眼,有些谨慎的说道。

    “当然可以!”

    林羽赶紧带着他进了内间。

    便服男子伸伸手,其中一个上尉赶紧将公文包递过来,便服男子从中拿出一份文件递给林羽,说道:“这是我们军需处拟定的合作协议,你看一下。”

    林羽赶紧接了过来,看到纸面上带着“绝密”字样和五角星的红色印章,颇有些惊讶,不就是一款止痛生肌药膏吗,至于这么隆重吗。

    便服男子开门见山的说道:“这里没有外人,我就直接称呼你为何少校了,我们愿意按照你的意愿,收购一家制药厂,员工和资金都由我们来出,规划到你的名下,并且给你提供军方特别批文,供你生产这款药物,除了生产这款药物之外,你也可以自行生产别的药物对外销售,我们可以给你提供一切你想要的便利,但是我们有一个条件,这款药物不可以公开售卖!至少暂时不能!只能供应给部队,而且专利权必须在你手中,制药厂法人也必须是你!换而言之,我们军方,只认你何家荣!”

    他刚才嘴上虽然不轻不重的说“疗效显著”,其实他们检验完之后,发现这种药简直是效果惊人!

    不只能极大的减少军方的伤亡,甚至对细胞再生等生物技术也有着极大的推动作用!

    这也是他们将这款药列为绝密的原因,这种药绝对不能在市面上流通,更不能落入别国之手,只能掌控在军方和林羽手里。

    只有等技术完备,确保配方和制药技术不会被窃取之后,才可以逐步对外销售。

    林羽听到他说的待遇,颇有些惊讶,没想到军需处真给他面子,这种条件放在任何人面前恐怕都无法拒绝吧,这简直就是在赤裸裸的说:制药行业随便搞,我们军方是你的保护伞!

    “怎么样,何先生,没问题吧?”

    便服男子笑眯眯的看着林羽说道,“虽然我们暂时不让你在市面上销售,但是销量你大可放心,全国这么多军兵,部队每年的需求量都是很大的,利润也很可观,价格方面,我们态度很宽松,由你定,效果这么好的药,价格贵一些也很正常。”

    “没问题,价格方面就按照成本价来就行。”林羽点头笑道。

    “成……成本价?!”

    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便服男子闻言也是猛然一怔,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起来,满脸惊讶道:“何少校,你没看玩笑吧?”

    “我怎么敢跟您开玩笑,厂子是你们的,人工和投资也都是你们的,我平白得了一座厂子,本来就是占了大便宜,怎么能再赚你们的钱。”

    林羽自己反倒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

    “可是这个药方是你研制出的啊!”便服男子急忙道,“你可知道,这个方子要是被国际社会知道了,不知道会有多少国家愿意花天价来购买!”

    “您这话说哪里去了,他们出多少钱我也不卖,我是华夏人,华夏养育了我,我为祖国做点贡献,不是应该的嘛。”林羽面色平淡,很轻巧的说道。

    听到这话,便服男子猛然一变,望着林羽的眼神中说不出的动容,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猛地起身,冲林羽伸出手,郑重道:“何少校,容我重新做下自我介绍,我是军需处处长兼国防科工委后勤部政治委员,卢绍靖!”

    林羽听明白他的话后陡然一惊,这两项职务是什么概念?眼前这个衣着朴素的男子起码是正军职!少将或者中将级别!

    林羽连忙站起身,跟卢绍靖握了握手,歉意道:“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您的身份,刚才怠慢您了。”

    他不由心头苦笑,刚才竟然让一位将军在外面等了自己两三个小时……

    “哪里话,应该的,我这番等待是值得的,何少校,我实在没想到啊,你年纪轻轻竟然就有这番胸襟啊!”

    卢绍靖满是赞许的说道:“我刚才看到了,做为医生,你是个好医生,如果生在部队,你同样也是个好军官啊!”

    “您过奖了。”林羽笑了笑,没想到,自己觉得无所谓的一点小事,竟然能够博得卢绍靖这么大的好感。

    “那没问题的话,你就在合同上签字吧,我这就回去吩咐人去物色几家制药工厂,到时候带你去看看,你看中哪家,我们就收购哪家。”

    “好,我这就签。”

    林羽赶紧低头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临走前卢绍靖用力的跟林羽握了握手,感慨道:“何少校就凭你这份胸怀,日后也必成大器啊!”

    “先生,这下咱可厉害了,以后有军方给咱撑腰了啊!”

    卢绍靖走后,厉振生兴冲冲的说道,作为一个军人,他自然知道这次与军方的合作意味着什么,能够让一个将军亲自出面签订合同,可见军方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不至于,他们也不过是冲着我这款药来的而已。”林羽摇头笑笑,示意他别激动,“走吧,继续看病,咱该当咱的升斗小民当咱的升斗小民。”

    “你好,请问哪位是何家荣何大夫?!”

    这时门外突然过来一个年轻的女子,怯生生的问了一声。

    “你好,我就是,你看病吗,进来吧。”林羽温和道。

    “不是,我是想请您出诊。”女子急忙说道。

    “不好意思,我暂时不出诊,医馆里病人太多,忙不过来。”

    “是窦老让我过来请您的。”

    “窦老?!”林羽不由一怔,慌忙道:“前几天我见窦老气色不还挺好的吗,怎么说病就病了!”

    中医讲究医者不自医,窦老病倒了,自然要找别人给自己诊治。

    “应该是急火攻心。”女子急忙说道:“他听说上次呈交卫生部的倡议书不仅没被采纳,还被卫生部长给搅碎了,一气一急,便病倒了。”

    “被搅碎了?!”

    林羽眉头一皱,面色震怒,太过分了,这可是窦老他们的心血啊!

    不审批就不审批吧,打回来就是,竟然还给搅碎了,简直是对中医赤裸裸的侮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