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331章 共同的敌人
    一众中医专家也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看着林羽刚才表演的这一幕,手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他们每一个都从医数十年,还是头一次见这种奇景呢。

    他们都知道用银针可以影响人身上的气血,让人的身体部位暂时失去知觉,但是没有个三四十年的临床经验根本无法做到,甚至连他们都不敢说自己这一针扎下去铁定能起这种效果。

    但是林羽不只每一针都扎的精准,都能收到奇效,而且用的还是飞针!

    飞针!

    这怎么可能呢?!

    “我的天!这是魔术吧!”

    “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太帅了,这位何医生好帅啊,我要给他生猴子!”

    “吊打啊,中医吊打韩医学啊!”

    一众学生欢呼过后发出了山呼海啸般的惊叹之声,几乎都要将体育馆的屋顶顶破。

    金宇炫看着自己的师兄跟个猴子似得被人耍的团团转,面色惨白,立马跑过去要替他师兄拔针。

    “等等!”林羽立马回身喊住了他,冷声道:“你这一拔要是导致他瘫痪或者死亡,那后果可要你们自负!”

    金宇炫听到林羽这话身子一颤,他也不知道林羽扎的是哪几处穴位,所以贸然给他师兄拔下来,真有可能出现瘫痪的情况。

    “怎么样,现在你们认输了吗?!”

    林羽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暗中加了内息,在场的一众学子将他的话尽收耳中,刹那间,整个场馆迅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满脸期待的望着场地中的金宇炫和崔金国。

    金宇炫紧紧的咬着牙,脸上写满了怨恨,不过他看了眼地上一直用眼神祈求他的师兄,只好点点头,不甘心的应道:“我们输了!”

    “那你们可愿意履行赌约,从这里爬出去?!”林羽接着问道。

    “我……我愿意!”

    金宇炫重重的点点头,满脸的颓然。

    “那你呢,你也愿意?”林羽帮崔金国取下脖子上的银针,询问道。

    “愿意……”

    崔金国一脸的哭相,他知道,这要是爬出去,就要给他师父和大韩民国丢尽脸了,不过他也没有办法,要是不答应的话,说不定林羽会把他扎成一个瘫子。

    “行了,那两位请吧!”

    林羽将崔金国身上的银针系数拔出来,随后做了个请的手势,同时晃了晃手里的银针,显然,如果这俩人不听话的话,林羽会用手里的银针帮他们一把。

    崔金国和金宇炫无奈的互相看了一眼,无奈的转过身,轻轻地伏在地上,手腿并涌的缓缓往外爬去。

    “好!”

    整个体育馆再次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很多人拿出手机拍摄、录像,记录下这一刻。

    一众学子脸上写满了感动与民族自豪感,他们知道,从这里爬出去的不只是崔金国和金宇炫两人,还有他们所代表的韩医学。

    他们此刻由衷的为祖国感到骄傲,也由衷的为中医感到骄傲,同样的,他们也无比的为自己是一名中医学子而感到骄傲!

    等到两名韩国男子爬出体育馆外,体育馆上突然响起一个响亮的声音,“何家荣!何家荣!”

    随后几个声音跟着附和,“何家荣,何家荣!”

    再然后越来越多的人也跟着高声喊了起来,“何家荣!何家荣!……”

    几个中医大家互相看了一眼,忍不住摇头笑笑,看向林羽的眼中满是惊诧,同样又带有一丝敬重。

    就是这个年轻人,刚才帮他们,帮中医,帮华夏,挽回了差点丢尽的颜面!

    “接下来我们就有请何家荣何医生帮我们做一场演讲,大家掌声欢迎!”

    一开始对林羽不太待见的海敬义此时也赶紧笑脸相迎,主动让林羽给大家做一番演讲。

    其他中医大家也没有意见,纷纷鼓起了掌,林羽推脱了一番,便再没推辞,接过话筒讲了起来。

    由于这两个韩国人的突然闯入,让今天的宣讲会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一帮学生算是彻底的记住了中医的神奇与伟大,同样的,他们也彻底记住了回生堂和何家荣。

    散会的时候好多学生纷纷跑过来跟林羽合影。

    临走前药王和其他中医大家也都给林羽递了名片,期待以后还能再次与他会面。

    第二天开始,京城甚至华夏各大媒体和网站上的头条便全布满了林羽教训韩国人的新闻,一时间何家荣的名字广为人知。

    “扬我中医神威?就凭他?什么狗屁!”

    此时张家内,张奕鸿看到网上有关于林羽的新闻愤怒的把手里的手机扔到了桌子上,想起上次被林羽踢中那一脚的情形,他心头怒意滔天,恨不得将林羽生吞活剥。

    “少爷,您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这时他的助理赶紧走过来递给他一个镜子,说道:“还有两颗牙齿就全部种植完成了,我今下午帮您约了牙医,您看可以吗?”

    张奕鸿点点头,对着镜子照了照自己的牙齿,林羽那一脚给他踢掉了七颗牙齿,直到现在他还没完全种完。

    “照!照!照!你还有脸照!我才几天不在家,张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

    这时门外突然快速走进来一个与张奕鸿长相相似的中年男子,对着张奕鸿冷怒声喝道。

    他这几天去外地出差,刚回来,便听到了儿子被人打得满地找牙的事情,而且据说已经在大半个军政界都传开了,他忍不住满腔怒火。

    “爸,这次是……是我大意了!”

    张奕鸿看到父亲后面色一变,慌忙挺身站好,低着头满脸自责道。

    “大意?”张佑安冷哼一声,“我要听的不是这个,我关心的是,你能不能把张家的脸面给我找回来!”

    “放心吧爸,我一定帮张家把脸面找回来!”

    张奕鸿一挺身子,满脸严肃的说道。

    “我听说这个何家荣身手不一般?竟然在你之上?”张佑安皱了皱眉头,儿子的身手他可是知道的,偌大的京城,年轻一辈中,能找出与儿子身手匹敌的,还真挑不出几个,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过多责怪儿子的原因。

    “其实我……我俩应该是能打平手的,但是我太轻敌了,所以被他抓住了机会。”张奕鸿硬着头皮说道。

    “需不需要我帮忙?”

    “不需要!”

    张奕鸿眼中闪过一丝寒光,冷声道:“我自己的事情自己会解决,绝不给家里添麻烦!”

    “老爷,外面有人求见!”

    这时老管家突然从外面走过来,恭敬的对着张佑安说了一声。

    “谁?”张佑安冷声道。

    “他自称是万家未来的家主,万维宸!”管家急忙说道,因为没有人敢随意冒充这种大家族的人,所以他也并没有具体核实。

    “万家?我们家与万家好像没什么来往吧?”

    张佑安听到是万维宸的名字,颇有些惊讶,“你没问问他过来干嘛吗?”

    “我问了,他让我跟您通报的时候说跟您有共同的敌人,而且还有对付敌人的妙方,让您务必见他一面。”

    管家如实汇报道。

    “共同的敌人?”张佑安皱了皱眉头,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点点头,叫着儿子一起走了出去。

    “哎呀,张首长,您好您好!”

    万维宸手里拎着一个罩着黑布的铁笼子和一个小型的公文包,见到张佑安后他急忙放下笼子,走过来主动跟张佑安握了握手,对于这位在海军陆战队大名鼎鼎的人物,他自然得恭敬有加。

    “万总,您好!”张佑安也客气的称呼了他一声,狐疑道,“您这次来是有什么事吗?”

    “呵呵,其实我主要吧,是想探望探望张少爷。”

    万维宸看了眼脸上仍然带着淤血的张奕鸿,呵呵笑道:“张少爷,听说你被何家荣那小子偷袭了?”

    张奕鸿面色一变,虽然他非常反感别人提起这件事,但是见万维宸用到“偷袭”这两个字,便点点头,承认了下来。

    “这个小子不是一般的阴险,仗着自己学了一些功夫,到处惹事生非,不瞒你们说,我也被他打过!”万维宸为了跟张家拉近关系,厚着脸皮把自己被林羽打的丑事说了出来,不过想起那天的事,相比较愤怒,他更多的是恐怖,那种宛如蝼蚁般被林羽捏在手中的恐惧。

    正是因为这种恐惧,这段时间内他没敢跟林羽作对,而且甚至已经打算咽下这口气了,但是此时老天爷突然给了他希望,堂堂的张家大少竟然也被林羽给打了!

    张家可是手握大权的世家啊,何家荣这小子不是找死嘛!

    所以他得知张佑安回来后,便迫不及待的赶了过来,想要跟张家合作,一起除掉林羽这颗眼中钉,肉中刺。

    “你也被他打过?”

    张佑安和张奕鸿闻言面色皆是一变,尤其是张奕鸿,眼中显然已经对他少了很多的抵触之情。

    “是啊,我……我当时也是被他偷袭了!”

    万维宸嘴硬的说道,随后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而且我弟弟和侄子也被他害了,我们万家,与他不共戴天!”

    张佑安和儿子互相看了一眼,知道他眼中的仇恨不是装的,张佑安赶紧冲他做了请的姿势,说道:“来,我们坐下说!”

    在客厅坐下后,张佑安便直接开门见山,好奇道:“万总,听说您有能对付何家荣的妙计?”

    “不错!”万维宸嘿嘿的笑道,“如果我们这次布置得当,那何家荣非死不可!”

    “是吗?什么妙计,那您倒是赶紧说说!”

    张奕鸿眼中放光,颇有些激动,他恨不得现在就看到林羽死在自己面前。

    “我先给您和张首长看样东西!”万维宸也颇有些兴奋,神情有些神秘,说话间把手伸进了带来的手提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