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354章 可能需要出动一整个部队
    随着门被推开,一个身影迅速的闪了进来,同时有些警惕的说道:“彤彤,这门上的防盗链怎么坏了?!”

    张奕鸿!

    林羽面色一变,没想到他会恰好赶来,急忙伸手要去拿盒子中的纯钧剑,但彤彤一把将剑抓起,立马扔向了张奕鸿,同时惊声道:“奕鸿,接住!”

    张奕鸿抬头一看,下意识扬手就要去接剑,林羽眉头一蹙,急忙将手中的手枪甩了出去,“砰呤”一声,手枪精准的砸到剑身上,剑身一偏,瞬间飞向了卧室。

    张奕鸿此时他已经看清了林羽的面容,面色骤然间变得惨白,惊声道:“何家荣?!”

    林羽此时也正抬头望着他,两人四目相对,瞳孔俱都一张,二话没说,瞬间齐齐一个箭步迈出去,冲向了卧室。

    虽然张奕鸿离着门近,但是在他冲到卧室门口的刹那,林羽也已经冲了过来,两个人身子差点撞在了一块儿。

    张奕鸿面色一狞,怒喝一声,扬拳往林羽脸上砸去,但是他手刚抬起,突然感觉林羽手指在他肋部一戳,他脚下瞬间一软,身子陡然间变的软绵绵的,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捂着肋下疼的满头大汗,气都喘不上来了,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光了一般,站也站不起来。

    “不好意思,张队长,这把剑,我就笑纳了!”

    林羽从容的走进卧室,将地上寒光闪闪的宝剑捡了起来,悠悠道,“不对,应该说是我就讨回去了。”

    只见剑身经过刚才那一摔,仍旧明亮无比,锋芒毕露,没有丝毫的残缺甚至是划痕。

    “好剑,当真是好剑啊!”

    林羽猛然将剑一挥,呛然嗡响,宛如龙吟虎啸。

    “何家荣,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这剑拿走,我张家定与你势不两立!”

    张奕鸿知道以自己的名头难以压的过林羽,所以便把张家的名头搬了出来。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林羽是连何家都不放在眼里的人,又怎么会在乎他们区区一个张家。

    “你们张家不是早就与我势不两立了吗?”林羽淡淡的说道,“再说,我头一次看到一个无耻的小偷敢这么嚣张的!不属于你的东西,你本就不该拿!”

    “放屁!这剑是我的,是我的!你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拥有它!它生来就是我的!”

    张奕鸿赤红着眼,近乎有些癫狂的吼道。

    对于他而言,这把剑就是他的心头肉,自从偷回来之后,他每日都要来这个情人这里睡觉,就是为了能看看这把剑,而且每次都要爱不释手的把玩上数个小时,所以林羽现在把剑抢走,无疑是在拿刀生剜他身上的肉。

    不过林羽就是喜欢看他这种气急败坏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因为当初他把剑从自己手里偷走的时候,自己也有过这种心理。

    “你的?你真是大言不惭!你叫它一声,它答应吗?!”林羽不紧不慢道。

    “何家荣,你等死吧,我迟早会用这把剑亲手杀了你!”张奕鸿咬着牙愤恨道。

    “好,我等着那一天,不过现在我就先把它拿走了,冒失之处,还望张大少见谅!”林羽得意的笑了笑,见彤彤已经打电话报警了,知道自己不能再多待下去了,所以直接闪身走了出去,这次他没有坐电梯,而是走的楼梯,眨眼便到了楼下,翻出墙后迅速消失在了夜幕中。

    “奕鸿,你没事吧?”

    彤彤见林羽走了,赶紧俯身去扶张奕鸿,关切道:“你别着急,我已经报警了,到时候让警察去他们家抓他,剑自然还会回到你手里的!”

    “回个屁!”

    张奕鸿感觉现在稍微好受了一些,缓缓的撑着地站了起来,沉声道:“这件事不能让警察知道,给他们说不用他们来了,这把剑一旦被发现,会被没收的!”

    他对这把剑爱之如命,自然知道越少的人知道这把剑的存在,这把剑就越安全,所以就如同当初他从林羽手中偷走这把剑那般,他这次也只能闷头吃一个哑巴亏,只能日后再想办法把剑偷回来。

    林羽将剑拿走之后,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回生堂,将剑交给厉振生保管。

    厉振生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在回生堂,所以能一直与这把剑为伴,而且以他的能力,想从他手里偷走这把剑,似乎不太容易。

    把剑拿回来之后,林羽心里这次终于踏实了许多,这下要是再碰上那个会玄术的杀人犯也会十拿九稳了。

    林羽回到家之后江颜还没睡,正跟叶清眉两个人窝在沙发上敷着面膜看着肥皂剧。

    “家荣,快来,快来!”

    江颜看到林羽后赶紧把他叫到自己身边坐下,伸手搂住他的胳膊,毫不避讳的将胸前的饱满印在他身上,兴奋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爸妈今年过年要来我们这边了!”

    “是吗?他们同意过来了?”林羽也不由有些兴奋。

    “嗯,还有干妈和佳佳,都会一起过来,我跟他们都说好了。”江颜笑道,“他们说想过来看看我们在这里过的怎么样。”

    “那我们这里这么小,住不下啊。”林羽犹豫着说道,看来得抓紧把买房子的事落实了。

    “没事,我们先给他们租一个地方住吧,反正他们也在这待不了几天,楼下正好有人出租!”江颜急忙说道。

    “那也行。”林羽点点头,想起马上就要见到自己的母亲了,心头说不的温暖。

    自己现在在京城也算立住了脚跟,也时候让他们过来看看了。

    此时京城人民医院的特殊病房部,一个身着黑色西装,手拎公文包的倭国人急匆匆的走了到了楼道尽头的那间VIP病房,轻轻地敲了敲门,沉声道,“手冢,是我,西村!”

    “请进!”

    里面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

    西村将门推开,随后回身看了眼身后,见没有人注意到这边,这才急忙闪身进去,把门锁上。

    “西村先生,您来了!”

    床上的手冢两条腿打着厚厚的石膏,全部都被掉了起来,有些歉意的冲西村说道:“对不起,我没法起来给您行礼了,这次是我给旭日帝国丢人了!”

    说完手冢发出一阵长长的叹息声,满脸的颓然。

    “这么严重?”

    西村望了眼他吊着的两条腿,低声道:“多少人去武馆闹的事?”

    显然他对具体情况还不太了解。

    “一……一个……”

    手冢低着头,吞吞吐吐的说道。

    “一个?!”

    西村面色陡然一变,不由张了张嘴,再次确认道:“一个人,伤了你们二十多个?!”

    “不错……”

    手冢低着头,满脸苦色。

    “原来传说中的华夏高手竟然真的存在!”

    西村心头说不出的震惊,随后眉头骤然间蹙紧,轻声道:“这下我们的计划实施起来恐怕要难的多了……”

    “是啊,这个人很麻烦,我们有必要先将他除掉,否则他一旦插手我们的事情,会很麻烦!”手冢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不过随后他面色微微变了一变,想起林羽惊人的身手,有些担忧的说道:“要对付他,可能需要出动我们旭日帝国的顶级剑道高手,而且至少要十名以上,一起合围,才有可能打赢他……不,这样还是不太保险,要我说,应该出动一整个部队……”

    “八嘎!”

    西村立马怒骂一声打断了他,显然被他这话激怒了,冷声道:“在你眼里,我们旭日帝国的剑道高手就那么的弱吗?据我所知,武内大师和鹤岗大师一个人独挑你们二十多个人,也同样不在话下吧?!”

    手冢面色凝重,迟疑道:“是,武内大师和鹤岗大师确实剑术已经达到巅峰,但是……”

    “没有但是,我们旭日帝国的武士绝不会输给愚蠢的支那人!你看看你这副窝囊的样子,被那小子教训了一顿,胆子都吓破了?!”

    西村怒声打断了他。

    “嘿!我们旭日帝国永不会败!”

    手冢一点头,立马附和道,但是心里却苦不堪言,要是西村亲眼见识过林羽的身手,他就不会这么说了,因为林羽的身手根本不能用打倒多少人来衡量,林羽打他们的时候,就跟打孩子死的,在他感觉,就是再多少二十多个人,也无济于事。

    不过慑于西村的威严,他再没敢多说什么。

    “你好好养伤吧,等你双脚好的差不多之后,就回国吧!”西村冷冷道。

    “回国?!”手冢面色一变,顿时急了,“西村先生,请您原谅我这一次的过失吧,我跟你保证,我会克服一切困难完成帝国交给我的任务!”

    “完成?你怎么完成?!坐着轮椅吗?!”

    西村瞥了眼他的双腿,冷冷的说道。

    手冢面色一黯,一时间有些无言以对。

    西村脸色缓和了一下,轻声说道:“行了,到时候我们的计划成功,绝对会算你一份功劳的,你放心,我答应你,一定会把打伤你的那个支那猪的脑袋削下来寄给你!”

    “多谢西村先生!”手冢一点头,感激道,被西村这么一吹,他自己似乎都有些相信了。

    天气越来越冷,而新年的步伐也慢慢临近。

    这天林羽正在回生堂坐诊,郝宁远的车突然停在了回生堂门口,随后郝宁远手中拿着一叠文件下了车。

    “部长,我来拿吧!”

    小范秘书跟着下来后急忙去接他手里的文件。

    “不用不用,事关重大,我要亲自告诉小何!”

    郝宁远摆摆手拒绝了她,快步往回生堂里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