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443章 这就足够了
    何自钦闻言也面色一变,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往车里一照,发现车里除了周涛之外再没有第二个人,车中的驾驶座上满是鲜血,不过血还没有凝结,说明周涛死的时间并不是特别长。

    “给我出去追!看看附近有没有可疑的人!”何自钦立马满腔怒火的吼了一声,后面车上的几个特工立马钻进车里,开车追了出去。

    而此时林羽已经俯身跑到了周涛的跟前,伸手在他手腕上摸了摸,看到他脖子十几公分的刀口后,缓缓站起身,叹了口气,说道:“已经没救了,死亡时间在十分钟到二十分钟之间,说明我们出发的时候,对方就已经得到了消息,先我们一步赶过来杀人灭口……”

    “妈的!”何自钦猛地一跺脚,接着回身一把撕住了方正的领子,怒声道,“说,是不是你偷偷告的密!否则他们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来找周涛!”

    “何大爷,我冤枉啊!”方正脸色惨白道,“我刚才一直坐在您身旁,有什么举动,您会不知道吗?”

    “肯定不是他!”林羽摇了摇头,刚才他和何自钦一左一右的坐在方正身边,他根本连发短信的机会都没有。

    而且林羽现在也能断定,这件事跟方正没有丝毫的关系,他挨的那几下打,确实有些冤……

    “那就是医院里有这个幕后主谋的眼线了!”何自钦也顿时冷静了下来,冷哼了一声说道。

    他们出来的事情只有医院在场的那帮医生和护士知道,所以不难判断出这些人里面有对方的眼线。

    “我把他们抓回去一个个的问,不信问不出什么!”何自钦怒声道,接着就要打电话给总部,派人去抓人。

    “何首长,您知道,这么做是在做无用功!”林羽突然打断了他,说道,“那么多人,根本查不清楚的,所以您不用麻烦了,我倒是可以给你一个确切的调查方向!”

    “哦?你知道此事是谁干的?!”何自钦眉头一皱,有些戒备的打量了林羽一眼。

    “不错,不过我也只是怀疑,其实我以前也中过一种无色无味的毒,应该跟何二爷中的毒相似,这种毒配制起来十分的麻烦,如果不是精通中医,而且医术十分高明的人,根本配制不出来!”

    林羽面色凝重的说道。

    何自钦立马眼前一亮,急忙道:“那你说的这人是谁?!”

    “刚才方部长不是说过了吗,周涛以前是千植堂的学徒!”林羽皱着眉头,有些迟疑的说道,“虽然这不足以说明就是万家捣的鬼,但是起码是一个侦查的方向!”

    “万家?”何自钦不由一怔,显然这极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本来以为动手脚的人是跟二弟有仇的人,没想到竟然是与自己家没有任何利益冲突的万家!

    “我想起来了!”

    这时一旁的方正突然间神色一变,好似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急切道:“前两天中午周涛说是他师父叫他吃饭,回来后便愁眉不展,整个人浑浑噩噩的,好像生病了似得,注意力也不集中,我叫他挑拣药材他还挑错了,我还骂了他一顿,所以我对这件事记忆深刻!”

    “他的这个师父就是万士龄?!”何自钦怒声问道。

    “对,是万士龄,以前他老拿这事跟我们吹牛!”方正用力的点点头,肯定道。

    “好你个万家!”何自钦冷笑一声,接着疑惑道,“不过万家是经商世家,跟我们家没有任何的冲突,他为什么会这么做呢?!”

    “为了陷害我!”

    林羽沉声的说道,“我跟他们家之间有很大的仇恨,万士勋儿子的死,被他算在了我的头上!”

    何自钦瞥了林羽一眼,并没有多问,其实万家跟林羽恩怨,他也多少听说过,只不过一开始并没有往这上面想,随后他点点头道,“那这就说的通了!”

    “可是我们没有任何的证据!”林羽叹了口气,瞥了眼地上死去的周涛,有些无奈的说道。

    “没有证据,可以查!”何自钦转头冲方正说道,“周涛的电话告诉我!”

    等方正把周涛的电话说出来后,何自钦便给总部打了个电话,让人查了查这个电话号码。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号码最近除了跟家人和领导通过话之后,并没有跟任何的其他人联系,可见周涛要么用公共电话跟指使他的人联系,要么就还有另外一张不为人知的电话卡。

    而且他和他家人的银行卡并没有任何的转账记录,只有他的父母前两天在老家买了一栋别墅,不过交易记录没有任何的问题。

    但是这栋别墅的开放商,却是隶属于万世集团旗下。

    “万家这两个老狐狸,还真是行事谨慎呢!”何自钦望着手机上的信息,冷声说道。

    林羽忍不住过来看了一眼,接着皱着眉头说道:“光凭买房这一点,证据有些不足吧?”

    “这不能算作证据,但是结合所有的事情,我能够确定,万家就是这件事情的主谋,这,就够了!”何自钦沉着脸,眼神森寒可怖,声音无比的冰冷。

    随后他吩咐手下人留在现场等警察,接着自己拿着钥匙上了车,同时冲林羽、步承和方正说道:“我还有事,你们自己回去吧,我就不送你们了!”

    林羽望着何自钦的车渐渐远去,心中却是疑惑不解,他能看出来何自钦十分的生气,但是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何自钦似乎也拿万士勋和万士龄没辙吧?

    何自钦在上车之后,直接朝着万士勋的住处赶了过去,同时给自己的手下打了个电话,声音无比冰冷道:“马上派两个分队的人带齐装备包围万世集团法人万士勋所在的别墅,马上!”

    “是,长官!”电话那头的人声音凌厉的回复道,心头确实无比惊讶,他们局出任务从来都是三五个人一起,出动一个十人分队的情况几乎从来没有过,但是此时他们队长竟然让他们直接出动两个分队!可见此次情况有多么严重!

    挂了电话,何自钦便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赶到了万士勋的住处。

    万士勋的住处准确的说是一栋庄园,整个别墅占地很大,带有花园和游泳池,光是大门到洋房之间的距离,就有数十米远。

    何自钦刚下车,便有两个身着黑衣的保镖迎了上来,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给我滚开!”

    何自钦淡淡的瞥了他们两个人一眼,冷声道。

    “你说什么?!赶紧离开,你要再不走,我们对你不客气了!”两个保镖眉头一皱,作势要动手。

    “来,我看看你们今天敢不敢动我一手指头!”

    何自钦冷哼一声,接着掏出怀里的证件亮给了前面的两个保镖。

    两个保镖虽然不认识国安局的证件,但是看到上面的国徽后,也知道何自钦来头不凡,面色一变,不敢过多造次,立马用对讲机冲自己的头头喊道,“滨哥,外面来了一个身份不寻常的人,麻烦你过来看一下!”

    “好,稍等!”

    阿滨此时正在卫生间里清洗手上的血迹,等把衣服全都整理好之后,这才转身往外面走去。

    在他快走到庄园大门口的时候,便看清了何自钦的面容,他心头猛地一颤,满脸惊讶,不明白何自钦怎么会追查到这里来?!

    他刚才办完事之后可是注意过的,后面绝对没有尾巴!

    不过他极力的稳住情绪,装出一副淡然的样子,快步的走到了大门口,笑道:“何首长,不只是您大驾光临,手下不懂事,得罪了您,还请见谅!快请!”

    “你认识我?!”何自钦瞥了他一眼,突然间眼光一滞,发现阿滨的白色衬衫领口竟然有一个芝麻大小的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