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559章 神秘医师
    林羽心头猛地一沉,脸上的笑容陡然间凝固,面色一变,急声道:“你说什么?!”

    赵忠吉被林羽的神色吓得一愣,有些支吾道:“我说这个韩冰可能也是伤员之一啊,不过也只是可能,我也不确定,说不定是我弄混了!”

    “走,赵院长,我们快去!”

    林羽催促着赵忠吉赶紧往住院楼里走,他心里暗自期望赵忠吉是真的弄混了,因为他不希望韩冰出事,在整个军清处里面,他最有感情的就是韩冰了。

    赵忠吉也看出林羽十分的在乎这个韩上校,面色一正,急忙跑过去,给林羽引路,“这,这!”

    林羽在他的带领下进了其中一栋住院楼,刚进大厅,便看到几个身着军装的男子正站在大厅里围在一起讨论着什么。

    林羽见这些人长得面生,也不敢确定他们是不是军情处的人,所以也没跟他们打招呼。

    “几位战友,袁副处长在哪里?”

    赵忠吉急忙冲他们说道,“我请来了我们院里中医部的主管何副院长,兼华夏中医协会的会长,给我们处里的战友看伤!”

    “不必了,老赵!”

    他话刚说完,就见从旁边的休息室里走出来一个气势威严的中年男子,同样身着一身挺拔的军装,眉宇间带着一股英气,正是军情处的二号首长,袁赫!

    林羽看到他之后显然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堂堂的二号首长竟然会亲自在这里陪护!

    莫非是觉得这件事情主要责任在他,心里有愧?!

    袁赫背着手缓缓从屋里走出来,一双凌厉的眼睛在赵忠吉和林羽脸上一扫,似乎认出了林羽,整个人不由微微一怔,显的极为意外,接着他蹙眉问道,“你是说,这个何家荣是你们这里的副院长?!”

    “不错,不错!”

    赵忠吉连连点头,笑道,“何先生刚才果然没有骗我,看来他确实是军情处的人啊,袁副处长,这么说来你们也算是老相识了,我就不用特地给您介绍了!”

    “老相识倒是算不上,倒是见过几面!”

    袁赫冷哼一声,上下打量林羽一眼,语气有些刻薄的说道,“何家荣,你造化倒是不浅嘛,刚出了军情处,这又进了军区总院,有两下子!”

    其实他早就听说林羽的中医医术不凡,但是万万没想到林羽竟然会爬到军区总院这种西医医院副院长的位子!

    赵忠吉见袁赫话中有刺儿,不由一怔,似乎看出来袁赫跟林羽有过过节,急忙笑着劝道:“袁处长,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给令侄看病才是要紧,说句自夸的话,整个军区总院,何先生的医术可以说是登峰造极,无人能出其右……”

    “是吗?!”

    没等赵忠吉说完,袁赫就冷冷的打断了他,瞥了他一眼,不冷不热的说道,“老赵,你们军区总院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吗,一个毛头小子,竟然成为你们医院的头牌?!据我所知,在他院长手下治理的时候,军区总院的招牌可是硬着呢,怎么到了你和老季的手里,便走了下坡路了呢?!”

    他这番话颇有种高高在上的意味,不只讥讽了林羽,同时也讽刺了赵忠吉和军区总院,显然军区总院聘请林羽为副院长的事情让他心头极为不爽。

    赵忠吉被他说的一脸汗颜,满脸通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贵为军区总院的副院长,享受少将待遇,但是赵忠吉这个军衔归根结底是个虚职,而人家袁赫则是军情处副处,是中将军衔,而且是华夏军区里面权力最大的高级领导之一,所以虽然袁赫说话难听,所以赵忠吉也只有老老实实的听着。

    林羽听到袁赫这番话,心头说不出的厌恶,当初袁赫向着那帮倭国人,把他赶出军情处的时候,也是这么一副嘴脸!

    “袁处长,军区总院有没有走下坡路,不是您一张嘴说了算吧?!”

    林羽瞥了袁赫一眼,冷哼一声,话语针锋相对。

    “小子,你跟谁说话呢?!”

    袁赫身旁的几个士兵闻言怒声呵斥一声,朝着林羽围了上来作势要动手,毕竟在部队里,当着士兵的面儿,羞辱他们的长官,可是大忌!

    “袁处长,息怒息怒,年轻人,性子直,说话快,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赵忠吉赶紧迎上来,笑呵呵的拦住了这几个士兵,冲袁赫笑道,“咱现在应该是伤员要紧,伤员要紧!”

    “行了,怎么说何家荣也是我们以前的同事,这次就算了!”

    袁赫淡淡的冲自己几个手下说了一声,接着冲赵忠吉摆摆手,说道,“老赵,你带着他回去吧,我已经约人来给我侄子和同事治伤了!”

    他说话的时候十分的自信,似乎认定了他找来的这个人能帮自己的侄子和手下把伤治好。

    赵忠吉闻言面色一变,显然有些意外,还是忍不住说道:“袁处长,你看这人都来了,要不就让何先生帮忙看看吧!”

    林羽也没有说话,毕竟他对军情处的人所受的“奇怪外伤”也十分好奇。

    “不必了,请回吧!”

    袁赫还不留情的拒绝了赵忠吉,接着转身回了休息室。

    赵忠吉刚要说话,林羽突然一把拉住了他,冲他摇了摇头,凝声道:“赵院长,不必了,我何家荣治病救人是本职,但是医术还没廉价到求着给人治病的地步,我们回去吧!”

    虽然他很想看看韩冰的情况,但是韩冰毕竟是军情处的人,既然军情处的长官不允许,他也无能为力。

    说着他转过头快步往外走去,心头感觉窝火不已,他生气倒不是因为袁赫对他的态度,而是因为这个袁赫独断专行,一个不完善的决定,造成了这么多人受伤,而且还没有丝毫后悔的意味,似乎这是天经地义的,有这样的高层,难怪军情处难以振兴!

    “何先生,这,真对不起啊,让你白跑了一趟!”

    出了住院楼,赵忠吉有些愧疚的冲林羽说道。

    “没事。”

    林羽摇了摇头,冲赵忠吉疑惑的问道,“赵院长,你刚才跟袁赫说话的时候,提到了他侄子是吧?他侄子也受伤了,跟军情处的人受的一样的伤?!”

    刚才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就好奇,只不过在里面的时候没找到机会问。

    “怎么,何先生,您不知道吗?”

    赵忠吉也不由有些疑惑,冲林羽说道,“袁处长侄子,也是军情处的啊,据说还是什么中队长呢,执行这次的任务的时候他也一起去了,所以也受伤了,而且啊……伤的还不轻呢!”

    林羽闻言这次恍然大悟,他就是说嘛,这袁赫身为堂堂的二号首长,怎么可能大晚上的留在这里陪护呢,原来他真正担心的是他那个侄子啊!

    “今下午的时候他还没跟说找人医治了呢,这大晚上的从哪儿找的人?!”

    赵忠吉皱着眉头疑惑的问道,“我们军区总院代表了华夏最顶尖的西医技术,您代表了华夏最顶尖的中医技术,他还能找谁呢?!”

    赵忠吉这么一问,林羽也不由好奇了起来,不过旋即摇头笑笑,说道:“管他是谁呢,反正不关我们的事了!”

    他们俩话音刚落,突然听到后面传来一声疾呼,“何少校!是何少校吗?!”

    林羽闻言回身望去,便看到四五个身影朝着这边快步的跑了过来,等到了跟前,林羽这才看清,正是韩冰手下的谭锴等人!

    “谭锴?!”

    林羽面色一喜,同样作为韩冰的手下,林羽跟他们没少打交道,这些人也是军情处里对他最好的,所以看到这些人林羽心头也不由有些激动,感觉分外的亲切。

    “何少校,真的是你,太好了!”

    谭锴等人看到林羽之后似乎兴奋不已。

    林羽听到他们对自己的称呼,淡然一笑,说道,“谭锴,我现在已经不是军情处的人了,你们不要再这么称呼我了!”

    谭锴等人脸色一黯,互相看了一眼,他们对林羽离开军情处的事情也同样耿耿于怀。

    “何……何先生,虽然你已经不是军情处的人了,但是你可得救救韩上校啊!”

    谭锴声音急切的恳求道,“她这次伤的很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