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最佳赘婿 > 正文 第668章 物以类聚
    李千珝是个商人,一切选择和行为都是利益先行,但是他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他知道,要是没有林羽,他别说当商人了,就是人都做不了!

    与其做一个毫无知觉的植物人,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

    而且作为一个商人的敏锐意识,让他感觉把宝压在林羽身上才是最明智的选择,如果没有林羽。何来现在的京城商界李家一家独大,又何来这李氏生物工程项目?!

    更主要的是,林羽身后绑着的可是米国医疗协会这棵大树,所以不管于情于理,李千珝都会选择林羽!

    李千珝这番话发自肺腑的话,倒也让林羽颇为动容,什么叫兄弟,这就叫兄弟,在大是大非面前,会选择不顾一切的站在自己面前!

    "好。李大哥,你放心,我何家荣一定竭尽所能的帮你!"

    林羽也挺了挺胸膛,颇有些感动的说道。

    "好兄弟!"

    李千珝伸出手,跟林羽的手紧紧的抓在了一起。

    李千影见林羽和李千珝"冰释前嫌",这才松了口气,起码在她心里这算得上是冰释前嫌。

    "对了,那什么,家荣,据我所知。玄医门被我们拒绝之后就找上了云玺集团,楚云玺那边好像已经答应跟他们合作了!"

    李千珝想起玄医门跟楚云玺勾结在一起的事,赶紧跟林羽提醒了一句,语气中有些担忧。

    李千珝听到这话也面色一变,急忙冲林羽说道。"是啊,家荣,我们跟云玺集团虽然是这个生物工程项目的合作伙伴,但是我们也管不了他们,他们要跟玄医门合作,我们也无权干涉,这样一来,玄医门还是跟我们的生物工程项目挂上了勾儿,所以,我们要提前做好应对准备啊!"

    林羽闻言眉头微微一蹙,冷声道,"这个玄医门还真是个狗皮膏药啊,怎么甩都甩不掉!"

    "可不是嘛!"

    李千珝跟着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玄医门跟楚云玺勾结在一起,结果事情还是发生了。

    "李大哥,你跟楚云玺说过这玄医门医德沦丧,净做些败德辱行之事吗?!"

    林羽沉声问道。

    "这个我跟楚云玺说过了,可是他不听,还说……说……说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别装什么圣人!"

    李千珝有些难为情的冲林羽结结巴巴的说道,随后面色一凛,瞪着眼睛怒声道,"家荣,听到他这么说你,当时我就给他骂了。真的!"

    林羽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道,"当真是物以类聚!行了,既然他们非要合作,我们也没办法,但是不能被这一颗老鼠屎,坏了这一锅汤!我们必须得跟这个云玺集团划分开了!"

    他本来以为这楚云玺还能有些良知,不会跟这种卑鄙无耻的组织合作,没想到在楚云玺眼里。利益大过一切!

    "家荣,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我们怎么跟他们分开啊?!"

    李千珝疑惑的问道,他们两家共同经营这个项目,怎么划分开啊?

    "很简单,一国还有两制呢!"

    林羽淡淡的说道,"我们这个生物工程也采取这样的策略,分李氏集团区域和楚氏集团区域,这样我们做我们的,他们做他们的,明面上虽然还是大家合伙做事,但是实际上互不干涉,出了事也是各自负责!"

    "家荣,这种方法其实楚云玺先前也跟我提过了啊,但是我没答应,我们是大股东啊,我们对整个生物工程项目具有绝对的主导权,这么把他们分出去之后,他们可就不受我们控制了啊!"

    李千珝沉着脸面色担忧的说道,要是这么弄的话,他们这个主导权将要被弱化许多啊。

    "没事。事已至此,我们只能吃点亏,这也是从长远发展来看,为了李氏集团的名誉和生物工程的前景着想!"

    林羽低声说道,他也知道现在来看是让楚云玺捡了一个大便宜。但是等云玺集团的名声被名医门搞乱之后,有楚云玺哭的时候。

    "行,听你的!"

    李千珝见林羽都这么说了,咬了咬牙答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林羽便忙着让李千珝和窦老帮他一起收集修炼至刚纯体所需要的珍贵药材,同时也不间断的修炼着至刚纯体。虽然进度缓慢,但是好在能感觉出来在进步。

    韩冰出院之后和谭锴一起过来了一趟,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韩冰的精神状态已经好了许多,恢复了以前那种英姿飒爽的样子!

    "何少校,你不在军情处的这些日子,我感觉整个军情处的层次都下降了一个档次啊!"

    韩冰望着林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浓重的惋惜,"这或许是这么多年来,军情处做的最错误的决定了吧!"

    "韩上校,我现在可不是少校了,您还是称呼我何医生或者家荣吧!"

    林羽笑了笑说道,想起军情处一号密仓的那些奇书典籍,他心里也说不出的心塞,要是自己还在军情处的话。还有机会借阅借阅这些书,但是现在被军情处除名之后,他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尤其是二号密仓和三号密仓里藏得什么东西他见都没见过,巨大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让他心头感觉更是抓耳挠腮般的难受和焦躁。

    "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何少校!"

    韩冰冲林羽笑着灿烂的一笑说道,眼中光亮闪动,似乎感慨万千。

    林羽浅浅一笑,轻轻叹了口气,接着询问道,"对了,我前段时间给胡处长提供过一份情报,不知道他告没告诉过你!"

    林羽指的是上次告诉胡海帆凌霄所在的地址,让胡海帆派人监视凌霄的事情。

    他知道,作为胡海帆的嫡系和心腹,胡海帆多半会将这项任务告诉给韩冰。

    "说过了,现在就是我在负责!"

    韩冰面色一正,如实说道,"这个小子精明着呢,我们观察了他这么久。他都没有太大的异样,每天都是饭点出去吃饭,吃完饭回住处,而且住了这么久,也没有丝毫换住所的意思,难道他就不害怕自己的位置会暴露吗?!"

    "哦?这么多天,他都没有什么异动吗?也没见过什么奇怪的人,或者有什么奇怪的人去找他?!"

    林羽闻言也顿时面色一变,这距离上次他给胡海帆提供情报,都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这么长时间凌霄都没有接触过其他人吗,怪不得军情处监视他这么久了,都没有丝毫的反馈呢!

    "没有,据盯梢的人说没有!"

    韩冰摇了摇头,低声道。"我有种感觉,感觉这小子似乎知道我们在监视他,或者……他希望我们监视他!"

    "希望你们监视他?!"

    林羽面色微微一怔,有些疑惑的问道,"让你们监视他做什么?!"

    "我猜测可能是想分散我们的注意力!"

    韩冰沉声说道,"我们这一个多月,都把希望寄托在了他身上,主要的人力和注意力也都放在了他身上,想要通过他揪出他的师父,所以都没怎么派人去搜寻他师父,这也就极大的减少了他师父的压力,让他师父可以趁机修炼玄术功法或者让他师父得以逃脱,这些都有可能!"

    作为军情处的要员,所有存在的这一切可能性韩冰都要想到。

    林羽面色微微一变,点了点头。觉得韩冰说的确实有一定的可能,这个凌霄,既不跑也不逃的在这个地方"踏踏实实"住了这么久,确实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所以从上个星期之后,我就减少了跟踪他的人员。而且派去的都是精锐人员,避免因引起他的注意!"

    韩冰眉头一蹙,低声道,"所以这几日,他有一些异动,似乎是去接触了一些什么人!"

    "哦?!"

    听到这话林羽脸上的担忧顿时一扫而空,急忙问道,"他接触的是什么人,是不是离火道人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