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九星毒奶 > 正文 878 耀武扬威
    为赤雪之片盟主加更。

    ...

    “哈!”海日古尚未爬起来,却是直接弹射起步!

    只听得海日古一声嘶吼,那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兴奋与期待,健壮有力的双腿猛地跃起,一匹漆黑的烈焰战马再次出现,海日古也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之上。

    嗖!嗖!嗖!

    海日古搭弓射箭,黑羽箭再次速射而出。

    一连串的箭矢之后,却看到他猛地高举左手。

    “嘶~”

    “唏律律......”

    一连串的马鸣声响,气冲云霄。

    “这,这......”钱百万瞪大了双眼,急忙站起身子,目光从桌上的显示屏移开,看向了下方的绿茵场。

    却是看到海日古骑马飞奔,而在他的左右两侧,一匹又一匹漆黑的烈焰战马凭空出现,数量最终定格在了十八匹。

    但也就是这十八匹烈焰战马,却是跑出了万马奔腾的画面!

    灼热的火焰花朵,伴随着稀碎的马蹄声一路弥漫,奔驰的战马横冲直撞,杀向了那站在中圈处的执戟青年。

    江晓手中方天画戟连连挥舞,一连点破了数支黑羽箭,层层迷雾被那“井”字形长戟挥散开来,面前,却是一副摄人心魂的画面。

    而此时,电视画面中给出的镜头,简直美的无法想象。

    那是一个江晓的背影特写。

    随着江晓面前的黑雾散开,他那孤零零的身影前方,是一群仰天嘶鸣、脚踏烈焰的漆黑马群,正奔腾而来!

    在那阵营最前方的头马之上,手执角弓的海日古依旧在搭弓射箭。

    就是这一个特写,网络直播间的观众们几近疯狂:

    “这他妈就是我的动态壁纸了!”

    “太燃了,这画面也太燃了吧......”

    “我特么激动的身体都在颤抖,你们说,那些古代的将领,在这种时候,脑袋里都在想什么?”

    “皮神!冲呀!”

    而绿茵场上的江晓并未辜负所有人的期待,他手执方天画戟,一戟刺了出去。

    呲!

    呯......

    戟尖上包裹着浓郁的青芒,刺向了头马那宽阔的胸膛,头马一声哀嚎,却是在青芒的击退效果之下,向后飞去,掀翻了后方数匹烈焰战马。

    而头马上的海日古,却是一个起落,骑跨在了另外一匹战马之上,再次搭弓射箭。

    十数匹战马将江晓团团围住,马蹄声碎,那火焰熊熊燃烧,翻腾的火焰气浪,卷向江晓的身体。

    嘶鸣的战马垂下那硕大的马首,如杀红眼的野兽,撕咬向江晓的身躯。

    外围,海日古骑跨着战马,不断地补充着烈焰战马的数量,绕着那包围圈的边缘,搭弓射箭,手中的黑羽箭急速射出。

    自始至终,除了江晓开场时那一发又皮又浪的祝福之外,两人的所有星技,几乎都是战斗型星技,并没有任何的硬控、软控类的干扰星技。

    江晓手执方天画戟,舞的密不透风,一匹批战马哀嚎嘶鸣,被挑飞出去,黑羽箭爆炸出了层层漆黑的迷雾,众人很快便看不清战斗圈内的人影,只能看到一匹匹被掀翻出去的烈焰战马。

    海日古的身体猛地一僵,紧接着,他突然抬起右臂。

    叮!

    钢铁接触的声音!

    冰凉的戟尖刺向了海日古的头颅,却是点在了他那沙包大的拳头之上,发出了钢铁碰撞的声音。

    海日古直接被掀翻了出去,身影直接被崩飞了八米开外,却见他猿臂轻舒,一把捞住了身旁的烈焰战马,高大的身躯却是无比灵活,再次翻身骑跨在战马之上。

    江晓撇了撇嘴,顺势落在了那烈焰战马之上,双腿紧夹马腹。

    “唏律律......”烈焰战马胡乱的左右抡甩着,猛地扬起前蹄,试图将江晓摔下去。

    “嘘~”一声口哨,江晓胯下的烈焰战马立刻乖巧了下来。

    江晓刚要闪烁移开,却是发现情况不对?

    海日古搭弓射箭,大声吼道:“它是你的了!”

    “驾!”江晓右脚一踹马腹,直接改变了战斗套路,你的心意,我领了!

    这烈焰战马太有灵性了,自动躲闪着前方的箭矢,载着江晓向海日古冲杀而去。

    而曾经包围着江晓的战马群,纷纷四散开来,围出了一片烈焰战圈。

    海日古可谓是箭无虚发,而江晓也是真的没有半点多余动作!

    在江晓冲向他的过程中,海日古眼睁睁的看着江晓挑飞了一支支黑羽箭,这......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快速度的箭矢?这是人能反应过来的吗?

    天空中的小雨依旧在淅沥沥的下,尽管浇不灭战马蹄下的火焰花朵,但江晓用实际行动表示:能!

    海日古眼看势头不对,急忙放下弓箭,一把抽出了背后的长矛,霎时间,长矛之上一片金色的光芒:“嘿!”

    江晓那方天画戟之上,一片浓郁的青芒闪烁,锋利的戟尖猛地刺向海日古的头颅,却是被海日古一矛拨开。

    这样的矛戟碰撞,本该无事,但是在长矛尖部的金色能量与青色长戟的光芒闪烁之下,两人本该骑着战马、交错而过的身影,却是硬生生调转了方向,各自横移了出去。

    “嘶......”一声马鸣,海日古胯下的战马被横着推了出去,却是见他的身体猛地一歪,长矛刺进地面,在草地上拖出又深又长的痕迹,尽量控制着烈焰战马的平衡。

    那漆黑的马蹄在草地上划出了数道火焰线条,甚至垒砌了小小的土堆,堪堪停稳。

    江晓骑跨着烈焰战马,同样被横推了出去,江晓一戟刺在地上,横着滑出去战马,那身躯猛地一停。

    在两人的心照不宣之下,这一阶段的战斗,似乎已经不是生死胜负,而是马上马下。

    只见江晓身上,那暗金色的光环亮起,他搭弓射箭,一气呵成,对着海日古接连速射。

    海日古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动作,只见他双腿紧夹马腹,一矛刺向地底!

    呯!

    土坑炸裂,海日古夹着烈焰战马,硬生生的跳出了三米的高度,居高临下的同一时间,以及其怪异的姿势,搭弓射箭。

    叮!叮!叮!

    呯!呯!呯!

    自眷恋光环中急速射出,那带着紫色线条的箭矢,一支支被漆黑的黑羽箭点破,两人之间的直线连线,在最中心点的半空位置,一片片漆黑的迷雾爆炸开来。

    飞在空中的烈马重重落地,火焰气浪四射开来,两匹战马相距十余米之远,竟然绕起了圈圈,这就是传说中的走马灯!?

    而马上的两位弓手,接连搭弓射箭,针尖对麦芒!

    所以......到底谁才是人类战斗技艺精华?

    钱百万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激动的大声说道:“纯粹的技艺!最纯粹的较艺!

    哪怕是包裹着星技外壳,人们感叹的也只可能是双方的技艺!

    我终于知道海日古选手在赛前与江小皮说什么了!”

    叶寻央握紧了拳头,颤声道:“江小皮果真放弃了自己的优势套路,这是他与海日古在赛前的约定吗?

    此时此刻,神奇的星技已经成为了配角,一切都回归了最本质的战斗。”

    钱百万说出了与他名字极为不符的话语:

    “细雨淋漓,马踏烈焰,

    矛与戟,弓与箭!

    握强弓、执矛戟、骋骏马数载,今日,当放荡示人!

    这是另一个层面上的对决!这是两位站在技艺巅峰的武者之争!

    壮怀激烈朝天阙!飞扬跋扈为谁雄!”

    叶寻央轻声叹道:“朝天阙......是啊,两位武者的背后,都有各自的国家、各自的人民,等待着他们胜利的消息!为谁雄,自然是一目了然!”

    观众们没有看到他们预想之中的画面,却是看到了远远超出他们想象范畴的对决:

    “卧槽他大爷的...这是什么啊?这是什么啊啊啊?”

    “他们是在挑战我们对星武者的认知么?”

    “炸了炸了!头皮发麻啊兄弟!这个钱百万不比团队赛那边的主持人于菲比差啊,这个‘朝天阙’!?卧槽!?”

    “宋元之时,如果有星技,那战场是否也是这样的?”

    “别在乎朝代了,直接上人物,这是哲别战奉先!”

    赛场之上,江晓习惯性的一手向箭囊抽去,却是抓了个空。

    没箭了?

    江晓的动作微微一僵,急忙丢开手中弓,一把拎起了夹在腿侧的方天画戟,挑落了一支黑羽箭。

    对面,那走马灯式旋转的烈焰战马上,海日古的动作同样微微一停,尽管他还有箭,也有召唤箭矢的星技,但此时此刻,他却放弃了进攻?

    这就是心照不宣?

    我海日古,就是来领教你的技艺的!

    既然你放弃了你的优势星技,选择满足我的愿望,那么这弓箭,权且算是平手!

    海日古突然搭弓射箭,却是向空中射去。

    三支赤红色的箭矢接连射出,高高的悬挂在空中,而后,海日古随手丢掉了角弓,算是彻底放弃了弓箭,一把拎起了长矛。

    江晓微微挑眉,仰头看向了那三支赤红色的箭矢。

    这个星技,江晓很熟悉,后明明曾不止一次使用过,当年在帝都星武,后明明与赵文龙争第一第二的时候,这个星技一般都会登场,而双方,也会将胜负交给命运。

    轰炸箭矢!而且还是漫天的轰炸箭矢!

    下一刻,三支悬挂在空中的赤红色箭矢,发出了摧残的光芒,箭如雨下!

    一片片的轰炸箭洒了下来,笼罩了整个半场!

    围成火焰圈的十数匹战马,大声的嘶鸣着,在爆炸的箭矢之下,纷纷化作点点星芒,破碎开来,消失的无影无踪。

    “唏律律......”海日古胯下战马嘶鸣,豪气冲天!

    只见他手执长矛,健壮的双腿猛地一夹马腹,烈焰战马疯狂的向江晓奔来,一声怒吼:“战!”

    “唏律律......”伴随着周围爆炸的后杠,江晓胯下战马同样一声嘶鸣。

    江晓右脚一踢马腹,拎起了手中的方天画戟:“求之不得!”

    细密的箭雨之中,爆炸的气浪四溢,火光冲天,泥土与草皮四溅开来。

    漫天箭矢之下,

    一人执戟,一人执矛,伴随着烈焰战马的嘶鸣声,马蹄踏出了朵朵火焰花。

    彪悍的战马横冲直撞,纷纷杀进了中央那尚未散去的黑色迷雾之中,一片矛与戟碰撞纠缠的声音响起。

    一切如之前所说,

    握强弓、执矛戟、骋骏马数载,今日,当放荡示人!

    至于最后谁能凯旋?

    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

    晚上20点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