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九星毒奶 > 正文 1109 没有
    为年少不懂岁月忧伤盟主加更。

    ...

    “贺前辈。”夏山海歉意的笑了笑,看得出来,他们之间应该是认识,想来,在过去雪原上层维度中赶路的漫长时间里,两人应该已经结识。

    “哈!贺老!”江晓的口中学着贺云的发音,笑着迎上前,张开双臂,给了贺云一个大大的拥抱。

    说来惭愧,已经见面整整一天的时间了,这是他第一次与贺云拥抱,也是第一次私下里交谈。

    “嚯~你轻点,你当初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贺云笑着推搡着江晓,道,“我是诱饵,你别把我勒碎了......”

    江晓:???

    贺云侧开身,揽着江晓的肩膀,示意了一下身后的两名老者:“这是我当年的队友,天三陶思臣,天四陶思君!”

    江晓连连点头示意,却不知道该叫什么。

    大爷?爷爷?呃...难受。

    那叫什么?叫陶老?

    可是...有两只陶老......

    “愣着干什么,快叫人!”贺云一巴掌拍在江晓的肩膀上。

    江晓有种奇怪的感觉,像是家大人带着孩子去串门,让孩子叫人似的。

    江晓磕磕巴巴的说道:“两位,呃...陶大爷,好!”

    “好!”

    “好好好!”陶思臣与陶思君连连点头,天四陶思君还开口说着,“小伙子干得不错!是块材料!听说你还是咱们开荒·志愿兵团的人?是不是被小夏带坏了?怎么跑志愿兵团去了?”

    说着,陶思君还面色不善的看了夏山海一眼。

    夏山海面色稍稍尴尬,也没说话。

    天三陶思臣,却是来了个一锤定音,霸气而又霸道,直接开口道:“等这次任务结束之后,我们回归地球,我安排人,给你转正!”

    “对对对!”陶思君点头认同道,“咱们开天队的人都老了,总得有人继承,我看这小子就很好!”

    江晓的嘴角尴尬的抽了抽,这老头,一开口,就是老开荒了......

    硬抢啊?

    这风格,突出了一个霸气、霸道!

    跟当初的贺云一样一样的......

    夏山海小声说道:“陶老,这‘开天’,现在已经是开荒军的团一级番号了。”

    陶思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道:“嗯,倒也是,有点难办。”

    陶思臣却是笑了,道:“难办啥呀?哪个团里面,不得有个同名的番号队当定海神针么?

    你得知道,是先有的开天队,而后才有的开天团。现在那群小子,谁的小队敢用咱们队伍的番号?”

    “不过这江小子现在是个旅长......”

    “他要是能平安回到地球,你确定他还是旅长?”

    俩老头旁若无人的争论起来,贺云拽着江晓,转了个身,不理会陶家两兄弟。这俩人斗了一辈子嘴了,战斗力都强的可怕,但凡开启个话题,那阵就是个没完没了。

    而且,让贺云特别难受的是,他发现,有些人呐,真?是越老嘴越碎......

    就说重逢的第一天晚上喝酒,贺云酒没喝多少,倒是被兄弟俩的“话疗”给灌饱了......

    贺云对江晓说道:“我已经告诉你,我是诱饵了吧?”

    江晓点了点头,向一旁迈了一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贺云,道:“还真是风水轮流转,这回轮到你当传话筒了。”

    这道理,其实想想也能明白,贺云的本体不能上来,因为他的诱饵是铂金品质的,只能召唤一个诱饵。

    保不齐还有第二批、第三批援军,这样的话,地球上的本体贺云可以再次召唤诱饵,护送援军再上异球,只是......铂金诱饵不具备“置换”的能力,无法通过直接召唤,将这个诱饵取消。

    到时候,诱饵贺云怕是要先自杀,才能再次召唤......

    “呵,你小子,知道我的功能就行。”贺云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似乎在昭示着他内心对重逢的喜悦,却是听到他开口道,“你帮了那么多人,这次轮到我帮你了,说,下边,有没有什么想对话的人?”

    闻言,江晓的呼吸微微一滞。

    贺云哈哈大笑,伸手拍了拍江晓的肩膀:“不过你说话可得注意点,你们这群小年轻啊,说的那些话,我听不太习惯,如果听得我牙酸肉疼,我可不给你传话昂!”

    江晓砸了咂嘴,道:“那咋办嘛,恋爱的气息都是酸臭的呀......”

    “呦呵?”贺云眼前一亮,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种找到“孙媳妇儿”的感觉,他顿时来了精神,道,“那行那行!我就忍一忍,你快说,想要跟哪家闺女通话,告诉我电话号码。”

    江晓眨了眨眼睛,似有似无的扫了夏山海一眼。

    夏山海:???

    江晓嘿嘿一笑,吓死你!

    他急忙拽着贺云,向远处走去。

    贺云的感知可不是闹着玩的,搜集周围环境信息的能力极强,戎马一生,岂会看不到江晓的小动作。

    两人一边往远处走,贺云一边笑道:“是夏家的闺女?”

    “不,不是。”江晓急忙摇头,道,“我跟我姐通话,那夏士奇就屁颠屁颠的凑上来了。”

    贺云:“夏士奇?”

    江晓道:“你别管了,你能联系上韩江雪么?尾羽旅·八尾。”

    贺云哼了一声,道:“你知道我在下面享受的是什么待遇?打电话还不是小菜一碟!

    我现在就靠说话活着呢!

    我这星空期的大医疗辅助,本以为能发挥一下余热,上战场帮帮小战友们,结果现在,天天坐办公室里,成了情报头子了......”

    江晓:“......”

    随着江晓报给贺云电话号码,贺云那边沉默了半天,这才开口道:“没人接电话。”

    “奥,可能是在执行任务吧。”江晓心中有些可惜。

    贺云开口道:“尾羽旅的话,我跟栾丫头通话,问问呗。”

    “啊,也行。”江晓愣了一下,随即说道,“那你别说给她打电话是为了找韩江雪,你就说...就说打电话,就是为了找她。”

    “行,小伙子挺会讨领导欢心,以后在开天团当个头头应该没问题。”贺云随口说了一句,听的江晓一阵龇牙咧嘴。

    总这么搞,谁受得了啊?

    要不你给我申请一个守夜和开荒“合资”的团队吧。

    就叫守荒团!

    十几秒钟之后,贺云道:“电话通了,说吧。”

    江晓:“啊?”

    贺云突然压低了嗓音,那本就苍老的声音,极力变得嘶哑起来,似乎是在模仿二尾,道:“说吧。”

    江晓听的这个难受呦。

    他想了想,试探性的问道:“你想我了没?”

    贺云:???

    看着贺云半天不回话,江晓好奇的问道:“你到底传没传话?”

    贺云挠了挠头,圆圆的脸上充满了尴尬:“没,没有,我说不出口啊,我这岁数,咋好意思跟一个丫头这么说话......你换个,换个说法!”

    行吧~

    江晓拽着贺云向远处走去,道:“我家邻居,702室的人,伍华兴,你曾找过他?”

    这一次,贺云的回应很快,道:“嗯,他是你父母的队友,你不自家的时候,我跟他说过一次,说你以后,是我们守夜的人了。”

    江晓:“你知道在家里都发生了什么,他的解释是,自从我上大学之后,他也不怎么回来了。另外,这个名字也是听得我一阵火大。”

    随着贺云的转述,二尾立刻明白了江晓的意思。

    二尾:“你可以信任他,他与你父母是战友,也是至交。”

    江晓想了想,道:“过几天,我就和冯毅长官申请,去大疆执行任务,你说,留下哪片区域比较好。”

    二尾:“与冯毅长官商讨,他会通过贺老,与西北最高指挥官汇报,确定保留异次元空间开启的区域。”

    江晓道:“嗯,行,我的队友们怎么样?他们在旁边么?小江雪状态怎么样?”

    贺云继续重复着二尾的话语:“他们在外出执行任务,放心,他们没事。你找准自己的定位,在异球中,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江晓看着贺云,一脸的难受。

    这老头限制了我的发挥!

    江晓颇为无奈的对贺云说道:“有你在中间传话,我这满肚子骚话说不出来啊,她这丫头就这样,你跟她正经聊天,她就是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太没劲了。”

    江晓口中说着“骚话说不出来”,但实际上,不仅仅是这样,有中间人传话,的确非常不方便,很多具体的事情没法聊。如果是私下里,起码江晓会和二尾说一下关于三尾的事情,帮她求求情。

    未来,是重新召唤她入队,还是像冯毅长官这样“冷处理”,江晓希望能和二尾好好的商讨一番,但在这种情况下......

    贺云突然开口道:“立正!”

    江晓下意识的立正站好。

    贺云:“军姿,半小时。”

    江晓:???

    奶腿的,你把刚才那句话也传过去了?

    贺云笑着说道:“她不想聊了,我挂电话了昂。”

    江晓乖乖的站在原地,突然开口说道:“等等。”

    贺云为我挑眉,一脸的探寻之色。

    江晓:“你托人送上来的勋章,我收到了,谢谢你。”

    江晓:“想来,这是我们队探索龙窟的勋章。挺怀念的和尾羽队一起任务的时光,期待着我们重逢的那天。”

    江晓:“我会尽快清理大疆区域的。”

    江晓:“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言出必行的人。”

    江晓:“没有了,就这样,保重。”

    贺云一句一句的复述着江晓的话语,直至最后,笑着点了点头,示意话语已经送到。

    地球,尾羽旅总部,一个阴暗的房间中。

    二尾挂断了电话,将听筒扔在了座机上。

    她突然抬起手,摸向了自己的马尾,将那暗红色的头绳扯了下来,拿在手中,默默的看着。

    漆黑的房间中,一片寂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动不动的二尾,终于有了一丝动作。

    她低下头,手中拿着暗红色的头绳,双手再次探到脑后,慢慢的束着马尾,口中轻声喃喃着:“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