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第一赘婿 > 正文 第1347章 再遇穆月歌
    祝寿!

    此话一出。

    众人着实摸不着头脑。

    秦立低声问道:“你母亲最近生日吗?”

    云诗雨嘴角微微抽搐:“离开诞辰还很远呢!”

    一众北域仙王皱眉,议论纷纷,不明白北域修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们记错了!”

    云阙宫主高卧云间,无喜无悲。

    叶北辰恍然道:“看来是家父记错了,不过礼物都带过来了,拿回去也太失礼了,就全部送给宫主,作为东域北域友好的象征。”

    “都等着干什么,还不把礼物都搬出来!”

    话语落下!

    十大仙王取出十口箱子。

    箱子非常大,足足有一人高,由千年玄冰铸造。

    还未打开,就感受到一股寒气,箱子一打开,更是五色宝光闪耀,令人目不暇接。

    仔细一瞧,冰裂纹钢,万年寒铁,北极元钢,极光石,暮雪兰花,龙血草,冰心玉……一堆的北域特产,珍贵无比,但更多的是龙角,蛟珠,凤羽,冰蜘丝,雪蚕丝,白虎皮裘等妖兽材料。

    “都是四品以上的材料!”

    “是八品冰心玉,对镇压心魔有奇效。”

    “我看到了一颗蛟龙珠,可能来自于妖王,世间少有的极品材料,能炼制七品器。”

    一群东域的炼器师惊呼连连,眼睛根本挪不开了,恨不得当场夺走宝物,丢入炼器鼎中,祭炼兵刃。

    云阙宫主嘴角勾起一丝玩味,事情有趣起来。

    这时候!

    外头响起一声龙吟。

    傲龙仙王踏空而来,紧急登场。

    “宫主,这是北域的离间之法,万万不可中计!”

    他原本在闭关,准备突破六七屏障,结果听到死对头到来的消息,匆忙破关,以最快速度冲过来。

    “王傲龙,你可别含血喷人,我们只是单纯的表示友好,哪有其他的心思。”叶北辰大度微笑。

    傲龙仙王冷哼一声:“天下谁不知东南同气连枝,开春之后,就要正式缔结盟约,你突然冒出来送上重礼,明显就是来搅局的。”

    “现在不是还没结盟吗?”叶北辰淡淡说道。

    傲龙仙王恨意大起:“看来你存心过来搅事,要不我们再斗上一场,分出高低上下。”

    “我从不和手下败将进行第二战!”叶北辰说道。

    顿时!

    傲龙仙王怒气炸裂:

    “十年之前,中央岛一战,你不过是仗着炎魔仙王的七品屠龙斩,略胜我一招。”

    “这种失败,我无法承认,待到开春之后,我的七品器将会出世。有种你留在东仙宫,半月之后,再与你一战,看看谁才是四域第一天才!”

    “哈哈!”

    叶北辰忽然大笑。

    笑声中,带着浓浓嘲讽之请。

    “如果你以为手握七品器,就能败我,我只能说你实在太天真了!”

    说罢,叶北辰主动绽放气息,冰寒威压横扫全场,令空气温度骤降,地上甚至凝聚薄霜。

    秦立诧异道:“仙王七品!”

    傲龙仙王不可思议了道:“你竟然先我一步,跨过六七屏障,成就仙王七品。”

    叶北辰轻笑道:“我一年前,就跨过了屏障!”

    此话一出!

    一众北域仙王瞠目结舌。

    百岁左右,就成就仙王七品,要不了几十年,就能顺利登顶,达到仙王九品,触碰仙王之上。和他一比,这群几千岁几万岁的仙王,真是活到了狗上面。

    傲龙仙王青筋暴跳,一双铁拳咯咯作响,他心中骄傲至极,自认为是时代主角,结果被叶北辰超越,自尊心遭受挫折,怒火更甚。

    “宫主,礼已至,就此别过!”

    叶北辰离开。

    十大仙王护佑左右。

    他们凝结黑云,横空飞遁,朝着北域进发。

    云阙宫主微微一笑,她并没有拒绝礼物,代表了态度的暧昧。实际上她不愿意成为南域依附,要是能游走南北之间,给东仙宫争取喘息之机,那倒是不错。

    “散场!”

    云阙宫主缥缈而去。

    连城雨则是收拾十大箱的材料。

    一众东域仙王交头接耳,赞叹叶北辰的超绝天资。

    傲龙仙王脸色铁青,冷哼一声,踏空而去,看样子要去闭关冲击跟高境界。

    秦立云诗雨则是回到了祈雨峰。

    小院之中。

    两人对坐,泡茶论道。

    秦立问道:“小雨,你对叶北辰熟悉吗?”

    云诗雨说道:“不是很了解,但我十年前去中央岛观战,见到了叶北辰的强悍,一刀截断江河,招式霸道纯粹,还身负极光,据说他体质与常人不一样,是万年不出的人中龙凤。”

    “看来是特殊体质,天生神异!”秦立恍然大悟,《夫子手札》中记载,四域人口数以亿计,总会诞生几个异类,他们天生与自然亲和,资质超绝。

    忽然!

    远方吼声如雷。

    是高亢龙吟声,响彻八方。

    循声望去,一座山峰之上,蒸腾血气,盘踞不散,居然化作龙形,威风凛凛,欲要上接天地,沟通灵气。

    云诗雨惊讶道:“那里好像是迎客峰,看来傲龙仙王被刺激到了,欲要强行跨过六七屏障!”

    秦立诧异道:“这异象太过惊人,我都怀疑是一条血龙在突破境界,话说《真龙炼体决》修炼到极致,真的能化作飞龙吗?”

    “其实我听说过一个传闻!”

    云诗雨神秘一笑:“罗天上人十几个儿女都无法修炼龙诀,气的他深入妖族腹地,捉了一条仙王级母龙,一番交媾后,诞下半龙血脉,因此只有王傲龙,才能修炼《真龙炼体决》!”

    秦立挤眉弄眼,没想到罗天上人这么重口,为了有合适的继承人,不惜牺牲自己:“既然龙诀如此难以修炼,原版的《化龙经》更加晦涩,罗天上人是如何修炼成功的。”

    “听我母亲说,是罗天上人炼化了真龙的龙珠,所以拥有真灵血脉。”云诗雨解释道。

    秦立不由感叹,真是天大的机缘,着实令人艳羡。

    此时!

    迎客峰上。

    血龙张牙舞爪,越发凝实。

    它的体型膨胀的到三千丈,所有修士走看了过去。

    云诗雨忽然道:“黄金,他能晋升仙王七品吗?”

    秦立摇摇头:“非常困难,毕竟突破最讲究心平气和,他太着急了,不走火入魔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云诗雨坏笑道:“那就我们祝福他,突破失败!”

    话音刚落下。

    砰!

    血龙轰然炸裂。

    血煞之气溃散,混乱不堪。

    “他失败了!”秦立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傲龙仙王半只脚跨过六七屏障,就这么变态,要是完全跨过,他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云诗雨也是幸灾乐祸。

    突然!

    一股香风袭来。

    秦立二人身躯一震。

    因为这味道,非常的熟悉。

    “穆月歌!”

    “穆表子!”

    不远处!

    一道白衣身影飘然而落。

    她容貌绝美,倾国倾城,一颦一笑勾人心魄,仿佛月宫仙子步入凡尘,令人心生好感。

    来人正是许久不见的穆月歌。

    “仙王六品!”

    秦立眼中渗出一缕寒芒。

    几个月前,穆月歌还是仙王五品,如今再见,已经是仙王六品,实力暴涨之快,越发显得她来历不凡。

    穆月歌落地,优雅踱步:“金先生,几月不见,小女子甚是想念!”

    云诗雨恶心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穆表子,你想耍什么手段,还有傲龙仙王截杀黄金,是不是你泄露了那天的事情,导致黄金沦为阶下囚。”

    穆月歌楚楚可怜:“云小姐,你可错怪我了,我一直守口如瓶,而且我一听说金先生受困,就马不停蹄的从中央岛赶过来。”

    “直说吧,你寻我何事?”秦立开门见山道。

    穆月歌微笑道:“当然是为了帮助仙王脱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