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名门俏医妃 > 正文 第160章重振
    “说得好,自强自立,芙儿自打没了娘,杜昭一屁股就跑去外放了,再也不管这孩子,全都是人家杨家给咱养闺女了,人不也是自强自立么,难道说你们还不如个女娃,我赞同芙儿的话。”

    另一位族老听了十分认同这话,率先点头。

    “是,另一句话怕是要得罪人但我还是要说。”

    静芙环顾全场,从容不迫气场强大而沉稳,仪态万方优雅大气。

    “杜家任何人不许打我的名义出去作奸犯科,放高利贷,以前放了的立刻全部赦免,当着大家伙的面把白条子烧了。别人我管不着,咱家必须给我擦干净屁股,清清白白规规矩矩的。

    纵使我再得宠爱,娘家频繁惹祸让王爷没脸,恐怕我和整个杜家都没人能落着好。

    相反若是杜家儿郎争气上进,谨守本分规矩,那么提起来我都有面子,也可以挺起胸膛跟王爷要好处先提携了自家兄弟姐妹们;

    反之……王爷将来还会有侧妃侍妾等等,这些都是亲戚,该帮谁不该帮谁呢,大家伙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说一千道一万,杜家门楣因我大房的事有了污点,这是不可逆转的伤害,如此一来趁此机会我们更该遵守律法,谨慎本分,处处小心在意,重铸杜家门楣的脸面,我纵然是王妃也不过是个女子,考不得科举上不得朝堂。

    芙儿心里是期望杜家儿郎们给我们杜家女争光撑腰杆子,我希望能以杜家女为荣,而不是为耻!

    我言尽于此,还望诸位爷爷叔伯和哥哥姐妹们,三思而后行,替子孙后代想想吧。”

    静芙深深屈膝,环绕一圈给在场各位的长辈们行礼。

    全场鸦雀无声,沉默了许久,一位族老仰起头深吸一口气,“这之前我讨厌昭儿的大房,我觉得他们丢了老三的脸,把老三给我们挣回来的脸面全都丢进茅厕了,我心里这个恨呀。

    可今儿我要说,这才是老三的种,像老三,当年老三这么小就已经取得状元的好成绩了,已经在这里侃侃而谈说起杜家未来的谋划了,你们都没做到。”

    族老和静芙祖父是一辈的,也是同族兄弟。

    他用手指着在场的年轻一辈,例如杜鹏这一辈的,这是儿子辈的,骂他们都是活该受着了。

    “你们要是耳没聋眼没瞎,就给我记住了,出了门谁要是敢打王妃的旗号胡作非为,族规处置!族长你说呢。”

    他面色十分严肃,这也许是杜家重新站起来最好的契机,芙儿说的没错。

    “大家举手表决,家族长远终究要靠儿郎上进争气,而不是女人的裙带关系。

    从今儿开始清查族人各房,谁在外面放高利贷了,我给你们三日时间把屁股擦干净,账给我清了,谁要是逼出人命官司,我亲自送他去衙门领罪,谁也别想跑。”

    “我同意。”

    “我也同意,我们这一房我来查,查完再请族长再查,我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啊。”另一个族老也咬牙发狠,这是重新整顿家族清理祸害的机会。

    族长一脸红光激动的开口,“清查不是为了赶尽杀绝,是为了清理祸患,我们踏着清风直上青云!”

    “谨听族长吩咐。”

    全族老少爷们不管年岁大小,全都站了起来,微微低头领命,这一刻杜家的心齐了。

    族长看了眼静芙,微微挑眉嘴角含笑,这一老一少配合默契,这度把握的刚刚好。

    静芙一扬手,艾叶端了一个红木匣子上前来,打开来取出一些契约交给了她。

    “这里是两间店铺带后院的房契,还有一些宅院的房契,宅院一共有六所,是我这些年给别人制药看病得来的钱,买了这些东西。

    剩下的是一些田地,有薄有厚也有山林地和其他一些果园地不等。我把它们捐献给族学。

    能考中状元的奖励一座三进的宅院,考中进士的奖励一进的宅院,愿意种地的这有田地挑了去打理,十年内要给族中祠田上交供奉供养族中老弱;

    十年后每年给族中少交一半的供奉,剩下的是自己的,再十年后这些田地归自己所有。

    店铺么暂且交给祠堂,赚来的钱用于打点族中老弱,填购祠田,只有祠田便是抄家灭族也不会归公国库的,是唯一能够保证血脉延续下去的路。

    最后么剩下的盈利用于购买笔墨纸砚和书籍等奖励学得好的学子,减轻家贫的学子的负担,供养更多有本事的儿郎。”

    茜儿听到最后红了眼圈,“外头都说你见钱眼开,却没人知道这些年你给族里添了多少的祠田和花销,日久见人心啊,我终于懂了!”

    族中很多人都沉默了,这些年静芙给族里花费的钱真不是一点点,每年都有给钱买祠田,这几年族中情况好了很多,家穷的也能得到照顾,不曾过度贫困艰难。

    族长听后也深吸一口气,这解决了他很大的问题。

    “孩子,苦了你了,有我这把老骨头在,没人敢欺负你了。是杜家对不住你们母女啊。”

    “是啊,我们养了昭儿这个畜生啊。”

    族老无不愤慨的啐了一口,静芙的举动让他们羞愧之极,心里也更加维护认同她,有大局观,知道什么才是根本。

    “我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剩下的就是期盼兄弟们能多多上进,考个好成绩。

    哦,对了,最后一样,有愿意学手艺的可以跟牡丹说一声,先看看有多少人愿意干。

    王爷在江南有些生意,江南那些手工也很出彩,可以送去学手艺,我觉得也算是一个出路吧,毕竟也不是所有人都合适读书做官的,多个出路也好过艰难着。”

    众人无不频频点头,其实一个大族出彩的也就一二个,惊艳或者青史留名的几代就那么一个,例如杜家最出彩的就是静芙的祖父。

    因此杜老太太这一房实际上是嫡出三房,分了家以后也算是旁支了,但地位不减原因就是因为他家老爷子给杜家门楣增光添彩,整个族人都受到好名声的福荫了,地位自然比别的房高。

    “小姐,王爷到门口了。”

    艾叶匆匆进了大厅朗声禀告。

    众人皆惊,立刻起身看向族长。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