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库 >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 正文 第四百五十章 从不会骗我
    时隔许久,李义再次踏上了这无数鲜血翻涌的战场。

    就在预备役少年顺子用冰矛刺出了第一滴血之际,身处于天际之中的他,耳畔就已经响起了那无穷鲜血的强烈呼唤。

    对于李义而言,鲜血就意味着无穷无尽的力量,虽然他在神京城的小院子里,劈了一摞摞也许十年都烧不不完的柴火,扫了一堆又一堆洁白无瑕的雪,但是李义的灵魂,以及体内所蕴含着爆炸性的力量,皆是刺目的猩红色。

    他是血魔,嗜血狂魔!

    在数十万人,以及大夏之主目光的注视之下,李义提起手中的大剑,直指前方,随后左脚轻轻上前一步,身躯舒展,从左往右,发力一剑斩出。

    血魔斩出的自然是剧烈翻滚的血浪!

    狂涌的血浪滚滚而出,向着前方狂暴席卷,并且带着来自剥皮双子的狞笑以及怒吼,笔直地冲向狂袭而来的巨大蛮兽化荒民,属于嗜血狂魔的血之花,再次绽放于世间!

    血魔李义天辉大袍之下的身躯,爆炸性的肌肉一块块向外凸起,并且一枚枚猩红色的符文在下一瞬间布满全身,不断闪烁,巨大狰狞的骨链和惨白色的面甲覆盖于整个脸庞,身形于下一秒,消失于原地。

    远古禁忌道魂实体化!

    翻滚拍击的血浪,将最前方的一头庞大蜈蚣形蛮兽,整个身躯全部自下而上拍入半空之中,嗜血狂魔的血浪内拥有着抽出全身血液的伟力,在几息之内,便将扎满箭矢的蜈蚣蛮兽血液抽干,接着嘶鸣下坠。

    随后一道血线刺破虚空,猩红之中带着银色的刺眼寒芒,在一闪而逝的同时,也将蜈蚣蛮兽的身躯直接一分为二,于刺耳的嘶吼之中,砸落于地。

    高阶荒民强悍的生命力使得被一刀两断的蜈蚣蛮兽并未立即死去,而是于鲜血狂涌之间,在地面之上剧烈翻滚,但这是血魔最喜爱的作战方式,在被动神通焦渴的作用之下,敌人涌出的鲜血越多,越痛苦,李义的速度便越快,无论是自身的速度和攻击速度!

    因此紧接着无穷无尽的血雾自天辉大袍之下向外喷出,配合李义周身的血之禁忌领域,将周围和上方大半个空间全部笼罩在内。

    血雾弥漫之间,嗜血狂魔再次化作一道更快的血之雷霆,几乎如瞬移一般,出现在另一头蛮兽之旁。

    血魔的攻击永远是直来直往以及毫无花哨地近身搏杀,几息间,于同一个地方斩出数百下暴虐劈砍,下一秒,身形再次消失于原地,躲开来自其余高阶荒民的反击。

    虚空之中速度更快的血色雷霆再现,又一头高阶荒民蛮兽,半个身躯被直接砍碎,血如泉涌。

    血色雷霆于虚空中闪耀的速度越来愈快,最后甚至连轨迹都无法捕捉,每一次闪耀,蛮兽化后的荒民庞大身躯都如砍瓜切菜般,被开出巨大无比的伤口,哀嚎着被放干了全身的血液。

    这是一场于数十万战士前方,极为血腥,简单利落的杀戮秀。

    不久之后,血色雷霆连同着笼罩着的血雾一齐消散,身穿天辉大袍的身影再次出现于众人眼前,滚滚血珠自大剑之上向下流淌,身前横七竖八地躺着一截截来自高阶荒民的残肢和躯干。

    地面之上好似由猩红的血液做了一幅画。

    残暴,血腥。

    李义将手中的大剑高高举起,下一刹那,身后五十万将士的怒吼之声便直接冲向云霄,响彻天际!

    “天辉!天辉!天辉!”

    曾经执掌大夏十数年的武后赵秀,深深地看了一眼下方于万军之前,展示了一场名为杀戮盛宴的黑袍身影,淡淡开口,语气之中不负之前的轻巧,而满是凝重。

    “全部由超一品道魂禁忌者所组成的成编制军队,恐怕人族传承无数年来,也从未出现过,而御儿你如此大手笔,一出手便是组建了两支,我自叹弗如。”

    在她看来,这场南蛮之战的结局早已注定,不提不再一个级别之上的对阵双方,就因为她站在这里,荒民便不可能赢,这是自信,同样也是事实。

    因此武后根本并未将荒民看的太重,南蛮对于她而言,其实就是散心之地,但是那完全由禁忌者组成的天辉军与夜魇司,其背后的意义,就连她,同样觉得内心有着些许颤抖。

    前无古人,或许后也无来者。

    “天辉军与夜魇司还处于刚刚组建阶段,要走的路还很长。”

    依旧沉稳的帝音轻轻响起,黑金帝袍摇曳的赵御,同样看着前方接受无数将士欢呼的天辉军,眼中带着一丝笑意。

    远古遗迹系统向来都是推崇杀戮与扩张,因此才会用杀死敌人,获取灵魂能量作为与赵御交易的筹码,虽然年轻的帝王此时暂时关闭了脑海中的系统合成提示音,但是可以预见,此番南蛮之战结束之后,在无数灵魂能量的注入之下,整个远古遗迹系统会迎来一个巨大的飞跃,同时获得大提升的还有天辉军与夜魇司。

    因此赵御双眸之内有着罕见的自信和张扬之色,伸出右手,轻轻向内一握,就好似要将整个世界都尽握于手中,继续开口道:

    “天辉和夜魇很年轻,朕也很年轻,待镇压了这南蛮,朕会花时间大力发展国力,并且三年之内,攻下无尽山神威要塞,相比较于什么荒民和前朝余孽,异族才是人族真正的心腹大患。”

    赵御话音落下之后,其身旁身材高挑的武后赵秀,轻抚身后的秀发,开口道:

    “或许就正如母亲所说,你是一个天生的帝王,做的,比我好!”

    说到此处,武后金色的眼眸有了些许回忆之色,仿佛回到了那凌波殿内,数以千计红烛照耀之下,母女二人的对话。

    女儿于母亲面前发出疑问:

    “为何?就因为我是女儿身?”

    母亲摇头,看向前方摇曳的火烛,轻声回应:

    “与你是否女儿身无关,因为大夏不再需要休养生息,它需要快速的前进和跨越,而一位儒生告诉我,御儿生而为帝,我很相信这位儒生,他从不会骗我。”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